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鎮二手貨-37

隨著高雄發展的重心北移,位在高雄南端的前鎮,仍舊維持著多數人對它的印象,漁港、工業、加工區。當許多市民的活動逐漸北移,藝文活動更是像斷了線那樣與前鎮的最南端有著拉不上關係的距離,原本含蓋面積甚大的「前鎮區」,總是會在提及「前鎮」兩字時,被冠上的既有印象。

走訪位在中山路往小港方向右手邊的前鎮區塊,是為了尋找一間名為「前鎮二手貨」的店家,以及位在漁港東二路的「葉之影像空間」。這個與我緊靠的生活圈,曾經是上、放學校車必經的路線,卻很少有什麼因素,可以讓我在那裡行走、慢步。只是幾次跟著臨港線的鐵道,穿過這個地方,有陽、有天藍,還有老地方的老鐵軌。 Read More →

00A

刊於2010.05.05高雄拍片網

國中的畢業典禮是在這裡舉行的,那個年紀不知道日子長了、久了,記憶的累積也就多了,以為所有成為過去的,就被關在記憶中,沒有價值了。那天禮成的音樂響起,匆匆的脫掉身的制服,走出三信家商的校門,迎向人生的下一個階段。
再回到這所學校,以為會是下一回聯考的時候(註1),分配到這裡應試,卻沒有料到是在這裡生活三年。三年的生活,慢慢看著國中畢業典禮時還在的舊樓,變成全新的行政大樓,卻已經記不起那樓的原樣。 Read More →

夜市好好玩-9

(六月六日刊於小地方新聞網

「逛夜市」從小時候就是一件愉快的事,吃包爆米花、啃一隻烤雞翅、買根水煮玉米、提一包茶葉小鳥蛋,都是夜市來擺攤之前,在家裡就預先想好要做的事。許多人會問:「你都去六合夜市?」或是「你還跑去瑞豐夜市啊?」我便搖頭說:「逛夜市何必跑那麼遠?你們家附近都沒有很好逛的夜市嗎?」

對很多人來說,「夜市」的定義,是固定在那裡、每天都有、誰去那個地方附近玩就一定要去的那種,但在眾多的觀光夜市裡,我最喜歡的還是家門附近的那個夜市,只有星期三、六才會有人擺攤,在過年過節人滿為患的馬路上。 Read More →

這一條路的漫長

二〇〇九年的春天,跟朋友約在前鎮的某一個小咖啡館,在恍惚的精神下,我沿著臨港線草衙段旁的翠亨北路一直往南直行,看著原來筆直的鐵軌,轉了個彎橫過翠亨北路,便跟著轉了彎。過彎以後看著高速公路的尾端,是我從前專科上學,每天早上搭乘校車,離開高雄市的起點。還來不及騎到那,便在路中摔了車。 Read More →

[20090726世運閉幕]

可能是太多照片和文字,讓人誤以為我打從一開始就很投入世運的那些行動中。其實,我並不是一個真的那麼積極參與的人。說穿了,真的只是「因緣際會」那樣而已,可是也就著這個因緣際會,你看見了很多很多你看不見的,從那些你、我、他身上,也參與了你本來以為會空盪盪的那些。最後認真的,以這個城市為榮。

這兩天還是會跟人聊著世運,每次講到我不是一開始就很積極的時候,總會讓人大叫說:「看起來不像啊!」我說:「是喔?那不然我看起來就是那麼熱血嗎?」對方總點點頭。或許該說我自認為我還不夠投入,也還不夠認真的想與這座城市榮辱與共吧! Read More →

我一直在想過去的那二十幾年,高雄,究竟對我來說是什麼意義?在他方,它是家鄉,在這裡,它是一座充滿我及我的生命的記憶。唸書的時候,我時常騎單車,在巷弄裡鑽,從家門到學校,從學校到任何一處我放學、上學,偷偷溜躂的地方。

我以為,我知道的小巷、小弄、小景色,會比別人多,我知道的會比別人清楚,結果不過只是一個自以為是的想法,就像我在這城裡發現這個我幾乎只要出門就會路經的鐵道的美麗那樣。

Read More →

(2009寫給高雄拍片網)

高雄南端緊臨前鎮、苓雅、鳳山、五甲的「崗山仔」,被高雄第一臨港線從凱旋路隔開西邊的「籬仔內」,北邊則緊臨著鐵路局高雄機廠也隔開崗山仔與苓雅區。高雄機廠南端靠二聖路、凱旋路口尚未開放給一般民眾進出時,崗山仔及它東邊的鳳山居民只能仰賴一心路以南或是高雄機廠以北的路口,通往高雄市中心。

早期高雄港的貨物列車利用第一臨港線來運送貨物。2003年時曾開放嘟嘟火車以環狀方式環繞高雄市,曾經讓許多搭人搭著火車經過自己居住的路段,以及讓外來觀光的遊客可以這樣環狀的方式,看見高雄市中心以外的景色。因為第一臨港線與高雄捷運部分路段的興建有所重疊及嘟嘟火車的停駛,讓它又恢復原來運送貨物的功能,不再具有觀光作用。

Read More →

幾乎對上次去美濃的記憶是沒有的。出發前往這個客家鄉鎮前,我想起的是生祥,一個用客家話唱著歌的歌手,以及許久前跟生祥吃飯時,他講述著家裡養豬的一些趣事。對於美濃,我沒有太深的記憶,翻起地圖時,也才曉得我在它鎮旁的「旗山」唸了一年的書,就是遲遲沒有踏進美濃鎮一步。

提起美濃,多數的人想起的是板條及油紙傘,但走了這一趟,讓我最深刻的,卻是它的地理位置,它所達的車程,竟然比高雄搭高鐵至台北的時間還久。我顛簸坐在那往返的車上,聽著老人家們的對話,那個我完全無法讀懂的語言,有種《神隱少女》裡,來到一個奇異的世界一樣。

抵達美濃時,是正午。坐在客運站外的麵攤裡,我看著「美濃板條」四個大字,沒猶豫的勾選。與麵攤的阿姨對話時,她怯怯的看著我,還略顯緊張,我不知道是自己一眼就看得出來是外地來的遊客,所以讓她有點害羞、生疏,或是因為我用著她不熟悉的語言(台語、國語)和她對話的關係?而這一路走在美濃的路上,皆是這樣羞怯的人們,他們用著彼此熟悉的語言說話,對於外來的遊客,帶著微笑及有點距離的親近。

步行前往「高雄縣客家文化中心」的路上,我像是看見什麼新奇的世界一樣,拿著相機拍著老房子、菜田、山、樹叢的肥野貓,和那些城市裡看不見的種種。我沒料到這趟路那麼遠,便執意的要以步行前往,沿途的安靜,讓你無法想像,這樣一個城鎮何時才會熱鬧起來?這裡的年輕人都到哪去了?

因為天氣炙熱的關係,沒走多遠也就累了、渴了,但你也發現沒有任何一家商店在這一路上,對於生活在城市裡,三步一間泡沫紅茶店,五步一間7-11的我來說,是為不可思議。可是走在這樣簡樸的鄉鎮,那泥土的氣味、舊式的建築、田野,都在在的分散你的注意力,讓人只記得往前的目標。

來到「高雄縣客家文化中心」時,我拍打著售票處的窗口,詢問著櫃台小姐購票的事,她羞怯的用著客家腔調的國語與我對話。我問她:「回去有車坐嗎?」她說:「沒有」,我再問她:「那你們有賣喝的嗎?因為我們用走的過來,很渴。」她害羞的搖頭,再指著我的後方說:「那裡有飲水機。」我笑了。我突然想起一般人形容的客家人,是以「儉」聞名,那有時,是種不好的形容,但我能感覺到的,還有另一種親近及貼心。

走到展覽室內,我看著這個「客家印象跨世代對話2008年巡迴展」的攝影作品,突然發現平時帶著的數位相機,今日忘了帶出門,只帶著傳統底片機,好像是要告訴我每按下一次快門,就成了定局,所以拍照的時候,也就比平時用數位相機來得多停頓了幾秒,便也在那個停頓之間,多感受了一些這個地方,而不是匆匆的來,又匆匆的走。

我在展間裡看著那些照片,試圖找最久前的照片,以及離我最近的照片。只是在搜尋的過程中,發現那些場景,那些人並不遙遠,也許是建築、衣著的變化,但那照片裡的簡樸,跟我走在那個鎮上的感覺,沒有太大的差別。

離開「高雄縣客家文化中心」前,逛了其他的展間,看見客家美美的布,看見油紙傘,以及聽見導覽先生用著流利的英文,向外國遊客介紹著客家文化,居然就這樣感動了起來。

回程,在暮色裡,走著來時走的路,溫度不再那麼高,微風吹來的時候,還能聞著初冬的涼爽。如果你來,請記得,拋下你對城市的那些便利,或走或看風景的,感覺這個地方,感受那些城市以外,簡單的寧靜。

「客家印象跨世代對話2008年巡迴展」攝影展展出時間:
2008/10/18-2008/11/25 高雄縣客家文化中心
地址:高雄縣美濃鎮民族路49之3號 電話:07-6818338
2008/11/08-2008/11/30 新瓦屋客家文化保存區
地址:新竹縣竹北市文興路一段123號 電話:03-6580651
2008/11/15~2008/11/30 臺北縣客家文化園區
地址:臺北縣三峽鎮隆恩街239號 電話:02-26729996
2008/11/29-2008/12/23 中寮鄉地方客家文化館
地址:南投縣中寮鄉和興村永樂路143-8號 電話:049-2692301
2008/12/04-2008/12/22 新竹縣橫山鄉大山背客家人文生態館
地址:新竹縣橫山鄉豐鄉村大山背6鄰80號
電話:03-5931558(人文生態館) 03-5932001#54(橫山鄉公所)
2009/01/06-2009/01/30 台中縣土牛客家文化館
地址:台中縣石岡鄉土牛村德成巷10號 電話:04-25825312

攝影展官方網站
我拍的美濃

生祥唱的《給美濃的情歌》

(那日回高雄後,前往中央公園,聽著生祥唱歌,想著一日下來看見的美濃,好像也更可以明白生祥為什麼可以唱出那麼多,關於故鄉的歌,關於這些土地的歌!)

P.S
高雄微涼。(我還開著電扇哩!)

換日線的話:別再羨慕我出去玩,你,也起身吧!

今日高雄天灰灰的,始終不肯下下雨來,不知何時才會傾盆大雨的落下來。聽說台北已經下了一整天的雨,似乎此刻活在高雄是一種幸福。

台北,是個雨城。雨好似不用錢的,那雨始終讓人想著:「到底要下到何時啊?」綿密的,偶爾傾盆大雨。最多的時刻,是那種不知道要不要穿雨衣的雨天。不穿會淋溼,穿了又感覺不到下雨。

高雄,是個老天眷顧的城市。倒也不是說來讓人羨慕的,只是比起台北的雨,我比較喜愛高雄的雨天。

高雄的雨,就像替忙碌的人們訂製的。猶記還在學校唸書的時候,晨間的五六點,可以聽見雨滴滴答答的下著,下著。每每擔心出門上學時,騎著腳踏車穿著雨衣, 書包會溼,帶到學校下午要換穿打籃球的衣服會溼,那不能淋雨的皮鞋會溼,什麼都溼答答的,怎麼辦?待真的要出門的時候,雨就停了,陽光伴著晨起的水氣,空 氣一陣清新。踩踏著腳踏車,往學校去。

偶爾,午後的體育課,天空烏雲滿佈,心想著,糟了,放了學不知道能不能打球,雨要是下了,換穿的衣服就白帶了。兩點多,雨真的落下了,又大又急,迅雷不及 掩耳,落下。坐在教室裡,狠狠的,咒罵著老天。但,不過一會兒,太陽又大又刺眼的從雲端裡現身。地上的水氣,蒸熱的向上,飄至天際。

如果這時,你在室外,東方,會有一弧漂亮的彩虹,美麗的掛在天上。方才的咒罵,就消失了!

球場呢?溼溼的球場呢?球場在雨落下之前,早已被陽光曬得發燙,雨剛好平衡它的溫度,它也用熱度,悄悄的將雨水烘乾。我們只要拿著掃把,輕輕的把那水窪撥散,不用一會兒,球場就像未下過雨一樣,又可以上演一場又一場精采的三對三。

回家時,天空還有些微亮,因為雨後,雲層變薄,忽白忽黑的,畫著天空。月亮也一輪明亮的,掛在天上。

每日,這樣下雨的腳本,輪替著。就是沒有那種綿密的雨劇本上演,好不乾脆。

當然,高雄的雨,也還是有大雨傾盆,讓人成為落湯雞的時刻。颱風的時候,那大風大雨也有過。偶爾,還會淹沒別人家的地下室,及各個大大小小的地下道。但怎麼樣,這城市的不雨日還是比較多。陽光的露臉,總是讓人心情愉快!

今日,看見最近那二十問的點名遊戲,有一題是問著:「你最喜歡台灣哪個城市?」我還真不知自己會選哪裡。但若選天氣,我百分之百會選擇這個下雨下得極為有個性的城市,高雄。

P.S
到現在還是沒下雨,但看不到天空了,都是雲。
在路邊隨處拍了的陰天。

換日線的話:討厭台北的雨,就來高雄吧!

回高雄好一陣子,才因聊天記起北部友人阿惠也回來高雄了。而且還在新堀江開了一間可以坐下來喝茶的茶亭仔。只要有去新堀江必定去店內坐坐,因為每次出門到 新堀江都會逛得腳痠(我不耐逛街啊!)每次要找地方坐下來喝個東西,都沒有地方坐,常常就是看到有地方可以先坐下來,就坐了。

跟阿惠也認 識好長一段時間,本來都在台北生活的兩個人,回到高雄生活,碰面時總有著很奇妙的感覺。以前我們的碰面都是因為聚會才有機會碰在一塊。那時阿惠是客人,我 是店員,現在反過來,我是客人,她是店員。但一樣的是,不論我們是什麼樣的角色,碰在一塊時,都會東聊西聊的,十分愉快。(是說,阿惠下回不用特別招呼我,妳忙嘿~)

「新堀江169茶亭仔」是阿惠和妹妹青蛙小姐一起經營的店。賣的是茶飲、餐點及小點心,有無線上網,可以包場,也能外送, 營業時間是上午11點到凌晨1點。(好長的工時!)第一次去,喝了霜蓋紅茶(55元),味道很特別。高雄現在不知道為什麼很流行奶蓋茶,就是在茶飲上加上 厚厚一層鮮奶(鮮奶油?改天拍上網。),但霜蓋紅茶是在紅茶上加上一層奶酪。鹹鹹甜甜的,與一邊奶蓋茶整杯是甜的不一樣。如果要形容霜蓋紅茶的味道,可能 比較像沙士加塩的味道,但沒有氣泡XD(不太會形容。去喝就知道!)

第二次去,幾個人都點霜蓋茶品,我和姊姊的同學則喝奶茶,外加點一份 薯條,當天因為剛吃完吃到飽的火鍋,所以吃不下其他東西,奶茶的味道很好,雖然很飽,但是還是一下子就喝完了。記得那天,阿惠還在店內帶台語文讀書會,在 讀清文台語小說集《虱目仔ê滋味》,我們幾個人還偷偷的在旁邊一邊聽一邊跟著唸。(其實我都叫阿惠台語大神啊!)

之後再去點了超好吃的炸 物拼盤(薯條、甜不辣、米血,100元),那回友人點了霜蓋綠茶(55元),奶酪上還用抹茶粉畫上了一個愛心,差點就不忍心把那愛心一口喝掉。還有一回, 平日不能碰酒的我,想說在白天來喝個海尼根綠茶(70元)一喝才知道原來這東西真的很好喝,以前在台北有一些店家有在賣,但從來沒有喝過。只是不勝酒力的 我,才喝那麼一丁點酒,就有點微微勳了啊~

最近「新堀江169茶亭仔」新東西,應該就是從台北南下的「生態綠公平貿易咖啡豆」(拍外觀那天,咖啡豆還沒進場呢!所以沒拍到啊!)茶亭仔是高雄第一家販售公平貿易咖啡豆的店家,有喝咖啡的人去喝茶的時候,也可以順便帶豆子回家喔!

最後來介紹一下青蛙小姐養的兔子好了。因為實在太可愛,所以拍了一張兔子回家(但是忘了兔子的名字是什麼了XD)。青蛙小姐雖然叫青蛙小姐,但她養了非常多的兔子,喜歡兔子的人也可以去那裡坐坐喔!(月光喬,我在說妳啦!)→其實我很想看阿惠的貓啊!!

新堀江169茶亭仔
地址:高雄市文橫二路169號,由五福二路文橫二路交叉口(在三商巧福對面)
高雄捷運紅線到中央公園站二號出口步行5分鐘
電話:07-2415161
營業時間:上午11點~凌晨1點

何謂公平貿易?
生態綠部落格│ökogreen blog

P.S
這是新開的系列第一篇。目前累計的這城市,怎麼都是講吃的好物啊!
今日天氣晴。休假在家哪也沒去,但現在肚子餓了,要出去覓食。

換日線的話:看到這篇文章,要去坐一下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