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覺得台灣缺乏與職業相關的圖書,可以讓小朋友從小去認識不同職業的工作細節。許多人對於「去出版社上班」「寫作」都有非常天馬行空的想像:「我好喜歡閱讀,去出版社上班可以看好多書喔~」「我很會寫作、畫畫,應該能成為一個作家或是插畫家出書吧!」殊不知「一本書的形成」有著除了喜歡閱讀、很愛寫作、很會畫畫之外,還要有更多面向的溝通討論、對創作內容的構思與察找資料⋯

《書怎麼做出來的?》是一本給六歲以上的孩童閱讀的繪本,也非常適合所有不具備出版專業但有心朝「出書」方向前進的寫作及繪圖者作為參考資料,從「靈感怎麼產生的」、「寫作過程會遇到的停滯不前」、「繪者在畫插畫時需要留意什麼細節」⋯⋯都用了非常生動的圖文說明,不只孩童可以稍稍明白「啊!書是這樣被做出來的」也許讓許多文字或繪圖創作者更加了解:「書怎麼做出來的?」

Read More →

不自覺的,在相當安靜的夜裡,將故事的後半段,用某種想掙脫什麼找到答案的迫切,像主角在故事末了渴望生命可以翻過一頁的盼望給讀完了。

一椿少女命案,與那椿時間軸上已遠久、毀壞兩段青春的命案彼此呼應、連結。深陷記憶裡的李海燕和宋東海在時間裡相信自己一輩子就會這麼與自己的愧歉糾纏下去,將自己大量投身於忙碌的工作中,沒想到十四年後的命案,迫使他們回頭從新檢視,好友及女友的命案,是不是曾經在哪個點上遺落了什麼必要在意卻沒有在意的事?

Read More →

三十九歲生日那天,我在書店翻起王意中上一本關於「亞斯伯格症」的書《不讓你孤單》。花了非常長的時間,從這個名詞裡去找尋許多生命中難以理解的情況,以及永恆障礙的社交互動,到了後來去喜歡自己那些與世界的格格不入,以及接受了某些思考邏輯不同而在人際關係遇到的困難,再不花任何時間責備自己,也再不希望自己非得要靠近、融入/被靠近、被融入任何群體裡!

《不讓你孤單》與《不動怒,與亞斯伯格症孩子親近溝通》都在討論「孩子」這個階段的亞斯,是寫給「家長」「師長」這些年長者看的(寫給與亞斯兒相處的人看的),但對於覺察能力夠敏銳的或是真的想要回頭尋找生命中某些解答的亞斯來說,它們或多或少都可以讓自己從找到一點蛛絲馬跡,就算不是「亞斯」,也都能從這些「亞斯特質」裡發現「人與人互動之間,還有那麼多眉眉角角」。

Read More →

看運動員比賽,常常會有打從心裡替自己找回什麼的力量,你緊盯著、專注著看著他們每一個動作,超越或被超越,在勝負之間總能找到一點激勵自己的方式,彷彿那些運動競賽,都是一場又一場的自我檢視:我這裡做不好了,要像他們一樣繼續努力;我這裡做到了,也要像他們一樣朝下一個目標前進。

延後一年舉行的東京奧運,在疫情環伺之下終於舉行,被打亂行程的運動員們,站上五環殿堂,賣力將自己發揮到最好。在那個疫情不見曙光的氣氛中,我一直思考著「沒有停辦」是為什麼?直到世界好手們一一在場上奮戰,帶來一場場振奮人心的比賽,才發現從競技中感受每一個運動員展現平日的訓練時,是可以讓人提振士氣的。

Read More →

「為了最好的音質,我寧可花掉大量的零用錢去買TDK的空白錄音帶」——座標〈台北〉。

那是一個音樂取得不是去買CD、卡帶,就是拿起空白錄音帶放有錄音功能的收錄音機,趕在在電台DJ播歌的前幾秒、前奏出現前按下錄音鍵,錄下可以一直重複播放自己喜歡聽的歌的年代。

打開《我的流行音樂病》,記憶就將人拉回那個買空白錄音帶錄歌的年代。那個年代的集體記憶,有著流行音樂病的孩子,書包裡肯定有一台隨身聽、幾顆電池、耳機,和幾捲自己精心錄製的精選集,上頭還用著歪歪斜斜的小字寫著曲目,照現在串流年代的聽歌習慣來說,一捲錄音帶就是一個播放清單,重複的在日子裡隨自己在課堂上、上放學的路途間,或者就那麼一整日、一整個月,不能上一首、下一首只能老老實實地接續著聽著哪首歌挨著哪一首,連前奏幾秒會出現都算得精準。

Read More →

最近在讀熊儒賢《我的流行音樂病》回顧了我童年到成年之間的台灣流行音樂的興盛,再在整理二手書準備再一次大清理/斷捨離時拿起了這本《好書:2007→2008不能錯過的好書》來翻閱,想起了2006年中從體制內的職場離開後到隔年年底搬回高雄的這段期間,我獨立書店的人生,徹底打開了我對「書」的想像或期待或依賴。

不知道有多少人在二十歲以前「就知道自己將來要做什麼」而立定志向?又有多少人在進入職場後就給自己畫了一個目標而朝著它前進?還有多少人像我一樣,一直不知道自己想做什麼?能做什麼?生活日復一日的上班下班領錢花錢省錢⋯⋯

要說「真的想做什麼」?在二十出頭的時候,我對「流行音樂」的喜愛和認識,應該遠遠超過對書的喜愛,沒有想過要跟書為伍,沒有想過有一天會成為做跟書有關的設計,沒有想過想家裡後來會堆滿其實我都沒有看的書。

Read More →

嚷了許久的電子書進度,終於在所有案子告一個段落,又開始心慌沒有收入的時候,繼續動工了。前篇有提到〈用製作網頁邏輯做電子書,而不是用紙本書的邏輯!〉這篇繼續筆記後續遇到的問題與困惑。

關於電子書,最沒有問題的編排格式是全文字不加圖的內容,做成簡單「流式」的epub即可,但是遇到了像遊記那樣大量的圖文內容,就必須考量:到底是要做成紙本書那樣圖文並陳在同一個頁面的版面,或是像一般部落格式的文字平台的網頁,一張圖、一段文的排列?

Read More →

從永靖到員林,我跳過了佛羅里達。

讀著陳思宏筆下的台灣小鄉鎮,聞到了這座島過於一致的味道,尤其是繁華的市中心外,那些長得一模一樣的透天厝,那些被田僑仔蠻橫地在田中央築起一座突兀的別墅(田僑仔。台語。擁有許多田地,靠地價暴漲而致富的土財主。)那些相仿沒什麼特色的老街,那些被拉皮修補沒有年代感的老建築,還有放眼望去的鐵皮屋頂,以及屋主死後沒有價值的房產,沒有人想占有,任其受時間侵擾等著崩塌的那一日⋯⋯

仿佛每個北漂去城裡、他鄉、異國的孩子心裡,都有那麼一個家鄉,只有回到那裡才會想起「我曾是這個鄉下小鎮的孩子」其他的時候,誰不是用力地想擺脫那個不是戲劇節目中那種精心被建造出的純白的簡約,雜亂地像塞進了從小到大每個角落都提醒自己曾經的經過;誰都想有間像小弟在德國那裡像是家具型錄裡的房子,好讓自己不要想起這島上、那家鄉、那個颱風夜的爛事!

誰心裡沒有一點「關於家」的爛事!

Read More →

我習慣在Youtube上找一些跟台灣歷史相關的影片來看,那些在我求學階段從來沒有出現在課本上的台灣歷史,成了我離開學校後需要不斷不斷補足的知識/常識;我沒有經歷過白色恐怖,七◯年代初在台灣出生的孩子,經歷過戒嚴時期的高壓,還搞了一個野百合學運,而我這個七◯年末班車的孩子,常笑說一九七六到一九八◯這幾年出生的小孩,好像消失在台灣民主路上的某個角落裡。至少,在我成長過程裡的氛圍是這樣的。

頂多,我們有些人經歷過「不能說方言」的狗牌童年,或者還有像我一樣聽著父母說起出生那年發生著美麗島事件,我們沒有經過真的非常威權、小心匪諜就在你身邊的時代,但也卡在「父母交代國家之事不關小老百姓的事」以及「好好用功讀書但不要問台灣的從前」是什麼的社會氛圍裡。

Read More →
201210日本京都,Canon EOS 5D Mark II

讀《散步學入門》的時候,會不由自主地冒出曾經走過日本街道的記憶:

原來路上突然狹窄或是彎曲的設計,是延續了舊時代時的道路、水路規劃而留下來的;原來便利商店的設置便利了高齡化的社區,使年長者可以透過便利商店代辦許多行動受限的事物;而心齋橋長兩公里的商店街裡的幾十家藥妝店是為了滿足大量觀光客與代購的需求;神戶一路往港口方向,不只有著台灣能常見早期日本機關的建築,還有大量異國風貌的建設都令人看得眼花瞭亂,自由行根本不需要安排太多行程,只要散散步就可以。

記得第一次去日本(京都)的時候,無論是從機場進市區的JR車上或從民宿的窗口拍出去,都是可以遠望天空的景色,很少有天空被高樓建築遮避掉大半看不到天的壓迫,也很容易看到新舊建築同時存在的街景,我深深被那樣的街道吸引,對城市中這樣的景色感到新鮮,也一方面回想自己在台灣生活過的街道樣貌,想從中找到「為什麼台灣不是那樣」或是「日本怎麼會是這樣」?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