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的豔陽天,熱浪襲心,薰東張西望的走在台北車站新光三越前的廣場上。像是在找東西,卻左走也不對,右走也不對!手機傳來孫燕姿的『綠光』,她才停下腳 步。那是薰看完『吐司男之吻』之後,把這段鈴聲編進自己和天然的手機裡,她對天然說:『我是薰,所以你是李威,我們是「吐司男之吻」番外篇!』

「喂!你在哪裡?」薰接起電話問著天然。
『我在地裡。』天然學著電視的廣告,回答著。
「你在哪裡啦?」
『我在人群裡。』
「蕭天然,你到底在哪裡?再不說我生氣囉!」
『妳笨喔!我在地下街啊!地裡、人群裡,妳還想不出來。』
「你不要玩這種無聊的遊戲,好不好?」
『哪裡無聊,妳不覺得這樣的回答很深情嗎?』
「深情你的大頭啦!你在地下街幹什麼?不是叫你在捷運的出口等我嗎?」
『妳不覺得深情喔?我這樣說總比妳每次要我學李威說「你欠砍啊!」來的好吧!』
「那句『你欠砍啊!』你還學不來呢!只有李威才能把它說得那樣迷人。」

『田中家。』
「什麼田中家?」
『妳不是問我在哪裡,我在田中家!』
「你生氣囉?」
『沒有。』
「還說沒有。你看你這樣說話比李威還討厭!」
『妳到底在哪裡?要不要過來找我啊?』
「我……我……我在你心裡!」
『笨蛋!』

薰走進地下街的人群裡,天然早就站在誠品的雜誌區裡,看了好一會兒的雜誌。

「喂!」薰在天然的背後大叫一聲,天然沒有防備的嚇了好大一跳。
『幹嘛這樣嚇我!妳不知道我看書的時候會很專心喔!』
「看什麼?美女喔?」
天然將棒球雜誌的封面讓薰看了一眼,再將手中的紙袋交給她:『給妳的!』
「又看棒球,有什麼好看的?」薰接過紙袋,「是泡芙喔!」
『廢話!不然去田中家幹嘛!』
「喂!」
『幹嘛啦!不要逼我吃!我不敢吃。』天然看了薰一眼,再將眼神挪回陳金鋒的臉上。
「喂!」薰看著天然又沒反應,拉拉他的衣袖。
『妳又幹嘛啦!讓我看完陳金鋒啦!』
「你看我的臉啦!」

天然盯著陳金鋒,假裝不看薰。其實他喜歡薰這樣的感覺,像個小孩子,天真的臉上,沒有大人世界裡的沈重,連一個小小的泡芙,也可以讓她那麼開心,開心的讓巧克力沾上自己的臉頰!

「幫我擦一下啦!」
『不要!』天然對薰做著鬼臉,『妳這樣子很可愛,醜醜的,我不要幫妳擦。』
「你再不幫我擦,我就逼你吃喔!」
聽到薰要逼自己吃泡芙,天然把雜誌隨手一放,在口袋裡找著面紙,卻怎麼也找不著。
『怎麼辦,我沒有面紙了,妳有沒有?』
「我也沒有啦!怎麼辦,好醜,好醜喔!」
『不會啊!妳這樣好可愛耶!』
「蕭天然,都這樣了你還笑我。快點幫我想辦法啦!」

天然拉著薰的手,走出誠品。

「你要去哪裡啦!」
『幫妳擦掉巧克力啊!』
「可是……可是廁所在另外一邊呀!」
『誰說要帶妳去廁所了?』
天然把薰帶到人比較少的地方,在薰臉上沾著巧克力的地方,輕輕的吻了一下,『這不就乾淨了嗎?我很聰明吧!』
薰沒有說話,安靜的低下頭去。
『怎麼了嘛?我沒辦法啊!總不能讓妳這樣子呆呆的不知道怎麼辦嘛!』
「我以為你要把我醜醜的樣子,給別人看嘛!」
『笨蛋!』
「蕭天然,你今天罵我幾次笨蛋了?」
『妳本來就很笨!可是笨得很可愛咩!』
「罰你吃掉這個泡芙!」
『我不要。』
「不行不要,快點吃掉!」
『我道歉,我道歉,妳別讓我吃那軟軟的東西,對不起嘛!』
「哼哼,你有沒有聽過道明寺的名言?」薰賊賊的問。
『沒有。道歉跟道明寺有什麼關係?』
「叫你跟我陪我一起看偶像劇,你就不要。道明寺說:『如果道歉有用的話,要警察幹嘛啊?』你還是乖乖的把泡芙吃掉吧!」
『薰…………』

我叫江文薰,今年二十五歲,蕭天然是我的小男朋友,所謂『小』呢!就是他的年紀比我小,才剛畢業,正在當兵。我喜歡看偶像劇,可是天然卻愛看體育頻道和廣告。自從『吐司男之吻』播出後,我就強迫天然叫我『薰』,而且很無理取鬧的要他學李威說:『你欠砍啊!』他每次都很無趣的說:『我並不想砍你啊!』

下午,天然收假回部隊前,他到田中家給我買了很多個我愛吃的泡芙,我問他:『買那麼多幹嘛!』

他說:『台北車站的地下街很容易搞不清楚方向,我怕妳不小心又在地下街裡迷路,所以買了很多個。』

我又問他:『你不知道這麼多,我吃不完,而且又不能放很多天。』

他說:『妳一迷路,就會不知所措,我不想聽到妳很害怕的聲音,我又不在妳身邊!』

然後,我就哭了!
天然又說了一次『笨蛋!』

坐上火車前,天然交給我一封信。他說那是密秘,叫我吃完泡芙才能看。可是泡芙還有好多個,我要吃好幾天才吃得完,所以,等他一上車,火車離開月台後,我就偷偷的打開來看。

結果,讓我在月台上哭了好久。

天然畫了一張地圖,車站地下街的地圖,他把田中家的位置畫得好清楚!我依著地圖走一遍,真的走到田中家。

然後,田中家的小姐叫住我,『妳是薰嗎?』
我點點頭。

『妳男朋友說妳過幾天才會來,妳怎麼現在就來了?』
「我男朋友?」
『對啊!剛才妳在這附近走來走去的時候,他就把這封信交給我,然後訴我妳過幾天會來啊!』臭天然,原來他剛剛早就看到我,還偷偷的跑到誠品去!
「他還有沒有說什麼?」
『他說只要看到妳在這裡走來走去,就是找不到「田中家」,要我叫住妳。』
「喔!」
我向田中家的小姐說了謝謝後,就邊走邊看天然給我的信。

親愛的薰,你很欠砍喔!(連寫信都要學李威,真痛苦!>_<"")
我不是叫妳吃完我買的泡芙,才可以打開那封有地圖的信嗎?
我猜,妳現在一定剛從月台走到地下街,而且看了我的地圖,
還哭紅著眼睛,走到田中家去。(嘿嘿!我一定百分之百命中!)

薰!
我不喜歡吃泡芙,但是我喜歡看妳很滿足的吃著泡芙的樣子。
泡芙裡的夾心,就像我們,被愛情團團的包圍著,
只是,不在妳的身旁的我,常讓妳嚐到孤單的『愛情泡芙』,
所以,我買了很多很多個泡芙給妳,
讓妳吃著泡芙時,可以想著我;讓妳吃著泡芙時,就像我陪著妳!

我們的愛情,不能像田中家的泡芙,那樣美味,
它有著孤單,也有著寂寞,只是,我想告訴妳,
當妳孤單寂寞的時候,我也正孤單寂寞的想著妳!

如果妳想吃泡芙,去敦南誠品樓下買就好了,
(笨笨的妳,一定不知道敦南誠品裡有田中家!嘿嘿~~我又猜到了吧!)
妳不用再大老遠的跑到台北車站。
把我畫給妳的地圖收好。
下次我回去的時候,妳再到田中家等我!

現在,妳是不是又一邊走,一邊哭?
(笨蛋,妳欠砍啊!這樣很醜!)

天然

田中家的泡芙,是我最喜歡的味道,
愛情裡的泡芙,我最愛的,是天然的味道!

P.S
新年的第一篇,有沒有,有沒有一種很甜蜜的味道咩?
其實,喜歡吃泡芙的人是我姊姊,討厭吃泡芙的人是我,迷路的人也是我!台北車站的地下街,真的讓人搞不清方向,我平常的方向感很好,但是那討人厭的地下街,我走一百次還是會迷路!>_<|||
跨年好不好玩咩?其實,我很少玩這種跨年的遊戲!談戀愛前,是管它什麼跨年,我不太喜歡很吵的場合;談戀愛後,第一年的跨年讓我崩潰,第二年的跨年也是在家吃吃火鍋,而且,還吵架。現在,又不談戀愛了!所以,還是管它什麼跨年,加上我搞不清楚今年的晚會有誰會出現,(伍佰有出現在跨年嗎?跨年就是要很HIGH,有些藝人就讓人HIGH不起來)所以就乾脆不出去了!(本來要去陳昇的跨年,但是要票,又太貴,所以作罷!本來要去升旗典禮,但是睡得太愉快了!哈!)
阿政的蜉蝣物語,有推薦換日線的報報,大家也要給阿政捧捧場喔!→蜉蝣物語。(阿政,我不管,我也要推薦榜啦!>_<"")
大家新年快樂喔!(DEAR喬、清,妳們的簡訊我有收到!謝謝啦!留言版的留言,也謝囉!)

換日線的話:愛情的滋味,天然的感覺,多了雜質,愛情就會變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