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本來以為,脫離了二○○四年,可以不要再遇到某一種會令我連生氣都懶的人。或者,是之前那份工作的關係,讓我對一些突然對我發瘋的人,有更強的心臟。

新環境,真是大家都怕認錯的地方,啊其實有時候,也不盡然是要某一個呈度的要求對方認錯,僅是一種告知的狀態而已。只是我不懂,為什麼總是有人要把氣出在我身上,又為什麼一件很簡單的事,卻好像搞得誰在怪誰,誰又在罵誰一樣。就像今天!

我打電話給H,說分享的資料夾某一個資料夾怎麼會突然消失,H非常不屑的說:『哪個?』照理講,我應該不是會被別人嚇到的,而是我討厭那種很冷的表達方式,明明就是一個團體,就大家好像都事不關己似的。

於是,我很有耐心的跟他說是某一個資料夾消失在我們共同分享的資料夾裡,然後,H好像還是不知道我在說什麼。然後就一陣火狂燒過來,我倒也不是覺得無辜,或者應該說我的腦袋今天當機,尤其遇到這種還摸不著頭緒事情,否則我應該會當場劈過去!

我不懂的是,當我在問:『你剛是不是有去動資料夾或是不小心刪到什麼?』這句話時,H幹嘛很不爽的覺得我在怪他什麼呢?明明也可以用:『我剛才沒刪啊!』(雖然聽起來很白爛!而且搞不好讓我真的火起來。)或者用:『你等我一下我看看。』這種比較溫和的方式。

不知道人善是不是一定被人欺,又或者是他們就是喜歡用鄭文華那套方式對話?(反正就是用吼的!)我只知道,我並不喜歡直接而尖銳的對罵方式,不是不行,而是,腦袋當機時,罵不出來,又不行亂罵,是吧!所以,很倒楣的,我只能被罵。當然,我並不是一直挨罵的。掛上H的電話後,當然我還是發了一下火,因為當機的腦袋突然又流暢了。只是,我似乎流彈掃到了某一些人。

其實,我滿不能明瞭這些在職場跟人大小聲的人是為什麼?有啦!我倒是曾經很不滿的發火罵了某幾個美編,但他們究竟知不知道我罵過他們,我也不清楚。現在,我僅能做的,還是能好好講的就好好講,不能好好講的,忍無可忍時,有一天一定會摔電話。忍到何時,我也不知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