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拍照才想出門!

就像是每回有人問我:「你去日本那麼久,有什麼地方可以推薦的?」或者有人問我:「高雄去哪兒玩,不看小鴨去哪裡?」我都答不太出來,我可以不用人陪,只要給我一台相機,我什麼都可以收進眼裡!若拍完了,我再走到下一個我感興趣的地方繼續!(或者母親小時候丟一台相機給我,我在校外教學會有樂趣一點)

一個浪漫的書籍製作委託

那確實是三十歲之前才會有的浪漫,而這種文字與書的浪漫在現在三十歲之前的青年身上所剩不多。它讓我回到那些還會為愛情熱情澎湃的年紀,像第一次內心無盡慌張卻要壓住高昂的語調;像急切地守在電話前、信箱旁等待對方的隻字片語;像飛蛾撲火般地不顧一切地遠走他鄉只為了一場不知道有沒有結果的愛情!

妹寶!

能夠被疼愛、被照顧、被呵護都是一件必須心存感謝的事。感謝自己身邊有一個人願意對自己付出、給予;感謝有人能夠對自己包容、體諒、關心、問候⋯⋯大方的收下、擁有和享受這些被愛,不要害怕失去而情緒勒索對方,也不要認為這些溫柔、溫暖是種應該,在這些疼愛、照顧、呵護中,長成更好的、更獨立的自己,再用同等的方式,去回應對方,去關愛自己身邊在乎的人,去共同分擔各自生命裡所承擔的重量!

不要從勵志故事和心理叢書尋找自己!

我從來都不是一個熱烈交友的人,也不是一個熱情與誰往來的人,除了是一個還算溫暖、和善,願意在需要的時候給人擁抱或幫助的人以外,我從來不是一個會主動與誰往來的人,如果你認識的是「主動跟誰往來」的我,那可能就是我努力過卻從來做不來的樣子,而今,我決定拋棄那個我努力過的我了!(而我其實已經這麼做好些年了。)

關於畫畫這件事!

這是一個人人都要突顯自己希望能被看見的年代,也是一個總是需要在人前大張旗鼓說出自己那些可以端上檯面的才能,畫畫不是我的才能,我只是喜歡這件事,又「擅長」手工藝和開發商品,可以找我做設計排版做書,可以找我合作商品,但不要找我畫畫,因為這是一件,我最不擅長也無法幫別人完成需求的能力!

開刀房

解鎖開刀房與縫合的經驗,實在是無敵愚蠢的過程。依然是自己進急診、自己簽所有的同意書,但途中有家人來陪我,終於不是解鎖孤單的最高級!上一次躺急診是三十出頭時從樓梯滑下半層樓摔斷了尾椎骨,而學會了爬樓梯要「慢慢走」,不能再像青少年一樣跑跑跳跳!這一次大概也是要學著以後做任何事都不能再急急忙忙要踩好腳步,畢竟反射神經已經不敏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