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程,手機上的號碼長長一串,我因為深怕跟那些電話號碼的主人失去聯絡,花了半個小時才將那些號碼一一的抄下,現在還習慣要把每次輸入手機的數字,也一併的寫下,我看了半天,將手機又收回口袋裡,搭飛機南下的今天,僅僅聯絡了幾個家鄉的朋友,其它的、異鄉的、北方的朋友,我都沒有告知回程的事情,我總覺得,不會有人理會我回不回去這件事吧!

『妳上飛機了沒?』手機的聲響劃破僅剩下我的公車。媽媽的聲音,帶著些許的期待的微笑,只是,她老是搞錯我的班機時間。

『還沒啊!要晚一點,我現在還在公車上,快到了……等一下要上飛機我再打給妳,記得叫姊出來接我。』

台北的雨夜,是暴風雨前的寧靜,路樹的搖曳,嗅得出波特颱風來襲的消息。我閉著雙眼,坐在機場的登機門前,計劃著這次往南時,每一天的行程。明天,中秋節要先跟幾個七八年不見的老同學開個同學會;後天,跟同學、朋友、學妹見面;大後天,留在家裡烤肉,中秋節固定的活動;週日,收拾行李,準備再度回到台北!滿滿的行程裡,還要有時間陪家人吃飯、逛街,還有負責將電腦白痴姊的電腦修好。

『乃華,妳到了沒?』姊姊的電話,在下飛機時開機的那一刻,拉回了我的思緒。

『到了,妳呢?妳在哪裡?』我站在機場外的候車道上看著來往的車輛。

『我……我……我……車子好多喔!』姊姊在車陣中,找一個機會停靠。她停在候車道的中間,我快步的衝向她,打開後車門,坐進車內。

『妳幹嘛坐後面啊?』

『妳呆呆的啊!隨便亂停,又不走,我只好先上來啊!』

其實我在找著高雄的月亮呢!台北的雨,下了一整天,連原先幾個網友的網聚都被迫取消,我跟他們說:『我保証高雄一定有月亮,我照給你們。』所以一下車,我便尋找著月亮的踪跡。直到我看著身後,跟著我們的車子移動的月光,我才滿足的平視前方,不再抬頭。月,就跟著我呢!

我一直想看遍美麗的景物,一直想與你分享生命的片段,只要你停下腳步,你就會看見我對你的祝福;只要你看不見,而我看見的感動,我都會寄予你,我心上的顏色!

『老大,好久不見啦!』同學會的餐廳裡,孟生一進門,就狠狠的給我一個擁抱,都忘了性別為我們帶來的差異,即使是胸口碰著胸口,也不顯尷尬,而我也在擁抱的瞬間,給他一個『好久不見』的回應。

孟生約我不知道約了幾次,我不知道自己放了他幾次鴿子,只記得他總會一再的給我一通電話,只要他跟我在同一個城市裡,他就會想起要找我出門聚聚。坐在孟生旁的小如和阿隆,更是畢業後未曾相遇的兩個老同學。我們共同消遣著孟生當年被欺負的情景,芳郁則在一旁乖乖的細數同學的名字,順便告訴我們老同學的近況。

我回憶著。幾乎每一件過往的、重要的、他們忘記的事,我都記得。偶爾在話語裡穿插著那些舊記憶,他們幾個都會瞪大雙眼看著我說:『真的有這件事嗎?』我笑了。只覺得,原來每個時間、每個年齡裡,我們所在乎的、所斤斤計較的、所自以為是的以為,都會隨著時間而離開。就好像當年我們為了一面籃球三對三第二名的錦旗歸屬於誰,爭得面紅耳赤,甚至發誓從此不再往來,而今,再提起這件事時,卻沒有人再記得當年為何會為了一面錦旗而爭!

五個人的同學會,中間穿插著上勤打來的電話,彼此的話不多,卻在少少的話語裡,感受著我們曾經相處過的歲月。『你現在怎樣?』只是想知道,你是過得平安。曾經是同學的彼此,也就覺得滿足了!

『你知不知道振全走了?』我問小如。

她搖搖頭。表情驚訝著!

『二十歲的時候,出車禍走的。』我沒多解釋,只是想說一種不能再遇見彼此的缺憾。

散場前,孟生掏出錢包,將所有的餐點的金額加總,便從錢包裡拿出等額的鈔票,準備付帳。我們幾個人阻止了一下,但孟生堅決要付,因為這次的聚會,很單純的是因為他提出的要求,所以,我們就一一的到場,他說:『老大,下回再去找你,不要又放我鴿子啊!』

我,記得了。

穿越過一層層的時間牆,記憶遺留在牆上,能夠帶走的,是我們一直一直不斷去承受這世界不完美的心,越是知道不完美,就越脆弱,就越懷念牆上的字跡。

『喂,妳現在在哪裡?』慧鈴問我。『在學校啊!找世祺。』我一個人在非假日時,晃回畢業的學校。新生剛上課的學期,全校師生忙得不可開交,我慢步的欣賞這個校園,腦中浮現的是校園每個角落裡,每個人的足跡。『那妳等一下還有時間嗎?好久沒見,我們碰個面吧!』回學校,我不單單只找世祺,其實也找老師,或者一個人在從前的教室,想像上課時的情景,我跟著曉瑤一路走到她帶導師的班級。我停下腳步。

『這是我們班以前的教室耶!』我說。

學弟妹們從教室裡背著書包,小跑步的往走廊的通道離開。我在黑板上的『值日生』欄裡,填上『王乃華』,還堅持要在教室拍下那個畫面。

『世祺不在學校耶!他好像回家了,妳還要來嗎?』我問慧鈴。『妳能不能過來我家這裡?我過去學校,好遠,而且等一下還有事。』我掛上電話,結論是『再約』。

『名宏老師最近不是很好,妳要不要去看看他?』我跟著曉瑤走回辦公室時,她說。

我點頭,手機撥打給小喬。『現在有沒有空,要不要出來?』我們也很久沒見了。就算見面,也是匆匆見個面,沒說幾句話,就又離開了。『現在不行,晚點再說。』小喬陪著家人出門買東西,也得晚一點再見!

我看著手機,再撥打給幼清,『我什麼時候可以去妳家找妳啊?』幼清不在家,晚上我又得要到很晚才有空,我們只好先約晚上的時間。接連三個人,我都沒能當下見面。我轉頭跟曉瑤說:『我先去找名宏老師好了。』

在到名宏老師的辦公室前,我先走到世祺的辦公室,跟幾個老師聊聊,再在世祺的記事本上,寫下『我來過』三個字。幾個老師問:『妳畢業了沒啊?現在唸哪裡啊?』我笑著說:『老師,我都已經工作三、四年了。』老師笑問:『有那麼久了嗎?』

也許,在他們的心裡,根本就不記得『時間』吧!因為每隔一段時間,送走一批學生,每隔一段時間,就重複同樣的事情,時間只是一種他們對教育的奉獻,至於對象是誰、時間多久,或許,沒有人記得吧!

名宏老師也回家了,我向辦公室的老師要了一張白紙,留了紙條,不只寫了『我來過』還把小小的紙片上,擠得紊亂。不知道他看不看得懂,反正,『我來過』!我只是要告訴他,學生回來過,沒見到面留個言,心裡也少一點沒見到面的可惜吧!

『妳就不先約好。』回到曉瑤的辦公室,她說。『我就是不要約啊!要給你們一個驚喜嘛!』她看著我,張著嘴笑:『是啊!妳是真的嚇到我。』開心的,她的表情裡!

『喂,你在哪裡?』我撥打手機給世祺。『在外面。』他一貫的回答。不帶情感!『我要去找你啦!好久沒看到你,每次找你都找不到,你很難找咧!我下一次要預約啦!』世祺聽我這麼說,反而轉變了一點語氣,『預約幹嘛啦!隨緣就好。』

我掛上電話,跟著曉瑤走到停車的地下室,好像非得聊到那一刻,才肯離開似的。我對著那個年前出車禍的她說:『保重身體,要記得不要吃止痛藥,不行的話,還是要去看醫生。』她像個小孩似的回答:『好啦!就是不喜歡看醫生嘛!』

看著她離去的身影,想起剛才在辦公室裡,她跟我的對話。『妳該不會把以前我們在作文簿上的筆仗記錄都還留著吧?』她問我。我驕傲的看著她:『幹嘛不留著!我什麼都留著,下次還可以帶來給妳看。等我們認識十年的那年。』她愣著,『有十年了嗎?』我點頭。

我喜歡你們看見我時,那份喜悅和笑容;我喜歡在你們忙碌的時候,告訴你『我來過』;我喜歡在我認識、熟悉的你們的眼裡,感受著長大後,不曾有過最直接的眼眸;我喜歡,在青春的校園裡,感受漸漸逝去的,笑容。

『我現在已經在妳家樓下了。』我打電話給幼清。離開學校後,我再打電話跟幼清確認晚上見面的時間。這是第一次那麼晚了,我還出門赴約!她說她還沒到家,要我等她,我要她別急,沒關係,我先找別人!打電話給慧鈴,她是搭別人的車,也不方便過來找我,打電話給小喬,她說她在跟家人看VCD。

我一個人。在暱大的球場裡行走,看著別人打籃球的樣子,自己也想下去試試身手,只可惜,我沒有裝備,也沒有三四年前,在球場奔馳的體力。安靜的看著其中一組三對三的女生,我喜歡那樣沒有負擔的記憶!

終於,我還是沒能等到幼清,拖著累了一天的身體,回到家裡!啟程北上的那天,我才告訴姊姊那天誰也沒見到的事情。我問她:『為什麼別人想見我時,要我去找他們,我想見他們時,也還是我去找他們?』我突然想起孟生,突然感謝起那一場同學會。

《名揚四海》裡,石頭面試的時候,主管問他:『你想做什麼?』他說:『我想做讓身邊的人都覺得幸福的事。』其實,我也是!當你們想見我時,我會出現,也許,我的出現,對人是一種負擔,我也願意稍封信、留個言、寫張卡片,純粹的只是問候!

『我沒有生氣。』我說。對這一連串的相約,卻沒見到面的情形,我沒有生氣,只是洩了氣。世祺的話出現在我耳邊:『隨緣就好。』

結束假期後的幾天,我在公司的信箱裡,收到名宏老師的來信,他說:『前些時還和曉瑤老師談到妳,看到妳留的字條非常高興……』我笑了。因為他說『非常高興』。

我還是在手機上,找不到一個電話,在最緊急或是最需要說話的時候,可以撥打。我總笑說:『我沒朋友。』我知道不是我沒朋友。而是大家都習慣,我會一直都在。

這是不是就是長大?各自有各的生活,各自有各自的朋友。時間的牆不只阻擋記憶,其實,也阻隔著彼此的心。我一直都在,一直都在。如果你因為我的存在而感到開心,請不要放在心裡,偶爾也像名宏一樣,跟我說聲『我,非常開心。』

我只是,喜歡你們臉上,出現的那抹笑容。

P.S
夜深了。晚安!
季節交替,保重身體。
祝 好

換日線的話:都是我太主動,一切隨緣吧!

應該是有二次的情人節,是獨自一個人過的。自從他走後!剛開始,還不太習慣看到別人雙雙對對,總會有那麼一點心抽痛的感覺。不過,想想兩個人在一起兩年,卻只過了一個像樣的情人節,而且,還是相隔兩地的那一種!至於其他三個情人節,都是他想念著另一個人,而我陪著他過……現在一個人的自己,情人節似乎屬於自己的,雖然是一個人,習慣了,也自在些了!

不只是情人節吧!從聖誕節、跨年、他的生日、我的生日,總是令人心酸的記憶。我總是絞盡腦汁的在想,怎麼樣的禮物,會讓他驚喜;又是怎麼樣的心情,讓他可以記得,還有我這個叫『情人』的人在他的身邊。

自從兩個人分手後,情人節總是一個人過。還記得分手後的第一個情人節,姊姊怕我傷心難過,還買了一盒Hello kitty的巧克力給我,我笑了很久,我不在意有沒有人陪,就只是想起剛結束的戀情,會覺得很難受而已。(那盒巧克力,後來怎麼樣了?說實話,我忘了。)

很快。八月四日這個情人節,已經跟那盒巧克力,相隔一年!這一年來,我一直不斷的驚呼著:『哇拷!時間真是一種神奇的東西啊!』沒什麼,只是覺得當時一直衝不過的關卡,還是因為時間的流逝自然而然的跨越了,心裡就會不禁的讚歎起時間的神奇。本以為自己離不開兩個人的生活,現在卻能自由自在的歌唱、遊玩。快活!大概就只有這兩個字能形容吧,我想。

我陪你看山頂的風景 遠方的日出 有我們相擁的身影
你陪我走小橋的路徑 沿路的行人 彼此幸福和我們一樣
我們忘了看身邊的景光 以為兩個人的世界才是世上美麗的模樣
直到那一道道的裂痕 劃破用愛築起的城牆

你說你愛上了他 要我用微笑 祝福 願你和他白頭到老 像我們的承諾一樣
你說我還在你心上 要我記得 那些記憶 為你帶來永恆的想望

一個人 兩個人 我是前 你是後
一個人 兩個人 我在沈默習慣 沒有你和我交扣的時光
一個人 兩個人 心在封鎖那些破滅的夢想

我走過無助 徬徨 還是需要勇敢 堅強
抬頭看見前方的光亮 日出映著我們相擁的畫像 橋下投射我們相戀的影像
美麗的時光 依舊留在我的心上 不會因為沒有你 消失跡象

一個人 兩個人 我是前 你是後
一個人 兩個人 我自在 我等待
一個人 兩個人 只要美麗 我不曾遺忘……

八月四日。又一個情人節!如果你讓我選擇要怎麼過?我想,我會跟你說,與其跟一個想著別人的人過,還不如一個人自在快活的獨走。人,好像都是這樣,固執、堅持的以為自己所以為的事,忘記身邊風光,有時候一個人比兩個人美妙!

祝各位 情人節快樂!

P.S
一個人的影子是我,兩個人的影子是丫姊和我。拍攝地點在高雄新光路。
我有一個新聞台,把報台上對於專輯、書、電影、電視的感想放在那裡,也寫了一些有關於看了《赴宴》的感想。
(這幾天要去電腦展和金曲獎的星光大道喲!)
^____________________^

換日線的話:一個人的時候,也要幸福快樂喔!

你有這樣的經驗嗎?

一個認識你,或是還算熟的人,在分別許久過後,再見面,卻是冷冷的、沒有表情的、假裝不認識的、不屑的、冷眼旁觀的……我不想再找那些形容詞去形容那樣的感覺。我相信每個人多少都會遇到這種情形,大部分的人,也都能習慣這種人的存在,大概只有我,在每一次面對這種情形時,會產生那種巨大的恐懼,想拔腿跑開的那種。

週末的傍晚,我獨自參加一場會遇到認識的人,甚至是熟人的座談會,出發前我就有些害怕,不過還是鼓足勇氣去參加。才到會場,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但我始終想不起那個人的名字。想了很久,不知道該不該過去打聲招呼。我東走西晃,心裡想著如果還是想不起那人的名字,還是厚著臉皮去打招呼好了,因為能見到他,真的很開心!後來,我終於想起那個人的名字,想回頭過去跟他打聲招呼,但他消失在人海裡。我繼續著東走西晃,希望再看到那位朋友!

我戴著一付遮掩雙眼的墨鏡,眼光掃射到第二個認識的人。也算是熟人,但沒能走過去打招呼!恐懼突然在心裡爬升,我又想起那種拔腿跑開的恐懼。我閃開那個人的視線,獨自在會場附近閒逛。說閒逛,其實也是想要調整自己害怕的心跳!這時,我身邊閃過第三個人,這個人應該是我對她比較熟悉,至於她認不認得(認識)我,我也不知道。擦身而過時,我像是她的陌生人!還好,她沒加深我的恐懼,自然而然的擦身而過,不是那種『故意假裝不認識』的感覺!

我終於站在那個粉紅男的面前,一開始我忘了名字的那位。他驚喜的看著我,掏出名片給我,沒想到又出現第四個人,熟人!我還來不及反應,她已經跟我興奮的SAY HI!然後跟粉紅男交談,可見,他們是早就約好的。而我趁著他們交談的時候,錯身離開!

又在會場附近晃了一圈,再回到會場。第五位,算是熟人吧!走出來向我打招呼,問我怎麼不走近一點,而只是站著遠遠的瞧。我的回答很好笑,只說了一句:『因為太多人了,有一點害怕。』我停頓了一下,才又回答:『我站在這裡就好。』她笑著說:『那我先進去囉!』

我點點頭。

曾經,在路上遇到一個熟人。一起工作一、兩年的伙伴!在公司時,有過爭執、有過冷戰、有過對立、有過誤會……我記得,離開那份工作前,我們之間還是有說有笑的。後來因為跟舊公司還是有合作的關係,我還是經常回舊公司,只是不知道為什麼,當我開啟公司的那道門時,冷鋒越來越強,越來越讓我無法招架,我甚至不停的想著,是不是自己做錯了什麼?明明前幾天還開開心心的,明明大伙之前還把誤會解開、冷戰終結,為什麼那一刻,又是如此的冷淡?漸而我也不敢再走進那道門後。偶然的,我在路上遇見其中一位,遠遠的我就看到她,越走越近。我可以選擇不進那道門,但我卻不能在必須擦肩而過的路上,停下腳步往回走。於是,我想跟她打聲招呼,或是點個頭!

我看著她,從我眼前走過。昂著頭的。面無表情的。就像開啟那道門時,那道冷流,而我們,只有一個肩與肩的距離。之前,我避開了那個走進舊公司那道門的機會,卻無法避免偶然的見面!久而久之,我開始害怕面對熟人,特別是那種很久沒有聯絡,或者以前有過誤會、爭執的人,即便是事過境遷,我還是害怕!

其實,這樣的經驗,一定很多很多!每個人都會遇得到,而我也不只遇過一次,只是那陣子接連而來的冷漠,讓我越來越怕這種心情,連作夢都會被那種面對冷漠的感覺給驚醒,我開始害怕面對熟人,久未聯絡、有過爭執的熟人!

記得朋友K說過一句話:『對人溫柔,總是好的嘛!』當我感覺別人輕輕的微笑時,總會感到心裡一股暖流,心中的害怕也降低不少。下一次,我們在面對曾經認識的人(不管熟人還是不熟的人)即使不微笑、不點頭、不打招呼,也別給人那種好像深仇大恨不能解的感覺。我害怕,所以我躲開。我躲開,但仍用最大的勇氣,想要用笑容給對方一個笑容。可不可以,即使不做回應,也不要給人那種想逃的冷漠?

週末,我遇到了一堆認識、熟悉的人。我得到了三個笑容,我躲開了一個人,我擦身而過另一個不太熟的人。

然後,安靜的離開那個本來想逃卻又留下的座談會!

(謝謝那三個笑容。)

P.S
給朋友K:下一次,趕東西趕得很煩時,別兇我。我怕人兇的!只要告訴我一聲,你在忙,那就好了!我雖然愛胡思亂想、愛煩人,但我還是知道『對人溫柔,總是好的。』最起碼,我有那種對待人的體貼。(再兇我,小心你成為我惡夢中的主角!)
祝 夏天裡,有溫暖的微笑,為心裡帶來一股暖流!

換日線的話:過去的就過去了,幹嘛老是別人欠你幾百萬似的?

親愛的惜憶:

今天下午,妳從MSN上傳來一句『借我哭一下!』害我嚇了好大一跳。這幾天,我的情緒一直很不穩,沒跟妳說,只是想學著安靜的照顧自己的心,沒想到妳居然傳了這句話給我。妳懂我,我只要看到身邊的人慌亂,我就會伸出援手,甚至連自己為什麼莫名其妙的情緒不穩,都忘了!當我的腦袋還在鑽著牛角尖,還在想著這些天一直想不透的問題,妳的那句話,著實的拉了我一把。你們不是不理我,就像這一刻,妳會想到,還記得有我在。這樣,夠了!

『怎麼了?』我問。

『沒上。』簡單的兩個字,我也傻在電腦前。

來台灣唸戲劇寫作,是妳最期待的事。而這一路,我一直陪著妳,應該說,我們都陪伴著彼此吧!看妳不眠不休的唸書、找資料、寫報告,心裡不由得佩服妳的堅持。偶爾,我的情緒低落,妳還得安慰我,陪我說話。這些時間裡,我常常告訴自己『我還有人陪著』,只要心情不好,上MSN對妳叫一叫,心情也就好多了!或者,打國際長途電話,給妳,深夜兩三點,妳還是不厭其煩的聽我說,我很依賴妳,妳知道的。雖然我們離得很遠,雖然從不曾見過面,可是心和心的距離,卻是那麼近,彷彿我們已經認識很久很久。其實,我們連一面都未曾見過啊!

妳說:『永誠,不能去看你了!』

我說:『沒關係的,等我們存夠錢,一定有機會見面的。』

最近,我老是想,會不會十年、二十年後,我們都還見不到對方?我很害怕。真的!真的很怕在離開這個世界前,還是見不到妳。妳笑我呆,說我胡思亂想。惜憶,說真的我們一定要好好努力,好好加油!不論做什麼事,都要記得在心裡跟彼此的約定,那個見面的約定,即使十年、二十年、三十年,甚至是在很久很久以後,我一定一定要見妳一面,在我消失人世前!

惜憶,雖然落榜了,但是,別氣餒。我們總是一直跌倒,一直爬起的,不是嗎?妳耍賴的對我說:『我以後再也不寫東西,什麼戲劇寫作嘛!沒什麼了不起的。』我在電腦前笑妳。記得曾經問過我的話嗎?妳說:『永誠,你要這樣子寫東西,寫到什麼時候?』我記得,我的回答是:『書寫,是不為任何目的的,即使,對未來還是有些期待,但是那些期待不存在的時候,我還是不會放棄心裡的聲音,用文字,讓它存在!』

妳呢?妳真的想放棄了嗎?不過就是沒有考上,妳就要放棄最常與心貼近的文字嗎?這只是一次挫折而已,不要因為它讓自己失去了方向,沒有了夢想,放棄了希望。未來,一定會來到,會變成什麼樣子,我們都不知道,但是,當我們回頭看的時候,我們的文字都記錄下我們過去的點點滴滴,光想到這一點,就覺得書寫真的很值得。

加油喔!惜憶。以後再來回想這些挫折,都是值得我們珍惜的記憶。我們必須永遠真誠去面對這一切,即使挫敗,都是我們下一次再往前的動力!

『乖,別哭了!』我說。妳頻頻從MSN上傳來哭泣的圖案!

『不乖!』妳說。

那一刻,我從妳的文字裡,感覺妳的孩子氣。是啊!妳是該要不乖一下,畢竟努力了那麼久,任誰都有失望,都會難過的。但是,只能『一下』喔!不能太久。重新整理心情後,我們就要再出發,再往下一步走!

我看著桌上的幾個喝空的海尼根啤酒罐,早知道就等妳今天心情不好,我昨天就不要一個人喝著悶酒,邀妳一起在電腦前喝,然後在MSN上胡言亂語,傻傻的哭、傻傻的笑、傻傻的面對未來!多好。

我最近老覺得心慌意亂的,思緒總是停不下來。妳總是對我說:『永誠,別煩。』甚至有時候還很沒氣質的對我說:『煩屁啊!』我沒法想像妳用那粗魯的語氣說話,所以,常常在電腦前笑著。現在,換我要對妳說:『煩屁啊!不過就是落榜,下次再努力就是了!』妳應該習慣我的粗俗了吧!我想。

找一段文字給妳,這是朋友編劇訓練班結業時,他的老師寫的話:

如果說創作是一輩子的事 那麼 今天我們在這里所做的一切
不過也祇是一種渺小的努力 希望大家未來在創作的時候
能隨時記得自己跟世界的關係 自己跟生命的關係 自己跟創作的關係
那麼 無論再渺小的努力 也總能發出巨大的光和熱
熱情與能量 意義 同 異議

──陳培廣

未來的一切,我們都要努力,加油囉!

這輩子打死都要見妳一面的 永誠 2003.07.18夜
(都是因為妳,我現在居然習慣給人寫信時,都這麼寫著『給XX,來自永誠』。)

P.S
◎陳培廣◎曾執導過「蝴蝶君」、「極度瘋狂」、「春光進行曲」等戲劇,被評論為劇場界新生代中最具爭議性之創作型導演……(我沒法找到太多培廣老師的資料,自己又不敢亂拼湊,所以,只能截取搜尋到的文章一段!)
祝 好

換日線的話:再沒有這種心與心的交會,值得珍惜!

已經很久沒有寫這種長篇的、記錄性的文章,以前總喜歡在某一次的出遊、某一次的感動中,記錄自己最深層的心情,還有感動。這回,我也來寫三個月的長記,會寫多長?不知道。但,希望記念這三個月的感受!遊記,應該是『遊玩的記錄』,就我而言,在這一年裡的四分之一,是一場長長的旅行,人和人之間的旅行、心和心的旅行。還有,找自己的旅行!

二月,台北的天氣,還是陰冷的天氣,一個人縮瑟在家裡,除了上網,很難找到其它的事可以做。一個人的台北城,孤單、寂寞;徬徨、無助。我沒有退路,我不能再像之前一樣,任性的在南北之間遊走。二○○二年九月,我硬著頭皮回到台北城,雖然口口聲聲的說,自己的夢想在這個城市裡,但我仍然不知道『我到底要幹嘛!』。

網站上出現『編劇訓練班』的消息,我掙扎在參加與否的決定中!真的很想去闖些什麼名堂出來,但是因為經濟因素,我掙扎著。阿姊問我:『妳能不能參加一點有意義的東西,比方說「學英文」?或者是加強自己專業上的東西。』我沈默著。我的詢問,只是要得到支持而已,心上的支持!我想突破,我就是想突破那個階段裡的徬徨!但是少了錢在身邊的我,總會有那麼點不安,那種欲淚的不安,所以,我需要有人給我心上的支持,剩下的,我會自己面對!

那時候,心是悶著的。悶了很久的。跟人接觸的時候,還略帶著敵意,對某些人更是敵意強到自己現在回頭看都無法理解。總是覺得全天下沒有人了解自己,或喜歡自己!安靜和沈默,是我當時最常的言語。說我自命清高也好,說我驕傲自大也好,但我無法改變當時的心態,無法改變自己的心情,總是一再用沈默隔開所有的關心、問候;總是不停的逃開別人的意見和建議,不為什麼,就是害怕!也許是過去幾年來所經過的背叛、背棄、拋下不管,讓我對『熟人』產生莫大的恐懼,又或許是因為太害怕在緊抓不放之後,還是失去的痛苦,讓我無法再放開心去跟人接觸!阿姊老問我:『像你這樣活著,不會很痛苦嗎?不能有些事裝傻一點?不要在乎那麼多嗎?』我很想,但我做不到,我就是會沈溺在那些痛裡。阿姊在我這樣焦慮的狀態下,常常對我說:『你這樣很容易瘋掉。』我想,我瘋了很久,因為我找不到自己的心,已經很久很久!

三月底,我帶著我那顆長滿刺的心,用一貫的冷酷,走進校園,走入人群!第一堂課的自我介紹裡,我講了一些很表面的自己,然後自以為了不起的訴說自己的曾經。我永遠無法忘記當天的我的心情,對身旁的人簡直是到一種『不屑』的姿態,我還是很害怕,所以武裝自己。我忘記誰是第一個跟我說話的人,我記得的是,我在第二個星期的課堂上,坐到中間的位置,離人堆比較近的位置。當我在那個位置坐下的時候,我不知道我在怕什麼,冷漠、沈默、安靜,是我選擇對待別人的方法,我甚至開始翻閱起我手中的書本,假裝與這個世界毫無關係。『雅』坐在一旁,斷斷續續的交談著,但總是蜻蜓點水的。『香』拿出一根草莓巧克力的餅乾問我要不要,我點頭道謝,接過那根草莓巧克力。仍舊安靜的看著我手中那本書,其實,我沒有看,我只是讓它穩定我的情緒,假裝安靜而已!

課堂上,『寶哥』要我們準備一個屬於自己最珍貴的東西,我想破了頭,想不出來有什麼,心還一直困在過去那段愛情裡,我想不起其它值得我珍貴的東西,只有《再見,台北!》這個MV。那堂課,寶哥並沒有依著我們準備的東西講課,跟我們玩起句子拼湊成故事,以及形容一種狀態的練習。我依然記得當天,我尖銳的像把刀,用那些句子,一句一句刺自己的心。也許現在沒有幾個人還能夠記得那些句子的拼湊,但我卻無法忘記當時自己猛刺自己的自殘!

其實,我早就把寶哥說要準備的東西準備好了,認真的將它放在書包裡。我怯怯的問雅有準備作業嗎?然後順勢的將自己準備的東西給雅看,還拿出我那自以為是做好的名片給雅。說實話,我害怕被否決,所以我很認真的在準備。坐在身後的香問起我《再見,台北!》拍出來的MV,我突然震驚起『原來,還有人想看啊!』

我說:『如果妳想看,我就燒一份給妳!』
香認真的點著頭:『真的嗎?你真是個好人。』

我忘不了這句『你真是個好人』,不知道這是香的口頭禪,還是她真的覺得我是好人。我一直覺得『我爛掉了』,一直這麼認真的覺得。從學校畢業這麼多年來,我已經變成一個很自私,很自閉,很不知道自己活著的意義在哪裡的人,聽到這句話的同時,我的心卻是想逃的,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哪來的權利讓人說出『你真是個好人』這句話。

我沒有問別人要不要這片《再見,台北!》的VCD,悄悄的塞給香,她說要帶電腦來放給大家看。當我轉身看見雅也看著那片VCD的時候,我才說了一句:『妳沒有跟我說妳也要,所以我只燒了一份。』雅笑著對我說:『因為香說要帶電腦來放給我們看啊!』那天,香沒帶電腦。所以,大家也沒看到那片VCD,只不過,我還是感動著雅說了那句話。因為,她讓我有被分享及重視的感覺!

隔週上課,寶哥讓我們上台報告自己準備的東西。沒有人要當第一個,寶哥拿出獎品利誘,而我,就這麼上了台!老實說,上台也許是為了獎品,但還有另一層意義──『被了解』。我很亂,心很亂,在台上報告的時候,胡亂扯了一堆,什麼重點也沒講到,我以為把自己的心掏給台下的同學、老師,我就能夠不那麼亂、不那麼慌。後來,我失敗了!雜亂的心情,做不好事,我下了台,沈默。然後,寶哥再給我一次機會,上台!後來的上台,有沒有比較不那麼亂,我不知道,但是我又再一次的將自己赤裸裸的在一群不是那麼熟悉的人群下,曝露!我瘋狂的想要被了解!我瘋了。一直沒好過!

下課後,我喜歡跟著寶哥走。站在他身後,有一種莫名的心安,即使他再怎麼安靜或沈默,我都喜歡他身後的感覺。那一種沈默,是我習慣的!偶爾,他會抬起他沈思的頭,看看身邊的人,冒出幾句話,然後繼續他的沈默。他的沈默是我習慣的,但是他抬頭說話的舉動,卻讓我倍感溫暖。那次,捷運上僅剩我和寶哥,離得很近,但卻沈默。我不斷在腦子裡找話題,不要讓氣氛僵住。東問、西問的,寶哥很累的神情,面對我擠出來的話,也應答著。是我太容易感動嗎?也許吧!在對答的過程中,我在這個也不太熟悉的人身上,得到一種信任,我找很久很久的信任,我對他的。他的反應,讓我相信,原來還有人注意我在他的旁邊,不再是我一個人沈默而已。

四月的日子,我的情緒,陷在另一次的低潮。我掙扎在繼續陷下去或是向上爬。我開始用言語堆累和同學之間的情感,『說話』好像變成我和其他人交流的方式,或者說,也變成我把自己從低潮中拉出來的方式。上課變成我的情緒良藥,說話變成我唯一對外的通道。『小寶』、『亂』、雅、香,還有『小骨』乃至於其他的同學,都變成我說話的對象。而我,沒有選擇的,什麼都講,什麼都說。跟小寶坐車時我說她聽,跟雅在一起吃飯時我說她聽……只要找到機會,我不會放棄說話的權利。也許是同學們都太安靜,久而久之,我開始變成最多話的那個人。說話變得沒有選擇,而是本能的遇到人就說!

因為多話,我也開始熱心起來。說話跟熱心,好像沒有太大的交集,但對我,那是一樣的。除了說話之外,就是熱心的時候,會有別人的關注,會有別人在乎,而且,比起說話更教人注意!我不是有意引起別人的關注,但卻渴望別人在乎,我窩在自己的世界太久,已經忘了不是獨處的時候怎麼面對人群!安靜、沈默以外,我等待有人可以多注意我一點、可以多在乎我一點,而不是讓我一個人!

因為熱心,寶哥和『妙』這兩個老師,總會不停的謝謝我。說真的,在此之前,我已經忘了前一個因為我的熱心,而跟我道謝的人是誰了!我不在意別人謝不謝我,卻在意說謝謝的背後,那顆心!即使是一個眼神,都會讓我覺得自己存在著。我不知道會不會又有人像學生時期那些同學一樣,因為我的熱心,而排擠我,覺得我雞婆!我不知道會不會又有人像職場上那些同事一樣,因為我的熱心,就認為我什麼都能幫忙,而把事情丟給我處理,沒時間處理還要被罵。我害怕這些情形發生!

我的害怕,沒有發生。我一再的聽著『謝謝』、『辛苦了』,還有香的那句『你真是個好人』。害怕的心情,像霧散去一般!我強烈感受著每個人的溫度,試著讓那些溫暖,融掉我心中的恐懼。偶爾,因為熱心,收到同學道謝的E-MAIL;偶爾,在幫助別人的過程中,開始認真思考自己的價值。我變了。從前的朋友也開始這麼說。他們說:『你現在看起來快樂多了。也有自信多了!』

其實,我容易焦慮、爆躁,但又因為怕自己的衝動,在言語上或者肢體上傷害別人或自己,通常我都會以『躲』的方式,避開身邊的人。直到我開始在幫助別人的方式裡,讓自己心安定下來,讓自己尖銳的『角』慢慢圓滑、慢慢平順!

五月,我們交了一個劇本。我發了狂一樣,連續幾天拚命的寫寫寫,心上一樣承載著過往的負擔,紊亂的要陳述一件事情,上台報告後,我?喪的回到座位,『仔仔老師』說我夠猛,一下子寫出來那麼多東西,我僵著笑!我在腦袋裡整理我混亂的思緒,還有妙和仔仔老師的評語。我又困住了!阿姊說我文字裡裝載太多交雜的情緒,理不清,也說不明白。為了那個作品,我狂哭了一整夜!我討厭陷在那裡面,我不要一直在那些圈圈裡轉啊轉!我決心要離開那個情緒。

兩個星期後,我交了一個不同的東西。生活上和阿姊發生的小笑話!它是我轉換心情的方式,我用一個星期的時間,把心空下來,再花三天的時間,去書寫那些簡單的情緒。仔仔老師和妙,都給我很大的鼓勵!而這個劇本讓我莫名其妙的喜歡在班上跟同學聊起因為SARS被隔離的外星人阿姊的事,她的事頓時成為被關注的焦點。我也不斷、不停的說著話。也許是話講太多,我的心也開始空了,發現每一次上課,就是不停的說話、說話,甚至是搞笑,跟大伙打打鬧鬧後,我開始想逃,逃開這些人!因為突然熟悉。

『不跟大家一起坐車啊!』寶哥問我。
我搖頭,甚至連寶哥的眼睛都不敢看。
我一個人,慢慢的走下山,想要在步行的時候,安靜自己的心。
『喂,上車啦!』小骨從校車上叫住堅持步行前往捷運站的我。
他們硬是讓司機先生,把校車停在離我的前頭。
我猶豫了一下,還是上車了!

小骨沒給我逃開人群的機會。三個月來,我想逃的念頭,一直沒停過。我害怕熟悉的感覺,我擔心失去的感受!上車後,我回到最原始的安靜、沈默。直到步出捷運站,我沒有開口說過一句話!而小骨、小寶、香、亂、雅,都沈默的接受我的安靜。沒人開口問我:『怎麼了!』僅僅是用安靜陪伴而已。(我相信,他們一個一個,都被我突然的安靜,嚇壞了!)

捷運上,我做了一個夢。
夢裡,只有我一個人,站在山崖邊。(像臥虎藏龍裡,最後的那個山崖!)
我掉進崖裡,那個畫面是我用眼睛感受著地面越來越近的恐懼,不斷的重複,
我驚醒!恐懼在我心裡放肆的遊走著。
坐在小骨身旁的我,是不斷的冒著冷汗的。
我想抓住他,但我沒有;我想說話,但我一句也說不出口!

我給小骨寫一封信,謝謝他沒給我機會讓我逃開他們。小骨以書信的方式,給我回應,雖然簡短,但卻溫暖了我的心,他說:『我想我們多少都會這樣,忽然當機,這時候就是把電腦關掉,讓它休息一下!過一會兒再開機或許就好了。不過我們可不想讓你當機太久,所以讓你安靜沒幾下,又把你叫上車了!』

六月,美好的一個月,我開始在MSN上和亂聊天,亂十足的酷勁,總讓我誤以為她不喜歡我,有一次,我在聊天室跟她說:『亂姊姊,其實我……我……一直以為妳很不喜歡我。』她說:『線線乖,亂姊姊沒有討厭過線線。』我滿足的點點頭,相信她沒有不喜歡我。聊天室裡,我、小骨、亂,三個固定班底,總是在聊天室裡聊著天,偶爾,雅會出現;偶爾,香餓了也會上網找我們吃飯;偶爾妙會在聊天室現身。我們總會心血來潮去唱個歌,吃個飯!瘋狂的聚會著。

六月,心快樂著,身體保受病痛圍繞。睡不著、睡不好,幾年累積下來的壞毛病,搞壞了身體。除了跟大伙晚上的聚會外,就是到醫院報到。本來因為SARS的原因,根本不敢踏進醫院一步,直到我走進急診的那一刻!我再也受不了莫名其妙的胃痛,夜間門診的時間被大亂,我只能向急診報到。抽血、照X光,一個人在醫院裡待著。聊天室裡,妙說要陪我,我突然一愣,是感動也是激動,家人除外,『從來沒有』一個人可以直擊我心裡的無助。用那句話!

一個人在外,我知道我是必須照顧自己的。妙的關心,讓我更加告訴自己,要把自己照顧好!因為除了家人外,又多一個人擔心我。雖然一直到現在,我的身體還是處於病痛不斷的狀態下,但我努力著,努力著讓它變得更健康。『喂……喂……你……你今天看醫生……看得怎樣?』這是小骨,在我第一次看完門診後,打電話給我時的語氣。我笑了,在電話的這頭。胃痛還是痛,但聽見小骨的聲音,還有那種想要表達關心,卻還結巴的樣子,就讓胃痛減少了一些!

週日下課後的晚上,小寶不舒服,沒有一起上課,我們幾個人一起去吃飯,我突然叫住他們說:『其實今天我好想逃。』可能是越來越熟悉吧!逃的念頭更深了。以前,我都用最激烈的手段,讓身邊的人一個一個離開我,留在身邊的,都是知道我那偶爾想逃的個性、知道要等我的人,這次,我選擇對這群人坦白我想逃的個性。

我說:『有時候,會很想逃開你們,但不是永遠的,只是需要安靜!你們不要以為我不要你們了,你們也就不要我,好不好?』我像個小孩耍賴著。
雅說:『我一直都是那個被逃開,也是那個等人回來的人。』
我問小骨:『你懂我的感覺嗎?』
小骨用力的點點頭,『大概懂。因為我也有這種感覺。』

那天的我,其實很悶,因為我又想逃開了,可是又怕一逃開,他們就像從前身邊的人一樣『咻』的一下就不見了。還好,他們都懂!三個月過去了。我們的課在六月二十九日畫上句點。三個月來,我從一個尖銳無比的人,慢慢被身邊這些人慢慢的磨,磨得脾氣變好了,情緒也不會那麼不穩定,焦慮會有,但已經慢慢縮短那些時間。我不熱心的。我只是藉由這些方式,來証自己還存在著而已!

這一年,我常說自己的心智年齡退回十八歲的青春,愛玩、叛逆、讓人擔心;衝動、莽撞、自以為是……十八歲那年後,我再也沒有熱心過,那種心甘情願的熱心。只要我能夠躲開的事,不要輪到我最好;只要我能夠不淌那些混水,我一定不碰,進入職場後,更是如此。也許,我偶爾還是無法拒絕別人的要求,而幫助別人,但是,在心裡對人群的排斥越來越大,生活也越來越像是附和別人而存在著。我不知道『熱心』是為什麼?我不知道『心平氣和』的表達是什麼?我只知道不斷的從人群中逃開,我只知道用自己尖銳的心去刺傷每個關心我的人,孤立自己!

我是幸福的。現在!或者應該說,我一直都是幸福的,只是我盲目的鑽牛角尖,盲目的以為世界背叛了自己,而實際的是自己背棄了身邊所有的關注。我找了很很久跟這世界和平共處的方式,我失去很久很久最原始對生命的熱情,直到我遇見這群人,我才知道世界一直沒有改變過,而是我失去了自己。我對人群的排斥,其實是排斥自己;我對世界的不信任,是因為不信任自己;我對過往的否認,就是否認自己。在此之前,我不斷的在尋找『自己』焦躁的尋找著!失去自己的感覺,就像無法思考的腦袋,一樣空洞,而我空洞很久很久!

在結業式上,我被推上台講『畢業感言』。我講得不多,因為心裡想得太多,又不想胡謅,所以我還很白目的在台上說:『對不起,我實在不知道要講什麼!』我想,如果等我真的將這篇文字唸完,不知道台下的人會不會K我,所以,我選擇用書寫的方式,認真的對待我的『畢業感言』!(其實,我是怕我自己會飆淚啦!)

親愛的寶哥:
你說,你看到以前的自己。其實我也在上課時,看到那個充滿熱情的我。我很努力的從這一切留下我對生命的熱情、對人群的熱情,我不想再失去自己了。謝謝你。因為你,我們才有機會在這裡相遇!對別人,也許上這課就是學習創作,但對我,卻是一種找到自己的感覺!我喜歡現在的自己。從來沒有那麼喜歡過。謝謝你!

親愛的妙:
謝謝妳每一次的謝謝!我總會頑皮的欺負妳,要妳別那麼客氣,我是開玩笑的喔!就是喜歡在妳和寶哥面前,調皮的像個小孩!也只有那個時候,我才能讓自己放鬆一點!妳說的沒錯,我是把自己的心壓死了,我會適時的讓它喘口氣的,就像唱歌那天從學校走下山時,我沿路的大叫『寶哥我愛你!』、『妙我愛你!』一樣。我就想大叫,放肆的大叫!因為大叫,我才能放開我心中對別離的不捨。下一次我如果不小心又開始撒嬌,又開始胡亂耍寶時,就是我在調整自己的心。別阻止我呢!謝謝妳。(要加油喔!我們勾過手的。)

親愛的仔仔老師:
雖然只有三節課,雖然有時你的言詞犀利,但我記得的是你那感性的每一刻。我喜歡你留給我們的話,我喜歡你對生命、對創作的熱情。你上台時曾說:『不只是你們對自己會有懷疑,就連我們都會!』我一直以為只有我們的心會質疑自己,原來連你們也會!謝謝你對我們的鼓勵,謝謝你提醒我『熱情』這回事有多重要,謝謝你告訴我們『我一直都會在這裡』,謝謝你!

親愛的雅:
我怕因為跟老師走太近,所以跟你們間隔遙遠。不瞞妳,我確確實實、認認真真的思考著『被排擠』的這件事。因為我兩邊都不想失去!每次聽見你們說:『反正你有妙和寶哥。』我都會停下腳步,去想這個問題。我知道,你們是開玩笑的,我也儘量不讓你們的玩笑話影響我自己。妳知道的,我只要往下鑽,我一定又會逃開,但這一次,你們、老師,我一邊也不想逃,我很貪心,我兩邊都要!我的朋友夠少了!我再逃開一次,下一次我要花多少的力氣,去找像你們這樣的朋友?妳問我:『這樣不會很辛苦嗎?』我不想放棄跟人相處的機會吧!人注定是要一個人的,但生命裡,總要有那麼幾個值得自己去陪伴,或者陪伴自己的人,我一個人獨處夠久了,我的心封起來夠久了,我不想繼續讓自己活在那個小角落裡,我想用我的心,和這個世界貼近,同學也好、老師也好,只要多跟一個人貼近,我就能多肯定自己在這世界上存在一點價值或意義!
雅,謝謝妳!每次在我想講話的時候,妳都在我身邊。有一天我跑掉了,不是不見了,而是躲起來了。等我,我會出現的!(下次出去玩,別再一個人一溜煙的不見了。算我求妳啦!)

親愛的香:
妳總愛說我看起來很孤寂,總要我學著不讓心那麼急!給妳一個微笑,^___^,我已經改很多了。還在努力的學著用優雅的方式,去對待每一個人,和每一件事!『你真是個好人』。這句話,謝謝妳告訴我!(我還欠妳一本《作品集》,記得跟我拿。)

給親愛的小骨
說實話,我覺得我跟你很像。犯憂鬱的方式很像,沈默的樣子很像,遙望遠方的眼神很像,甚至連『多想』這一點都像。第一次看見你,覺得你這傢伙頗怪,又害羞,又想講話(嗯!連這點都像。)好像那種『全世界都沒人了解你』的感覺(你看這點又像!)謝謝你每次拉我一把,謝謝你是咱們這群人出席率最高的,只要大家找你,你都會一定出現。那四個字,我還是不得不再說一次『有‧你‧真‧好!』下回有想死的感覺,要告訴自己死不得啊!因為我們這些人吃飯的時候、出去玩的時候,需要一個出席率高的人。(你跑不掉的啦!)

親愛的亂:
妳的安靜和活潑,總會讓我分不清楚妳什麼時候要安靜,什麼時候又可以找妳玩。我們都說班上的人太溫和,但是亂姊姊……妳……妳……妳看起來,真的很像冷酷的……冷酷的……殺人不眨眼……的女俠。謝謝妳的活潑帶動我,讓我每天下午都在聊天室裡,玩得很開心,如果……如果……如果……妳不想講話,一定……要……要跟我們說,不然……不然我們……我們會以為『亂姊姊不喜歡我們了!』

親愛的小寶:
每次給妳打電話,問妳要不要一起出來,妳總認真的說:『不行,今天要趕東西!』害得我有時不知道是該很認真的跟妳說話,還是該像平常的嘻鬧狀,跟妳哈啦!喜歡從妳身上看著妳對每一件事的熱衷,喜歡從妳的笑容裡感受生命的活力,喜歡跟妳走在一起,就像認識很久很久的朋友一樣,可以歡樂暢談無止盡!(下次再一起唱歌吧!不會忘了找妳。)

給我親愛的阿姊:
那天,收到妳的訊息『不要再焦慮了,我想念你躁症的白痴笑聲了!笑一個啦!』我差點沒有狗血的哭出來。我已經慢慢的從這三個月裡,變得開心了。如果妳現在還要問我,為什麼上這個課,我想,未來會走什麼路,我不知道,但我很慶幸在這三個月裡,學著接近人群。我們都要先學會愛自己,才能學會愛這世界;我們都要學會走入人群,才會知道自己並不孤寂,妳以前總要我去嚐試一些什麼,不要躲在自己的世界裡,我不聽。我驕傲的留在自己的世界,把自己越逼越緊。謝謝妳一直忍受我的壞脾氣,謝謝妳現在懂得替我加油打氣!三個月最大的收穫,就是我真的、實在的發現,原來,我是幸福的!

寫到這裡,八千多字。萬言書的目標還是沒有成形,但這是我這三個月來最實在的感受。我是幸福的,我一直對自己這麼說。而且是用一種認真的態度,不是從前那種『強迫』自己的方式,讓自己相信!我終於找到那份屬於自己原始的樣子,感謝三個月來,認真對待過我的每一個人。謝謝你們!

P.S
我已經很久沒有發電子報了,以八千多字再發報,會不會有人受不了?總之,我只是想告訴大家,我幸福的活著,結束了課程,回到了報台上,帶著滿滿的愛,繼續書寫一些關於自己想要書寫的文句!
夏天,真的來了!我愛夏天,就像太陽強烈的照射,心中熱情不減。
祝 好!

換日線的話:有你們,真好!

原來,我那麼不堪一擊,一篇稿件,可以狠狠帶給我那麼多淚水!
原來,我一直沒有改變對人的信任,總是那麼輕易的相信!
原來,我將自己和外界隔起一道牆,不讓人門輕易攻破我心房!

她總是說我將耳朵封起來,聽不見外在別人的意見;
她總是說我用自己的看法在看全世界,而不知道要去用別人的角度觀看這一切;
她總是說我不成熟了一點,帶著奇怪和莫名的衝動,有時還讓人覺得衝動的可愛;
她總是說我是個膽小鬼,害怕太多不用害怕的事情;
她總是說我愛鑽牛角尖,讓自己一直陷,陷到自己覺得傻的時候,才肯爬起。

我承認,我又開始慌了!
我承認,我其實沒有外表那麼無所謂的樣子!
我承認,我只是武裝起自己,因為不會跟人表達,所以不能接受別人不同的看法!
我承認,我以為用說話的方式,我就會與外界沒有隔閡!
我承認,我說了太多我簡單的想法,卻忘了別人的感覺!

他說,他缺乏安全感,我想我也是!
我說,他必須要在孤獨時不感到寂寞,其實我更害怕寂寞。

我被打敗了。只為了一篇要交的作業!居然就那麼狠的讓自己被打敗了。
我不是被別人的評論打敗,而是再一次的証明,我的武裝原來那麼爛!

我一直在問,為什麼人和人之間,不能有單純的情感,
我一直在想,男人女人之間就一定要有曖昧,不能只有純粹的喜歡?
我一直在找,別人給我的話裡可以參考的意見。
我一直一直要走進人群裡面,因為堅持一些自己的感覺,卻一直站在人群外面!

給我一個擁抱!我從沒這樣要求過。
因為我想擁抱全世界,卻忘了要收一些情感在心裡,
等到我以為抱住全世界的時候,卻要一點一點接受流失的感覺,
我承認,我害怕失去,所以握得很緊!
我承認,我害怕失去,就會選擇封閉。

極端的兩個點,放手和緊握。將自己牢牢的圈住!
然後一直一直的向下墜!直到自己看見愚笨的自己,才記得往回走。
周而復始,一直放手,一直緊握!所以我一直沒有安全感。
因為放手,所以失去了很多;一直緊握,失去的更多!

給我一個擁抱,我需要的,就真的只是擁抱。
只有擁抱的時候,我才能看見自己在你們手中,
而不再只是我的雙手在決定放手和緊握。

給我一個擁抱。我很好,只是面對放手和緊握的同時,開始慌亂!
我只想站在人群中央,讓人群擁抱!
而不是孤單的決定別人在我心裡的去留。

給我一個擁抱。

P.S
沒有P.S。
魚,你的留言我有看到。最近比較忙!^_^

換日線的話:給我一個擁抱!

我不喜歡『台北』。

第一次踏著台北的土地,我就這麼感覺著!更強烈的感覺到『我不喜歡』,是畢業旅行時,我和阿緻在寒流的天氣裡,站在環亞百貨外,吃冰的那一次!不知道是天冷我們吃著冰,還是怎樣,看著人來人往的步調,我低著頭吃冰,身體也就跟著冷起來。我好想問:『你們幹嘛走那麼快?』最重要的是,大家的臉上都泛著嚴肅的感覺!好像全世界都欠這座城市的人幾千萬似的。『冷漠』是我最最最最最討厭台北的原因!

二年半前的夏天,我一個人隻身北上,說是追求夢想,倒也沒有那麼偉大,因為離開高雄前,我作夢都沒想過,我會離開那座我熱愛的城市。在那之前,我的北上都是因為畢業旅行,再不就是考試。二年半前,我是以淚水換到北上的門票,除了家人之外,幾乎和所有的朋友都斷了連繫,僅為了一個人。決定北上的那一刻,我幾乎沒有猶豫,也沒有給家人一點心理準備,就一個人從南往北走,走向茫茫的未來,還有未知的前程!

如果你問我心裡怕嗎?其實很怕很怕!因為手裡握著是虛的,不真實的,就好像是看著自己在電影情節裡,排演這一段不真實的故事。

他常說:『如果真的撐不下去,就回高雄了,別為我這樣苦撐。』

我給他的回答都是:『也許今天我是因為你而離家,我喜歡跟你在一起,是我的選擇,我離家也是我的選擇。』

當然在不開心的時候,我也會在心裡想著:『如果不是因為你,我也不用生活得那麼辛苦,只為了換一點和你在一起的快樂!』這種念頭,在他離開時,更為嚴重。只是,當我回頭看著自己的時候,我可以很清楚的看見台北這座城市,有我一點一滴累積出的夢想。我不為誰而存在於台北,我為了我自己!

我始終學不會用跟台北人一樣的步調,走在這座城市裡。很多人都問我:『明明你就長得很高,為什麼走路始終那麼慢。』我笑了!其實不是我慢,而是你們太快,快得不知道停下來看看這座城市的美好,還有夢想的美麗!每天用著偽裝的笑容,來面對這座我們都覺得厭煩的城市。

慧玲問我:『你覺不覺得自己像一隻蟑螂?永遠打不死,永遠在夾縫中求生存,永遠要忍受那又濕又冷又擠的感覺。』

我點點頭。真覺得自己是一隻骯髒無比的蟑螂!那種年輕單純的心,也被消磨殆盡!唯有站在南方的自己,才會覺得自己還保有那麼一點真!

半年前,徹底被愛情擊垮的我,放棄夢想,拋下理想,用最快的速度,離開北方,我選擇最消極的態度──『逃』!直到安穩的躺在家裡的溫暖被窩時,我在腦海裡清晰可見那些在台北努力的點滴。我問自己:『為什麼放棄?為什麼放棄自己努力兩年的成果?難道只為了一個人?』於是,我再一次決定北上!北上前,我跟周輝在MSN上聊著彼此的未來。

我和周輝是在網路上認識的朋友,他在大陸,也和我一樣,一個人隻身在家鄉外工作,我們從來沒有見過面,通常都是靠著網站的留言版及討論區互相交流著。再不就是依著MSN聯絡。有一個晚上,我一個人像是壓抑很久,在清晨陽光還未露臉時,給他寫信。沒有為什麼,只是因為我想說話,所以寫信給他!

隔天,MSN上傳來他的訊息,先是一個笑臉,再是一串紅色粗體的字。

我問:『你發什麼瘋?幹嘛把字變得紅通通的?』

周輝說:『我要紅!』

我坐在電腦前開心的笑了!在鍵盤上打著:『那我也要紅!很紅很紅的那一種!』

兩個人有默契的在電腦上打上一個大笑臉。

周輝說:『別忘了我們的下午茶之約啊!』

我說:『這是一定的啊!約定好的事,不會忘記。只要有一天,我能夠買一張機票,可以遠行,第一站去大陸赴你的約。』

周輝說:『一定喔!』

我笑著說:『如果有一天是你先紅了,要記得包一台飛機,讓我飛過去找你。』

周輝說:『希望有這麼一天呢!』

聽他這麼一說,我突然沈默了,沈重的打上:『如果有一天,我們真的功成名就了,會不會就忘記這些約定?會不會像那些紅了就忘了自己的名人?』

周輝問:『你會嗎?』

我答:『希望不會!如果我變了,不管怎麼樣,你一定要將我罵醒,要把我從名利之中拉回來喔!』

周輝傳來一個笑臉說:『我們都要努力,一起加油喔!』

我也笑了!因為我相信他不會變,就算我們改變了最原始的純真,都會記得在MSN上一排排的紅色字體,很鮮明的訴說著我們的夢想!永遠記得再度北上後,那一個多月,一個人的KTV裡,我藉著手機,唱著一首歌,給遠在大陸的周輝聽。

《明日英雄》詞‧曲‧演唱/吳宗憲
大大的城市裡 我只有小小的夢 有那麼點空洞 但卻帶領我升空
失敗改變不了 心裡勇往直前的念頭 不管你相不相信 我對自己有把握
別人的眼光裡 或許我並不起眼 不論你怎麼做 總是有人有意見
我知道夢和現實之間 有很大的不同 只要是盡了力 就是對的起自己
今天的一切或許只是軌跡 我的偉大只能感動自己
無數的生活堆積出生命 我會努力讓生命有意義
我沒有理由永遠垂頭喪氣 或許你並不懂我的邏輯
三分的尊嚴和七分的努力 總有那麼一天明日英雄就是你

親愛的周輝:
我有告訴過你,唱著《明日英雄》時,我的眼眶是泛著淚水的嗎?好像有。你說:『想哭就哭呀!』我真的就是突然想哭而已。當時,北上好一段時間,工作一直沒有著落。那時的我,每天出門聽的都是這首歌,你說你從來沒有聽過這首歌,所以,KTV的音樂聲響起,我撥通你的電話,讓歌聲溫暖我們的心。記得我們的約定,記得那一句『我要紅』,會有這麼一天,我們見上一面,大口的喝著我們的下午茶,大聲唱那屬於我們的歌!

我一直記得台北給過我那少許的溫暖。它不那麼糟,而是人們把它變糟了!因為是少許的溫暖,所以記得更深刻。謝謝你們!(這之中,包括很多人。台北的同學,在我最想分享這種離家的心情時,四個人,舉行了小型的同學會;台北的朋友,兩次北上都是先借住朋友家,沒有你們幫忙,沒有現在安穩的待在台北的我;台北的關心我的人,謝謝你們總是記得我需要的心情;台北的新同事,那天你說:『有什麼事找我,你一個人在外地,我們在地人幫你,是應該的。』天很冷,下著雨,我只差沒有讓淚水在你面前滑落,謝謝你!)

最近看到台視的『名揚四海』,心裡也有著相同的心情,我們都是為未來而努力的人,我們都是不甘於苟且安於現狀的人,我們都是朝著夢想而走的人,雖然這一路上會有很多很多艱難,等著我們一一去突破。

我們會不會『名揚四海』,沒有人知道,但是在未來的日子裡,回頭看自己的過去時,希望看到的,不要是空白一片!有沒有『名揚四海』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真的認真走過每一個屬於我們的日子!我沒有看過『名揚四海』,也沒有『名揚四海』裡的那種死黨伙伴!但是我知道,很多很多人跟我一樣,都在努力往自己的夢想前行!

P.S
我的同學『國隆』,一個從澎湖來台灣唸書的小孩,很佩服他一路上的努力,讓他已經研究所要畢業了。一月二十一要考預官!(國隆,我相信你可以的!加油!其他的同學們,也要給他加油喔!對了。誰有同班同學的EAMIL?寄一份給我。謝了!)
我的不同班的同學『慧玲』,回去前,記得告訴我!回來後,也要告訴我。跟妳叮嚀幾百次了,應該記得吧!
我其他也在台北這片天空的其他朋友和同學!沒事出來聚聚,暖暖彼此的心!
親愛的周輝,你應該知道我在講你吧!什麼時候給我寫封信,告訴我你現在的生活。還有,我們的名字,用八個字寫出來,是一種很開心的感覺!(我已經好久沒開MSN了。你呢?)
呼~~我在六個小時裡,發了兩次報!前一篇我前幾天就寫好了。這篇我寫了很多篇,很多種版本,終於在夜裡定案!我要好好睡幾天,感冒真的磨人喲!
對於『人間四月天+伍佰』這種組合真的很讚!如果寫得長,我就再發一篇報。如果寫不長,我就留在留言版上!
好好睡幾天後,就要認真寫『再見,台北』囉!
天氣變化大,保重身體喔!(鼻塞真的很討厭。)

換日線的話:不敢去想『名揚四海』,只想擁有一點最初的真!

秋,真的來了!

風,似乎已經不再是熱浪,而是微寒的吹在臉上,我縮瑟著身,真的冷了!

十月七日,你的生日!在出門前用電腦打了簡訊,傳給你!這個舉動,讓我想起以往你生日的時候,我都會先想,要送你什麼!從衣服到蛋糕,還有大家一起過你的生日的時光,到現在連卡片都懶得寄。有你的手機號碼後,送簡訊是最方便的吧!你說過,你印象裡最特別的生日,是他們拿著紅蛋,一顆顆敲你的頭,雖然很痛,但是很開心呢!那麼,你印象中最特別的,我們一起過的生日,是哪一次?

往北的車,睡意矇矓,我還正恍惚呢!反倒是你打來的手機聲,驚醒我!心想:我沒看錯吧!怎麼手機上會有你的來電?

『你在哪裡?』你問。你居然連說自己是誰都沒有,就那麼肯定我會知道你是誰?

我還來不及反應,我在想,真的是你嗎?

你又說:『你現在在台北嗎?』

『怎麼了?什麼事?』我問。

老實說,不知道你記不記得,上一次你打電話給我,是什麼時候?如果我沒記錯,應該是五年前!十七歲那一年。五年,夠不夠久?我們居然可以認識八年之久,你打給我的電話沒超過三次,基本上我只記得十七歲那一次是你找我幫忙,跟這一次!

『沒事!謝謝你。』你的語氣裡,有著好多好多的開心!你的笑語,讓我縮瑟的身子,突然暖和起來。謝我幹嘛?這已經是我的習慣了!

『生日快樂!』我在電話裡再說一次。

『謝謝!』你又說了一次『謝謝』!

真的,我開始算這次是你第幾次跟我說『謝謝』。應該是我不記得你說過這個詞,我一直記得,你要找我,是多麼容易的事!好像我一直都在,讓你知道隨時都可以找到我似的,就連謝謝,也都在我對你的情感裡,給省去了!不過,那是你對我。我倒是跟你說過不少次『謝謝』。

『我週末回高雄,現在要上台北!』我回答你剛才問我的話。

『你在睡覺嗎?』我有點恍惚的聲音,讓你聽見了。

『嗯,現在在車上,剛醒!』我說。你停頓著,等我把話說完。

『等我回高雄,再碰面,好嗎?』我說。

『好!回來再碰面。』

是該掛電話了,每次到這個時候,我們都好像又不知道要說什麼!其實,我很想跟你多講幾句,只是,我好像不知道該說什麼,我還停在半醒的狀態,還在思考這通電話是誰打過來的。真的是你嗎?我聽著那頭熟悉的聲音,真的耶!那是你。

『我回高雄再找你!』

每年的十月七日,我總會想起你,就連看到任何數字的組合,是『1007』,我也會想起你。我們為什麼可以認識那麼久?我們為什麼可以在秋的時候,互相感受溫暖?我的祝福,應該有給你一些溫暖吧!還是,你也覺得是習慣了呢?

有多久沒見你,以為你在哪裡,原來就住在我心底,陪伴著我的呼吸,
有多遠的距離,以為聞不到你氣息,誰知道你背影這麼長,回頭就看到你。

記得第一次聽林曉培唱《心動》時,就想送給你!現在的我,喜歡林曉培唱的版本,也喜歡林隆璇唱的版本!給你的,永遠是林曉培的歌聲,是那樣的珍惜相遇的心情,就像我珍惜八年來我們用沈默的相遇!如果你聽過林隆璇唱的版本,你會不會知道,林隆璇的聲音裡,是帶著我心裡的愁,又淡又深的愁!你不會知道,因為我從未向你提起那段讓我愁的愛情。

秋日的祝福,是每年的定律。今年的你,讓我在夏日邂逅重逢的美麗,秋日讓我期待下一個季節的來臨,春天的到來,你會給我什麼樣的心情!秋日,我想跟你說:『我想念你!』如果我往南,我們可不可以一起吃個飯?或者可以像哥兒們一樣喝個小酒,你說呢?

P.S
這個主角跟『夏日重逢』那一篇,是同一個人!
說真的,你們有沒有這樣一個人,活在你的生命,你會記得一些關於他的事情,卻不是太過熟悉,但是相識很久,卻也不會斷掉聯繫!八年,真的夠長了吧!一個小孩,也上學了!我們認識八年,但是八年的對話,我可以用三天把它陳述完,這種靜默,也是很神奇的吧!我想。
天真的冷囉!多加件衣吧!本來我該讓手休息的,但是這傢伙的電話,又讓我在這種犯愁的天,想寫些什麼!謝謝你們的關心。
秋的陪伴,希望讓你少點愁緒,多點活力!^_^

換日線的話:如果祝福是一種習慣,那麼你的存在,早已根深蒂固!

很久不見!很想問你『最近好嗎?』,只是,眼前的這個你,讓我覺得陌生又熟悉,八個年頭,所以我們熟悉;沈默卻不冷漠,讓人心感歡喜,開始懷疑這個陌生的你,真的是我認識的你嗎?『你好嗎?』我想,是的,你很好!

一年前,你說:『我沒空,別來找我!』我在心中狠狠的告訴過自己,不要再理你了!所以,不再寫信,不再藉著電話傳遞一點關心。就連一些可以打探你的消息的方式,我告戒自己,不許!如果有緣,我們會再相遇,至少,那個時候,我不用再擔心你慣有的冷淡,不用再害怕沈默的氛圍裡,我該逃去何方!於是就這麼淡淡的分散。

『你現在在哪裡?我在你家門口等你!』炙熱的午後,頂著烈日,我找尋著一個未曾撥出的號碼──你的手機。

『我跟朋友在外面,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回去。』電話那頭的你,聽到我的名字,沒說什麼,像聽見老朋友的聲音,雖然平淡,卻略帶著一點喜悅!我很好奇,是什麼改變了你原有的冷淡以及沈默,我還不太能接受這樣的你。

『那晚一點呢?』我也用最平淡的語氣與你對話。

『晚一點喔!我也不知道會弄到幾點,明天早上好不好?』我在心中竊喜,你居然沒有說:『我沒空,你不要來找我!』

於是,我們相約再見!

我們是約定好了,以往我那奮勇不懼的精神,卻在這一刻,消失了!不敢輕敲你的門,很害怕電話中的一切只是假象。只是,我多慮了!再次撥電話給你,問你:『我現在去找你喔!』,沒有什麼太大的反應,你說:『好啊!』像是我們已經是很久很久的朋友一樣!一直是朋友一樣。

『你最近怎麼樣?』你說。

我說:『還不就這樣。』

說實話,這樣的重逢,我不知道該說什麼,除了自己的近況,或者問問你的近況,我想,你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吧!

你將桌上的東西整理過後,轉身告訴我:『跟我一起走走吧!』一路上,我們沒有太多的對話,有著一種很舒服的安靜,我跟著你走,你要辦公,我在辦公室外等著,東走西走,我拚命的找話說,卻又想享受彼此之間的安靜!不害怕這樣的沈默,因為你偶爾會回過頭找,找我!我可以不用擔心,你往前走後,就把我丟在後頭。

回到你的辦公桌前,我向你借了筆,在你的行事曆上寫著『我來過』!每年你的行事曆上,多多少少留下我的筆跡,只有這一次,你笑著看我一筆一劃留下我來過的痕跡,記得你以前總會這樣說我:『你很無聊耶!不要每次都在我的行事曆上亂留。』我很想問你,以前的行事曆,你還留著嗎?只是我沒開口。

離開前的那一刻,依舊是安靜。

我說:『我先走囉!』心中沒有不捨,沒有被趕走的感覺!就是想離開了。

你沒抬頭,繼續忙著你手邊的工作,但你說:『好,那我們再聯絡!』

夏日的重逢,給人一點淡淡的歡喜!如果距離可以改變什麼,我想,就是改變人的心吧!你能想像,你身邊這個人,幾年後的樣子嗎?八年前,我想過。只是,這世界的每一件事,都不如我們所想的,一樣完美!

我們認識了八年,前面五年,我不斷的追逐,造成我們之間的疏離,五年裡說的話,我可以用一天將它說完,後面兩年,我改變了我追逐的模式,疏離依舊。最後這一年,我選擇遠離,重逢的時候,我看到最美麗的心情!

如果,你可以聽得見我心裡的聲音,
距離,不會把我們拉得更遠,
因為,心與心的交會,
是不能用兩個人的距離來衡量,
那是一種屬於彼此心裡最真切的依偎!

這樣的夏日重逢,很美!

P.S
親愛的瑤瑤師,要保重自己!需要我的時候,我都在!
親愛的同學,下次別再放我鴿子,否則再美我都不要告訴妳!
親愛的那個認識八年的你,希望,我們還有更多的八年!改天吃個飯吧!
親愛的未來,你還會給我多少驚奇?
高雄的夏日很熱,我有些水土不服,就像重逢給我的心情!

我的臉好多囉!謝謝大家的關心。倒是有些受不了這一季的熱潮!
謝謝親愛的高雄,對我的迎接!

換日線的話:相逢是一種緣分,那麼重逢就是一種最美麗的懈逅。

二○○二年仲夏夜晚!我一個人,騎著那小小的八十摩托車,騎一條我平日不常路經的道路,方向是──回家!

然後,『碰』!
然後,第一次感覺什麼叫『血流如注』!
然後,第一次送急診!
然後,第一次覺得,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可毀傷!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