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工作當興趣!

每一次討論「做自己喜歡的事(興趣)」究竟能不能成為讓自己活下去的能力?或是經常在工作中遇到種種困難、麻煩,而感到「工作」只是為了「填飽肚子」而做,也許可以換個方式思考「這個工作裡究竟有沒有自己喜歡的事?」「能不能去喜歡自己的工作內容?把它們變成興趣?」

因為拍照才想出門!

就像是每回有人問我:「你去日本那麼久,有什麼地方可以推薦的?」或者有人問我:「高雄去哪兒玩,不看小鴨去哪裡?」我都答不太出來,我可以不用人陪,只要給我一台相機,我什麼都可以收進眼裡!若拍完了,我再走到下一個我感興趣的地方繼續!(或者母親小時候丟一台相機給我,我在校外教學會有樂趣一點)

那些沒有交代的會留在第二季嗎?《殺人者的難堪》(살인자o난감)

不難看的一部劇,看起來也是應該要有第二季的結局,少了那些比較關鍵的因果關係:羅賓的角色設定、羅賓與松村和怡蕩的連結、是什麼原因開啟松村動手殺人的契機?若是能補上這些是再好不過了,不然要「探究」「罪與罰」這件事,實在是不太能太深入地思辨這個難解的課題,最後把「挑選對象」又推給怡蕩的感應能力就太說不過去了!

意外好看《查無此心》!

台灣不是沒有好劇本,而是有時候演員撐不起或是經常缺了細節和深入故事的情節,或是「那些觀眾都會知道但其實觀眾根本不知道的事」沒有被放進故事裡,像《查無此心》這種看起來像是峰迴路轉的情節,只要差一點點都會顯得「拗」,拿捏得宜就會是一個完整又精采的故事,觀眾便會相信這樣的故事、那樣的情節都是真實的,而不只是一部電影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