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GO TO JAPAN DAY 1 0605-1

從來沒有想過,一個人的出國,是這樣開始的。

離開高雄的時候,溫度很高還是罩了一件薄長牛仔衣。搞不懂日本的天氣,帶上一件至少是長袖的,免得旅程還沒開始,就感冒掃了興。

上一次從高雄出境,是2008年8月去香港的時候。我把護照掉在出境檢查的X光機台前,飛機起飛前機場到處都聽得見我的名字,叫我回頭去拿護照。被罵到臭頭,卻還是改不了掉東西的習慣!

這真的不是粗心,比較像是太緊張地想要弄好每一件迎面而來的事,還是漏掉其中一件。最重要的那一件。

201506GO TO JAPAN DAY 1 0605-4

由於搭香草每日一班高雄飛東京往返的班次,是午去早回,加上不是在上回我搭機抵達的第二航廈,所以一到機場小小在第三航廈的香草航空的專櫃買紀念品,就一路直奔第二航廈,購買NEX機場、東京往返的票。

搭上NEX的時候,比預期還早了一個小時,整個人攤在車上,把隨身的包包放到座位上的架子上,另一個裝有Macbook pro的袋子則放在隔壁沒有人坐的位置上。

隨手拍著NEX的車廂,開始盤算著在新宿下車後要找到坐往住處「高円寺」的車,然後先去買Suica卡。(類似悠遊卡或一卡通,搭車很方便)

到現在我都不知道為什麼我會把「Shibuya(涉谷)」誤當「Shinjuku(新宿)」,而先行下車。因為有點緊張,怕趕不及下車,便把那個放有一台Hello Kitty的拍立得、一台十五年的Olympus mju-II、一台去年十一月才買的Canon EOS M 2,以及我身上小腰包裡有幾萬塊的日幣外超過25萬日幣的包,留在我的位置上方的置物架上。

我在涉谷的各線指示上,沒有看見往高円寺中央總武線(各駅停站)的黃色指標,拿著NEX售票小姐給我的路線圖到出站口問站務人員、靠著牆的警察、月台上的安全人員,每個都指著綠色山手線的指標跟我說去Shinjuku。終於在我心感莫名其妙在上樓、下樓、繞著山手線的月台走來走去還不忘打卡、拍月台上加值機(我身上還有一台Canon 5D2),我才意識到,我正在涉谷,不在新宿。

201506GO TO JAPAN DAY 1 0605-42

搭上山手線從涉谷到新宿,再一站就可以順利搭上中央總武線到高円寺。就要到了,我心想。弄對路線後,開始看著車廂內的人,想著未來幾天的旅程。一直至此,我都還陷在下錯站的不明白裡,完全沒有想到肩上為何那麼輕。

直至從新宿搭上中央總武線,我發了一則訊息,「我的30萬日幣的包放在Nex上了—覺得糟透了。」我從列車上衝下三秒,又上了車。一面LINE給姊姊,一面開始想著裡面到底有哪些東西?東西弄丟的位置很明確,到哪一站找人幫忙都一樣,還是先到住處的高円寺站。

在高円寺站時,本來想先聯絡在Airbnb上租屋的房東,請他來幫忙,但跟他用我的破爛英文和我搞不懂的日文講一遍,其實時間也夠我跟站務人員講一次了。此刻收到朋友的LINE說「有沒有請站務協助?日本應該找得回來!」好像吃了定心丸一樣。

我大概跟100個人說我當時真的不緊張,可能有95個人不相信我(一直被說我唬爛。XDDD)。當下的心情就像我寫的那樣「覺得糟透了」,但不緊張。護照、台灣的信用卡、還有一些日幣現金、帶出門做稿的Macbook pro都在身上,真的沒有太緊張,只想用最快的方式,去尋找它。(事後想想,沒有那些現金,應該會很難玩,但那是事後的事了。)

201506GO TO JAPAN DAY 1 0605-41

高円寺的站務人員,是個五十幾歲的男人,戴著眼鏡,英文不好,一旁的年輕站員英文也一樣爛。我用了很簡單的字說我把包包忘在NEX上(基本上我的拼字也是錯的,除了forget之外),並出示我的搭車票告知乘車班次。

站務人員非常有耐心的聽我的破爛英文,並大概了解意思,查到我搭的車最後到了高尾(發音也是たかおTakao),他要我先等等,他打電話去高尾站問,掛上電話後要我再等等,幾分鐘後他再打電話過去確認有沒有找到。

我一直聽他說Takao、Takao,心情就放鬆了起來。他拿出一張幾乎都是漢字的登記表,要我寫下包包的特徵、顏色,和內容物,並要我大概畫一下它的樣子。

這過程中,其實全都是要用猜的,他猜我的意思,我猜他的意思。

我寫我有三台相機、25萬左右的日幣。(他驚訝的一直重複25萬這個數字。)最後我在紙上畫上一個蜘蛛人,並寫上Spider-Man,對他比出蜘蛛人的動作,我萬般不好意思的苦笑,他微笑的點點頭還在驚訝那個25萬日幣。

等到他打電話去高尾,確認包在高尾,要我tomorrow拿著護照和我的車票去拿。又雞同鴨講的講了一堆幾點可以去之類的細節。我出了站又回頭問他:「I go to Takao ,now ,OK?」他示意我再等一下他打電話去高尾問,最後我搭上了將近四十五分鐘車到高尾去。

這真是個奇幻的旅程。在列車上我查了高尾的站內位罝圖,以及回程的時刻表,並發信給我的房東,大略講了一下:「my bag forget in nex, I go to 高尾, so I will back your house late」(先別管文法了,那一點都不重要)。他要我小心並注意回程是否有車,否則隔天再去會好一點。

到了高尾的時候,我先找到站務人員,寫了「遺失」兩個字,他聽不懂我的英文,我聽不懂他的日文,於是他帶著我到失物認領處。我拿出車票、護照給他,指著他身後我的包。他拿出失物認領的單子給我簽。接過我的包說謝謝後,轉身離開。

以為事情就這樣結束了嗎?

哈哈哈。我忘記拿我的護照了。而且往月台衝去,正好有一班車要回高円寺。站務人員慢慢的跟著我,叫著liu桑、liu桑,我一轉頭才看見我的護照在他手上,不好意思的笑笑接過手後,給他大大的一鞠躬!這才結束了這段從打狗到打狗的旅程!

這天,雨。日本。從高円寺站走到住處的時候,還沒吃晚餐呢!高円寺站的中通商店街是個很棒的地方,有很多吃的,但雨不停,我剛搭了一程高円寺到高尾來回可以從台北到高雄,一個半小時的車,想快點放下身上的東西,只隨手在超商買了泡麵。

還沒有吃晚餐呢!時間已接近深夜十二點!

201506GO TO JAPAN DAY 1 0605-43

找回來的包,東西一樣不少,錢一毛不差(但其實我沒有太認真算有多少錢,這絕大部分是我去年十一月去東京換的,因為換完匯率大跌,在日本幾乎都是刷卡。這次去只換了一些,就一起帶去了。)

而到底為什麼這個包不放在行李箱裡?別問我,我只知道相機得背在身上。錢得放在隨身的包裡,而且應該分兩個位置放!

我從來沒有不見過東西,覺得那麼輕鬆的。不見東西第一件事情是快點想起它在哪裡不見的、不見的東西有什麼、想辦法去找到它,而不是緊張的責怪自己或怪丟掉到東西的人;沒有人會故意弄丟東西、沒有人願意弄丟東西還一直被怪粗心。

緊張、憤怒解決不了事情,因為終究都要靜下來想辦法,才能處理已經發生的事情。

謝謝高円寺站的大叔和高尾站的幾個站員的幫助。

跟朋友們回報後,每個都跟我說:「接下來好好玩吧!」

是啊!這麼驚心動魄的事都來過一次,沒在怕的啦!

201506 GO TO TOKYO 相片珍藏集

P.S
我明明是個大神經的笨蛋,為什麼從小被教成一個緊張彆扭的討厭鬼?據說這件事已成為一件傳奇XDDDDD

One Thought on “20150605 GO TO TOKYO 1:從たかお(高雄,台灣)到たかお(高尾)

  1. Pingback: 2016日本關西/總會遺忘些什麼的~ – 文字邊境‧換日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