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了葉後,轉眼間冬季就到了,行人緊緊的抓著自己的衣領,深怕冷風吹襲,冷了一身,大城市的街頭,本來就讓人感到冷漠的氣息,一入冬,這樣的感覺更深了,彷彿每個人的腳步都加快了,大家都想快點回到家吧!畢竟只有家才是最溫暖的地方。

思祺一個人在街上來來回回的走了好幾趟,風直直的吹,除了一件高領T-Shirt,就只剩一件薄薄的外套可以禦寒,他將手插在口袋裡,鬍渣已經爬滿整個臉龐,路人經過他的身邊,還以為他是那裡冒出來的流浪漢,只是,他一點也不介意旁人的眼光,只有不停的走、走、走!

「思祺,那麼晚了你怎麼還在外面?」手機那頭傳來思祺的哥哥,思謙的聲音,思祺沒有回應,將手機又塞回口袋,呆呆的靠在騎樓旁的水泥柱上。
 
「思祺,外面很冷,媽說你今天出門沒有穿什麼衣服,她很擔心你,你到底怎麼搞的,跟敏兒吵架了?還是……」思謙話還沒說完,思祺按下結束鍵,關上了手機,他不想再接電話,不想再跟這世上的人再有交集,他真的該靜下心來,好好想想他和敏兒間出了什麼問題。

敏兒,是思祺在網路上認識的女孩,兩人很談得來,E-MAIL裡有兩人的濃情蜜意,通信通了好一陣子,思祺才鼓起勇氣向敏兒提出交往的要求,一開始,敏兒有點慌了,因為她從來沒有想過虛幻的一個人,要跳脫電腦來到真實生活裡,在經過一番的掙扎過後,敏兒主動的說出「我愛你」三個字,思祺和敏兒也就開心的成為男女朋友。

只是不知道是網路和真實的距離太遠,還是因為現實生活的相處本來就比較不容易,思祺的愛,讓敏兒不能呼吸,讓敏兒覺得思祺太過依賴;思祺的占有和猜忌,讓敏兒無法忍受,終於在那天清晨的爭吵中,敏兒冷冷的對思祺說:「你是真的愛我嗎?你只是害怕一個人,怕一個人孤單寂寞的感覺吧!如果你愛我,你會知道什麼樣的方式讓我自在的愛你,而不是像現在……」

思祺傻了,他從來不知道自己的愛那麼咄咄逼人,那麼讓別人無法接受,望著敏兒的背影,「我愛妳,不是因為妳可以陪我,不是因為我不敢一個人,我只是想,如果妳出去的時候,可以想到我一個人在等妳,妳不會一通電話都不打給我,如果妳可以想到那麼晚了,我也擔心妳,妳不會那麼晚了還不回家,我只是擔心。」

「我只是跟大家出去玩,不行嗎?我長那麼大了,我會照顧自己的,你這樣讓我很為難,你知不知道?」敏兒聽了思祺的話,隨即又做了回應,只是這樣的回應讓思祺難以接受,他狠狠的說了一句:「對,妳會自己照顧自己,那我呢?妳都沒有想過我會著急嗎?如果妳覺得這樣好,那妳就一個人啊!幹嘛還要我這個男朋友?妳就跟妳的朋友一起鬼混好了!」

敏兒頭也不回的甩上門,離開了思祺的住處。從那次之後,兩人就常常為了一些小事起爭執,敏兒不能忍受思祺要她打電話回家報平安的要求,思祺受不了敏兒只要一玩起來都要到清晨才肯回家。

*  *  *

經過那次猛烈的爭吵後,思祺和敏兒間就像隔了一層紗,隔開了兩人的世界,雖然透著紗可以看到對方,卻看不清楚也摸不著了!聖誕節的晚上,兩人相約要出門吃飯感受一下節日的氣氛,卻沒想到這樣的假期裡,所有的飯館都已擠滿了人,連路邊攤都排隊排到馬路邊。

敏兒不耐煩的開了口:「跟你說不要出來擠,你就要,現在好了,我們要吃什麼?到處都是人。」

「我只是想要讓妳感受一下聖誕節的氣氛,本來沒有訂位,後來想跟妳一起過節,才帶妳出來!妳不要生氣了,我們找一家有位置坐的店,貴一點沒有關係,好不好?」兩人走進一家不算便宜的餐館,還沒坐下來,敏兒的手機就響了。

「嗯!我在外面,你呢?」敏兒接起電話後,一掃之前的不愉快,開始跟電話那頭的人聊了起來,一點也不顧身旁呆坐的思祺。思祺看到敏兒好像沒有要停止講電話的意思,看著菜單,也豎起耳朵聆聽敏兒對話的內容。

「好啦!他在等我了,晚點再打給你。」掛掉電話的敏兒,若無其事的看著思祺,好像先前的不愉快也都不見了。

「敏兒,妳的眼睛在告訴我,有事發生,那個人是誰?」思祺的疑心病,又開始了。

「他,誰啊?我小學同學啊!我跟你講過的,上次你不是有問過了嗎?」敏兒依舊自在的回答。

「上次?那個在E-MAIL裡稱妳『親愛的』那個人嗎?」思祺想起那個在信裡稱敏兒「親愛的」人,心裡就有氣,沒想到他們在電話裡還那麼親親密密的。

「『親愛的』,妳跟人家什麼關係啊!隨隨便便就讓人家稱『親愛的』那我算什麼?」思祺越講,一肚子火也衝上了頭。

「鍾思祺,你到底什麼意思?你不要那麼咄咄逼人好不好?」

「我沒有咄咄逼人,如果真有什麼事,妳就跟我講,不要讓我最後一個才知道,那很難受的。」思祺的語氣緩和了些,雖然有氣在心,卻不想猜測敏兒變心的結果。

「我跟他只是普通朋友,你別這樣!」敏兒的解釋有點多餘,因為連她都不知道究竟自己跟那個稱她「親愛的」人,到底是什麼關係。

「敏兒,算了!反正,我相信妳,只是如果有事情,請妳不要讓我最後一個才知道。」

*  *  *

隨著聖誕節離去,元旦就到了,本來說好要一起跨年的,思祺臨時有事必須出差。

「敏兒,對不起,我不能陪妳一起跨年了,但是妳要相信我,我的心一定有妳,如果妳一個人很寂寞,找朋友來陪妳好了!」

敏兒毫不猶豫的笑了出來,開心的回答:「沒關係,你去好了,我去心慧家過,反正好久沒有跟她碰面了!別擔心我。」

這樣的反應,讓思祺一時之間感到錯愕,以前,只要思祺要放敏兒一個人,敏兒一定會很失落,可是這一次,這樣的反應,讓思祺的疑心病更加嚴重。

「敏兒,快要倒數了,妳在幹嘛!我好想妳!」就在倒數的前幾分鐘,思祺撥了一通電話給敏兒,這是十一點半後,思祺打來的第三通電話了!

「妳是不是在外面啊?為什麼旁邊那麼吵?」

「沒……沒有啦!心慧在跟她老公吵架。」

「不是很冷嗎?妳會不會冷?敏兒,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放妳一個人的。」想到敏兒一個人獨自在朋友家跨年,思祺心裡百般的心疼和內疚,但是又開始懷疑起敏兒是不是真的在心慧家?掛上電話後,思祺一個人跑到網咖去,開始一項連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的動作。

他開啟了網頁,在WEB MAIL上,輸入敏兒的帳號和密碼,他盯著螢幕看,希望看到的不是如他所想的;他又不敢看,怕看到一字一句,會讓自己的心徹底崩潰。心跳的節奏越來越快,他將游標移到視窗右上角的「X」,乾脆關掉算了,不要去窺探敏兒的隱私,當他決定要關閉視窗的那一刻,他已經看到一封名為「親愛的」的信,大剌剌的映入眼簾,思祺鼓起勇氣,按下連結。

信裡的一字一句,全都像刀一般狠狠的刺著思祺的心,他二話不說,發了狂似的,拿起手機,撥電話給敏兒:「為什麼騙我?」

「騙你,我騙你什麼?」敏兒被思祺夜半的電話搞得莫名其妙,語氣上出現了不悅。

「妳……妳……妳的信我看過了!」思祺顫抖著,連話都講不清楚了。

「鍾思祺,你太過分了,為什麼偷看我的信?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

思祺雖然知道自己的行為很小人,卻又不想忍這口氣,「不是普通朋友嗎?還叫『親愛的』?那麼親密啊?這不是騙我,那是什麼?」思祺越講越氣憤,「我看妳的信那又怎樣?妳背叛我,妳還說沒有,我不是跟妳說過,要妳不要騙我了嗎?」

「我沒有騙你,我真的跟他只是普通朋友,你要我承認什麼嘛!」敏兒的語氣已經沒有之前的強硬,只是試著表達讓思祺知道。

「我不相信!」思祺大吼了一聲,就把電話掛上,離開了網咖。

接連幾天,思祺藉由工作的繁忙來沖刷自己對敏兒的不諒解,他告訴自己,敏兒還愛自己,就像敏兒自己所說的一樣,只不過是普通朋友而已,直到他再次的用敏兒的帳號登入WEB MAIL,清楚的看到「很高興跟你一起跨年」的信件,思祺的心徹底的破碎,原來那一天,敏兒真的和那個人在一起。

「妳告訴我,那天妳到底在誰家過夜?」思祺在手機接通的那一刻,單刀直入的提出這個問題。

「你又偷看我的信?我知道是我不對,所以我沒有追究你,你怎麼可以一看再看?」敏兒在電話那頭,對思祺又多了更深的不諒解。

「我不看,我不看要被妳騙到什麼時候?妳說啊!要不妳選擇他啊!妳到底愛我還是愛他,我要知道一個答案,我不要妳一直對我說謊。」電話這頭的思祺,對著電話那頭的敏兒大吼一陣,敏兒停頓了許久,最後才慢慢的說出「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愛你,還是愛他,我們是不是該先分開一陣子?」話一說完,手機就斷了訊號,思祺再撥敏兒家裡的電話,也只剩下冷冷的答錄機回應了。

從那天起,思祺就很難找到敏兒,只有幾通零星的電話是敏兒打給來的,除了幾句寒暄的話語之外,通常都是匆匆的掛上電話,思祺知道自己偷看了敏兒的信很不應該,卻又不想失掉這個他最心愛的人。就這樣,他每天下班後都在街上走,希望可以藉著行人的往來,帶走一些他心中寂寞的感受,他以為這樣子,他就可以不去想起敏兒,以為這樣就可以忘掉那些刺痛他的字字句句!

今天,他還是一個人走在街上,只是他沒有重覆日前的路線,反而徒步走了一兩個鐘頭,來到敏兒家門口,他沒有按門鈴,只留下一張小卡片。

親愛的:
當我看到別人這樣稱妳的時候,妳知道我的心有多痛嗎?
我知道我不該偷看妳的信,
但我真的沒有辦法知道妳在想什麼、在做什麼,
希望妳能原諒我的錯誤。
妳曾說過,我因為害怕寂寞才跟妳在一起;
我是因為依賴妳,我才害怕妳離開,
只是妳不知道,不知道我真正寂寞的時候,
只有在這個時候,想著妳,卻離妳的心好遠好遠,這是100%的寂寞!

「我一個人的時候,想著妳也想著我,這是0%的寂寞。
我一個人的時候,想著妳,卻不知道妳有沒有想著我,這是30%的寂寞。
有朋友陪在身旁的時候,想著妳也想著我,這是50%的寂寞。
我和妳在一起的時候,妳卻想著別人,這是70%的寂寞。
我一個人的時候,走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上,不去想妳卻拚命想起妳,
而妳卻想著別人,這是──100%的寂寞。」

寂寞,不是可以靠著另一個人的陪伴就少一點,更不是在熱鬧的街上就可以沖淡,而是因為有妳,我就不寂寞。

想妳的思祺

離開了敏兒家,思祺又回到人來人往的街頭,寂寞依舊,心痛依舊,想一個人、愛一個人的心情,也是依舊!

P.S
好長的一篇小說,那種感覺挺真實的,那種一個人的時候,寂寞的感覺也很真實,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最最最寂寞的時候,即使身在人群裡,沒有他(她)陪在身邊,都會是一種很深沈寂寞感吧!
我老姊當選康樂,呵~~老實說我們家姊妹倆,平常耍寶很行,卻不希望被強押著上台,那種很不自在的感覺,我也知道,玩嘛!幹嘛一定要很刻意,隨性一點又何妨,又有誰規定一定要上台玩呢?(老實說,要我當康樂,打死不幹!)不過話說回來,就選上了,反正就去當了咩!快樂一點囉!也許可以發現更多讓生活更美好的事!
對了,要幫我姊澄清一件事,呃~~她的車沒怎樣啦!只是車前的保險桿撞壞了,因為那是她的寶貝車啦!她很心疼啦!花了快一萬塊就是,心疼錢也心疼車啦!
有一件很高興的事要說喔!十二月的「皇冠雜誌」,換日線有一頁小小的圖文會刊出喔!呵~~記得去買回來看喔!謝謝各位捧場啦!這幾天台北的天氣怪怪的,什麼低溫特報,熱死人了!台灣的氣象台不知道怎麼搞的,不管啦!還是冬天嘛!大家要注意保暖喔!

換日線的話:你曾經一個人在街頭,被寂寞襲上心頭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