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9bddd090395

電影的開始,是從麥克(Ralph Fiennes 飾)小心翼翼的擺蛋、放盤,細緻的動作就像訓練有素的餐廳服務生,起初我不明白這場戲為何存在,只覺得應該是要說什麼,但想不通為什麼,看了《為愛朗讀:蛋的起手勢》,才明白那樣深沈的意義,電影也就順著勢,在沈沈的步伐裡,往回。

記得在看Stephen Daldry的《時時刻刻》時,我有一股衝動想從電影院跑開,說不出的重量從電影裡冒出來。我記得看完後,想狠狠的把它忘記,但其實什麼也記不起來,可是那樣沈沈的感覺,始終都記得。看《為愛朗讀》的時候,也是那樣的感覺,只是沒再想從電影院跑開的念頭,看完後一再回想那些角色、故事,我仍舊記不完整,即使看了幾乎相疊的原著也是如此。

Kate Winslet的演技確實很精湛,愛慾裡猛烈釋放那些過往的經歷、時時刻刻小心隱藏無法說出的祕密,那言行的小心、拘謹,連帶的讓人神經都緊繃起來。法庭上她絲毫不退懼,眼神下的堅定更是讓人印象深刻。最無法抹去的是她與麥克最後見的那一面,她似乎還想說些什麼、想要一個擁抱,麥克轉身沒停下腳步的舉動,漢娜的後來就在那瞬間說明了。

年輕的麥克(David Kross 飾)在與當時漢娜一起時,他們之間的對話圍繞在朗讀、學校,以及彼此的爭執,在漢娜離開後,麥克的話變少了,再在法庭上面對漢娜時,那樣的沈默便更加劇,萬千的話全都在David Kross表情上顯現出來。他不像剛遇見漢娜時那樣充滿笑容,少掉年輕孩子的稚氣,就連散發出來的氣味,都多了無法臆測的深沈。當他面對這個世代的審判,和他曾經被丟棄的情緒,一直到老都是那樣無言。而到底他的無言,是為了什麼?是因為漢娜的不告而別?因為漢娜的過往?因為沒有替漢娜申冤?還是只是因為每一次都無法面對自己?

漢娜在那些麥克朗讀的錄音帶再聽見麥克的聲音,她因為「The Lady With The Little Dog」開始一字字的圈起、開始閱讀、開始刻寫下一字一句,寄給麥克。原本已經沒有交集的兩個人,一個透過朗讀,希望讓自己少一些罪惡感,一個在閱讀中,找到向前的希望。那樣的形式,只是一種儀式而已,重新在朗讀裡將讀過的書再讀一遍,把來不及讀的、聽的,用那樣的儀式進行一回,好像也就延續了當時未完成的結局。

當麥克跟女兒見面時,女兒對於父親長久以來對她隔開的距離,她說:「我以為這是我的錯。」麥克告訴女兒:「How wrong can you be?」那一瞬間,彷彿也在告訴自己那些關於漢娜的、國家審判的,「How wrong can you be?」

《為愛朗讀》(The Reader)
導演:史蒂芬戴爾卓(Stephen Daldry)    編劇:大衛海爾(David Hare)
原著:徐林克(Bernhard Schlink)
演員:凱特溫絲蕾(Kate Winslet)、雷夫費恩斯(Ralph Fiennes)、大衛克羅斯(David Kross)

《為愛朗讀》官方網站
《為愛朗讀》台灣官方部落格

※原著跟電影差不了多少。但原著的幾個角色在電影內做了轉換,以及電影加入了女兒這個點,讓故事更精采了一些。右手邊有我今年度看電影的排行,之所以會把《為愛朗讀》排在《自由大道》後,又等於《霜花店:朕的男人》,有一部分的原因是因為它沒有那麼好懂。

P.S
圖片來源:《為愛朗讀》台灣官方部落格
高雄有陽,但涼涼的。
皇冠的譯本老讓我看得很不順暢,只能跳著看,不能坐著看。(XD)

換日線的話:你願意為我朗讀嗎?

3 Thoughts on “《為愛朗讀》‧深不見底的沈默

  1. 深不見底的沈默….真是刻劃深入啊
    謝謝分享

  2. Athena on 2009/04/07 at 13:19:43 said:

    我願意。(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