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問起:「阿線你還有沒有海邊的照片?」那是一本刊物需要的照片。我有五六七年會帶著相機到處拍,也時常出門走走看看。大概是從最後一段戀情分手後,我就幾乎不太出門玩耍,除了幾次自由行外,我連一般日常都不太拍照。

其中一個理由是:年紀大了,實在不如三十歲那樣能夠經常性地身扛四台相機、一台電腦,總重將近十公斤在身上!雖也很認真地將相機改換成小單眼,還是因為不常出遊,也沒了拍照的習慣。

Read More →

燈

我不喝酒,25歲前。對酒的印象始終都停在小時候母親酒後那般失態的搖晃,以及眼淚鼻涕緃橫的臉,教人不知所措的厭惡。滴酒不沾是為了維持自身的形象,知道自己不勝酒力,為不致失態總是小心翼翼避開喝酒的場合,PUB不去、聚會不喝,這樣的原則讓酒醉囧態不曾出現過,也不曾有人見著我胡言亂語的瘋癲。

那年,A離開我的跨年夜,我夢想中在一年之初的日出之旅,在他離開之後,忽然少了陪伴的溫度,這日出似乎顯得特別孤單,我獨自的在年末的夜晚,買了一瓶紅酒、一包滷味,一個人守在電腦前,喝著、吃著。夜半,有些醉意,撥了那時還記得的他的電話,響後一聲「喂」,隨即掛斷。日出之旅至今都未成行,而那個跨年夜,紅酒讓翻攪著滷味,全都吐進了馬桶裡。從那之後,我便更不喝酒,反胃的感覺太過噁心。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