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2022)的此刻,因為長期久坐趕手工的商品,以及疫情中斷了過去維持的良好運動習慣,從下背、腰、臗成天沒有任何一個姿勢是不感到痛的,無法彎腰,每天早起需要花三十分鐘活動身體才能夠勉強彎腰(穿褲子、撿東西需要用深蹲的方式或坐著才可以),就連坐上摩托車或是汽車都只能半個身體坐上後,再將另一隻腳「用抬的」慢慢放上車!

這些痛太難形容。我有意識的知道我缺乏運動和訓練自己的肢體,但套句我回答我的徒手治療師問我:「到底要怎麼讓那些不運動的人去運動?」我說:「痛到需要復健的時候吧!」

像我這樣大量運動的人都會因為過忙維持固定的姿勢而弄壞了身體的筋骨,或是因為疫情不想出門而缺乏運動,而嚐到了不運動的苦頭,就別說平日不運動的人,成天花錢按摩或經常往復健科報到!

但要勸身邊完全不運動的人去運動,真的超級困難的!

Read More →

姊姊問我:如果讓你挑一個城市住,你覺得高雄是一個適合居住的地方嗎?(這裡都是指市區)

2000年底離開高雄那年,剛成年的我,幸運地找到一個錢多事少離家近的網路公司,但隨即又被fire(XDDD ),後來望著報紙上的求才廣告,試過面試了幾家公司,實在不曉得自己要做什麼、能做什麼、想做什麼?就這麼哼著林強的〈向前走〉到了台北。

我的答案沒有意外地拿了台北來做對比。我說:

如果是一個充滿著對世界的好奇,對所有新鮮事物都有興趣,懶得找樂子但需要很多豐富多采的資訊填充生活,那麼台北會是一個非常好的選項,即使在這個打開網路就有看不完的資訊量,但台北是座可以打開青年眼界的城市,加上它的交通便利性,讓人走出門不會需要花太多精力去解決交通問題。

相較於2000年我初到台北的時候,現在台北也已經是後來南返北上遊玩、沒有交通工具的我,不再需要仰賴跟在地的朋友借摩托車騎的地方,我能靠著走路、騎共享單車(電動摩托車)及大眾運輸在台北四通八達去到想去的地方。

但若就氣候及生活的節奏感來說,我更喜歡高雄這座我長大的城市!

初回高雄的時候,覺得南部人實在是太⋯⋯太⋯⋯太⋯⋯慢了,習慣了台北的節奏及資訊焦慮病後,我甚至感覺高雄就是個養老的地方XDDDD。對三十出頭、剛從台北回家的我來說,沒有豐富的資訊、藝文活動,經常讓我好像有著落於人後的焦慮感。

那幾年,高鐵、高捷、駁二才陸續進到高雄人的生活裡,衛武營還沒變成現在的樣子,輕軌也還只是部分已經不使用、橫在市區裡的軌道⋯⋯我花了一點時間,讓自己的步伐慢了下來,慢下來看這座城市的變化:

不管是追求只是虛有其表的大張旗鼓,或是炫麗奪目想要證明高雄不是文化沙漠的那些展覽,以及躍上世界版面的世運和嚴重傷亡的氣爆事件⋯⋯除了「我還是在高雄沒有工作」以外,對一個自由工作者來說,就天氣及人口密度而言,高雄比起台北,舒服許多,特別是當大眾運輸終於走入市民的生活必須後,對於一座城市的發展,就不再只是局限在某個區域,而會有更多可能!

趁著年假,我騎上單車沿輕軌路線繞了一圈,從成功路往鹽埕到鼓山,再繞到大順路正在施工的最後段落回到氣爆當時相當慘烈的凱旋路上!興起這樣騎單車繞一圈的念頭,全是因為某次我路經龍華國小站,想起了在日本特意去搭「路上跑的電車」,想要找一日可以從旁拍照,像個觀光客一樣!

從前我都戲稱「高雄捷運都是給觀光客搭的」,那些車站要到目的地,我騎摩托車都到了,還不用騎十分鐘的路程在那裡等十幾分鐘才來的車。這幾年高雄的大眾運輸,不只加入了「很慢,而且讓路上紅綠燈秒數變長,還常看不懂號誌」的輕軌,廣設公共自行車YouBike,都讓城市的流動變得更四通八達一點,而且沒有因為交通更便利一點使得整座城市快得讓人有焦慮感,也讓住在這城的人,開始透過使用大眾運輸去觀看城市的樣貌,再從搭車、利用單車的過程去思考:行人及單車用路的安全及需求。

(也唯有透過大眾運輸的便利性,所謂「公共」所需的共同遵守的用路權,才會被用路人好好的思考。)

沿輕軌路線騎一圈,我對未來的全面通車有更多的期待,它也成為我認為高雄宜居的要件之一(大眾運輸若不能服務在地的居民,是很難成為宜居的條件的。)但高雄仍然有許多不宜居的問題,像是萬年的就業問題、永恆的空汙、薪資追不上的物價及房價,以及為人詬病的用路習慣,都是這座城市必然需要被改變的地方。希望總有一天,這座城都可以成為被其他人選擇留下來的城市。

我的路線:(我先跑去迪卡儂買東西了)成功路、海邊路、高雄流行音樂中心(走單車引流道)、駁二、沿鼓山路接馬卡道路、美術館及內惟藝術中心、大順路、凱旋路。

P.S除了不下雨會缺水之外,高雄的陽光在長長的夏季以外,都是令人感到溫暖的!

圖:20230125,沿輕軌騎一圈。Canon EOSM50,相片集

這是一個幾乎沒有比賽情節的棒球故事。從小熱愛觀看棒球比賽的我,看過不少關於棒球的漫畫、電影,慣性不看簡介的挑片習慣,一直看著這部被譯為《金牌救援》的韓劇,遲遲沒有把它打開來看,因為「救援」這個詞,太偏向「可能是某位投手的故事」,直到點開後便欲罷不能的,想要一口氣把它看完!

對於喜愛棒球、熱愛棒球的人,應該會為這樣以棒球為主題的劇集為之著迷;而那些對棒球沒有什麼情感的人,則能從這個進入成人世界的成熟職業環境的棒球故事,看見那些隱隱於心,不斷被現實生活磨去稜角再也激盪不起的年少叛逆!

Read More →

不曉得為什麼,在這個歲末年終懶在深夜看劇、喝點小紅酒的夢裡,夢見了F!那個已經分手十數年、也不再主動聯絡/互相聯絡數年的戀人,現身在夢中,且一切如此真實地,讓我說出那句那時我沒能告訴她的話:「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沒有辦法與妳一起!」

遇見F的時候,是我北上工作的第五年。那五年裡曾經一度因為受挫了而南返,再不到三個月我重回了台北,直到第七年才回到南部定居。

我特別容易對那些能夠將自己的所長展現得非常耀眼,或是能夠成熟溫暖待人的人傾心,他/她們多半擁有我在生命中所期待自己的樣貌,彷彿待在他/她們身旁,就能近朱者赤般得到他/她們我沒能擁有的學識、優雅從容、無限自信,以及從不給人炫技般的壓迫與瞧不上眼的漠視!

Read More →

最近發現串流平台把一些過年經典一再重播十數年的片子上架,其中不乏看到會背的「賭」系港片,周潤發的背景都不知道看過N百遍。伴隨著「賭」這事,肯定有「詐」這個舉動。不論是賭牌或是魔術表演,幾乎都是抓準人性的小破口,有時讓你感到出神入化,有時又破綻百出的讓人想糾出那些沒有耍好的把戲!

《詐團圓》用了老少配的婚宴來開場,挑明的告訴觀眾這是由Jason(陳昊森飾)和王芸(隋棠飾)母子檔就是以一場又一場的局來維生,但說是騙局,更可說是一次又一次的「角色扮演」。

Read More →

有了電子閱讀器之後,我的閱讀速度變快了。紙本書那些字級太小、字距太擠、行距不夠、一行字太多的排版方式都使我有重重的閱讀障礙。密密麻麻的字朝我而來,像是擠壓了我的視覺,讓我經常按耐不住性子閤上書本。

但後來最常遇到的事是「想做的事太多」「該做的事太多」即使想打開書本來看,都會在三頁以內睡著,以致於我的mooink在打開的時候,都是提醒我電力只剩1%是需要充電的時候。

Read More →

我笑說我要把我的個人簡介直接換成:「阿線就是快!」XDDDDD

跨年放假時在健身房難得遇上認識的人,那孩子向他身邊的朋友介紹我時,想了很久,不知道要怎麼介紹我,語塞了半天才說:「他是個插畫家!」要遇到這種需要「被介紹」的場合,在高雄好像不是太容易的事!加上大多數人對我的工作型態不是太能理解,美編、設計、接案的、不知道在做什麼的⋯⋯有個什麼「家」好像比較好講,連我自己都不知道要怎麼開口說自己在幹嘛的!那就插畫家吧!

一如既往的,過年總是要畫東西來賣XDDD。不過我好像不是開始賣東西才開始自己動手設計、排版,年輕的時候很多朋友都收過我手作或印刷的卡片(然後我會很不要臉的放自己的照片XDDDDDDD,朋友嘛,很久不見給別人看一下現況啊!)後來開始畫東西也沒真想要賣錢,就是跟做卡片一樣:就買不到自己想要的、喜歡的啊!乾脆就自己做好了!

Read More →

以宮城良田的背景作為湘北對山王這場球賽的主視角,說這個《灌籃高手》讀者期盼二十多年的結尾,實在是十分膽大的決定!畢竟「宮城良田」這個角色的背景,可能得要排在湘北後來的先發五虎之末,要從他的故事延伸最後這場比賽(卻也是全國大賽的第一場)可能不是櫻木花道、流川楓的球迷們所希望的,但認真回想漫畫的內容,其實從來沒有著墨在櫻木和流川身上,光是背景故事,可能連陵南的魚柱純和三井壽及山王的澤北榮治提得都比這兩個一年級生還要多。

從宮城的背景講起,似乎有點過於溫情了一點(但不濫情)摻雜進了親情,不知道對稍微年輕一點的青年們對樣的安排有沒有點「什麼嘛!我只想看全國大賽啊!」的反應?但它帶出了另外一句金句,屬於宮城的:「即使你感到心臟噗通噗通的用力跳著(很緊張),你也要裝作若無其事的沉穩!」關於宮城的故事,我還是在他寫給母親的信中,落下了一點淚。那種不被期待(或以為不曾被期待過)的心情,我想是許許多多不是天才型的運動員皆有過的沮喪,經常還沒上場就退下陣來。

Read More →

前幾日心血來潮打開了HamiVideo上的《灌籃高手》動畫來看,我不太記得劇情,也忘記它究竟畫到哪個橋段終止下來,只記得那個沒有網路的時代,這部動畫在電視台不斷重播、重播再重播,即使看過無數次,也在心裡咒罵過無數次動畫的拖沓,卻每每在那個初初開場的燈光亮起、響起籃球場邊的歡呼聲時跟著哼起:眩しい陽差しを背に 走り出す街の中 たたかれた いつものように肩を⋯⋯

我一直不太記得我究竟有沒有過「籃球夢」?我的高大一直都是學校裡任何運動項目會被想起的身材,但我卻不喜愛團體生活跟那些枯燥的練習,以致於我始終都沒有進入任何一個團體隊伍裡。

Read More →

現在跟別人聊起「怎麼瘦下來的」,就像有些人問起怎麼很自律的工作、寫文、運動,都教我難以歸納出一個「正確的」規則。說起減重,我不是今年瘦下來才「真的在減重」,我從二十九歲父親過世時瘦到我剛畢業的體重,再一路沒有減緩的胖了將近二十公斤,我都笑稱我從畢業後一年增加一公斤到差點破百,但事實上我是在短短的幾年裡增加了十幾公斤,卻再回不去從小還算標準的體態(大概178cm/72~76kg左右。)

年過三十後才真正知道什麼叫作「胖」,所有的衣褲要穿上身,合身的圈出一身肉,不合身的遮去了晃動的脂肪,但看起來就是整個人大了一號。對於一個沒有胖超過80kg的人來說,短短幾年裡看著體重計上的數字快要站上三位數,其實是驚慌的,尤其是後來在大量的運動裡仍不見數值的減少,沮喪是會有的,還四處尋找身上是不是哪裡出了問題,使得代謝亂七八糟的?

(大量運動:我應該是我認識的人裡,運動量算大的,像是每天游泳一千公尺,或是騎單車二十公里,有時還兩鐵同一天進行。)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