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弟呀,這幾天我一直不敢打開facebook的回顧,深怕想起去年的十幾天的事。小祥心因性休克跑步的時候走了,接著是你,然後是小祥的媽媽我的大姨。整整十五天,每日都像度日如年一樣,人都似乎老了好幾歲。

那晚你走之前,不曉得為什麼,我累得無法動,整個人像被挖空似的。你不斷地起身,想找一個角落窩著。找一個角落窩著等待死亡,那是貓的習性,你不是我第一隻送走的貓,卻是第一次把一生都給我的貓。我大概是因為對抗著那份心裡的悲傷和不忍看著你起身、跌坐、趴躺,而感到全身的力氣全部放盡了。

Read More →

00
大概在2001年前後,那時還沒有facebook,也沒有smart phone,或是youtube,上網還是必須用電腦,不能當低頭族,只能上bbs或是各大討論區跟人聊天、說話,最多就只有MSN、ICQ這種聊天工具,連打個簡訊都要按鍵按到死,才能打完一則70個字的訊息。

那時大家討論戲劇,一集一篇常見的。常常像這種一週一集的電視劇,一週都在討論前一週那集,若是遇到連續劇,就是週末會有大量的討論文章,重播看了又看,筆戰打了又打,最後成為網友、有時還約出去吃飯。

而今,網紅當道,開個直播就能討論了,卻少了文字的書寫,有點可惜。能做到五集播完立馬寫,實在要了老命XDDDDDD。今天多寫一篇,所以早上把泳給游了,隔日不用早起。哪像二十出頭那會,熬他個幾日夜也不要緊,筆戰打了就是! Read More →

看完電視影集《漢娜的遺言》我整晚睡不著覺。它又讓我陷入回想那段纒繞心頭揮之不去的惡夢。我的國中時期就是我人生最大的惡夢,以致於我後來都以這段日子做為自我鼓舞時可以拿來提醒自己:「那些日子都過了,沒什麼好怕的。」

比起國中時期,我的高中歲月好多了。即使一樣有著被排擠、霸凌的事出現,無論怎麼樣都比十二到十五歲那段日子輕鬆自在一些。

其中一個因素,是打籃球。 Read More →

上網實在找不太到這類的文章,來寫一下早上的經驗好了。

樓下的貓媽媽,是我們都認識的貓媽,認我媽媽的車聲,會在門口等飯吃。生了三隻小貓,大概全世界都會來找我媽問貓的事,最後當然變成我的事。 Read More →

母親與姊姊昨天一直跟我說有小貓叫。因為沒聽到,我誤以為是地下室暫住的三隻有貓媽顧的小貓,所以也沒認真去找那聲音。(他時而叫時而不叫)

我便跟我媽說,小貓有貓媽顧,不用管牠啊。一直到我準備出門吃飯看電影,看到有兩個小孩(鄰居一個國中一個國小,我不認識,以制服辨識。)圍在我的機車旁的水溝一直看一直看。 Read More →

20161127春聯-1

才剛在便利商店坐下來吃早餐,邊掏出包裡的小說翻開要讀。手機傳來L的訊息。

「問你喔,你那個春聯的指印畫小雞圖案,是你自己畫的還是找素材圖檔來用的?」

我邊攤開小說,邊打字說:「自己畫的。」

我不太會畫畫,但我挺喜歡「圖像」,也非常喜歡可愛的東西。我畫過幾本書的插圖,也生產由我自己手繪的眾多商品。「指印畫小雞圖案」是農曆新年新開發出來的圖。雞有點難畫,不想太正式,又畫不出太可愛的圖,便聽由姊姊,以指印來畫雞年的生肖圖。 Read More →

000031710015

我印象中,父親偏愛愛國獎券,年紀小的時候,是有這麼一回事,但我不太記得細節。

父親、母親的家庭都不富裕,是勤苦人家,沒有錢讀書,要得拚命的往上爬,才能掙得一房、給我們在就學資料上,填入「小康」。 Read More →

台北行蘇打綠小巨蛋-1

上一次聽蘇打綠是「2012當我們一起走過」。我不是瘋狂搶票的那種歌迷。還在日本旅行的時候,知道好幸運可以聽這場在MLD的演唱會。好開心好開心,是今年最棒的生日禮物了吧!

從上一場到這場,聽青峰唱歌,都會讓我有需要拚命忍住眼淚的點。 Read More →

伴著金曲獎在youtube的首頁上,還有一個連結,大概已經在Facebook上一再的被分享、分享、再分享。我想大多分享的人都有被這首《山丘》的歌詞震到,像是前些年在聽《給自己的歌》那樣。

說聽李宗盛,我大概聽的,以不是他自己唱的為主要。直到縱貫線時《給自己的歌》。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