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大概是我第三萬五千七百八十一次,在女廁裡,聽到有人跟我說:「這是女廁。」而這三萬五千七百八十一次裡,有50%很兇惡、20%上下打量、10%很笨的以為是自己走錯而產生的疑問句、10%害怕、剩下的10%就是很害羞!

我是一個身高180cm,體重85kg,頂著一頭削短的頭髮,自從學校畢業後再也沒有穿過裙子的女生。今年35歲,沒有傲人的3圍,骨架大得讓我就算讓我上半身肋骨明顯,也只會讓隆起的胸部看起來像一個只是吃得有點胖,胸肌變大奶的男人。

我有點懷念小學的時候,男生女生一起走近廁所的美好。那至少不用讓我上個廁所,總是戰戰兢兢!

我喜歡一走進女廁,就拐進第一間,都是為了閃避那些直來的恐懼、兇惡的眼神。明明喜歡的蹲式就在後頭,都不想往後找去。有時,甚至亁脆彆尿回到家再安穩的坐在馬桶上解決。

「欵,剛有個男生跑進來耶!」

我脫下褲子,才剛要蹲下,聽見門外一陣騷動。幾個女人議論紛紛,我「這個男人」跑進廁所。我邊聽外頭的動靜,邊解決尿意,就在我要起身沖水時,外頭的騷動更大了。

「在哪裡?在哪裡?」是男人的聲音。

「就在裡面,剛剛跑進來的。」女人驚慌的說。

我其實覺得這個女人是聰明的。在多次這種被誤認為男人經驗裡,至少她沒有傻得問女廁裡十幾個長髮飄逸、玲瓏有緻的人說:「這不是女廁嗎?」或是表現出「啊!我走錯了!」的樣子。只是,她也太大驚小怪了吧!都什麼年代了,頂著短髮的女生到處都是,有些帥得比女孩們的男友還帥!

那個被叫來的男人,幾乎不顧其他女人的存在,急促的腳步聲,已離我越來越近。

我連向外喊著:「我是女生!」腳步聲卻又近了一點。再更大吼了一聲:「我是女生!」騷動才慢慢靜了下來。

等我打開門走出的時候,門外的人變少了。有些人看了我一眼,繼續洗她們的手,有些人與我擦身而過,走向我剛出來的那扇門。

我拽著手帕擦手,再用眾多人總是形容著我的方式,娘娘的把手帕收起來。

就多數分辨不清楚我的性別的人來說,我也只不過是個「比較娘」的男人!

我跟小咪提起上述那段經驗的時候,她早就為了我們剛剛進廁所的事笑倒幾次,都讓我差點跟他翻臉了。

剛才才走進廁所,小咪走在我身後,我先走進第一間廁所,隨之聽到有幾個女孩的嘰雜聲。

「哇!現在廁所都男女合併了喔!」一女聲說。

「這是女廁吧!」另一女聲說。

小咪隨之說了一句「那個人是女的。」後,廁所的開門關門聲隨之響起。

「你不知道還有更扯的!」我一邊喝著咖啡,百般無奈的說。

小咪看著我,瞪大眼等著我的回答。

「有一次,我進廁所,剛好遇見打掃的阿伯。他拿著衛生紙,看我拐進女生廁所,就攔著拉住我。我叫了幾聲『我是女生』、『我是女生』,他就是硬要抓著我。後來我才知道,他聽不見我講什麼。是另一個一起來打掃的阿姨,用手語向伯伯比了比,他才放開我。」

「那妳幹嘛不裝扮女孩子一樣?」小咪問。

「我問妳,我除了穿裙子以外,有什麼裝扮可以讓我像女孩子一點?」我看著我身上男生尺寸L號的粉紅polo衫。

「女生衣服有大尺碼的啊!妳可以買來試試。」

「我問妳,要是我叫妳出門一定要穿套裝、小禮服、裙子、露肩、露奶裝,才能好好上個廁所,妳要嗎?這根本不是衣服的問題。」

「也對,你要是穿這樣的衣服,大概會被誤認得更嚴重,像是『變裝癖男人進入女廁上廁所。』之類的。」

我雙手一攤,一邊將小咪剛才挑的女生尺寸L號衣服,和我自已挑的男生尺寸XL號褲子,放入購物籃。

我長得一身男兒身,好處是替眾單身女友當買情侶裝的男裝湊數者。有時還異想天開的想,乾脆當個偽男友出租,去陪見爸媽或當男伴出現在需要男伴的場合裡。

我急步的衝往女廁的方向,影城的廁所,女生在右,男生在左,還沒跑到入口處,影城的員工對我大叫著:「先生,男廁在那邊。」

我頭也沒回的,繼續往右邊衝,然後大叫:「我。是。女。生!」

冬天的羽絨衣,把我的身材包得更緊密了。大橘色也顯不出我是女生的樣貌,更像是一個年輕的小男孩,穿著色彩豔麗的衣服,混雜在剛散場的電影人堆裡。任憑我怎麼抬頭挺胸,那從頭打量到腳的眼光,未曾間斷過。

我耐不住性子,用我的一雙眼,跟著那些盯著我看的女人的雙眼,也跟著她的雙眼移動著。直到她與我四目相接。她甚至抬抬頭看著門上的符號,再看看我。

「這裡是女生廁所!」她說。

由於語氣還算客氣,我朝著她眼睛的高度,認真地對她說:「我是女生。」

她羞怯的,轉了頭,繼續等待。

我討厭這樣的氛圍,拿出手機繼續把玩。然後把這件事又像實況轉播寫在Facebook上。

「為。什。麼。明明有10個女人在排隊的女廁前,會有人把我當成眼瞎了一樣,認為是我走錯了?我看起來像男的,其他的女人看起來是女的吧!不用重複跟我說:『這是女廁』吧!」

等我上完廁所,再拿出手機時,這則留言有破紀錄的30個讚,和一堆嘰嘰雜雜的留言。不外乎是一堆爛主意,還有人叫我下次去上男廁好了。

「啊妳丟穿卡查某欵啊~」阿嬤說。

「阿嬤,妳不知道啦!這不是要穿怎樣的問題啦!」我來回踱步,帶著小\任性的不甘心答著。

「嘸係蝦米?」

「阿嬤,男生跟女生到底為什麼要有那麼多規定?媽媽說女孩子罵髒話不好聽,男生就可以亂罵髒話喔?媽媽說女生坐要有坐相,男生就不用喔?這到底是為什麼啦!我留長頭髮很難整理也沒精神,我就不想留嘛!我穿裙子動作要很小心,我就不想穿嘛!」

我霹靂啪啦的對著阿嬤鬼吼鬼叫,還一面照著鏡子看著我剛削短的頭髮。

「阿嬤,你看我剪這樣好不好看?一半長的一半嚕光光,有水嘸?」

阿嬤摸摸我理成三分的那側光頭說:「你老母欵生氣啦!」

「管他生氣,這係哇欵頭毛,又不是他的。」

阿嬤笑開了。

電影散場後,我跟小南說要繞到樓上的女廁。

小南問我:「你幹嘛不在這裡上?」

「不想被問。」我說。

沒想到想要避開人潮,卻在這個女廁裡,發洩我積壓以久的忍耐。

那個女人走在我前面,一邊把玩手機,一邊低頭走到女廁。我閃過她,想快點解決,以避開眾人無禮的注目掃射。我才剛往前閃過她。她忽然抬起頭,看了看入口處的標記,然後一把抓住我。

「這是女廁你進來幹嘛!」

我甩開她的手,朝圍滿各式各樣的女人的廁所看了一圈。

她作勢要將我推出門外。那些在排隊的人,有的玩手機,有的在等我的反應,有的則是洗完手沒她的事就離開廁所了。

她再度惡狠狠的對我說:「你走錯了。」

我再一次的朝圍滿各式各樣的女人的廁所看了一圈。但這次我向她示意,請她看看週圍的人。

她跟著我朝圍滿各式各樣的女人的廁所看了一圈。語調更激烈的說:「這是女廁,你走錯了!」

我終於用我那女生的聲調,瞪著她的雙眼,跟她說:「這麼多女生,我看不出來這是女廁嗎?我就算是男生跑錯了,我對妳做了什麼糟糕事嗎?我媽就是給我生一身男人骨頭,難道我要去削骨嗎?還是說我上個廁所,就要擠奶以示證明我是女人嗎?」

我再度抬起頭再一次的朝圍滿各式各樣的女人的廁所看了一圈,我問她:「她們都不懷疑我走錯了,妳是懷疑妳自己走錯了,還是所有人?」

輪到我應該要進廁所了。當我關上門的那個瞬間。凝在空氣中的聲響,只剩流水的不斷地沖刷著那留在門外的尷尬。

我知道開門後,我會再一次被那些剛踏進廁所的人,用同樣的眼光從上打量到我的腳趾頭,但我也知道,剛才門外的那些尷尬,已經在關門、開門間消散。獨留我不斷地數著三萬五千七百八十一以後的數字!

P.S
高雄天熱!

換日線的話:請不要再問蠢話了。例如:「這是不是你的經驗?」也是蠢問題!

6 Thoughts on “不要在10個女生的廁所裡跟另一個女生說:「這是女廁!」

  1. 白蛇跟班-小青 on 2017/08/05 at 01:10:39 said:

    這個經驗真的很不好⋯⋯

  2. 十六夜 on 2017/08/04 at 20:50:55 said:

    我是個跨性別女性
    有幸的是我的臉型沒有太過男性化
    但有些跨女不是,她們遭受的痛苦有過之而無不及
    就像你所說
    我們並沒有對人何人做任何糟糕事,
    我們上廁所的目的跟所有人一樣,
    而且身為跨性別的我們走進男廁一樣會被趕出來,
    身為跨女心理上已經很痛苦很掙扎了,然後連個上廁所的基本權利
    寫下這心情,並不是想說“你那算什麼,我才痛苦”的意思。
    我只是想說,你的痛苦和難過,我們很了解。

    • 換日線 on 2017/08/18 at 01:39:32 said:

      辛苦你了。

    • 換日線 on 2017/08/18 at 01:41:11 said:

      後來我頭髮長一點其實還是有這種困擾。但後來有試著釋懷一點,讓自己自在一點點。或者記住哪裡人會比較少,往人少的地方去就是了。

  3. 我的經驗也是和妳很像唷!
    我剪短髮 然後人長的又高 一整個就很man
    走在路上 也是很多人稱我為先生 弟弟之類的
    不過我們可以看開一點 大家都是以貌取人
    我知道妳很氣很難過 因為剎那間我的感覺也是
    有時 我也會糾正她 讓她們嚇一跳
    我讀正修 那妳呢? 歡迎當個朋友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