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該是這篇文章《我在書店,心情晴!》,我好像不小心提到了我常去政大書城的高雄光華店買書。其實也不一定是去買書,像巡視那樣,經過就要停車進去晃一下,有時候一星期走進去兩三次,就也沒書可買。

就是上述的那篇文章,有次我拿我的攝影展酷卡,想問問店長可不可以借我擺?他說那樣會被當成書籤拿,所以我就只給他一張,請他有空來瞧瞧,他才說:「我有看過你的部落格。」我就害羞了起來。他說:「我有一次搜尋政大,好像就是看到你這張照片(酷卡上的照片)。」然後我跟他說:「有空來看,我的攝影展。」

我時常去政大光華店。剛開始去,確實是為了折扣,雖然我知道「折扣戰」其實帶來了不小的問題,但是我也知道「為了應付折扣,所以提高價錢」這件事,當然也知道做一本書的成本不光是內容的成本、印刷成本,還有一大堆附帶的成本要加到書價去,可是我還是時常去連鎖大書店或網路書店看看有啥新書,然後去政大光華店買。(誰說大家都是在實體翻,去網路書店買?我就不是。)

起初,我還在書店工作,所以想看有什麼新書,可以每天盯書訊,要買什麼書,自己下訂就可以。那時就時常往政大光華店走走,畢竟一家小書店沒辦法可以進那麼多書,去政大看還能看到很多出版社的新書。時間久了,就跟店長有一點小小的互動。偶爾他會跟我介紹有什麼書;偶爾我要找書就直接問他,他就會幫我拿出來;偶爾遇到不是店長的時候,店員也會跟我哈啦兩三句,問我都看設計、攝影書,是做什麼的?還問我相機怎麼買,或問我想拍電影有沒有興趣參一腳。

這樣的互動久了,就真的習慣去那兒買書了,買折扣書有什麼可恥的?如果我很有錢,我還真的不介意買原價書,但想想要付那些為了折扣加上去的價錢,心裡還是會淌一些血的。

我當然也去金石堂、誠品這種大書店買書,也去所謂的獨立書店買書(高雄沒有太專業的獨立書店,攤手),網路書店方便買我也不會放過。但是最固定的還是會去政大書城買。

有時候進書店,就是一種感受而已,除了目的性的購買,也是要逛起來舒服。幾次去金石堂問書的感覺爆差的(例如問我《眷村花之味》的「眷」是哪個眷?)、去誠品又常堵到那種站在平台前把一本書翻完,還把書壓在平台書上的消費者,就覺得糟糕(當然,誠品也有金石堂那種你不明白他到底是不是書店店員的狀況,但比較少就是)。

政大當然也會有散落滿地的小朋友在看書,或是各個角落坐著那些只看書不買書的人,但至少我幾乎沒有問不到書或是聽見那種上述昏倒的回答的時候,就是這樣讓你一點也不會為了買折扣書感覺可恥,反倒覺得那些打著不折扣,書店教育訓練很差的大書店才應該覺得有點羞愧吧!

若真的要說一間實體書店到底需要具備什麼樣存活的能力?獨立書店要的是特色,連鎖書店講的是品牌,政大書城出了名的七五折,但是最重要的還是一種對書的專業能力。折扣真的能吸引人嗎?我想是的。但是如果你問起一本書,店員花了十分鐘叫你在那裡等他找他們的庫存,然後跟你說:「有啊,就在架上啊~~」然後跟你說那本書在那個你明明去看過但找不到的櫃位,你才想起,他們這家書店好像跟某經銷商摃上,所以沒有那家經銷商的書,此刻他領著你到那個書櫃前,一樣找不到,他還是依舊在那幾排櫃位打轉,這時候你還管他家是五折還是不用錢嗎?他根本找不到書啊!(我應該會寧可去網路書店買。雖然各家的搜尋功能都差不多爛。)

不是每個買書的人都像我那麼吹毛求疵的去嚴苛看待這樣找不到書的狀態。有七折的,不會買七五折;有六六折的,不會買七折;有免費的,誰要付錢?但我想,能讓我那樣喜愛政大的原因,在折扣以外,在這家店確實能讓人感覺到一種對待書的專業。(要說對「商品」的專業也可以。)

實體書店慢慢的減少,讓人不由得去想《電子情書》,現在是不是應該來一個續集,說說網路書店擊敗了實體書店的故事。但這故事,或許不一定只是折扣的原因,還能加入更多的因素。當「you’ve got mail」的訊息再度出現時,故事情節會怎麼發展?這個續集,可能也不再有「you’ve got mail」,或許會有比較多的「RT」或「讚」。

我愛政大書城光華店,請好好的活著。

P.S
高雄下午的雷超可怕。現在涼涼的。
圖為小樹的家座談時下樓樓梯一排愛書人的鞋。

換日線的話:請用力閱讀吧!

2 Thoughts on “擁抱實體書店之我愛政大書城光華店

  1. 政大書城 on 2010/09/01 at 00:21:19 said:

    哈哈 我就是那店長啦!擬要找的台南WALKER出版了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