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台21線到美濃-6

一早出門前,我扛著大包小包的東西,遇見鄰居媽媽,她問我:「你要去哪裡?」我說:「旗山、美濃。」她問:「去救災喔?」我笑著說:「沒啦,工作。」用著還算可以的台語與她應答,說出「工作」兩個字時,是心虛的。但我總不好意思說,去那裡幾天,拍照、寫字。我想,她會很難理解吧!一如我無法正確的跟媽媽交待此行的目的為何。

1997年夏天到1998年夏天,在第一節課沒課時,偶爾會看同住家裡附近的同學,有沒有人要騎車上學。那時,騎小50 DIO就可以咻咻咻的從高雄花上一個多小時的時間走台21線到旗山,到學校。再走台21線,是一種很神奇的感覺,有些熟悉又是極為陌生的感覺。又有一點點像是其他台灣鄉間小路,你可以假想自己在其他的鄉鎮,而不在高雄。

從台21線到美濃-17

沿路吹著微涼的暖風,聽著iPod裡《不能沒有你》父親帶著女兒從北部南返時張著手在省道上的那首配樂《父女》,也就輕鬆的吹起口哨來。偶爾還停在路邊拍拍照,拍拍風景,想以前沒有拍照記憶,這回總算可以拍,以後還有可能一直一直觀察它的變化。經過旗尾橋時發現它的便橋已經有了雙黃線、柏油路,跟十天前來的樣子已經不太相同。過橋時還是有些心驚,不過總算不顛頗了。

抵達美濃時,路上的感覺,比在台21線更像在走台9線,依著山走,房子多了一些,但一望無際,一直要望向山,視野才會被打斷。還是忍不住拍照,拍了幾張。剛到的時候,打電話給M,她問我要不要去找土豆吃豆花,然後就開始了入厝行動,M的虔誠,得拜地基主,以及當地的土地公。在這些與地方尊敬的打聲招呼後,美濃的生活似乎就這樣展開。

從台21線到美濃-24

到美濃到底要做些什麼事?不知道。至今的念頭仍然不知道。除了先敲定旗美社大合作的內容,和所需的照片拍攝之外,有一項「六龜災區報」的內容也做了一些討論。講起六龜的地方認同感不強的時候,我突然想著那種「地方認同」感的薄弱,似乎不是只有六龜,台灣太多個地方都是因為遷移的嚴重,加上生活教育裡一直缺乏地方的「認識」,也就容易失了「認同」。

過程裡與旗美社大開會聊天,總覺得這是一個美妙的社區大學。除了成為一個成人教育的推行組織外,上課的地點不以校園為主,而拉到各個村落的活動中心、商店,也讓社區大學的存在,有了另一種樣貌。讓社區大學真的變成名符其實的社區大學。在風災發生的時候,又可以成為社區聯繫、召集、動員的一個窗口,也讓社區大學多了一項串連的功用。

台灣人對地方的認同,少了串接的人、事件、物。開會的時候,聽見六龜的年輕人從北方回南部工作,像是六龜那樣的地方,仍舊返回,還是不由得佩服起來。除了家人的逼迫,還有那麼大的部分會是想要回家留在自己有情感的地方。「六龜災區報」想做的,某一部分是想要連結起這一個地方的人,不見得是什麼太大的凝聚行動,但卻是一種開始,開始一件讓更多人認識六龜的行動。

我好像不是可以太過介入這個地方認同的外來客,但是對於旗美社大、六龜災區報的存在,總還是有一些些想像。不是什麼寄予這樣子的存在有太大的期待,是了解、是觀察、是從中發現有趣的事、是從他們的行動裡,去學習一些不同以往沒有接觸過的事。我是一個剛進入美濃生活的外來客,但我想,會有更多更多的外來客,他們用著各式各樣的角度,看著這些地方,而每一種聲音,都是一種對地方的詮釋,每一段文字、每一張照片,都記憶著不同的樣貌。

我想做的,其實不是什麼記錄事件的角度,而是分享一些我到得了的地方,我感覺的那些感覺,以及我認識的那些人。從這裡開始,開始了一段不同的旅程。奇幻、美好、簡單的旅程,或許哪天太過隨性,就跟M說我想回家,然後就回家了也說不定。不過這必定會是生命裡很不同的一段時光。誠如情人四號說的:「享有完整的自由!」

今天的照片20090914從台21線到美濃

P.S
熱熱熱。不過夜裡的美濃好舒服喔~
謝一麟先生,我看到水塔都會想到你,然後快門就按下去了。

換日線的話:我在美濃,天氣晴!

One Thought on “從台21線,進入美濃的生活!

  1. Catrose on 2009/09/15 at 14:45:19 said:

    喜歡那張有鴨鴨的照片,網外有小花,很像日本繪本詩人:葉祥明的書【不要地雷,只要花】的感覺,柔和傳達溫暖恬悅,是張意念完整的照片。

發佈回覆給「Catrose」的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