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夏天,返回南台灣前,我在捷運大街裡,花了299元買下一整套《人間四月天》的錄影帶,但我一直沒看完,一直將集數停在第二集。秋天的時候,我在誠品用99元,買了《人間四月天》原著劇本,直到最近,我才開始認真的翻閱《人間四月天》,才真正走入《人間四月天》的故事中。

故事從徐志摩的墓碑開始。本以為,劇本這東西,我只是看幾眼,就擺在一邊,就像錄影帶的命運一樣,只是王蕙玲的文字,有著強烈的吸引力,讓人不由得向下探究徐志摩的一生。

在梁從誡(林徽音、梁思成之子)來台訪問時,曾批評《人間四月天》與事實不符,而我,卻認真的將劇中的徽徽和志摩放在心底!對於戲劇、小說,往往都有編撰的成分,與事實符不符合,倒是其次,不能否認的是它曾經停駐在很多人的心裡;曾經讓很多人著了『摩』。

看《人間四月天》的時候,我總喜歡學著志摩的語氣,喚著『徽徽』;總是用劇中對話的方式,唸著詩。我相信,二○○○年《人間四月天》播出的時候,也有很多人跟我一樣,徹底的著『摩』。劇本和電視劇其實有點落差,因為電視製作的關係,刪去了許多劇本中的情結。還好,拍攝出來的樣子,並沒有太大的突兀感。

說起『徐志摩』,真的不知道該佩服他想愛的勇氣,還是該覺得他背棄道德,然後愛的盲目?只是,愛情本身就是盲目的,愛與不愛,真的在一線之隔,雖然,我很想痛罵他對幼儀的自私,也想罵他介入別人婚姻的舉動,只是當我看著他勇敢選擇他的愛時,不由得由衷的佩服他。也許,他背棄了倫理道德,但他始終沒有背叛過他的心。愛的時候從一而終!就像他後來對於小曼的愛,是縱容、是寵愛,但是他始終沒有背叛他愛小曼的心。

記得有那麼一場戲,應該是我最喜歡的一場戲。志摩剛回國的時候,他們在西山古寺的對話。(我省略部分的對話及場景!)

徽音看著爬滿青苔的墓塚石碑,她說:墓碑上有字,看不清了!
志摩:碑文都風化了。
徽音:不知年代多久了?埋的應該是廟裡的僧骸吧!
志摩:不!這裡埋的是我,千百年前我來過,是為了等妳來的!妳沒來,我不肯走,我從黑髮等到白頭,從壯年等成一堆荒塚!可是我心不死!我只是埋身在此,繼續守候!千百年,多少人來刮過這青石上的苔?來問這僧骸是誰?為誰守在這裡?我相應不理,我痴等!我從荒塚等成了古墓,等到連碑文都風化難辨,終於,妳來了,妳來悼墓了!

徽音:當我是背叛吧!你安我一個罪名,對我何嘗不是一種解脫!
志摩:痴子不說自己痴,背叛的人絕不會承認自己是背叛!妳儘管騙妳自己,那是妳看不到自己的眼睛,但在我這裡它是黑白分明。

志摩:我知道我沒有白白橫渡幾萬里的海洋回來,妳只是沒有依靠心裡害怕,才決定放棄。我兼程趕回來就是為了要安妳的神,要妳定心相信我們這條路是有希望有結果的,它不該再是千萬憾恨!
徽音:它是憾恨!因為只要有一個人為這感情受絲毫的傷害,它就是憾恨,我並不是沒有『來』,我只是無緣『留下』!

這一段劇情,不論是劇本還是片段,很深刻的留在我的腦海裡,至今我都可以想起志摩說著那段荒塚的神情。堅定、固執、毫不猶豫!對於徽音,那種想愛卻因為道德而退怯的心情,更是黑白分明的從周迅的眼中浮現!

徽音選擇了思成,其實讓人有著頗嚴重的難過,為什麼相愛的兩個人就是不能在一起?這讓我惋惜起她和志摩之間的愛情,但我更欽佩的是,徽音離開的勇氣,就像我佩服志摩想愛的心情一樣!有人因愛而在一起,有人因愛而分離,只是,分離的那一刻,總是讓人心碎!

後來,徽音、思成、志摩三者之間的情誼,也讓人為之動容。徽音與志摩由愛昇華的友情,思成與志摩情敵幻化成亦師亦友的心情,徽音與思成相守卻不激烈的愛情!感情太深了,就容易灼傷對方,就像徽音離開志摩時,燒痛志摩,也燙傷自己。

《人間四月天》這個故事,我愛的,還是志摩與徽音之間的故事。不過還是有部分其他角色讓人記在腦海裡。比方說,幼儀簽下在與志摩的離婚協議書時,說的那句話:『我該要謝謝你!因為這是我第一次知道,我張幼儀這三個字能完整的代表我自己!』;又比方說,長民(徽音的父親)與志摩之間的知交,與徽音的友情,他為難在女兒及志摩之間,他尊重女兒的決定,但他也是志摩一直能夠傾心的對象。至於徐志摩與其他人的友情,更是讓人銘記在心,無法忘記。也許感情的波折一直折磨著志摩,但是他依舊有著許許多多陪著他痛,聽他說話的人群!

我一直沒有提到小曼這個角色。不為什麼,因為看劇本的時候,小曼的存在,其實只是更突顯了志摩與徽音的感情是昇華後再也不能改變的事實,甚至是將幼儀拉回到一個更重要的位置上。我不提小曼,不是因為不喜歡這個角色,而是她讓我更珍貴的珍藏徐志摩的故事!

寫到這裡,似乎要停筆了,但是故事從來沒有停止發生。也許這個世代造就不出徐志摩這種人物,但是《人間四月天》確實是將我們拉回去一個陌生卻又被依戀的故事裡,丁亞民在劇本的開頭序裡寫著:『她(王蕙玲)喜歡徐志摩,喜歡的人物值得寫;她也喜歡徐志摩故事裡的許多其他人,值得一一與人分享。她苦惱想著,為什麼現在的人,怎麼過都精神萎瑣不快樂?為什麼徐志摩那時的人,卻個個精采?她想把徐志摩跟她自己對生命、對世界的問號,再放回人間,問一問現代的人類,還懂不懂得。在社會文化動盪爆亂、電影電視物欲橫流、官能刺激到不講道理的今日,她寫《人間四月天》,其實只單純的為了想寫一個感覺、一點感動:人找著、尋著,自己的生命,只為了的心底的那點真。』

我看過王蕙玲的《人間四月天》和《夜奔》,總是有那麼一點悸動,藉著文字,傳達到心裡,當你看著我微微拭淚的時候,就是她的文字,又再度敲擊我的心扉!


導演:丁亞民 編劇:王蕙玲
演員:黃磊、劉若英、周迅、伊能靜……

P.S
呼呼~~看人間四月天聽伍佰的演唱會的CD是什麼感覺?有機會你們試試,如果可以將聽清楚音樂,又可以看清楚文字,那麼會別有一番風味!
線姊:別在我在看《人間四月天》時,學著志摩說話的時候,說我『濫情』!我的感情不泛濫,充其量只是太豐富而已!(不然我也不會三不五時發報,哪來的心情寫啊?)
天,又要變冷了!我討厭冬天啦!什麼時候,四月天會到咧?春暖花開,多美好!
下回預告:『名揚四海』(當然不是寫電視劇囉!)要不就是『一首歌的時間』。(如果每次都那麼有靈感,那有多好!)
謝謝幾個在報台上、EMAIL裡和我對話的朋友。『說話』這回事,真的是人類的欲求,特別是想講話的時候,不講會很難過。謝謝你們陪我啦!(慧玲同學,也謝謝妳啦!那天陪我那麼晚。)
晚安!天氣多變化,記得隨身帶件衣服。

換日線的話:輕輕的我走了,正如我輕輕的來!

『陳昇』,擁有許多作品的音樂創作人!
『曹啟泰』,主持過許多知名綜藝節目的主持人!

這兩個人,究竟是怎麼搭上線的,讓人真很驚訝,一個在唱片圈、一個在綜藝圈,雖然是同為演藝圈的一員,卻讓人很難想像,他們的交情有多深厚!

二○○二年,陳昇因為一場意外,被人打傷了左腦!為什麼強調『左腦』,我們都知道,右腦掌管左半邊的神經,而左腦掌管右半邊的神經,現在的陳昇都是以左手創作、寫字,乃至於這本書的繪圖,都是用左手完成。陳昇一次又一次的開刀,為右半邊神經努力的時候,兩人一起合作出版了一本書,是一本集合起他們兩個人往返書信的書。

Read More →

第一次,花錢買一本明星寫真的書!小時候的記憶不算,這還是拋掉偶像情結後,第一本買回來的寫真書。說它是寫真書嘛!這是大家對《半島鐵盒》的誤解,只因為整本書裡,充斥著周杰倫的每一種表情。我喜歡杰倫的歌,但這並不是我買回《半島鐵盒》的原因,更不是我喜歡杰倫的調調,所以我介紹這本書,我喜歡它,是因為方文山的文字,很有趣,甚至有一種讓你都無法思考出的字句和邏輯!

我相信,有很多人買這本書,是衝著杰倫的面子,而不是因為方文山的文字,一開始,我也只是看看它陳列在書局的架上,跟友人借來看後,我才恍然大悟方文山的文字那樣迷人!

Read More →

二○○一年台北國際書展,我期待很久的一本書,孫梓評的《如果敵人來了》,終於上市,我跑遍了所有城邦集團的攤位,一館的《如果敵人來了》居然銷售一空,我提著大包小包的書,再往市貿二館走去,終於買到梓評的詩集!我喜歡詩更甚於散文,我喜歡短文,更甚於詩,很奇怪的邏輯吧!簡單的說,我就是喜歡簡短。所以閱讀跟聽音樂比起來,我會較喜歡後者,而梓評的文字,我會更眷戀詩集。

《如果敵人來了》這本詩集,是梓評的第四本作品,正四反一的編排(很難解釋正四反一是什麼!)黃郁欽的圖畫,搭上梓評的文字,一種很鮮明的感受,似乎從圖案裡,我們就能明暸梓評要說的話,還有心情!也許有人會說,我說反了,應該是文字為主,圖像為輔啊!其實,我們都是圖像思考的動物,只是看誰能夠把自己所想像的畫面,化為文字,最重要的是,書寫的人,能不能用文字喚出讀者心裡的畫面!

Read More →

前一陣子,在電視上看到煙鎖重樓,因為雨杭的一句話、一個眼神,所以我進入了煙鎖重樓裡,小說和電視的版本,應該不盡相同,我沒有很仔細的看過電視版本,即使看過,我想必也在時間的留逝裡,淡去了記憶!只是雨杭那熱切想愛的雙眼,當我觸及他深邃的眼瞳,他那深切的愛,也穿越文字,強而有力的降落在我的腦海裡。

夢寒和曾家獨子靖南的婚姻,在路過牌坊的那一刻,已注定是個錯誤。傳統的愛情,封閉的思想,愛情之於夫妻,根本就是多餘,媒妁之約,縱使有再多的人守著牌坊的故事,守一身的貞潔,卻依舊有著不安定的靈魂,因為想愛,所以背叛這一切一切的道德倫理,然而這樣的背叛之下,得到了相愛的權利,停止了繼續向下發展的悲劇!

Read More →

遇見梓評,是因為遇見一個人,所以,我接觸了很多寫書的人,或者,寫作的人!我不是那麼愛看書,但我卻很容易喜歡一本書,而我,進而戀上了寫作。二專之前,我很愛圖圖寫寫,包括了現在電子報裡的小圖,都是我在高中青春歲月裡,一再修改,然後,變成我最愛畫的圖。從前,我很喜歡畫各式各樣的人,但是,自戀為主,我喜歡畫自己的樣子,然後寫上日期,加以護貝,最後留著,或是送人!很多人跟我要過我畫自己的小人圖,但是,我從沒給過!

Read More →

《冒險的夏天》從書局領回,四十五度微傾的身軀,一起進入這個冒險的季節。

一朵朵潔白的雲 一片湛藍的天
一雙赤腳 步過一個炎夏

二十九度,應該是有些悶熱吧!像是夏夜剛開啟冷氣的房裡。公車裡,那位心細的大哥,駕駛著飛翔的老公車,聆聽著年少的心情。

畫上句點的那一刻,其實我很想輕輕的問一句『後來的交集』

Read More →

(寫在書出版之前!)

『林‧育‧丞』出書了!《著‧迷》二○○○年五月底上市!從育丞的自序,我深深對育丞著迷了!

我有一種習慣--在街上看著過往的人群,聽著這城市寂靜的呼吸,沒有人理會,就像自己一個人被擺在角落的心情!很喜歡一個人的安靜,一個人歌唱,一個人出門,一個人……一個人在安靜時,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在和自己對話,聆聽自己的聲音。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