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學校上手作課時,恰好有一堂是必須使用到打火機將尼龍繩做結尾,有個大男孩玩起我帶上的防風打火機。我有一個非常酷炫的防風打火機,那是用在手作時,燒掉一些布繩的尾端收尾用,當然也作為我抽菸時點菸用。

大男孩問起我抽菸的事,我想想他們也都成年,好像沒什麼不能聊的,一來一往的說著最近喜歡捲菸,但沒什麼菸癮的事。他像是突然發現什麼寶物似的,眼睛一亮,好像是沒有任何一個年紀稍長的大人,願意跟他們分享這類「壞習慣」的心得。

Read More →

大約一年前我在Facebook註冊了新帳號,這是我每五年都會想做改變,或說我是想打亂演算法和同溫層。新帳號的動態牆上朋友或我追蹤按讚的訊息,都以一種非常詭異的排列,同樣地連同我的訊息出現在其他人動態裡的時序也相當詭異。

動態分兩種:人氣動態與最新動態。我的人氣動態常常以12~8小時的時差,讓我看到是8小時之前甚或三到五天前的訊息;我的最新動態,幾乎都是朋友回覆自己留言或朋友按讚的訊息。也就是說我要看到「剛剛」、「5分鐘」這種即時訊息,只能碰運氣。(有時候剛重新整理可以看到,再按一次就又消失。)

Read More →

寫給C的,關於虧待自己!親愛的C,從twitter時代妳在國外、回到台灣,有很長一段時間,我們沒有太多的交集,甚至我離開twitter、plurk,到了facebook的年代,我與妳幾乎再在這些社群網路上往來。可能是我們還是有著共同的朋友,在六度空間裡又建立起集。也不記得是誰先按了交友邀請,在我的舊帳號裡,應該是妳,當我決定後來那個新帳號,以及這個帳號的時候,應該都是我將妳一同帶到我下一個人生階段裡。

若不是今年一場妳的風暴、一場我的風暴,也許我們不會像今日一樣,成為可以講三四個小時電話的朋友。或者再往前追溯,是2016年我和妳們(與T)那頓突來港式飲茶的小聚,以及去年我北上妳問我要不要讓妳載去宜蘭一日遊,如果沒有這些,我想我們都不會在彼此的人生裡,留下漫長的痕跡,更不會在相識的第十年,才成為親愛的朋友。

Read More →

寫於facebook

我不喜歡「出櫃」兩個字。我認為情感的存在不是因為「性別」而是發自內心的感覺。對一個人的感覺。

我從小就被外在條件被歸類在「應該是喜歡同性」框框裡。我喜歡過異性也喜歡同性,喜歡的人我都告白過,也被拒絕過。交往的對象也都是同性,曖昩有好感的則不分性別。

我沒有特意將自己打扮得很man,那是父母給我的身體,我沒有抗拒,也沒有不喜歡,而穿著,我只是選擇我喜歡、舒服的樣子,如同喜歡一個人,是順著我的內心喜歡、舒服的標準。

Read More →

IMG_2765

貓在天亮的早晨抓門,抓醒我的夢,這貓已陪我睡了三夜,夜裡我還不懂牠為什麼在我房門外一直喚我,我把牠抱起許久,直到牠想掙脫。直到我爬上床,牠跳上床,踩一下我的肚子,便依著我的小腿,尾巴晃著、我把玩著,雙雙入睡。 Read More →

受林書豪的影響,週末我買了一雙黃綠色的球鞋、兩雙N家的厚底襪、兩隻N家的護踝(因為它牌的都太厚了)距離我上次打籃球,已經是半年前,我去教部落格課前的事,而距離上一次我買球鞋,則是一年前。

最近工作實在太勞累,為了逼迫自己早睡早起,所以每天早上只要有林書豪的比賽,我就會讓自己早點起床(不過,卻沒有早一點睡)。不只因為看林書豪比賽所以想打球,而是看著整個球場散發出來的氣味,便想念起只有籃球的高中歲月。 Read More →

我是盛夏出生的孩子,生日總是在學校放暑假的時候,所以我生日的那一天,幾乎都是沒有人陪伴的,大概因為這樣,很少人記得,就連暑期輔導的時候,也難被記起。父親還在家的那些年,我記憶中全家只有我的生日那天,會出現蛋糕,很難記起同樣會被遺忘、寒假生日的姊姊,有過父親買的蛋糕。(可能是因為都在過年吧!)

開始工作的時候,我每年生日都會給自己放假,請假扣錢也無所謂,但那或多或少,都有一點害怕被人遺忘的心情,又或者不太能面對在工作場合中,勉強明明討厭你的人來假裝祝賀,或自己討厭的人來替你祝賀。 Read More →

[世運主場館音樂會]世運外觀

半個月前,高鐵的免費刊物編輯寫信到Flickr來,問我可不可以要一張照片用。說因為是免費刊物,所以不會支付費用,希望我可以授權。免費使用,大概就是寫寫授權書,然後要求對方不做任何修改及加入我的名字和出處,我就會提供使用。

有許多單位,或是教科書出版社,要圖都很理所當然,來信都自動略過費用的支付這件事,常有的是不了了之,連說聲謝謝都沒有。 Read More →

不要吵

我不喜歡聚會,二成是因為我不太愛社交,八成一定是因為「聲音」。

我對聲音很敏感,敏感到我家的鬧鐘的秒針不能有聲音,只要睡覺有相同頻率的聲音,我就會徹夜難眠。而我對所有較大的聲響,都有那種將要撕裂我腦袋的那種恐懼,不論是家人動作大一點的關門聲,或是洗碗過於大聲,都會搞得我很緊張。(雖然我老覺得那是因為害怕家人生氣,日積月累的習慣,但我還是改不掉那種對大一點聲音的緊張。) Read More →

如果「等待」是一種優點,那我應該可以多一項被讚許的事;如果「等待」是一種才能,那我應該很小就擁有這項才藝。我擅於等待,等任何人、任何事的發生、任何必須用時間換來的事,我都很擅長於「等」。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