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連的看了三部台灣電影《殺手歐陽盆栽》、《翻滾吧!阿信》、《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再看《日落大夢》的時候,有一股說不上來的無言,就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的那種。

應該是2009年,我有拿到同是吳汰紝執導《尋情歷險記》的票首輪院線票,但它很快的撐不過院線的考驗,就下檔了。

《日落大夢》是吳汰紝拍她眼中的父親,一個聲稱很會發明的父親。這本是一椿美意,用那樣的方式,去呈現一個台灣男性的打拚和不認輸、不服輸的樣子。但很可惜的是,故事講的不好,讓人看來覺得是那超級食物調理機的一小時的廣告。(淚) Read More →

彷彿又回到2009那年,世運在高雄的盛況。當時沒有看過這些阿公阿嬤那麼賣力的跳著啦啦隊,也錯過了高雄電影節的上映,終於在這個時候看到這部歡樂的紀錄片。

有人說是邊笑邊哭,有人是看完了活力充足,有人大概是像我這樣,將時空拉回2009年的夏天。

不論是這部《青春啦啦隊》,或是另一部《不老騎士》,圓夢的也好,不小心成為一支上場的隊伍也好。近百的年齡,好像都有著那麼一點鼓勵人生的意味。 Read More →

本片收益將全數投入失智老人照護工作

這是楊力州的紀錄片,紀錄著那些失智的老人。恰好,在看這片子之前,我看了日本的《腦海裡的橡皮擦》,講的是年輕人得到阿茲海默症的故事,再更早前,我看過渡邊遷演的《明日的記憶》,總想,這樣「遺忘」的故事,可能要夾帶大量的淚水,好像如同演戲那樣,得病、被守護及照顧,串連起那些感動。 Read More →

F是我最近碰到的朋友。剛開始碰面的時候,他不太敢看我,說話的時候眼神好像又落在另一個地方看人,腦袋好像也還在思考某些事,有時不由自主的說話大聲了起來,我總能感覺他的一些緊張,我會耐著性著跟他說話,不是我很有耐心,而是我覺得他很特別,邏輯跟一般人不大一樣,想的事情也跟同齡的孩子不同。在看這部《一閃一閃亮晶晶》的時候,我直覺想起F,有許多狀況很像,我無法知道F是不是跟片中的孩一樣,但我知道他們都是特別的人。

Read More →

hsu2

父親將泡麵及菜混雜在鍋裡,煮沸著。許慧如紀錄父親的片子,早有耳聞,一直沒機會看到。終於等到DVD發行後,看到了這兩個片子。看片的順序得依其時序進行,先是《雜菜記》再來《黑晝記》,不過,若是反過來,或許在看父親吃泡麵時,會觸動內心的更深處。

《雜菜記》裡很少對話,不論是主角的父親,或是拿著攝影機的許慧如,幾乎沒有什麼太多的言語,只有許慧如一直拿著攝影機對著父親拍的畫面。於日常、家裡、工作的地方,或著其他。父親少許幾次會回過頭讓人知道有攝影在拍,但多數時都是讓攝影機靜靜的跟著。《雜菜記》裡,雖然是在呈現父女之間的生活差異、距離,但是畫面流露出來的卻是父親背影後的女兒的心安,以及父親再回頭時,望見女兒的一種不孤寂感。這應該是除了親人以外,沒有人拍得出來的感覺。越是想表達距離,畫面卻越能將兩個人凝聚在一起。 Read More →

書展的時候去看了 《沿江而上》,遠流智慧藏的朋友寄來簡介,沒多想也就去看了。對於中國的想像,從六四開始,幾乎都是給我震撼的感覺。雖然從小讀的是中國歷史、中國地理,但是對這個地方的印象,清末民初後,好像打混仗的,就這樣被帶過去了。開始有其他不一樣的印象,是小時候黃河、長江年年賑災的消息,逢雨必淹。再來就是因為網路的發達認識了一些中國的網友,發現生活上好像沒啥兩樣,就是生活用語有差別。

再後來的,就是有了台商、台幹,許多朋友去中國晃了一圈回來,有的,還在那裡。北京奧運那大到不行的場館,有人說北京、上海的步調已經比台北快,水平也比台北高,我還是在很多影像、文字裡,感受著我在六四時感受的震撼,那震撼大概是「哇拷,還有這樣的事存在啊!」的感覺,不論北京、上海變得再怎麼繁華、再怎麼進步,那後面還有很多很多故事。

Read More →

凌晨三四點,醒了。最近的睡眠一直不好,上週回家時也是這樣。幾乎沒有一天比媽媽晚起,都是坐在那裡看著媽媽起床,跟媽媽說:「媽,我餓了。」有一天,我忍不住餓,自己拿了火腿走到廚房,準備煎自己的早餐。媽媽醒來問我:「要跟我去市場嗎?」我想都沒想就說好,然後跟著她去做那件我從小就不愛跟的事。

看這部《是我嗎?/媽》的早晨,我醒著,睡不著,因為太餓,但又還太早,更別說沒有媽媽在身邊可以說聲「我餓了」就有吃的。(感覺上怎麼像個死小孩XD)由於女影的安排,所以看這部紀錄片前,還有另外兩部紀錄片一起看。除了《魔魅峽谷》是不發音的動畫外,另一部胡台麗導演的《穿過後》,則是與過世婆婆的對話,也等於是1976年拍攝《穿過婆家村》的二部曲。這兩部都是與上一代對話的影片,帶出了世代之間,很不一樣的變化。

《是我嗎?/媽》,由導演陳婉真拍攝自己的媽媽四年。在這部片裡,看見母女間的差異及衝突,同時也看見相同及溫暖的部分。片中,陳媽媽比起一般的母親來 說,對新事物的接受度非常的高,她使用DV拍片、用數位相機拍照、用電腦剪輯、籍由Skype與遠在他方的女兒講電話,感覺上,這樣的母親與子女間的溝 通,應該不會有太多的代溝,但我們仍舊能看見那種一觸及發的衝突場面。

讓人不明瞭的已經不是這個母親怎麼會那麼難溝通,反倒是像導演的自述,反思自己與母親對話時,那個位置、那個角度,究竟是什麼?又為什麼一次一次的帶來衝 突?有沒有能有比較好的溝通方式?能不能夠不再針鋒相對?而這些問題,多半也都在每個家長與小孩之間。經過這樣長期的拍攝之後,導演似乎找到了她與媽媽的 相處方式,比較能夠接受自己與媽媽的樣子!

現場的映後座談中,有當母親的人發言,也有當孩子的觀眾發言,兩代之間,彷彿就在那個場地裡開始對話了起來。他們談著彼此的世代,對另一個世代的想像,那 有期待,有不滿,但擁有最多的,則是代與代之間的關心。有的人已經與自己的母親一同相伴來看這場電影;有的人似乎還在找、還在想怎麼去改善自己與孩子間的 互動。而我,突然很慶幸的想「還好,我已經很久沒跟媽媽吵架了!」(笑)

原本以為,看這部片時,應該會哭得半死,以為那片子裡的母親,會有那種我們想望的溫暖,去呵護那些我們以為被忽略且最在意的部分,在陳婉真的鏡頭下,媽媽 的樣子,樸實而自然,簡單而純真,善良且勇敢。看見的,便是那麼多那麼多真實的,存在身邊的陪伴。我們不再需要狗血似的劇情,只需要這樣簡單的,看見那 個,也在我們身邊的媽媽!

媽媽這幾天常打電話來。有些事,我還是沒有跟她說,像是看醫生啊、自己的軟弱啊!不過,我也沒有告訴她,其實我還滿喜歡她打電話來哇啦哇啦的胡講一通有的沒的,只要不囉嗦,什麼都好!

很可惜,這部片在女影只有一場。映後跟導演小聊了一下,似乎有機會可以在其他地方做巡迴,有看到的人,要記得去看喔:)

女性影展網站 (到10/21喔!)

《是我嗎/媽》My Mom’s Daughter
2007/導演:陳婉真

P.S
我說導演,妳比媽媽囉嗦耶!
我不喜歡這張被用來當劇照的照片!但只有這張。

換日線的話:因為媽媽都不讓我下廚咩~~

「全球暖化」這個議題,在這幾年被大肆的被討論著。正巧,最近看的書,不單單跟戰爭有關,像是《六十億人的幸福互助會》,以及我現在手邊還在讀的《可不可以一年都不買》都討論到消費過度的浪費,形成的資源浪費這類跟環保有關的議題。

這部紀錄片的主角高爾,在各地演說著地球暖化的嚴重,看過這部紀錄片的人,或者更早先的電影《明天過後》,多數的人對於整個地球即將面對的危機,都能知道這個日漸嚴重的問題,會如何影響著地球的未來,但並非知道了就懂得應該怎麼去做,或者說「面對」這個問題。

對於「面對」這樣嚴肅的問題,我相信人們是願意的,只是該怎麼做?該要在生活上做些什麼改變,是必須被教育的。這個世界正在比過往快速的運行著,同等的也在快速的消耗著地球的資源。如果我們停不下腳步,是不是得仰賴那些快速運行的傳播工具,去影響我們的生活模式,去指引我們該如何在緩慢的改善生活習慣,進而或多或少減少我們消耗資源的速度?而這正是這部紀錄片缺少的部分!

我的身邊有很多很多真的身體力行做環保的人,但多數的人是你怎麼影響他都沒有用,因為長久以來的生活模式,學校及家庭或者社會教育幾乎沒有真正的告知這個議題的嚴重性。,即使有,也會快速的被淹沒,多數的人都被定形,改變也非一朝一夕,就更別說流行文化如何快速消耗和大量消費這一切的資源。

改善全球暖化的問題,以下節錄至《不願面對的真相》中文官方部落格:

使用高效率能源、再生能源以及節約能源等全新政策都是解決全球暖化的方法。許多科技早就已經存在,可以用來解決全球暖化的問題。可以立即採取的行動包括全世界都同意製造二氧化碳排放量低的汽車,省電的電器用品以及節約能源。

人也可以減低他們排放的溫室氣體量,達到立即的成效。
各大廠商已經開始設法減低二氧化碳排放量,同時達到省錢的目的,但是開發新技術仍有很大的潛力。

研發並提供全新的乾淨能源技術,例如風力發電、太陽能發電、油電混合引擎以及另類燃料,都將能改善全球暖化的現象。

除了全球暖化這個危機之外,人類還要面對更多的環境資源流失的問題,如果我們都能夠從小地方做起,開始減少生活上不必要的資源浪費,開始起身去做,開始認真面對自己有必要改善的生活習慣,或許我們可以讓地球存在的更久吧!

《不願面對的真相》中文官方部落格
《不願面對的真相》中文官方網站
《不願面對的真相》英文官方部落格
《不願面對的真相》英文官方網站

 不願面對的真相( An Inconvenient Truth )
2006出品/UIP ( 台灣 )
導演:戴維斯古根漢

P.S
要去把腳踏車修理好!買二手好還是去修車好呢?
台北的天氣居然有點像要入秋了噎~~
看這片看到電視燒掉XD

換日線的話:應該不用買新電視,反正也沒在看。

我想,應該是我沒血沒眼淚了。看完《醫生》後,跟《生命》一樣,我有一種幾乎不知道它們在幹嘛的感覺!應該也不是說沒有感覺或沒有感動,只是那個感動的點,好弱,好弱。朋友說《醫生》比《生命》更適合叫做《生命》,我覺得,應該叫《父親》。

十月十日,西門町圍著紅潮,塞了好一下的車,才順利走近西門町,拿著早場優待券買票時,想著幾個看完的朋友的心得,心裡早就有準備,應該不會是太讓人感覺到什麼的片子。但其實,也不是那麼沒有感覺,只是太零碎、太簡略、太不專注,感覺像散在空中,但你也並不怎麼樣知道那到底是什麼感覺。

結果結論竟然是,好吧!我是個沒血沒淚的傢伙。

至少朋友M說看完挺難過的,我說我只有在最後看到那一行,來自秘魯的孩子Sebastian,已經過世的時候,心裡難過了一下,剩下的,就沒了。

坦白講,如果Sebastian、Felix這兩個故事拆開,應該會是很動人的故事。在Sebastian身上,可以看見很多對生命的期待,父親臨去前的不捨,母親敘述時那種心痛,轉而在Sebastian開朗的說著自己如何學英文的表情上,Sebastian的死亡,更教人心痛。

Felix的離開,當然,也不能說不讓人傷心。尤其是腦海裡還深深的記得他每一個表情,講述他的墓、他畫的那些圖、他演的戲,甚或是母親或父親提到他的,點點滴滴,都讓人記憶深刻。

Felix、Sebastian相似也相異。一個尋找死亡,一個抗拒死亡。但最後兩者終究逃不出死亡。有人說,這個故事的焦點並不在Felix的死因,那麼,是什麼呢?最後,我們當然搞不清楚Felix到底為什麼把自己吊在衣櫥內。父親是說:「他永遠活在我們的心裡。」所以?然後呢?

「他永遠活在我們的心裡。」這句話看來讓人心酸,當Sebastian和他的父母,努力的為Sebastian尋找生存下來的機會,或許,Sebastian離開的時候,他的父母更適合講這句話。

然而《醫生》(醫生)到底要跟我們說什麼呢?我疑惑Felix的姊姊,怎麼都沒有出現?我其實很想知道,她對於Felix的離開,現在是什麼樣的心情?關於死亡,我相信還留下來的人,勢必都有一點思念,當我坐下來傾聽一個父親的思念的同時,真的,我真的只感覺到,他的思念。其他的。沒了!

嗯。應該這樣說的。紀錄這樣的片子的心情,真的,只是想要傳遞「思念」是什麼嗎?

我想起曾經有一個朋友。她講述著,當她面對姊姊自殺死亡時候,母親讓她和弟弟去收屍,弟弟抱下還掛在繩上的姊姊,她目睹著,姊姊自殺身亡時的臉。她說,她不敢看、不敢看、不敢看!

我不知道,她現在對於姊姊的死亡,是以什麼樣的心情對待,是用什麼樣的方式想念。看完《醫生》的時候,我沿路的想著,她當時的心情。我沿路的想著,為什麼《醫生》裡,我沒有太多的感動?

我確切的認同,最後,我們也僅只能說:「他永遠活在我們的心裡。」但在此之前,我怎麼,都感受不到,他們內心的煎熬?或許,是拍攝的方式、陳述的方式、紀錄片的結構,什麼都好,我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但最後我知道,我應該不是一個沒血沒淚的人。

我只是不曉得,不曉得從何開始,開始感動?

疑問:為什麼片子裡,沒有預告片那首音樂?

醫生( Doctor )
2006出品/中映電影發行
導演:鍾孟宏

《醫生》官方網站
很喜歡那隻蛇的圖片,資料很齊全的官網。
《醫生》部落格

P.S
很久沒進電影院。純屬個人感覺,如果不喜歡,就不要看唄!感謝。
秋天,天氣涼爽。

換日線的話:悲傷是不會因為時間停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