『我可以上網了耶!』阿姊高興的說著她用醫院的龜速電腦上網,看我寫的手記。『要不要我上網留言啊?』我笑著說:『好啊!』阿姊還很了不起的跟我說:『一定有很多人很期待看我的留言。』我叫她先留完,我再COPY在今天的報裡。(我也可以藉機偷懶一下!)她說,等人不多的時候,她再去跟龜速電腦奮戰。

阿姊說她們最近都只能喝『大杯水』,因為現在院內很多人都在為SARS抗戰,所以要先把資源放在他們身上。我在心裡疑惑的問:『大杯水,為什麼要喝大杯水,不能喝小杯的?』後來,阿姊還是一直興奮的說著『大杯水』,我就開口問她:『什麼是大杯水啊?』阿姊沒好氣的說:『就是礦泉水拿去加持過後,變成「大悲水」啊!』這怪怪阿姊,老是發明一些新的名詞!

『5/22,吃完便當後,總會習慣把橡皮筋綁在椅臂上,橡皮筋正拉近我和自由的距離,自由是多麼美好的一件事啊!我愛自由,我愛橡皮筋。』阿姊只剩五天,就要自由了,好像隔離才是昨天的事,怎麼只剩五天而已。就像今早我在騎車的時候,才發現,我即將又要老了一歲一樣!日子,好快。

晚上回到家,阿姊打了一通電話給我。她說龜速的電腦一直很慢很慢,上不了網,想給大家留言又留不了!要我別等她了,而我,今天也忘了打電話給老媽,不過,我還是記得要回家這事。會不會我六月回家了,阿姊還在SARS病房裡,照顧病人啊?那我可能就真的做個布條回去給她,然後站在醫院樓下隔空喊話!上面寫著『親愛的阿姊,我們等著妳回來,加油!』這類灑狗血的話。

這幾天,媒體一直追著阿扁家裡的小孩跑。口水滿天飛,還好SARS這兩天有降溫的趨勢,要不大伙的口水,可能會造成更多的疫情。^____^還是我叫阿姊分一點大悲水給大家,就不會有口水之爭了。

今天,又不信邪的去買了五個口罩,號稱不是假的。一個十塊錢!我還沒使用過,也還沒把它給分割開來,看看裡面是薄薄的一層還是真的口罩。改天,等我有要丟掉的口罩時,我再把它拆開來看。

百貨公司的人潮不多,但我卻看見一張張的笑臉,笑容都慢慢的浮現了!會過去的。只要我們站在一起!^_^

P.S
平安

換日線的話:大家都要微笑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