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語:刺青是一輩子的事,想好,考慮清楚,不要衝動隨便上別人的名字在自己的身上。以及慎選自己要的圖案,並且,喜歡自己。

20190216寫於Facebook,小修

原本想要寫下四個今年(2019)刺青的四個圖。沒想到看完龍男拍圖騰《誰在那邊唱》紀錄片之後,想起第一次刺青的那棵樹(2015)。看著suming一路從圖騰到現在的舒米恩,從〈我在那邊唱〉到拿下最佳年度歌曲、我重複聽了超過三千次的〈不要放棄〉(母語版),好像應該從這棵樹說起。

那幾年我的狀態很差,或說我的狀態從來都沒有太好。情緒常常在高處、低點瞬間變化,很難有穩定的中間值。對於一個靠設計吃飯的人來說,不能讓大腦的轉速維持在穩定的狀態裡,是一件極度危險的事。特別是從源源不絕的想法跌入直接歸零無法思考的空白狀態,又必須靠這樣的方式維持生活,每天都像走在崖邊,只要一不留意就會墜亡。

Read More →

警語:刺青是一輩子的事,想好,考慮清楚,不要衝動隨便上別人的名字在自己的身上。以及慎選自己要的圖案,並且,喜歡自己。

20190211寫於Facebook。20201217稍微修改。

二十歲以前,我是個比現在嚴肅再一百萬倍的孩子。我不太可能像現在喜歡MC HOTDOG(熱狗)那樣的嘻哈歌手,也不太可能喜歡抽菸、喝酒、吃檳榔的人,更別說是身上有任何刺青的人。我的童年階段在戒嚴末期、解嚴前夕,那些在威權體制裡洗腦的教育,從父母輩到我輩,直至今日再由我輩限制住我們的下一輩。

兒時父母威脅我們:「不乖就叫警察。」所以我乖乖遵守規定,所有不應該做的事都不該做,直至四十歲見到長得比較威嚴的人民保姆,我還是會嚇到腦中一片空白。青少年階段的國中時期,我幾乎在被恐嚇的狀態裡活著,我分不太清楚「玩笑話」,所以總是在同學、朋友間的話語裡感到恐懼。特別是那些叨著菸、吃檳榔,身上有大大小小刺青的同學,無論男、女,只要斜視我一眼,我都覺得我會死在那些人的拳頭裡!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