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雙瞳》兩次;兩個版本。
第一次看『有愛不死』為結局的版本;
第二次是『超限制級』版本。
我喜歡第二次看的感覺;
我偏愛超限制級最後的結局。

十二月的台北,終於有一點寒意,街上皆是像我一樣的人,厚重的衣物終於派上用場,我一個人,在這樣的天,看《雙瞳》!原本,有人願意和我一同到電影院去,只可惜,那人不敢看這類的『驚悚片』,所以,我也只能獨行!

《雙瞳》在第一次首輪上映時,我猶豫很久!我想等待二輪上檔時才去看。我向來對這類的電影,沒有特別的偏愛,特別是電影院裡的大螢幕,會更容易讓人陷入那一陣『恐懼』之中,還好,我看了第一個版本;真好,我也看了第二個版本!

若要把《雙瞳》歸類在『驚悚』,似乎不是那麼公平,它是暴力、是血腥的,但是相對的,有很多人性最內心深處的根本,必須要以這樣的手法表達出來。那是一種很強烈的對比。

真的讓我不得不去觀賞《雙瞳》的原因,是看到預告片中,梁家輝的慘叫,以及劉若英一改往日飾演的角色,扮演起一個精神處於不穩定的少婦,這兩個原因,讓我想一窺他們之間的故事。本以為《雙瞳》只是一部殺人、被殺的戲碼,直到看到大大小小的電影介紹,才知道,它不是那麼單純的在陳述『恐怖』的連續殺人事件,而是抽絲剝繭的探掘人性的基本面。醜陋的、自私的、恐懼的、憂慮的、退縮的、不安的、貪婪的……最終呈現出來是『有愛的』。

『有愛不死』的版本裡,我用一段很長的時間去思考『為什麼這樣安排?』,甚至我買下《雙瞳原著小說》、《雙瞳研讀本》,卻仍舊找不到我要的答案,劇裡太多幻想與現實的交疊,讓我也陷入那一陣似是而非的劇情裡,究竟為什麼這樣安排,一直到我看到導演陳國富在官方網站的回答與解釋時,才有那麼一點恍然明白的感覺。如果要說《雙瞳》是一部『驚悚片』,倒不如說它只是在刻劃人性中最令人『驚悚』的那一面!

陳國富在官方網站,有這麼一段話。他說:『身邊碰到的人,有一堆關於《雙瞳》的問題要問我,大致可以歸納成兩個。第一個「電影裡好像應該有很多其他的畫面、場面,到底跑到哪去裡去了?」第二個「現在的電影結尾(『有愛不死』的結尾),是你本來的結尾嗎?」(這兩個問題,也是我的問題。)』

陳國富的回答是:『這兩個問題的答案,通通完好的保存在另一個《雙瞳》的版本裡。這個版本其實不是我在坎城放映的版本,只能說是一個導演的原生版。我曾經公開解釋說,我把許多鏡頭剪掉,只是出自於「創作」考量,而不是為了分級制度,不是讓電影公司有更多收入。我並沒有說謊,因為有朋友看過原始的版本後,語重心長的跟我說:「因為中間的畫面太震撼,無法再回到劇情中」。我覺得他講的有道理,因此做了一些修改,把原來的版本封存起來,沒有再放映過。』

其實,我並不贊同『因為中間的畫面太震撼,無法再回到劇情中』這段話,反倒認為在第一個版本中,因為漏掉太多的畫面,讓人有種銜接不上的感覺,甚至覺得『特效』太多、太多餘,直到最後還必須花很多的時間,去把整個故事重頭到尾很透澈的想一遍,才能明白一點點它要表達的意思。我喜歡第二個版本。雖然有很多很血腥的畫面,但是它更完整的呈現出《雙瞳》要表達的意境,那種戲的尾聲給人更直接的『恍然明白』!無須解釋的明白。

對於《雙瞳》的特效,真的可以看出整個劇組的用心製作。對於國片來說,或許是因為成本的考量,以及技術面的不足,即便是有想法,好像也很難像外國片一樣,可以有很好的發揮。《雙瞳》做了一些國片做不到的境界!讓人相信,有很多想法和製作的方式,國片也是做得到的。(去買本《雙瞳研讀本》,裡面介紹特效的部分,講得還滿詳細的。)

如果人性的驚悚,可以用一部電影來敘述,我想,有更多的人性,可以從這部電影去發現,雖然我比較喜歡第二個版本,但我還是很喜歡第一個版本那個結局『有愛不死』!有愛的人,就會幸福。

雙瞳(Double Vision)/2002 哥倫比亞電影出品
導演:陳國富 編劇:蘇照彬、陳國富
演員:梁家輝、大衛摩斯、劉若英、戴立忍、楊貴媚

P.S
圖片文字來源:雙瞳官方網站。
《雙瞳》滿好看的,沒看過第一個版本的,趕快去看!(但是要專心一點,不然就像我一樣,看完後對劇情要呈現什麼,還有點糊塗!)第二個版本,只有台北有播映,台北以外的朋友,如果想看,去官方網站反映一下囉!我覺得第二個版本比較好啦。^_^
今天真的冷喲!大家注意保暖喔!
祝 冬好

換日線的話:不要忘記,我們都有『愛』的能力!因為『有愛不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