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MSN上,跟妳說,有些過往的記憶,我會一一寫下,當它成為一個檔案,或者有幸成為書,我會將那些恐懼,深深的,埋在關閉的瞬間。至少我認為,過去十幾年的記憶,必須用很用力的方式,才能讓它走過,才能讓靈魂慢慢選擇遺忘,慢慢開朗,慢慢的對待這個世界,不再帶著那樣深的保護。

下線前,妳說:「對不起」,我問妳:「對不起些什麼?」妳打字的速度,變得飛快,好像不快點說為什麼,對我,又是一種深深的傷害。我很安靜的聽妳說著:「如果過去那些恐懼,有一部分是我造成的,我真的要跟你說對不起。」其實我的腦袋,在反覆看著妳的這些文字時,只想跟妳說:「都過去了,沒有關係的。」我確實是這樣說的,但是這個「對不起」來得太突然,腦袋在夜深人靜的時候,也沒有辦法做太精準的判斷,下一句,我該跟妳說什麼。

「我是這樣的。對於某一些事,我是不吵不鬧也不爭的,只期待別人寬容的對待,不要讓我為難,不要讓我害怕,就是讓我心理快樂的方式。」後來,我大概打了這一段文字給妳。妳知道我的,我向來循著社會應有的模式生活著,除了一些我可以掌控,又不關別人的事之外,通常我都是順著這個社會。包括那些我們都認為不應該屬於我們的過去,我不反抗也不違背,順著它,走到現在這個樣子。

妳的道歉,對我而言確實是釋放了內心的一些恐懼,又或者是說,疼惜了那顆我自小保護著自己的心。如妳所說,有些記憶妳想記記不住,有些想忘卻忘不了,我一直在試著忘記,一直在讓生活快樂著,也曾經在黑夜裡委屈的想著,也曾經想著想著就流淚了。從來沒有想過,誰該為這些痛道歉,當妳說對不起的時候,我想像著,會不會有一天,最該跟我們說對不起的人,可以抱抱我們,心疼我們一路的不安?

「那時候,我們應該都是想著該怎麼逃離這一切吧!」我在想,那些不安的日子,我想著,應該是這樣子的。不反抗也不違背之外,就是企圖用自己的能力去改變吧!如同我跟妳說的,現在我們有能力選擇我們是要快樂還是悲傷的,縱使如同我們所討論的,或許一直到死,我們都無法忘記,那些夜裡等待的不安;那股強烈無法形容的精神壓力。我相信,我們都有權利選擇我們想要的生活,在現今,在當下,我們有我們自己生活的能力的同時。

我不怪妳。即使委屈,我也不怪妳,曾有的,大概是哭得淚流滿面的情景而已。或許我甚至不怪那些要我們小小年紀就得承擔提早長大的大人們。時間總是會帶走一些什麼,帶來一點什麼,我不能說我從小就預期著未來有什麼事情會有什麼樣的改變,但我知道,在很久很久的未來,(像是現在,或許在更久以後)我的生命,會依循著我自己的方式,在那些黑暗裡,找到一道光芒。

我答應妳,很久很久以後我還是會像現在一樣天真可愛,是不是妳能答應我,在未來的日子裡,試著擺脫妳心裡沈重的不安,好好的,認真的,過應該屬於妳的,快樂的生活?生命是這樣的,不是得到的越多,就會快樂,有時候妳會發現,看見自己能夠在面對不安的時候顯得自在,生命的重量自然輕盈愉快!

(妳知道我寫這類的東西,不會點明文章裡的主角,所以,噓~~~別出聲!)

P.S
工作忙到一個段落,終於有時間寫東西,回留言了。感謝大家!

換日線的話:勾勾手,我們都要照顧自己!

2 Thoughts on “冬日光芒

  1. 換日線 on 2006/02/22 at 20:48:43 said:

    Dear smile:
    可以的,謝謝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