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歲離家北上工作在外租了個房子,最擾人的就是「倒垃圾」這件事了。在台灣垃圾不落地和垃圾分類回收有一定的時間表,對於獨居且要去城市另一頭工作的上班族來說,倒垃圾真的是件有點麻煩的事;那時我沒有廚房無法自己張羅食物,倒是也省去整理廚餘的麻煩,但是也盡可能的不把外時帶回家,一定都是在外用餐完,免得把湯湯水水、外帶餐盒和餐具帶回家,就得有些日子趕著回家倒垃圾,否則一堆就到週末,還得守在那兒等垃圾車。

(當時還很少人提倡自帶餐盒、餐具這個觀念,不過比現在好一點的是當時沒有隨叫就送的外送服務,也就沒有現今的外送垃圾!)

因為上述的原因,我幾乎是一個可以不製造垃圾的人,加上北部的垃圾是隨袋徵收需要用專用的垃圾袋,我常常半個月還裝不滿一個最小垃圾袋的垃圾量。就連我現在是會下廚煮東西,會製造出一些廚餘,但要集滿市售最小垃圾袋的量也不是很容易。

Read More →

2020台灣海洋青年論壇在於高雄聚集台灣各地六支隊伍,來參與大量垃圾造成的海洋危機的討論。六支隊伍紛紛以垃圾減量、再回收利用,以及從垃圾的源頭減量來教育推廣及作為思考海洋保護的起點,提出不同面向的方案,希望可以盡量地減少人類在垃圾製造上對環境的損害。

來自高雄的三支隊伍,用不同的角度提出對於垃圾減量、環境保護、海洋危機的看法。

其中高雄中學和左營高中的團隊以「垃圾回收及再利用的經濟模式」,希望能夠讓回收的資源再製成為新的商品,再透過回收的回饋,達到鼓勵消費者使用再生商品、主動減量的目的;而馬禮遜美國學校的同學以藝術作為垃圾再造的表現,傳遞環境保育的理念,將藝術與海洋上的廢棄物(或垃圾)結合,讓藝術跟環境保育一起走入生活;高雄美國學校以親身走訪小琉球推廣海洋保護的理念,與當地的居民、國中小的學生一起親身投入環境保護的思考和帶領他們主動減少塑料製品的使用。

Read More →

去麥當勞自備容器裝食物算是我常會做的事,多半我會盡量不要在尖峰時段去吃麥當勞,或是盡可能先想好自己要買什麼,準備好裝食物的容器好讓工作人員比較方便把食物裝給我。前幾天去點了麥克雞塊加薯條,帶著容器去裝,就在集點卡上多得到了一個點數,才知道原來現在不只帶杯子去裝可樂可以集點,帶容器去裝其他熟食,也可以得到點數,集滿五點就可以換一杯小可樂,是可以用來教育小孩從小自備餐盒的鼓勵。(雖然很多爸媽不給孩子吃速食。)

像麥當勞這種速食餐飲是最容易製造大量垃圾的地方,從醬料包到每一個食材的主包裝,甚至還時常有漢堡已經用紙先包裝起來,再放進根本不需要的紙盒的狀況,如果內用那個包裝從食物製作到交到客人手裡,應該不用二十分鐘就會變成垃圾。

Read More →

很後來的中秋節,家裡就不烤肉了,除了因為沒有人要收就會變成我的工作之外,最受不了的是每次烤完肉就會製造一堆垃圾,尤以跟親朋好友一起的時候,更是容易大量產出免洗餐盤、餐具,每每我要是忍不住murmur:「你們幹嘛就在家門前烤肉,還要用一堆免洗用品!」肯定是會遭來白眼或是「你環保你最高尚」的嘲諷!只好自己閉嘴。(但還是會悄悄地問媽媽、姊姊說:「下次可不可以叫他們自備餐具?我是小輩所以很多事要讓母姊去說比較有力。)

其實我非常喜歡烤肉,今年中秋的時候,我用電磁爐加鐵烤盤終於再次在家裡又烤起肉來,但說是烤肉,其實就是煎煮吧!只是沒有炭火的味道,但不用收拾烤完的炭火、爐具,就輕鬆許多。姊姊聽聞同事的中秋節包一台烤肉攤車去住家烤肉,我又常問她什麼時候同事約吃燒烤?(我的社交圈就是姊姊同事們的聚餐)就約了一次烤肉攤車趴!

Read More →

2007年我從台北回到高雄後回到家與家人同住。搬離家數年在外生活,要重新與家人一起生活,免不了會有一些生活上的衝突,特別是我離家時才剛成年,成年以前有很多生活上的規矩都得聽命於家人。

一個人住外面(期間也與伴侶同住)什麼都要自己來,對一個時不時會加班、討厭回家又下樓、週末睡到自然醒或出門玩的上班族來說,「倒垃圾」大概是我人生中最討厭的事!於是我盡可能的不製造垃圾,常被家人覺得是環保魔人!

剛住回家時,與家人的磨合多有衝突,扣除其他生活習慣外,我最常叨唸的是:「為什麼又拿免洗筷回來?」「你不要買個早餐就拿兩個塑膠袋回來。」最重要的是,這些東西如果沒有人要收,我就會是被罵的那個人,但我常常不明白「為什麼要拿垃圾回來整理它們,然後再等垃圾車來拿去丟?」於是我常常叨唸著家人的習慣,但多半都會遭來白眼,或者投以「你幹嘛那麼固執」的眼光。(因為沒人要收就我要收,我明明就懶惰得要死。)

Read More →

明天要去台北一趟,找出在屈臣氏集點換來的小行李箱來裝點衣服,才發現它的輪子壞掉一顆。家裡不同尺寸的行李箱也有幾個,但因為是夏天衣服輕便,也只去五天就回來,拉個小行李箱就好。但眼見它輪子壞一顆送修也來不及,而且這種換來的贈品也真不知道換了有沒有它的價值,而且如果要換,我一定是四顆都換,價格一定跟它本身的價錢差不多了!

當然,也不想因為一顆輪子就把它丟掉,於是突發奇想自己來改好了!

Read More →

就在今年(2019年)七月起,公部門、公私立學校、百貨公司及購物中心四大類場所,內用禁止提供一次性的塑膠吸管。事實上,內用的「一次性餐具」也都該全部禁用,雖說未來會慢慢朝向這個方向去立法規範,何不如從現在起開始改變自己的使用習慣。

我不太用吸管,舉凡所有只要是沒有封口的任何飲料,我都是就口喝,生啤都可以直接拿起來喝了,馬克杯為何不行?玻璃瓶啤酒都那麼小的口徑也能就口喝,為啥其他小口徑的就不行?這些東西你在外頭都不嫌髒也不嫌喝起來醜,怎麼換成飲料就不行就口喝了呢? Read More →

我是一個非常懶散的人,我不喜歡整理、不喜歡倒垃圾,特別是我不喜歡花時間等垃圾車,也不喜歡被垃圾車的時間綁住。所以我盡可能的,減少製造垃圾,以減少我倒垃圾的次數。

忘記何時開始不喜歡拿袋子。我買東西總是喜歡抱在手上,連籃子都不拿,因為很高大,所以雙手能夠環抱的東西就比較多,我會用盡我全身上下可以利用的地方,把買來的東西帶回家。例如:腋下、手肘、手腕……也有好一陣子我很喜歡穿口袋褲,買飲料的時候,我會把飲料就插在我大腿旁的口袋褲裡。 Read More →

原先寫在Facebook,修改後挪回部落格

忘記是幾歲開始,我會帶小毛巾出門。那時哈林(庾澄慶)會在屁股的口袋摺入一條毛巾,年紀小的時候,我愛炫就會像他一樣,塞一條毛巾在我牛仔褲的屁股口袋裡。超酷的,當時覺得。

那時我天天打籃球,拿著毛巾很理所當然,那幾年NIKE還出了很多方巾,現在都買不到了。後來不天天打球,這個習慣也就沒有了,一直到朋友送了我一條小毛巾後,我才又開始會在包裡塞個毛巾、小手帕之類的東西。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