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H:

雖然在妳生日前一天,我才剛撥過電話給妳,聊了我的、妳的近況。每一次講電話,我們總顯得匆忙,卻又總是有很多話還沒講完一般。我聽著妳笑著說:「你好棒」的時候,都會在電話這頭害羞著。我想,妳應該是比母親更清楚我正在做什麼,且正在努力什麼的人,所以妳才會驕傲的告訴我:「你好棒」。

H,我知道妳年紀大了,無法南下一遊,我承諾妳北上時會告訴妳,並且與妳相見,讓妳看看離開的我的現在的樣子。頭髮留長了,皮膚變黑了,腦袋忙碌著,我的生活每一天每一天,就是跟著相熟的人,不斷的思考目前所在的這家書店應該怎麼走,怎麼努力,又或者我們應該做些什麼,讓這家書店感覺著一點點什麼不一樣著!

最近,常在書店撿到朋友。不論是早從部落格認識我的人,或者是以前在台北碰過又在高雄相認的,還有尋線找到書店來的出版社的朋友。我都開心著。H,妳知道我是以什麼樣的心態看待這些朋友的嗎?我總是以為失去的就是失去的,回不來。可是這些朋友的存在,讓我感覺著一種勇氣、一種存在。我可以清楚的知曉,我的過去,是真真實實的存在著!

從前,居住在台北的時候,我總是會有一份不踏實感,我不知道那是什麼感覺,好像是那種隨時都會失去住地、失去愛人、失去自己的不踏實,手裡好像得握住什麼,才會讓自己心安一些。回到高雄,我不明白是什麼改變了我。我想,那是家吧!又或者是我找到自己的方向,找到自己可以做的事,但是家啊!真真切切左右了我心裡的安穩。彷彿失去的勇氣,都在這座城市找到了呀!

H,我現在最擔心的,其實不是工作的書店倒了怎麼辦!我最擔心的是我現在開始做的一些事,那些跟著年輕的孩子討論很多很多有趣的事,不知不覺地,我就變成主導者,我開始變成一個主導一些事物的人,我不習慣這個角色,因為我害怕自己累積的能力,沒有那麼多,不足以帶著這些人往前,但是我們都非常願意,為自己想做的事,努力那麼一些些,用力那麼一點點!

我知道,妳會在我背後告訴我:「加油喔!」而且不斷不斷的告訴我:「你很棒!」

現在這樣一個人。身邊很多朋友。書店的朋友、網路的朋友、新的朋友、舊的朋友。一個人的時候,也從不覺得孤單。上星期,因為連日南下的友人來訪,還被媽媽問了是不是有了新戀情,我一臉無辜的告訴媽媽:「我每天陪的都是不同的朋友啊!」H,我突然覺得,自己很幸福,擁有很多朋友的關注,妳說,現在我還需要戀情嗎?

我總笑著說:「現在一個人很好啊!談什麼戀愛呢?」是啊!H我現在很好,真的很好。一個人,我也才有機會抽身北上與妳見面啊!至於戀情,什麼時候出現?我想我不是那麼急切的人啊!此刻有妳們在身邊的很好很好:)

我準備要去買單車上班騎了;我準備回到年少的那些單車的日子,再次熟悉這片我深愛的土地,我的家鄉!

給妳H,我很好!希望妳也很好!

附上今日南方的天空!藍天及白雲的。很美很美。就像我現在的生活一樣!

P.S

H,應該是一個北部的長輩,應該也是每一個這段日子陪伴我的每一個人:)
2008.04.08我在高雄,天氣晴!
今天本來要貼小說的!還是先把寫給H的貼上吧!
換日線的話:高雄的天氣可以再熱一點沒關係!我說真的。我愛夏天。

今天,是他五歲生日。

五年前,剛看見他時,是在寫一篇小說的開頭,寫到日出的時候。當時,我總是想,日出太陽會經過哪?會從哪上升?雲裡還是山裡?

很久很久以前,我記得跟父親上阿里山去看日出時,小火車、山、冷的溫度,都讓我期待著日出的到來,可是那天,我們始終沒有見到日出,因為滿天都是雲,還有遍佈山頭的人群。(還有熱騰騰的貢丸湯)我一直想著,有一天,一定要上山,看一次日出。

正因為這個念頭不斷的纏繞在我腦中,所以,遇見了他。

「換日線」這個名字陪伴了我五年。即使我有一個比他還像筆名的本名,我還是喜歡這個跟著我一起走過五年青春歲月的名字。

在此之前,我一直希望,可以在五週年的這一天,弄一個活動,例如留言給我就送自製書籤的這種事。後來,因為時間逼近了,又還

沒有詳盡的規劃,所以因此作罷。不過,我還是期待有人看到這一篇,可以給我留個言,至少,我可以謝謝你們,一直在我身邊。

謝謝五年來,瀏覽過我的文章的人,
謝謝五年來,一路陪伴換日線的人,
謝謝五年來,看著我從徬徨到堅定自己夢想的人,
謝謝五年來,沒有離開看著我不斷變化文字內容的人,
謝謝五年來,讚許過我的文字的人,
謝謝五年來,在各大我經過的網站同我一起對話的人,
謝謝五年來,跟著我的文字轉戰到不同地方的人,
謝謝五年來,種種種種及其他!

五歲的生日,應該還是把玩著玩具和含著棒棒糖的年紀,但在「換日線」的心裡,是一段生命的里程,也是向前邁進的動力。

換日線,生日快樂!

(換日線許願:願情人現在做的事情順順利利,開店大吉,事業興榮。願家人平安世界和平。第三個留著吧!)

P.S
圖本來是要做書籤用的。今年沒做。明年再做好了:P
台北不停的下雨,非常討厭。
去年沒補齊的文章,全都補齊了。

換日線的話:哈!原來有兩個名字,一年可以過兩次生日^__^

今年春天,我在西門町買了這台價值一萬多塊的iPod,感覺上有點奢侈,也有點愛慕虛容,但是,今年秋天,因為出國的關係,我徹底為iPod感到驕傲,也同時替個把萬塊的銀兩深感值得,最後差點沒有高舉iPod說:「我愛iPod!」

使用Mac電腦是在三、四年前,當時從PC轉到Mac頗為不習慣,甚至有幾度痛恨Mac跟PC之間的落差。一開始用電腦至今,除了工作上,需要用到個二五八萬。PC,從DOS年代至今,我跟著它不斷的在更新新的資訊、技術、軟硬體,如果拿出從前使用過的軟體,百套一定跑不掉,但好不好用,我就不敢保証了。

買iPod,一開始是挺愛慕虛榮的,iPod 的廣告做得爆大,電視上那個人扭來扭去的,聽著音樂,iPod shuffle的出現,更讓原本拿著那不知廠牌,時常掛點又長得很醜的128M mp3的我為之瘋狂,但是當時iPod shuffle對我來說覺得買一台那麼貴的mp3太浪費了一點,直到iPod photo的出現,才狠狠的下定決心,買下iPod photo 30G。

PC,真是一個笨死的玩意兒。尤其當我的iPod和PC相連時,差點沒害我狠狠的砸爛iPod。一開始跟PC連線時,iPod就是笨笨的、頓頓的,連線連不好,中斷連接時,又笨笨的無法關機,幾次下來,只好將iPod拿回蘋果檢查檢查,經由工程師幫我重新安裝新的系統之後,一切的問題就不存在了。後來問了朋友才知道,接Mac電腦的,問題沒有那麼多,差點就衝動把PC丟掉,去買一台新Mac。

蘋果的工程師幫我解決了那些怪問題後,我的iPod就沒出現過什麼大問題(不過,據朋友表示,iPod曾經有過整台出現問題,螢幕出現哭臉,然後30G的硬碟完全無法讀取的狀況),我也樂得開始玩它。首先,開始用iTunes在傳歌時,會加上封面,後來發現有了歌詞那一欄後,又替歌曲加上了歌詞(但好像在機器上看不到),再來買線控、買iPod Camera Connector,借別人的iTalk來玩,所有東西不用設定,都會自己偵測得到,不由得開始明白,為什麼有那麼多人在用iPod,在用蘋果的東西。

就在出國前夕,愁苦著沒有多餘的相機記憶卡時,上網標了一個iPod Camera Connector回來試試。因為交貨時,在現場試了一下iPod Camera Connector,當iPod接上它後,再與數位相機相接時,只要幾個步驟,相機裡的照片可以全部傳到iPod裡,還能瀏覽照片,當場非常爽快的付了iPod Camera Connector的錢,內心也不斷的讚歎著這人性的介面!

前幾個星期蘋果又推出了新產品iPod nano,更輕更薄更方便,讓人為之動心,但是我有iPod photo 30G,不能隨便變心!

iPod photo 30G結合以下物品:
錄音筆、mp3,市面上1G,價錢2000~5000元不等,介面不甚好用,外形不見得好看。隨身碟,只能當隨身碟,其他功用也不行。記憶卡,512M的貴的要死,1G的就不用多講了!還有其他等等等等……

2005年9月7日,美國舊金山訊,蘋果電腦宣佈專為 iPod設計的配件日前已超過 1,000 種。未來周邊商品還能帶來多少無限的功能,我們拭目以待!

NOKIA以一句「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在手機市場打下一片強大的天,而我相信蘋果的產品為多數對電腦沒有什麼太精明的使用方式的人,也帶來無限人性的便利性!

我和我的iPod photo,我愛我的iPod photo!

美商蘋果電腦股份有限公司台灣分公司

P.S
香港行的文章,明天上。有第二批照片上傳可以去看了!
台北很熱。

換日線的話:iPod nano可以買!

歡迎光臨
→文字邊境 http://www.sun-line.idv.tw←

一九九八年,即將入秋的夏天。我終於有機會,在windows95之下,使用FrontPage97來製作網頁。在此之前,我玩了幾年的BBS,也用IE、Netscape來瀏覽網頁。在當時,BBS是學生交流最重要的媒介,而我,也從使用DOS的介面下,正式加入網際網路的領域。然後,看著網際網路在短短的兩三年裡,發展茁壯、發光發亮!當然,在網路泡沫化的年代裡,我也跟著加入,最後遠離!

網路泡沫化之後的網路世界,開始有了更多互動性強的介面,除了原先的搜尋資料這一塊領域之外,更多出了社團、家族、電子報、新聞台……等等讓人群交流的方式。強大的網路業者,也提供了更多屬於個人便利性的選擇,不斷的改進、修正,變成我們今日看到的樣子。

一九九九年,我用最簡單的FrontPage以及在網路上學到的簡單語法,製作了一個明星的網頁。那個明星還在,但我當初做的網頁資料及站台已不知流向何方,也許是對明星的火熱消減,以致於最後再也不管那個網站。

一九九九年,一樣是即將入秋的夏天。九月,我加入了一加南部知名的速食餐飲店,擔任網頁設計一職。過沒多久,九二一的發生,全台灣在九二一的影響之下,原本已經走向衰敗的經濟更是一蹶不振。同月,我因『不適合』一由,被迫退出剛加入的工作。

離開,並不代表所有的因素都在我的身上。我多半能了解被辭退的理由,也能知道自己的能力及功力,並不符合當時上司的要求。對一個社會新鮮人來說,那一段歷史,確實狠狠的擊退我!

二○○○年,忘了是什麼原因,過完年的冬天,進入某一廣告公司,也是擔任網頁設計一職。三個月後以『升學』為理由離職。我似乎能見著網路泡沫化以及前一個工作離開的原因!

我們(包括我的上司以及我),都太小看網際網路了!前後期的上司,都是因為看別人做網路,而想做、想加入這個領域,但偏偏他們是以一種還沒認識就想往上衝的心態想要飛奔往前。同樣的,我仗著自己有幾年玩網路的經驗,自以為是的與他們共事著!

第二次的離開,純粹是我看不到上司想要的東西,他找不到他的方向,加上我的專業知識並不足以說服或是告知他,我們該怎麼做!於是,我離開那個我熟悉且認為有可為的環境。我再也不唸資訊科系,再也不碰網頁的工作。然後轉往傳播媒體科系裡奮鬥!

就在我報考傳播領域的同時,也聽見第一個工作的全體同事以解散的方式告別原來的工作崗位。而那風雲一時的速食餐飲業也在兩三年前發不出薪水,出現財務狀況而將所有的分店給關閉!

二○○一年,接近四月天。因為朋友的引薦,我開始著手規劃國內某位知名作家即將上演的連續劇官方網站。由於大方向非常容易掌握加上這位作家上司給我相當大的空間,我和朋友的合作,在短短的幾個月裡,創下不少的記錄!不單單是網友的爆增(這當然是歸於連續劇及知名作家的人氣囉!)、七八個小時的聊天室演員的直接互動以及最讓人難以忘懷的冬之網聚。我在這個網站裡,終於燃起我對人群和網站最初和最直接的熱情。

二○○一年五月二十九日,換日線這個名字,正式在電子報上出現,那份我急欲想要透過網路傳給每個人的熱情,靜靜的燃燒著,蔓延開來的是認識了更多的網友、報友,甚至替我的心帶來一股另一種契機(或者希望)。

二○○三年,我開始構思著換日線的網站。老實講,做一個屬於自己的網站,動力並不大,除了想好怎麼分類,以及網站名稱之外,根本沒有任何動力能逼迫我花時間去弄這麼一個網站,加上我又想以程式為主來架構網站,當想到『寫程式』這件事,一個頭變兩個大。直到二○○四年初,GIGA的報台開始發瘋的不讓我進入,一度以為三年來的心血就必須死在那裡,這股恐懼襲心,終於我開始動手,動手去編排我的網站。(其實Pchome的新聞台,這陣子也老怪的!)

『文字邊境』,我認真的想著這個名字怎麼出現的,原以為是因為我最近在玩希望online的遊戲,裡頭有很多很多什麼什麼『邊境』,所以我才叫『文字邊境』,後來想想,才記得,最初其實是想,我所書寫的,其實只是邊境的文字,也就是每一個書寫範圍的邊境,所以才叫『文字邊境』!

網站裡,我歸類了幾個大項。應該都滿簡單就可以理解了!初步的選項『閱讀、音樂、電影、電視、小說、散文、短文、其他、密秘庫』,日後還想加上『二手貨』放一些我聽過的CD以及看過的書,或者已經在我生活裡派不上用的東西(這是我玩拍賣網時產生的想法,因為拍賣要收錢,所以不想放那裡!)另外,也可能放一些能下載的東西,或者再增開一個『水瓶女』的選項,放一些我老姊『水瓶女』的創意!

『文字邊境』裡,我找回我過去在各個地方的留言、討論,整理之後一併放上,比較可惜的是有些東西在網路上已經找不到了。找著找著,才體會到阿亮說過的話『凡走過必須下痕跡!』所有的點點滴滴,也一一的將當時的情緒帶回到腦海裡。我其實找不太完整這些東西,其中有一篇在蕃薯藤上寫的關於電影心動的文章,至今也找不回。(篇名好像叫『「心動」,不是愛情!』)

『文字邊境』的建立,只是想整理這幾年的文字,及心情而已!那些太炫麗的動畫或是華麗不實的版面,對我而言都是多餘的。我喜歡乾淨、簡單的東西,太過複雜容易模糊掉焦點,所以在這個網站裡,只有很簡單的編排和易懂的使用介面,唯一比較會被忽略掉的是各個選項裡的鐵灰色的上下箭頭,因為我實在討厭捲軸一再出現,所以用比較漂亮的方式來呈現選項。(記得喔!每個選單裡的東西都很多,可以按鐵灰色的下箭頭往下看喔!)

我始終相信一件事情。從九九年被炒魷魚開始,我就這麼堅持的相信著!一個網站的經營,不是炫耀式的用影像傳遞去刺激所有的感觀神經就夠,更不是在還沒有加入去了解就一窩蜂的跟進,以為這樣可以跟那些超級大網一樣賺大錢。網站(網路)的泡沫化,源自於一窩蜂的跟進,還有空洞貧乏的內容。我不能保証我的『文字邊境』有比其他的網站更吸引你,但我願意用心豐富我的生活,再將我豐富的生活,帶到這個網站裡!

但願,你們喜歡這裡!

後記:
我已不再做網頁相關的工作。除了因為跟網頁技能脫節太久之外!最重要的原因來自於觀察『網際網路對人群或傳統媒介的生態影響』,這件事遠比製作網頁來的重要許多也有趣許多!好不容易,在我活著的年代裡,有一個件事情,可以讓我來得及參與它的過去,也能一起往前邁進。這樣的觀察,何樂而不為呢?

P.S
文字邊境的首頁圖是在淡水自拍很久的一張照片!
我所有的東西會同時一起上傳的!如果有人有我的舊文章,也請寄給我吧!另外,也請大家幫忙,若有看到標題或選項的文字有誤植的,請告知我!謝謝你們。

換日線的話:歡迎光臨,^______________^

我喜歡夏天 因為來自夏天
汗水浸溼白衣 夏為我譜下美好的樂章
我喜歡太陽 因為身為太陽之子
陽光灑下金黃 它為我帶來無比能量

八月八日後一天的生日,其實還滿幸福的,就買蛋糕這一點而言。因為在八月八日前訂蛋糕,還享有八八優惠!但是就八月九日這一天而言,卻是很難有祝福的日 子!我不喜歡過生日,因為感覺孤獨,特別是在年紀還小,還需要在學校乖乖上課的時候。那時,是暑假,而我也從沒過過那種突然有人在學校為你吹蠟燭的生日!

從小,家裡過生日的習慣很奇怪。我印象裡,好像只有我的生日會過,父母的、姊姊的生日,好像很少像我的生日一樣。母親喜歡幫我過農曆生日,前幾年還時常在家吵著要吃豬腳,而父親,喜歡替我過國曆生日,生日這天,一定會有蛋糕還有生日禮物!

一直到小學五年級的夏天那年,我才沒有再有機會坐在蛋糕前,享受吹蠟燭的喜悅。依舊記得那年,從父親手上接過的那盒樂高積木,雙手捧著那份禮物,滿足的給父親一個笑容,就連從來不送我生禮物的母親,都開口問我:『你要什麼?』我驚喜著,笑著說只要一張小虎隊的新專輯就好。母親掏出錢,要我自己去夜市買,那是第一次,我一年收到父母送的兩份禮物。好像,在彌補什麼?那時不懂,但現在想起,總有那麼一點心酸的感覺。因為,父親當時已不在我們身邊!

接下來幾年,重複著八月八日前訂蛋糕,八月九日吃蛋糕的日子。十八歲那一年,約了幾個同學來家裡烤肉,希望可以有那種一群人圍著蛋糕看我吹蠟燭的畫面。只不過,約了一大堆的人,來了三個。那個大大的蛋糕,我啃了三、四天,還有那一大鍋我煮來給同學烤肉完吃的綠豆湯,也殘留很多很多。當母親準備著烤肉的東西時,我還告訴她,那麼一丁點,不夠大家吃。結果,也剩下不少!

後來,好樂迪開始有壽星專案後,我的生日多半都在KTV裡過。今年,也不例外!

三個人的KTV,是我今年生日的活動。雅和小骨,還有我,三個人在KTV狂歌了八個小時。三個人花了兩千多塊,我喝了幾瓶酒,在歌曲裡清醒、沈醉、清醒。雅問我:『開心嗎?』我滿足的點點頭說:『開心。』小骨和我,就像接力賽一樣,他唱、我唱、他唱、我唱,不停的重複著。雅是忠實聽眾,彷彿只要有我們的歌聲,她就能夠心滿意足一樣。我笑。像孩子一樣的笑。

八月八日那一天,我收到我想很久的生日禮物。

『驚喜!』

從沒有人幫我過過生日(事前計劃的那種);從沒有人大張旗鼓的張羅,只為了我的生日;從沒有人聽過我許下那三個願望;從沒有人點燃蠟燭,要我吹熄它;從沒有人像今年一樣。八月八日那一天,幾個同事計劃著中午要吃炸雞,說是要慶祝父親節。更有人一早把我從睡夢中挖醒,要我記得帶相機,說要拍下那天穿得美麗的模樣。我在電話這端,懶洋洋的說:『幹嘛照相啊?那麼早,還在睡耶!』

那天,接近中午的時候,我隱約的聽見『生日』這兩個字。東問西問,原本還在聊天的辦公室裡,一陣安靜。大家守口如瓶,我就是覺得不對勁!直到瓊下樓拿著蛋糕送來的蛋糕,我才明白怎麼回事。我一張漲紅的臉,被大家笑了很久。她們說:『吼!你臉紅很可愛咧!』我的臉更紅了。瓊說蛋糕是一早去訂的,會打電話給我,也是因為要照下生日時,我的樣子!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這是八月八日那天,我的表情,傻傻、呆呆的。還一直問她們計劃多久了。她們說:『沒有計劃啊!就是想到了嘛!都是這樣過的啊!』吹蠟燭的感覺很開心、許願的感覺很高興、幾個人圍在一起的感覺很好!雖然那笨笨的瓊,把為我的蠟燭多加了一歲。但,這天,是我長那麼大以來,最開心的生日宴會!

從二○○○年到今年,我的手機裡,保存了四年來,姊姊傳來的生日訊息。在KTV的時候,她打電話來,我吵著說:『我要訊息啦!』,回家後,我果真收到姊姊狗血的生日留言,也是四年來,最長的一段。她說:『Dear線妹:時間在20歲後總是過的飛快,多記一些快樂的事,多忘一些不悅的事,讓自己放鬆自在些,生日快樂囉!我最親愛的小寶貝!』看到最後一句,我差點沒吐出來。不過,好愛這個訊息!^_________________^

我愛夏天 因為 來自夏天!

P.S
圖在四月就畫好了。渴望夏天!老天下點雨吧!快乾死囉!
祝 夏雨到來

換日線的話:夏天,真是舒服的日子!

九十天,整整!有九十天,我沒有踏在南方的土地上!除了想念的心情,更有那種往回走時的沈澱。心往回走、人往回走,就只有時間,一直不斷的,向前!

二十三歲以前,我不喜歡回家,雖然大家都說我是一個戀家的人,但,我不喜歡回家。一直都是如此!也這麼一直以為著。還在唸書的時候,母親一天工作十四小時,為了我們的生活,打拚著!兩個小孩唸私立學校的學費,就在母親一件件衣服的完成下湊齊。那時的我,心裡只覺得為什麼我下課的時間,總要在那一片片的綿布以及針、線,或者家事中度過?為什麼我就是不能跟著同學出去玩?為什麼在學校被欺負了,母親依舊千交代萬叮嚀著自己『安分點』?我不明白。

我往外跑。在離家只有三分鐘的學校,我總在下課後的一個小時後才回到家!書局、雜貨店、同學家,我總在那個母親發火前的時間回到家,她板著臉,問我去哪裡?我說:『沒有啊!老師把我們留下來。』然後匆匆的回房,閃避母親看著自己心虛的雙眼。其實我知道母親知道我不願意一直待在家裡的原因。她總說:『你們這些小孩子,不知道在想什麼,媽媽多賺一點錢,也是要讓家裡的環境好一點!』

我不是不明白這個理由,純粹的,簡單的,就是不想一直窩在家!幫忙做家事,可以。幫忙用針、用線、用熨斗做工作,可以。但,僅想要一點點自由!心理的自由,身體的自由,有點叛逆的想法!

高中的時候,因為籃球,我待在學校的時間更多了!每天總要花二到三個小時耗在球場上,那算不算逃家的舉動?我不知道。我知道我每天回家後,就想往外跑!家要回,但不那麼情願!或者說,我其實只是不喜歡那些氛圍,而不是不喜歡幫忙做家事,更不是外面的世界真的有多完美!

母親、我、姊姊。我們站在三個角落,總是努力的在維持這個叫『家』的情感。我處在兩人之中,偶爾聽母親說話;偶爾陪姊姊聊天,我一直以為,我們應該是『和樂』的,直到衝突越來越多,爭吵已成了家常便飯,我有強烈的欲望『離開』,我不知道怎麼讓它更好,也不知道怎麼去改變這個家的氣氛,但我,一直在離開前卻沒有想過我真的走了!

二十一歲的夏天。生日後,我離開我最眷戀的高雄。那太陽、那萬里無雲的天、那午後雷陣雨後,布滿彩虹的天,還有我眷著不走的情感及所有所有的人,都在我『離開』的決定下,被我遠遠的拋在腦後。沒有人知道我走了!除了家人。沒有人知道我的未來在何處,沒有人知道我這一走,何時再踏回高雄的土地!

北方。我不知道為什麼我往北走。當時,是明白的。而現在想起當時離開的原因,居然是『逃』比較多!我逃開那個我討厭的氛圍;我逃開那些讓我精神無法負荷的爭吵,我逃開了!踏上北方的路,我徬徨、無措,但我得硬著頭皮看看這世界,看看我的未來,看看所有的可能性,因為,我不想讓自己有任何退路──『回家』!

什麼時候開始想家?好像是開始拿起電話時,給母親撥了一通電話,多跟她講幾句的那一刻。人很奇怪,總是不在身邊的,才知道要珍惜。我記得,在那通電話前,我們彼此對待,像刀,或者說像『針』會比較貼切!刀割了,血流了,痛也就痛,但針刺在身上的時候,那小孔發出的痛卻是無法看見,無法用包紮的方式,讓它痊癒,只能留待時間的流逝,慢慢的讓它沒有感覺!

冬天的時候,特別想家!因為一個人的被窩裡,特別懷念姊姊躺在身旁的體溫,母親關心的交代多穿幾件的話語。我一個人坐在電腦前流著淚,一個人的房間,我哭喊著『好想家!』我沒有打電話。我不敢!因為一個人任性的離開,沒有理由,更沒有權利說出這句話。有時候,還會告訴自己『活該』!自己選擇的,自己就要勇敢承擔!

二十三歲生日前,那一場車禍,好像嚇壞了所有的人。我不是故意的!母親和姊姊連夜北上。我遮掩著受傷的臉,不敢抬頭,我羞於讓她們看見我如此的狼狽。姊姊笑著看著我說:『你這豬頭臉!』我沒反應,我等待母親的開口。她什麼也沒說,只是說:『妳流了很多血,臉怎麼鐵青成這樣?』我以為她會哭,但她的反應卻讓我更不敢抬頭!那一個星期裡,我開始學著怎麼撒嬌,開始學會不要再那麼強烈排開她要給我的愛。魚湯是我的三餐,不,應該說加上宵夜,總共四餐!母親離開前,塞了幾千塊給我。我沒收下,但她硬塞,我留下其中的一千塊,再把其他的錢還給她。她說:『你給我坐車的錢回家就好。其他的留著用!』推拖許久,她終於拿走其他的錢,準備回家!

搭上客運的她,微笑的對我揮著手。我不敢多看,只能僵著笑送她離開!她從南部帶上來的錢,全都花在那一條一條煮給我吃的魚上,還有水果。每日我醒來的時候,她已經在電視前發愣很久很久。怕驚醒需要休息的我,所以步行的時候,她總是小心翼翼!只有吃飯的時候,她才會輕聲的喚醒我!

『我要回家,我要搬回家。』母親回到高雄後一個星期,我對她說。她略帶著驚喜,卻又鎮定的說:『你決定好了嗎?』。我沈默!其實我不知道是不是。我從家裡逃出來,又從另一個氛圍裡逃回家,我決定好了嗎?我可能又是一次逃跑吧!

二十三歲生日那一天,姊姊帶著我去唱歌,希望在我一直低落的情緒裡,為我找到一個出口。高雄!對我來說,是個養傷卻也是受傷的城市。我心上失戀的傷,在家人、朋友的陪伴,漸漸復原;我身上車禍的傷,家人細心呵護下,豬頭的臉,不再豬頭!只是,未來的渺茫,仍舊讓我不安。

我又走了!秋天。夏天剛回到高雄的我,又走了!我依舊記得剛回高雄時,母親的朋友對我說的那句話:『你媽每次講到你在台北,都很捨不得,也很擔心!』平日疼我的阿姨,也不時的提醒我:『媽媽講到你,都一直哭!怕你又出事。』還記得當我提出再度北上的要求時,母親只說了一句話:『你去吧!那裡如果能讓你覺得比較有希望,你就去吧!』姊姊在一旁用淚水阻止我,而我,再度北上,已經沒有那叛逆時故作的勇氣,只剩下傷癒之後,更加脆弱的心!

也許是時間的改變,母親、我、姊姊的年紀都大了,可以放下一些不必要的堅持,可以不那麼在乎那些我們心中一直無法釋懷的情緒,我們不再彼此爭鋒相對,我們不再那麼一定要相信什麼是『是』、什麼又是『非』!對待彼此仍舊像從前的『害怕失去』,但已經不再『壓迫』!

『回家』,從今年的四月初開始,我沒有回過家。明知道七月我就可以回家,卻在六月的一個午後,我狂叫著『我想家、我想家、我想家』!我想打電話給媽媽,但那一刻,我卻害怕思念潰堤,害怕在電話這頭的我,用淚水徹底毀滅,一直以來故作堅強的心!

七月三日,我終於踏上回家的旅程。高速公路上,一台連結車橫在我搭程的客運前方,煞車痕狠狠的拖了幾公尺,高速公路的護欄,被撞得變形,還有一台自小客被撞得稀巴爛。高速公路布滿了人群、車陣。回家的路,讓我覺得遙遠!我拿起手機,想打電話,看著一個個號碼,我卻什麼也沒撥,我不想說話!我只是想家而已。

接近凌晨,我終於站在高雄的土地上。中正交流道旁的籃球場,蓋起屋頂,加了夜燈,中正技擊館的路旁,因為捷運施工,多了好幾排的小燈。高雄變了,唯一不變的,是我二十幾年的感情,熟悉,永遠不變!我搭上那開錯路的姊姊的車,回家!

家門口前,我堅持照相。我要告訴別人,『我回家了』!高雄的家。我依舊眷戀的家!姊姊說我無聊!我不以為意。雖然我後來沒有用那張深夜拍下來的家的外觀,但在按下快門的那一刻,我‧到‧家‧了!

七月四日,我在高雄閒晃著。顧不得回家是要休息的,幾乎把幾個熟悉的地方全都逛了一遍,家的味道濃烈的包圍著我。累嗎?我想,不會的。因為,這是我的家!晚上母親煮了一桌的菜,因為胃的毛病,我不能吃撐著,當桌上的菜一掃而空時,她問我:『還要不要吃?』我說:『不了,這樣就夠了!』真的,這樣就夠了。夠有家的味道了!

姊姊曾說:『等你下次搬回高雄的時候,都不知道什麼時候了!』其實,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再回高雄。不過,我依舊相信,我心上的方向,是『家』的方向,一直都是往南。

照片說明:
底圖:換日線家的外觀。
左上角:高雄火車站。
左下角:咖啡製造館(阿姊帶我去吃義大利麵。新大統後面。)
右上角:高雄街景。(咖啡製造館外。)
右下角:高雄舊大統,五福路、中山路交叉口。

P.S
高雄藍天,沒有雲,真的很讚!姊老說很熱。我不覺得!再熱,也沒有台北的悶!
(今天阿姊送了我一支錶,謝謝阿姊!)
祝 好!

換日線的話:回家‧真好!

兩年前,因為一個同事的鼓勵,所以開創了報台!當時,我是一個國內知名雜誌社的編輯。每每看著那些所謂『名作家』的文字,還有身旁個個文字功力比我強上百倍的同事,我對於平庸的自己,是一點自信也沒有的。我不記得當時那位同事對我說什麼,但我記得,她是一個很熱情的傢伙!總是把一些我視之為無趣的事情,當成一種樂趣,偶爾跟我開開玩笑,問我怎麼不投稿給公司。

我笑著!

其實,我根本不清楚,我這樣的文字,有誰要看?有誰肯看?『沒有自信』,是我最大的弱點!『投稿給公司?』我搖搖頭。名家如雲,沒有一定的程度,我怎能擠身其中?不過,同事不肯放棄,就是不停的讓我相信,其實我可以。

於是,我有了報台!
於是,我有了讀者。

剛開始,十個讀者裡,有九個是自己的親朋好友,當人數增加時,我不知道該高興,還是該難過。常覺得,那只是因為我是他們的『親朋好友』,所以,他們才會訂報!後來,慢慢的看著訂戶裡,陌生的名字,往前的衝勁,在腦海裡翻騰!希望給人一種『值得』的感覺。

一直覺得自己應該是個『配角』,在別人身邊跟別人說『加油』的那種!只要看著別人很厲害很厲害,自己在旁邊鼓掌到紅了手,都覺得很開心。也許是從小生活在那種平實的家庭裡,什麼事可以做、什麼事不能做、什麼事該怎麼做、什麼事該用什麼方式做,長輩們都規定的死死的!

書,就一定要唸得很好。待人處世就一定很禮貌。發生什麼事,都要覺得自己有錯。下課後,就一定要回家。說實話,我很叛逆!我厭惡那些一定的定律,但又不得不遵守,所以在自己與定律中拉扯著!我不敢太膽大的去突破定律,因為害怕被說成『壞孩子』!我不敢太輕易去碰觸挑戰,因為怕失敗後被定律說成『看吧!跟你說了就不聽!』

笑。苦笑!

其實,定律不都是因為大伙們遇見事情之後所定下來的嗎?而為什麼我們就一定要依著定律走,而不是創造新的定律呢?『沒有自信』是因為無法挑戰既有的定律、『想當配角』是因為反正我是配角不需要去面對成敗的問題。只是,我相信內心裡,依舊有著某一部分的澎湃洶湧催促著自己應該做些什麼!所以,當我第一次聽見有人在旁邊不斷的鼓舞自己,我填下報台的會員申請,建立新報台!

從一開始的小短文、小說、散文、《長廊》、電影心得、讀書心得、專輯心得、《一首歌的時間》到後來的《再見,台北!》、照片書寫,偶爾還會有事沒事的動筆畫畫!我不斷的在文字裡找尋所謂『認同』的聲音。或許,你不知道這樣一個『認同』的聲音裡,對於『換日線』有什麼作用,但是在這兩年的歲月裡,有許許多多往前的動力,是來自這一次又一次的『認同』!

我用了兩年的青春,在時間的缺口裡,努力築著自己的夢想!我深信,即使日後沒有所謂的『美夢成真』,都能讓我記得這一段為自己努力的時光。終於有作夢的力氣;終於有為夢努力的自信,終於在時間的長廊裡,第一次有想飛的衝勁!兩年裡,謝謝一直陪著『換日線』的每一個人。不管好的、壞的、悲傷的、快樂的記憶,都謝謝有這麼一群人,待在我身後給我的鼓勵!

五月二十九日,報台的生日!想對這一群人,說聲『謝謝』!謝謝你們照顧這個我視為『孩子』的報台;謝謝你們不厭其煩咀嚼我的心情!當我起飛的時候,我都會記得換日線後,有那麼一群人陪著我!

P.S
肚子餓了!該去吃東西。^____________________^
祝 好!
照片是我的側臉。現在是一頭金髮。自己染的!

換日線的話:生日快樂!我的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