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叮噹

連日來的工作,一日少睡,一日或許沒睡的輪替著,我得抽點空出門走走、看看,雖不愛與人接觸,但也不致樂於「與世隔絕」,所以即使我只有睡兩小時、四小時,我都得出門買個早餐、假裝有空閒的去剪個頭髮之類的。

我樂(熱衷)於我的工作,替所有出版社盡可能的快速且至少達到標準的完成每件事。絕對是我畢生最開心的事情之一。可是漸漸地,我需要開始思考,我用工作占滿的人生,究竟是為了滿足荷包、得到成就,亦或者是能夠往前走的動力。在這些動力以外,我開始疲累的拖著不再年輕不用睡的身子,坐在電腦前,忍著因為久坐未睡的肌肉疼痛,且引發的偏頭痛,仍然賣力的工作著。可是我卻焦慮著,有沒有一天,我會過勞死在握著滑鼠趴躺在電腦前。

言歸正傳。我其實是要講「護理人員」的工作處境。

如同我在《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時代?》寫下的疑問,我想有許多曾經投入熱情的護士,也想問:「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時代?」

身為一個護理人員的家屬,聽著越來越糟的護理環境,總很想跟他們說:「就不要做了吧!」這六個字,講來輕鬆,但真的能毅然決然的不怕死離開的,不是結了婚,就是家裡還有些能力,或者還有其他能做的事等著,才能立即離去。

十幾年前,當他們選填志願的時候,被認定,將來能夠有個穩定和「聽起來還不錯的職業」,以及「可能」有還不錯並算好的收入。就在一片加薪聲中,到底有沒有人真心的想過,減輕工作的負擔、補足人力、讓「應該」放的假,被完全的執行,才是眾多護士所期待的。

把「加薪」、「加班費」這些事掛在嘴邊的人,可能不明白,「錢」並不能換到護理人員的「健康」、「休息時間」。當護理人員長期的無法正常休假(所謂正常休假就是「至少在每個月裡要符合勞基法的休假時間」)加薪、加班費,到底能補償他們什麼?

荷包滿了,要有時間花吧?要有力氣使用吧?最起碼,要活得健康,能花得到吧?更別說現在的制度是「根本不太可能有加班費」,所累積的假,年度結算出來的加班費,以「底薪」兩萬多塊計算,一個護理人員,一個小時的加班費,要能到達150元都很難(資深的也不見得有喔~)。

如果我們用基本時薪103元來算,乘以1.33是136.99元,乘以1.66是170.98元。(數字會說話,自己算吧。不要告訴我「現在哪個行業有在乘這種1.33或1.66的」,我們都被責任制綁得太久了。至少我大概十年前有領過。)

「寧願去賣章魚燒」 榮總500護士怒吼

撇開「錢」這件事,放假的事也講過了,那麼工作的內容呢?我印象中,除了生小孩這件事以外,好像沒有任何病痛,可以有理由去請假,護士好像都需要有超人的體魄,能應付或多或少的病痛。當然,也有那種真的沒辦法上班的狀況,也都是在人力緊縮的狀態下,再讓每個人的假少一點,補貼那個沒辦法上班的人。我們就不用再算,原來的人力本來就不夠的狀態。

在長期工作內容吃重,沒有假放的惡性循環下,資深的護理人員都吃不消了,更別說初上火線的新進人員,要在初入社會時,面臨老人都叫苦連天的工作內容,如何能期待這樣的環境因為「錢」來改變呢?

真的不能補「人」嗎?喔,可以。但我今天才知道,原來補人並不是少1個人補1個人,而是必須大於1以上才能補人(當然,我說的只是我知道的),而小於1的,即使是0.999999999999都不會補人。

如果有錢加薪,為什麼不從補人開始?如果有錢給加班費,為什麼不從給人力開始?如果要再去討論所謂的「護士荒」的形成,何不從護理人員的工作環境、內容、心理層面的照顧去改進?(這當然,包括了,補人!)

如果我問你,一個月給你四萬塊,一天做10小時(不含休息時間,也就是你有可能在公司待上十二小時)一週休一天,要不要?(這意謂著,你早八出門,晚八回家。)

我相信,多數收入只有22K~30K的人,會說我願意。並且有多數的人會回答:「我現在一天工作就那麼長的時間,還領不到四萬咧。」但千萬別忘記,多數的護理人員,面對的並不只是電腦、儀器,而是各式不同不樣的人,有情緒的人,有生命的人,而且充滿了他們完整的工作時數裡。

也有許多人有疑問:「為什麼我們必須去解決護士的問題?」而不是解決多數「責任制」的問題?

「一個正常的人」,是需要正常的休息、睡眠、健康的。多數「責任制」的工作,面對的都是相同的問題,而這種變相的「責任」彷彿就像個惡性腫瘤般慢慢的成形、長大,總有那麼一天,我們想要吶喊的時候,或許已經是生命終了的那天,來不及花的錢、從來沒有辦法放的加班補休,請讓我們一起刻在墓碑上,以慰我們一生的辛勞。

如果你關心這個屬於我們這個世代的問題,請不要一直把焦點放在「錢」上面。請正視在這個要求快速產能的世代裡,耗費的那些時間,除了「給錢」以外,我們還能怎麼改善我們的就業環境,不再一個人當十個人用,領一個人的薪水和加班費的未來。

※我對「爆料」一點興趣都沒有。有興趣的人,可以去追根究底了解護理環境及人力上的缺乏和薪資結構。「爆料」或許能讓事情被「正視」,但不見得被「重視」,如果有人想「重視」這樣的問題,請你們還是找醫療體系去好好探討這些問題,我很願意以眷屬的身分參與。(喔,我當然知道這部分我想太多了。)

P.S
高雄雨。
這個週末,我終於可以鬆一口氣。
以最崇高的敬意,謝謝那些替這個社會付出的人們,以及我最親愛的出版社的朋友們。
謝謝你們,辛苦了!

啊!謝謝對我部落格不離不棄的你們!

換日線的話:敬那些被這世代責任制折磨得要死的人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