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小的時候我是一個非常不喜歡吃餃子的人,也不知道為什麼,小時候非常不喜歡跟媽媽和姊姊喜歡同一種食物,一種不想跟她們一樣的固執。直到長大慢慢把小時候不吃的東西一一都嚐過之後,就甚少有什麼食物會讓我不吃,但我仍然比較偏愛米食,而不愛麵食,倒是水餃和煎餃算是比較熱愛一點。

要把水餃作為「煎餃」,原則上只要它本身的餡好,皮的厚度不要太厚,把水餃變成煎餃都是很好吃的。倒是有一年去日本住三十天時,吃了日本的煎餃不很喜歡餡裡的高麗菜幾乎成末的口感。

Read More →

寫於Facebook,食材步驟於文內

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我對所有的事都大方,唯有「吃」這件事我會特別的握在手裡,像是捧著什麼寶貝一樣的收在自己小小的藏寶盒裡,誰都不能觸碰,若是盒裡的東西被拿走,我還會暴跳如雷的大叫:「為什吃掉沒跟我說?」也不過就是一瓶可樂、一包洋芋片,或者就一顆茶葉蛋!搞得一起生活的人最後在家裡的四處擺著我的藏寶盒,要打開它們必須經過我的同意。

我不是家中最會作飯的人。母親可以日日絞盡腦汁端出三菜一湯,不會太經常重複;姊姊照著食譜的步驟幾乎不失誤地完美擺盤,總是美噠噠貼上line的動態供人讚賞。她們作飯給我吃,想從視吃如命的我身上得到一點肯定,好讓我收下她們的大作,放進我的藏寶盒裡。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