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美社大十歲,實穗-51

最近跟我合作的人,常問我:「你怎麼認識王子的?」我總是要用很長的文字,才能解釋清楚我跟他的淵源。昨天我在MSN上跟王子講這件事,並說我應當寫一篇文章把我跟他之間怎麼認識的過程記錄一下,以後只要丟連結給別人,就不用打那長長的文字了。

這必須回溯到我還在台北的時候,在小小書房工作,因為那時人力很少,進貨、退貨、收貨,除了正職員工或工讀生弟弟、妹妹,其他時候不是我就是沙貓(小小書房店主)。我們跟往來的業務或多或少都會有些閒聊,其中有些業務是非常認真的,介紹書、聊書、聊業界的事。其中一個便是王子同公司的D(據說已不在出版領域了)。

D來店裡送書、收書(月底收支票),每回都會多待一下,聊一下公司的書,對他的印象也特別深刻。離開台北後,除了2008那年以外,接下來每一年我都會在第一天就走進書展會場。

2009那年,我搭車到北捷市政府站等接駁車。才剛從地底的捷運冒出地面,就發現王子和他的同事掛著參展證,便多看了一下,等到接駁車沿二館、三館放下車上多數人後,只剩我們三個坐在車內。書展的第一天,一館都是開放給專業人士參加,我想那他們便是出版社的員工了吧!

我在展場內邊走邊晃,走到D工作的出版社攤位與他閒聊沒多久,王子與他的同事便來到這個攤位,跟D打了聲招呼,我們也就順勢的被介紹認識。

我們大概聊了一下彼此的工作,以及我回到高雄的一些心得(因為王子是台南人),我們聊了不短的時間,最後在他必須離開之下結束的對話。

後來王子在那年西洋情人節,寫了一封信給我(不是情書。XD,害我特此去Gmail找到最初那封信。)他信裡首先說他看過我的部落格,想了很久才想起來。後來他問我:「你回到南部這一陣子,你曾經覺得台北與高雄有些什麼具體或你主觀上的不同?或是其實你覺得台灣就這麼大,其實文化上大同小異?」然後開啟了我們好些天的信件往返。(現在看起來還是頗為懷念)

南、北的差異,和南部小孩北上台北工作,總是會有聊不完內容。到底去台北好不好,到底留在南部能有什麼工作,這都困惑我們很久,甚至至今都沒法有什麼太好的解答。

後來我們開始用Gtalk、msn閒聊,這個在情人節寫那嚴肅內容的人,在網路上聊天,反倒搞笑起來。我也就順便把我做過的東西傳給他,希望他可以替我介紹任何機會。也許,就是從那一刻開始,就注定了我現在的生活發展。

一開始,王子有些電腦上的小問題、檔案的小問題會問我,我也當然想辦法幫忙解決。八八風災後的那個秋天,我在美濃沒有任何收入,原先的在家寫稿的工作也告一段落。王子打電話來問我:「能不能幫忙做東西?」我需要及時雨的收入,便硬著頭皮答應了。

後來他常常一通電話問我:「我要把你電話給其他人,要找你做東西。」慢慢就串起了現在幾個比較穩定的合作模式。

有一年他回台南,我去找他,他帶我東走走西走走,我們在台南坐在路邊喝茶、聊天;有一回他來高雄找我,我開車帶他和幾個朋友一起在高雄閒晃;再有一次他拿了瓶酒到高雄給我,說反正家裡也沒人喝,我放了好久,才捨得打開那酒來喝。

我們後來發現,他的學妹是我的網友,他的主編是我好朋友的大學同學,而我們在時間的經歷,從一個在書展的偶遇,變成合作伙伴,和那留下深深淺淺記憶的朋友。

謝謝王子每一次都要幫我寄書,並且當我最好的推薦人,給我有機會能夠擁有現在自由自在的生活。

王子,如果你現在再問我情人節那個問題啊!我想,我會告訴你,活在台灣的每一個角落,不論在哪,除了努力還是只有努力(台北努力在人群中生存,高雄則努力找工作。)另外還要有像你這樣的朋友,至於其他差異,也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說得完的。

P.S
高雄涼涼,無陽。

換日線的話:謝謝你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