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這一陣子,使用「無名小站」網站的人,一定覺得很幹。動不動不能連,動不動不能上傳,等等等等的問題,早在部落格還沒盛行,電子報當道的三、四年前,使用GIGIGAGA發表文章的人,一樣遇過同樣的情形。

姑且不論「無名」其他狀況是如何,就在看到這篇「HiNet 客戶連無名小站覺得慢嗎?」的網摘時,手癢點了進去看,然後記起三年前,我還在使用GIGIGAGA發報台那種叫天天不靈叫地地不應的無奈。

講起當時的狀況,用過GIGIGAGA發報台的報長們,應該體認滿深的。那狀況真的很好笑,幾乎是用輪流的方式,從HINET的ADSL連上GIGIGAGA發報台。有一陣子是晚上六點以後,我連得上,有一陣子則是六點以前。六點以前的那段時間,我就得在上班時間發報。當然,我並不知道他們怎麼區分時間的。

在國外的朋友大半年的沒上報台留言、發報,有一天我終於問他:「喂,你幹嘛不發報啊!」他說:「蛤!我都連不上耶!不然就要碰運氣。」這下好笑了,我每天都在連得上線的時候,到訪他的報台,結果他跟我說連不上!(驚)但我不知道這跟當時在台灣的狀況是不是雷同。

問了台灣的報長,有些跟我說他們一整天都連得上,有些比我更慘也是幾乎連不上。問題在哪?HINET端和GIGIGAGA端,究竟哪裡出了問題。

某天,真的搞得我抓狂了。

我開始打客服詢問,你們到底哪家公司不爽,要如此對待你們的用戶,用HINET的人倒楣嗎?還是用免費的GIGIGAGA發報就要受這種鳥氣呢?如果你試圖要問我他們回答什麼?很抱歉,如果有什麼太好的回答,或許今天不會出現HINET給無名小站的那些回覆!

我不記得當時的對話內容了。但我記得是流量的問題。如此。所以有些人連得上,有些人連不上。

HINET給無名小站的答覆:
HiNet客戶—- HiNet 機房—(塞在這一段)—Giga機房—-無名網站

我不得不提出我的疑問:「既然是塞在Hinet機房對Giga機房這一段,那麼HINET的回答又算什麼呢?該解決問題的,不應該是Hinet機房和Giga機房之間的事嗎?為啥是無名跟GIGA的問題呢?

再看HINET回覆的另一段:「無名小站目前業務蒸蒸日上,營收上看2億元,早已今非昔比,有這麼多客戶的愛用,無名小站更應為會員著想,選擇良好的機房,提高網友滿意度。」

我再問的是:「這個答案如果不是無名小站遇到,而是你自身遇到的,例如:『HINET跟你說,因為你不是用HINET的ADSL,所以所有在HINET機房的網站你都連不上,為了你自身的權益,你要不要改用HINET的ADSL?』,這個答案,不會教人吐血嗎?

我無意為無名說什麼。甚至我因為服務的品質,再沒用過無名的任何東西。但在連不上的這一點,我想,不應該只是無名的問題。但是問題出在哪?我不了解。我唯一知道的是,同樣的是因為服務品質,我放棄了GIGIGAGA發報台,現在,有很多人也用同樣的理由放棄了無名。

但是連線的問題,真的被改善了嗎?

現在,有很多人放棄了無名,扣除無名的服務不完善之外,下一個因為同樣連線的問題,不會再次上演嗎?

P.S
做好你所有的備份,最要緊吧!

換日線的話:有人能回答我的問題嗎?關於HINET的「塞在這一段」!

髮禁的問題,在今年暑假吵的熱鬧,就連教育部一再的宣布「廢除髮禁」,仍然有許多學校依然故我嚴格規定學生頭上的事,以及大大小小八股到不行的服裝規定,我想不透的是,這樣的規定究竟有什麼樣的意義?而身為教育者的大人們,又是存在著什麼心態?是不是以支派學生為痛快之事宜,亦或者是,用很多自己都覺得好笑的理由,限制無限的不同?

還記得十五歲剛入高中的時候,週六還必須上半天課,這半天學校開放穿便服,校園裡有著不少奇特的穿著,但通常最常見的還是T恤加牛仔褲,真正要搞怪的人,還真的不敢怪到哪一種程度去。對我而言,這樣的便服日,是一種很痛苦的事,不是因為我愛制服,而是我非常不愛那種「名牌」的比較,相較於別人的名牌而言,我的不感興趣及永恆的T恤和牛仔褲,反而成為自身的招牌。 

從小,我因為身高,跟別人有相當的差異,所以總是讓我在團體中,呈現一種非常不一樣的狀態。特別是做什麼事,都會是接受非常多目光的人。我並不在意這樣的目光,而且自小非常不喜歡跟別人一樣,當有人因為我跟他們不一樣的時候,投以奇特的眼光,我也會全然接受。要說我的服裝儀容跟頭髮,倒是沒有犯太多的規,不是我很遵守規定,而是我會遊走在尺度規範上,要你看得想抓,卻又恨得牙癢癢的抓不到我。甚至有幾回,教官跟老師也被我堵到無話可說。

然而,我不明白,他們是因為看學生不爽所以要抓,還是真的覺得為學生好?

記得有幾次,一個女教官死命的咬著說我的裙子太短,說我去改裙子的長度,我馬上二話不說:「教官,要不要我脫下來讓你比一下,學校的裙子最長的就是這樣,不然你是要我把腳砍掉喔!不要長那麼高就是了。」教官無語。我再回頭看著我那嬌小的同班同學,身高只有一百四十幾,然後穿著學校制定的最小號裙子,然後動不動就會拖到地上,其實我想問教官,這樣就真的很好看嗎?這個問題,也困擾了我高中三年,那我就是一直長高,你要我怎樣?

再說頭髮的問題,我明明天生就是自然捲加頭髮顏色淺,教官就是要認定我染髮和燙髮,我還是二話不說:「那不然我去理掉好不好。」真是莫名其妙極了。據說某一所第一女中因為有女學生去理光頭,以致於被狠狠的記了小過,另外還聽過被退學的。搞不懂這些大人在想什麼?要管人家的頭髮長度,太長要被剪,太短又要被退學,搞什麼嘛?

我們學校有一條爛規定,在寒流來襲時,如果太冷,制服外面除了制服外套外,不能加雜色外套及衣服,只能穿在襯衫裡。這下好玩了,襯衫本來就比較合身,十二、三度的氣溫,你要在襯衫裡加衣服根本不可能,加在外面又不行,只穿制服外套,又冷得半死,那該怎麼辦?有一次,我就因為很冷,在制服外穿了雜色的衣服,經過訓導處的時候,又被教官攔下來,當他正準備要開罵時,我什麼也沒說,當場就把雜色衣服脫了。教官應該很傻眼吧!我想。

這樣看來,我好像也不是一個太乖的學生,多數的人,都會乖乖的遵守規定,而我能盡量符合規定的,我就遵守,不能的,我就躲,再不然,我就是要有勇氣對抗那樣的不合理,以及別人投以「你跟我們不一樣的」眼光。

入學後的第二個學期,學校廢除了「便服日」這件事,我便在週記上與我的老師辯論起來。我說,穿衣服這件事,是一種自由,而「自由,乃建立在不傷害別人與不傷害自己之上」,我的老師說:「但是你不覺得有同學的裙子穿得很短,太過分嗎?」我覺得有趣的是,穿太短曝光或是很醜,也是那個人的事,究竟關你老師什麼事,你不過就是在用你不能接受別人的方式,限制別人而已。如果我反問:「那你不覺得你的那一頭西裝頭及那一身西裝很蠢,你會怎樣呢?」

當然,後來我並沒有這樣問老師,因為我尊重他的選擇。同樣的,我也希望他尊重我的選擇。而我們的選擇,都沒有誰對跟誰錯,那只是一種不同而已。

不同。若說到這個詞,每個人都跟別人不同,然而,有勇氣承受自己跟別人不同的,沒有太多人。多數的人,都是依著體制而活,依著這個社會最能接受的規範而走,真正敢不同於別人的人,少之又少。尤其是,大人!而在台灣的教育裡,並沒有教導學生,應該認同別人的不同,應該接受別人的不同,反倒是不斷的用強權、用教條,限制每一個不同的未來,限制每一個有可能的不同。也正因為如此,不同於大人認定的「正常」的同時,那些不同的孩子,也因此被排擠,也因此被區隔!

我猜想,所有台灣那樣愚蠢的教育者,應該都是害怕學生太不同,管不住,限制不了,以及不希望他們比自己好吧!說好聽,大人都是說為了小孩子好,但骨子裡應該都是怕小孩發揮的空間太大,超越他們吧!這樣說或許太過陰謀論,但是,仔細思考,究竟一顆頭,為什麼弄到那麼嚴重?大人的理由是會花很多時間去弄頭髮,那不是很好嗎?注意自己的儀容,有什麼不好?大人會說有太多學生太愛作怪,那又怎麼樣呢?每一個孩子都擁有著無限創意及無限未來,為什麼要用這種理由限制他們呢?

如果,你限制了他與眾不同的基因,我不知道,你有沒有給他和別人一樣相同平順及充滿希望的未來?或者,你其實只是希望他二十年以後跟你一樣愚蠢迂腐,然後做一個人人都厭惡的大人嗎?我想,沒有人願意因為跟別人不一樣,所以不被認同,我想,所有的人,也不希望因為生活嚴肅跟他不同,而被形容為愚蠢迂腐。

當你的規定不尊重他們的時候,憑什麼要人遵守那些規定?是吧!

P.S
颱風過了。風大雨大的,撿到一天颱風假,還真不賴。那個圖是用黑筆畫好掃瞄後上色,有紅腮的是女生。哈~~夏天快過了,想出去玩的人要快喲!

換日線的話:該禁的不是頭髮,是迂腐的教條吧!

二○○五年七月一日,「台北市電影公園」的落成啟用,新聞四起,它們大肆報導這個座落於台北市武昌街、康定路口的電影主題公園,企圖要用報導美化這座看起來不怎麼樣,而確實也不怎麼樣的「電影公園」。

七月一日傍晚,剛下過雨的台北,空氣裡的氛圍仍舊有著雨水的不安,越過幾間電影院,放棄幾部正在院線火熱上映的電影,快步走向康定路口,期待與電影公園相遇的片刻。還未走近,音樂聲已經四溢,滿懷期待的向內望去,心想,應該是一個挺吸引人的地方吧!於是快步進入。天色悄悄的在步行的過程裡,暗下。走進電影公園的剎那,漫天的黑,閃爍著遠方棚子前的燈泡光,右手邊的咖啡車旁還擺著幾個露天咖啡座,那個瞬間,左手邊的紅框白底的電影布幕,讓我想起小時候,為神明慶生的露天電影,再看見前排不到一百張的綠色塑膠椅,還以為走到某一個選舉的造勢場合,應該一會兒,就會出現手拿競選的小旗,大肆揮舞、高喊「凍蒜」!

咦~~不應該是來到電影公園的嗎?左右看看,確定沒有走錯後,我再步行往前,進到那個貼著「TOY BOX」的夢幻主題館,工作人員告訴我:「不好意思,這場已經快結束了,要不要等下一場?」看了看那個貼著三個大字「售票亭」上方的價目表,決定離開那個一旁還堆著黃色氣球給小朋友索取的棚子,決定在電影開演前好好的逛一下這個花費千萬、花時三年、占地千坪的電影公園。

電影公園裡,有一個主要的舞台,它的大布幕上,有「台北市電影公園」的大字,以及四張此一電影公園的模擬圖樣和其他幾張設計圖。我想,這個模擬圖還真是清新、悠閒,像極了那些房屋廣告做出來的美好大鎮的樣子,只是我背後的那一大片電影公園,並不是這麼一回事。

上千坪的電影公園,半個擋雨的地方都沒有,就連地上沒有舖上石塊的草地,都因為被踩踏而變成爛泥一地。有個小朋友從「TOY BOX」的夢幻主題館拿回黃色氣球,經過那一漥漥的泥濘時,不小心一腳踏了下去,她的媽媽生氣的問:「為什麼要那麼急?不注意。」小朋友無辜的看著手中的氣球,囁嚅著。有一股衝動,我想跟那個媽媽說:「別怪小朋友,是那地,為什麼讓它如此不堪?」不明白這是誰想出來的?還是他們認為這樣的設計,才是「公園」?一漥又一漥的水和泥地的混合,別說是小朋友,就連大人都難以避免一腳踏了下去。

說來好笑,文化局表示:「電影主題公園位在台北市電影事業最興盛的西門町,打造電影主題公園是為了提供電影文化相關資訊、露天電影播放、西門町青少年流行文化展演的場地。」西門町原來已經有自己進行運作的方式,在武昌街的那排電影院之後的這個電影公園,究竟可以提供多少電影的資訊?免費電影的露天播放,要如何與大筆宣傳花費、運作成熟的商業電影做區隔?我們是否能夠期待,電影公園將以推動基本的國片,以及票房較為不精采的藝術電影,或是其他非商業類的電影為主要目標?然而,這些都已經被視為票房毒藥的影片,又被一個比電影院還要糟糕的環境來推廣,姑且不論它還肩負著推動青少年流行文化的任務,就這樣軟硬體皆不足的地方,實在真的很難看得出來,這要用什麼樣的形式打動青少年?

試想,電影院的聲光影音效果如此優質了,都無法吸引人群走入電影院,這個坐塑膠椅、紅框白底的布幕,到底有什麼吸引人的地方?到底要怎麼帶動電影產業?當我看著新聞裡寫的「具備完善的電影相關硬體器材及展演場地」,想起當日在觀賞《紅孩兒:決戰火焰山》,聲音一直搞不定,某一軌大聲的震耳欲聾、某一軌又幾乎聽不見的情形,不由得想問:「這樣就是『具備完善』的電影相關硬體嗎?(神明生日時的電影布幕?疊在一起還會拔不開的綠色塑膠椅?還有怎麼都搞不定的聲音?)」

整個電影公園的場子,就像一個笑話一樣,似乎與白天的開幕儀式、新聞報導的一切美麗,都像灰姑娘的鐘聲響起後,全部還原。坐在電影布幕前的綠色塑膠椅上,不禁讓人思考,那上千萬的花費,究竟是花到哪去了?加上報導裡所說的「100張導演椅組成的公共藝術品」也不見蹤影,更讓人對於政府(或者是負責這個電影公園的執單位)畫上了一個最大的問號。

如果有人用「下雨」這個理由,來解釋這一切的醜樣,是讓人無法接受的。畢竟,扣除天氣的因素來說,整個硬體設備就是不足,而且是百分之百的簡陋,更別說要以推動電影產業為目標了。

報導中,我們看到的電影公園呈現出如此美好的樣子,官員也興高采烈的來主持啟用典禮,但在此之後,它將會是什麼?將如何運作?值得我們深思,而在深思之前,我們更應該仔細的審視,政府這樣闊綽的花費,最後,到底成形了什麼?或者僅是一場啟用典禮而已?

我猜想,在不久的將來,這個地方,應該跟西門町另一頭的紅樓廣場一樣,擠得水洩不通,尖叫聲四起,原因無他,應該是租用給偶像明星辦簽名、簽唱會,而不是如他的命名一般,是用來播放電影的「電影公園」。

P.S
真的是一個很誇張的地方。要看這種電影路邊就可以看了啊!搞不懂他們在想什麼?亂花錢。很可惜,《紅孩兒:決戰火焰山》只看了不到五分鐘。因為耳朵快爛了。而且想開口罵人。
七月真是活力的夏天啊!希望連著幾天都有東西不斷的寫。(如果有寫,我都用預設的時間,所以大概晚上十二點後都會有新東西。)

換日線的話:馬市長,這裡拿來做造勢活動挺好的,但請穿雨鞋到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