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最好的音質,我寧可花掉大量的零用錢去買TDK的空白錄音帶」——座標〈台北〉。

那是一個音樂取得不是去買CD、卡帶,就是拿起空白錄音帶放有錄音功能的收錄音機,趕在在電台DJ播歌的前幾秒、前奏出現前按下錄音鍵,錄下可以一直重複播放自己喜歡聽的歌的年代。

打開《我的流行音樂病》,記憶就將人拉回那個買空白錄音帶錄歌的年代。那個年代的集體記憶,有著流行音樂病的孩子,書包裡肯定有一台隨身聽、幾顆電池、耳機,和幾捲自己精心錄製的精選集,上頭還用著歪歪斜斜的小字寫著曲目,照現在串流年代的聽歌習慣來說,一捲錄音帶就是一個播放清單,重複的在日子裡隨自己在課堂上、上放學的路途間,或者就那麼一整日、一整個月,不能上一首、下一首只能老老實實地接續著聽著哪首歌挨著哪一首,連前奏幾秒會出現都算得精準。

Read More →

最近在讀熊儒賢《我的流行音樂病》回顧了我童年到成年之間的台灣流行音樂的興盛,再在整理二手書準備再一次大清理/斷捨離時拿起了這本《好書:2007→2008不能錯過的好書》來翻閱,想起了2006年中從體制內的職場離開後到隔年年底搬回高雄的這段期間,我獨立書店的人生,徹底打開了我對「書」的想像或期待或依賴。

不知道有多少人在二十歲以前「就知道自己將來要做什麼」而立定志向?又有多少人在進入職場後就給自己畫了一個目標而朝著它前進?還有多少人像我一樣,一直不知道自己想做什麼?能做什麼?生活日復一日的上班下班領錢花錢省錢⋯⋯

要說「真的想做什麼」?在二十出頭的時候,我對「流行音樂」的喜愛和認識,應該遠遠超過對書的喜愛,沒有想過要跟書為伍,沒有想過有一天會成為做跟書有關的設計,沒有想過想家裡後來會堆滿其實我都沒有看的書。

Read More →

嚷了許久的電子書進度,終於在所有案子告一個段落,又開始心慌沒有收入的時候,繼續動工了。前篇有提到〈用製作網頁邏輯做電子書,而不是用紙本書的邏輯!〉這篇繼續筆記後續遇到的問題與困惑。

關於電子書,最沒有問題的編排格式是全文字不加圖的內容,做成簡單「流式」的epub即可,但是遇到了像遊記那樣大量的圖文內容,就必須考量:到底是要做成紙本書那樣圖文並陳在同一個頁面的版面,或是像一般部落格式的文字平台的網頁,一張圖、一段文的排列?

Read More →

從永靖到員林,我跳過了佛羅里達。

讀著陳思宏筆下的台灣小鄉鎮,聞到了這座島過於一致的味道,尤其是繁華的市中心外,那些長得一模一樣的透天厝,那些被田僑仔蠻橫地在田中央築起一座突兀的別墅(田僑仔。台語。擁有許多田地,靠地價暴漲而致富的土財主。)那些相仿沒什麼特色的老街,那些被拉皮修補沒有年代感的老建築,還有放眼望去的鐵皮屋頂,以及屋主死後沒有價值的房產,沒有人想占有,任其受時間侵擾等著崩塌的那一日⋯⋯

仿佛每個北漂去城裡、他鄉、異國的孩子心裡,都有那麼一個家鄉,只有回到那裡才會想起「我曾是這個鄉下小鎮的孩子」其他的時候,誰不是用力地想擺脫那個不是戲劇節目中那種精心被建造出的純白的簡約,雜亂地像塞進了從小到大每個角落都提醒自己曾經的經過;誰都想有間像小弟在德國那裡像是家具型錄裡的房子,好讓自己不要想起這島上、那家鄉、那個颱風夜的爛事!

誰心裡沒有一點「關於家」的爛事!

Read More →

我習慣在Youtube上找一些跟台灣歷史相關的影片來看,那些在我求學階段從來沒有出現在課本上的台灣歷史,成了我離開學校後需要不斷不斷補足的知識/常識;我沒有經歷過白色恐怖,七◯年代初在台灣出生的孩子,經歷過戒嚴時期的高壓,還搞了一個野百合學運,而我這個七◯年末班車的孩子,常笑說一九七六到一九八◯這幾年出生的小孩,好像消失在台灣民主路上的某個角落裡。至少,在我成長過程裡的氛圍是這樣的。

頂多,我們有些人經歷過「不能說方言」的狗牌童年,或者還有像我一樣聽著父母說起出生那年發生著美麗島事件,我們沒有經過真的非常威權、小心匪諜就在你身邊的時代,但也卡在「父母交代國家之事不關小老百姓的事」以及「好好用功讀書但不要問台灣的從前」是什麼的社會氛圍裡。

Read More →
201210日本京都,Canon EOS 5D Mark II

讀《散步學入門》的時候,會不由自主地冒出曾經走過日本街道的記憶:

原來路上突然狹窄或是彎曲的設計,是延續了舊時代時的道路、水路規劃而留下來的;原來便利商店的設置便利了高齡化的社區,使年長者可以透過便利商店代辦許多行動受限的事物;而心齋橋長兩公里的商店街裡的幾十家藥妝店是為了滿足大量觀光客與代購的需求;神戶一路往港口方向,不只有著台灣能常見早期日本機關的建築,還有大量異國風貌的建設都令人看得眼花瞭亂,自由行根本不需要安排太多行程,只要散散步就可以。

記得第一次去日本(京都)的時候,無論是從機場進市區的JR車上或從民宿的窗口拍出去,都是可以遠望天空的景色,很少有天空被高樓建築遮避掉大半看不到天的壓迫,也很容易看到新舊建築同時存在的街景,我深深被那樣的街道吸引,對城市中這樣的景色感到新鮮,也一方面回想自己在台灣生活過的街道樣貌,想從中找到「為什麼台灣不是那樣」或是「日本怎麼會是這樣」?

Read More →

收起工作室至今整三個年頭。問起當時為什麼收?跟「沒有賺錢」無關,而是我的身心已經到了再繼續下去可能真的會放火燒了那裡!好抹去我曾存在的痕跡。

人在做出「逃跑」的反應時,有時是自己無法說清自己的言行舉止,更像是大腦有個什麼機制自動開啟那個按下「逃跑鍵」,好讓自己不要在危險裡越陷越深。就像我起身離開S,離開那個「開一家書店」、她的夢想一樣,是我腦中那個聲音一直告訴我:「開書店又不是你的夢想,你為什麼要跟著別人的夢想一起!」

我想開一間都是書,但不靠賣書賺錢的店。

Read More →

投資創業鹹魚翻身的故事,總教人為之神往,期盼自己在創業路上能夠有一樣的好運,能像電影或小說裡在高潮迭起的情節中,終於能踏上那個穩健成長的路途;一夜致富,不論是偷拐搶騙,或者是下對了賭注變成富豪的劇情,是大部分只能妄想白日夢實現的人腦中經常的假設:如果、可能、也許,有那麼一天我有了一輩子努力工作都得不到的財富⋯⋯《以太奇襲》結合腳踏實地與痴人作夢的情節,在區塊鏈上演出一齣又一齣的好戲!

說起創業、投資理財或是招搖撞騙的故事,誰因為眼光精準創造了傳奇,又因為什麼理由一時踩空跌進谷裡再努力翻身,都是固定好的套路,但進入區塊鏈的加密貨幣的世界,彷彿多了更自由的漫天想像,從力抗法定貨幣與金融系統到繞過政府體制的過程,《以太奇襲》比起一般創業和淘金致富的故事,有著更多人性與體制的抗衡。

Read More →

姊姊有一張被父親抱起靠在父親肩膀上的照片,應該是母親從父親背後拍下的,在我尚未出生或是牙牙學語的年紀。每回看到那張照片,都會特別想知道,我還能被抱在懷裡的時候,父親的模樣!那時的父親是否跟照片一樣,有著一身壯碩又結實的身材,那合身的衣褲緊繃出他令人安心的體態,父親是座山,就身材而言!

也許是我甚少閱讀到男性書寫自己成為父親的心情,或是其實很少有人能用文字表露出成為父親以前、以後,那種抗拒長成大人的軟弱,而更可能的是,我沒有太多男性的朋友能讓我知曉成為父親的時候,他們也有過那種需要逃跑或是想要喘口氣的心情,以致於我讀著信宏的文字,特別想知道(我的)父親成為父親、將孩子抱在他懷裡,是什麼樣的心情?(也許是如母親所言,他經常在我們就寢後,就消失在家門口,直到我們聽著他的偉士牌聲響再度出現在家門巷口外?他想從家裡逃跑嗎?逃離可能動不動就哭泣的兩個孩兒,還是他只是想出去玩?)

Read More →

那天阿宗透過另一個同學聯絡上我的時候,也是像現在傍晚轉涼但白日曬得臉頰發燙的秋日,我記不得上一次見他的時候是不是在十五歲我的學校校慶?他跟著哪個同學來了學校找到了我!只記得中間連繫我的同學告訴我:「阿宗說想要跟你聚聚!」我從北部南返過節,在連假與阿宗碰了一面。

他像國二轉學前一樣,笑的時候露出他右邊那顆會讓他一直被形容「好可愛」的虎牙。我不確定,在每一個畢業以後,會有誰記得我?但阿宗在畢業紀念冊上,沒有留下他的笑起來很可愛的大頭照,完全沒有徵兆地,從我的同學名單裡消失,而他在我們成年以後找到不好找的我。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