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怎麼搞的,這裡的天氣就像是心痛無可抑止的眼淚,不停的落下雨水!電視播著張國榮告別式的場面,我的心也隱隱的痛起來。雨水落著,那些參加告別式的人群臉上的淚水也激增著!只有我,一滴眼淚也沒掉,倒是失眠好幾夜。因為只要一睡著,她的臉就一直出現在我的夢裡,不斷吞噬我好不容易調適回來的心情。

兩個月前,我才剛從鬼門關走一圈回來,頭部的撞擊讓我一度陷入昏迷的狀態,一直到昏迷兩個星期後,我才慢慢的有意識,至於怎麼發生的意外,連我自己也說不清楚。我只知道張開眼後,看見唐麟趴在我身邊,一直握著我的手。

『你終於醒了,等我一下!我先去叫護士來看看你的狀況。』

唐麟的臉,削瘦得讓我幾乎忘了曾經嘲笑他滿身油脂的體型;他的雙眼佈滿血絲,應該是好幾天沒睡了吧!

『等等,我為什麼在這裡?』開口的第一句話,唐麟被我問得莫名其妙,好像我躺在這裡,是他造成似的。

他向我揮揮手,示意要我先休息,便轉身走出病房。

『妳為什麼離開我?為什麼?』我不停的從記憶裡去尋找那曾經熟悉的畫面,好讓自己能夠知道出事的經過。頭痛欲裂的感覺,讓我不停的搖晃著纏繞著繃帶的頭!

『你還好吧!』唐麟從門外走進來,身後跟著護士和醫生,看著我雙手抱住腦袋的痛苦模樣。

『沒什麼,只覺得頭很痛,想不起為什麼自己躺在這裡!』

『想不起來,就別想了!好不好?先好好的休息幾天再說。』

醫生和護士為我做了一些檢查之後,轉過頭去對唐麟說:『醒過來就比較安全,要再觀察幾天,看看有沒有其他的問題。』

唐麟點點頭,送他們走出病房後,便獨自走回我的床邊。

『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麼?你到底知不知道你這樣會讓多少人心痛?你到底知不知道你身邊還有我們這些朋友?』一連三個問題,他越問越激動,瞪紅的雙眼血絲看來特別明顯,他用猛力的拉扯我那隻扎著針的手,『沒有她,你還有我們啊!還有朋友、還有家人,你以為這樣一聲不響的走,就可以把她找回來,把她留下來嗎?』唐麟的眼眶已經泛溼,他虛弱的貼著牆,努力的不讓自己的身體傾斜,僅差那麼一瞬,我就得下床扶住他欲倒的身體。

『你到底說什麼?可不可以完完整整的把事情告訴我一遍?』

唐麟沒有多說,從床邊的沙發椅上翻出一疊厚厚的報紙,『拿去!看看你讓多少個人為你擔心、看看這些人憔悴的表情,幾個好朋友為你哭的哭,難過的難過,南月那時候還哭得住了醫院幾天。』

我看著病房裡掛滿紙鶴、擺滿鮮花,接過唐麟手中的報紙。滿版的報導刊載著『抒情王子──林雨恆自殺未遂』的相關報導,我的記憶才慢慢從腦海中溢出,然後提醒著我,它們還存在著!

那天夜裡,我依循慣例四點鐘才準備上床睡覺,窗外有點微亮了,我只有在這個時候,才能讓自己緊繃的情緒可以稍微放鬆一下!有點光亮總是好的,至少不會像深夜讓人有無法喘息的抑鬱。

我已經吃了好一陣子的安眠藥,從她再次跟我提分手後,情緒就不斷的起浮著,面對她的時候,我一直笑著說:『沒關係,只要妳是幸福的,我都會祝福妳!』在幾度的情緒失控時,我強壓著她上床!她沒有太多的反抗,不斷親吻的動作,讓我一直覺得她還是我的人,不會離開我!直到她一次又一次的周旋在我和她的新歡間,我的精神狀態,終於猛烈的爆發!我開始拒絕看醫生、拒絕吃藥,每天重複著凌晨四點睡覺、清晨六點起床的『規律生活』。兩個小時的睡眠,讓我的黑眼圈更加清晰。醒著的時候,我習慣用聲音填滿自己的生活,試圖利用所有的聲音遺忘她在我心裡的一切!專輯的壓力和她離去的陰影,沒有因為聲音占滿我的生活而減少,我開始酗酒,避開自己清醒的時候!

那天,大約凌晨三點,幾天的疲憊已經讓身體毫無招架之力,我喝了一點酒,也許這樣會好睡一點,一直到四點,我還是在床上翻來覆去,醉意不停地從胃裡翻起,腦海中不斷的出現她冷冷的對著我說:『林雨恆,我已經不愛你了!』然後轉過身去,她又無助的對我說:『雨恆,不要離開我。』重複的畫面像是跑馬燈一樣,一次又一次的轉換著她的冷笑和她的無助,我感覺胸口在發漲,交錯的畫面讓我分不清楚哪一個才是她。我起身往窗口走去,吹吹風也許會清醒一點!

後來的事,我就不記得了,我只是隱約的聽著身邊細微的聲響,包括警車、救護車的聲音,而我彷彿置身另一個世界一樣。一直到醒過來後,就感覺唐麟冒著汗水的手心貼著我的手背。

『你跳下去了!』唐麟看著我臉上百思不解的表情,幫我的思緒找了一個出路。

我睜大雙眼,看著報紙上的報導,聽著唐麟清楚的說著那五個字。我在腦海裡拚命的搜尋這一個動作。當時窗是開的,因為我想吹吹風,但是我應該不會有跳下去的舉動啊!

『我是第一個到場的人,南月、忠勤、郁宇……也在後來趕到醫院。』唐麟的眼角再度的閃過一絲淚光,『媒體不知道哪來的消息,隔天就把你出事的經過,畫蛇添足的加上幾筆,登在頭版上。』他攤開那張登著我上一張專輯宣傳照的報紙,『還有,你看看這篇報導!』

我專注的盯著那個精神科專欄剖析著我的病情!

『雨恆,出去走走、散散心,好不好?』唐麟看著我沈默不語的表情,『別讓自己的壓力那麼大,讓自己開心點!沒有她,不是世界末日;沒有太好的銷售量,你不會餓死;沒有新的作品,不代表你就失去「抒情王子」的地位;這次做不好,還有下一次,別人笑你過時也好、說你的程度不夠也行,你還活著啊!只要還活著,就可以一直做下去,就可以找到新的靈感,寫新的歌曲;只要還活著,你還有新的愛情,是不是啊!』

我看著他,一陣睡意讓眼皮沈重起來,我對他點點頭,『你先讓我睡一會兒,我好像很久沒有好好的睡一覺了。』

等我醒來的時候,媽媽、姊姊、唐麟都在我的床邊,我隱約聽見唐麟和她們說著計劃我出國的事,也聽見他們說的那句話:『出去的時候,千萬不要提起詩芸,也別讓他想起專輯的事!』

我閉著雙眼,專心聽著他們的對話。一直到搭上往加拿大的飛機前,我還是清楚記得媽媽那句話:『他從小就很好強,什麼事都固執的往死胡同裡去。有時候你覺得他在鑽牛角尖;有時候你覺得他困在自己的世界裡,好像什麼話都不想說,你只要陪著他就好,不用太多意見,他會想通的!』

媽媽在機場塞給我一些錢,她知道我不缺錢,說是帶在身邊也好。我笑著對她說:『我會好好的,還有唐麟嘛!』唐麟拍拍媽媽的肩:『林媽,我會好好照顧他,別擔心,雨恆會好起來的。』媽媽沒有說話,只是緊緊的將唐麟和我的手握在一起。

來這裡的幾個星期,我的情緒一直被唐麟照顧的很好,不論走到哪裡,他都堅守著那個不提詩芸、不提專輯的原則,努力扮演著我身後那個重要的角色。直到這幾天,電視不停傳送著張國榮自殺的消息,我心裡那股夜深的抑鬱,不設防的鑽了出來。我又開始睡不著,走馬燈似的畫面又不斷的出現在我的腦海裡,詩芸的笑、詩芸的哭,又一再的在我腦海裡浮現,連夢裡也難逃她的出現。

唐麟看著我開始下降的體重,還有恍惚的神情,不停的在我身邊說著那些他覺得好笑的笑話。他閃避著電視上播放的負面消息,不讓我接收更多的刺激。一直到我看見報紙上張國榮那張俊美的遺照,還有唐鶴德在人攙扶時,那個憔悴的表情,我才抱著唐麟放聲大哭,『對不起,對不起!我讓你們那麼擔心。我不知道怎麼辦,我只是想讓自己好一點,我只是以為吹吹風就可以讓我心情好過一點!我喝酒、我一個人獨居,就是要証明我可以不用她,我以為這樣的方法,可以讓你們放心,我以為不說話的沈默就可以忘記那些很痛的過去。昨天夜裡我又夢到她了,我夢到她說她現在過得很好。這幾天她一直出現在我的夢裡,但我不想夢見她啊!我怕夢見她啊!她好不好跟我有什麼關係?可不可以不要讓我在夢見她?她可不可以不要再像鬼魅般的再出現在我的夢裡?我想好好過日子,我想要快樂的自己,我不想要再有瘋掉的感覺,我不想要再有那種無法控制的情緒,我不想……』

我不知道我哭了多久,我只知道我不停的用雙手捶打唐麟不再厚實的胸膛,當我抬頭看著他的時候,他那張臉已經爬滿淚水,我突然意識著,原來最痛苦的人,不是自己,而是那些一路陪著我的人。我紅腫的雙眼,終於將長久壓抑的淚水,完全的宣洩出來。唐麟的安靜彷若也收拾起我的淚水!

『哭完了,要不要去睡一下?』唐麟扶起我,拿那份捲曲在我手中的報紙,塞了一包醫生開的藥給我。

『我可不可以不吃?』

『你吃藥之後就好好睡,就不會做夢啦!』他用他削瘦的臉頰,給我一抹微笑。

我望著唐麟凹陷的眼窩,突然看見那一股熱的發燙的溫度。那是一種熱愛生命的堅持,也是長久下來支撐著我往前的力氣!

每個人心中都需要的一個伙伴!
一個陪著你哭、陪著你笑,看著你成功、看著你失敗的人,
他不會背棄你,不會不要你,總在你最懦弱的時候,站在你這裡!
他可能是你的朋友、你的家人、你的愛人,有時候,他也有可能是你自己!

P.S
我的情緒確實被這幾天的雨和張國榮的事給攪亂了!會用這樣的事件來做故事的題材,真的是經好一陣子沒有睡好,也好一陣子陷在那種快要崩潰的情緒裡。中午吃飯時間,看著唐唐在報上那憔悴欲墜的表情,忍不住在心裡難過起來,只是,我還是沒有哭!好像忘記眼淚該怎麼掉了!
異度空間寫完後,有幾個朋友回信給我,原來那樣多人還是有在看我的報耶!我也買到異度空間的DVD囉!發報快一百期,報台也快要兩年了,我想搞個活動,不過,這是我想而已!等我想到再說吧!
老天爺喲!不要再下雨了。(水應該夠了吧!)
祝 好夢(希望我也是!)
^_____________________^

換日線的話:有時候,沈默的陪伴會讓人更覺得心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