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故事若是把專業的醫學/心理學名詞放到情節發展裡,又說不到位時,就容易形成一種:故事說得挺好的,卻讓這個專業名詞在故事裡成了沒有必要的存在,或者讓人輕易有著賣弄專業知識卻又便宜行事的以一蔽之所有沒有被交代的細節。

《她和她的她》的前幾集讓我一直無法進入。

首先是那本用作解釋林晨㬢英文名的小說《黎明:短篇故事集/Seher》一開始就刻意得要命,特別是這本小說在台灣的出版日期是2020/03/30,以劇中的時間點算,林晨㬢上大學的時候應該是2002左右,但這本書卻出現在李晧明與她大學時期的圖書館裡,時間序上的不對,就使得在個獵人頭公司的林晨㬢比起「回到過去」的林晨㬢更像是虛構的。

Read More →

從三月開始固定運動及認真的健康飲食以來,「量體重」應該是我最容易觀察身體的變化,以及了解「吃進去肚子裡的東西」會如何影響體重的方式。

說起「減肥」這事,一堆方法叫你斷食、叫你算熱量、叫你吃那些沒油難吃得要死的低IG或低醣飲食,但其實最重要的就是「量體重」,只要你仔細觀察,你就會知道「吃什麼會胖」,吃對了食物,其實完全不需要算熱量或不吃!

Read More →

這應該是我看周美玲的作品,難得走出戲院不罵人的(但我還是每部都花錢進電影院看。)

在同檔期的台片中猶豫許久,後來還是選擇給《流麻溝十五號》一個機會,看到整場坐了三分之二的觀眾倍感欣慰,畢竟這種經常有可能是票房毒藥的題材,又沒有太吸引人的大場面,很容易發生小貓幾隻包場觀影!

才剛說:「台灣影劇中,特別缺乏歷史相關的故事」,恰恰得已可以看看《流麻溝十五號》怎麼重新改寫台灣的曾經,順便看看在大量的韓國影視洗禮之下的台灣觀眾和台灣創作者怎麼面對這樣與台灣相關的歷史改編。

Read More →

我的刺青師曾經問我:你畫這麼多可愛的圖,怎麼不用自己的圖刺在身上。我笑說:「我的畫都是我的少女心(童心)啊!跟我本人高大的樣子完全不符,我沒辦法想像它們待在我身上的樣子。」(笑。)

能保留著一點童心應該是在畫圖時最感愉快的事。母親總是問我:「你畫這些東西到底要賣誰?」我時常不知道怎麼回答她,也經常看著自己長不大的畫風,像是與自己不同人格共處一般。

但非常幸運的,不論是文字上的正經嚴肅、與他人閒聊時帶著些許冷淡的幽默,或者與人面對面有時溫暖又有時害怕羞怯且用冷漠替代而逃離人群的我,都被各自與我面對的人照顧得還不錯,我也讓這些不同樣貌的自己與那個畫畫的我相依。

每年畫桌曆就是為了母親。(母親肯定不曉得)她總是會問我:「你有沒有月曆?都沒有人送。」做設計又畫畫且是母親的多拉A夢的我,理當要變出一份給她。

而往年過年好像也都畫了LINE貼圖,今年索性以貼圖的概念來延伸,就畫兔子吧!(也就是說這些圖我會拿來做貼圖,再請期待。)

掛曆

掛曆一樣是A3尺寸(297mmX420mm),紙質是我喜歡的映畫紙,單價400元。

內頁圖片:


桌曆

今年桌曆我私心做了我喜歡的、接近正方形尺寸(150mmX170mm,底座3mmX72mm,銅版紙,單價280元。

內頁圖片:

購買連結:https://shope.ee/AUJhBjJB7A

台南、高雄政大書城,同步開賣。(台南請於11/5後購買,高雄則是11/4)

啊!對,六日在後是母親大人的習慣。本來就是做給她的,就要依她的習慣。(每年都要說的)

圖:我的童心們。

韓國影集《非常律師禹英禑》播出後,關於自閉症的話題登上了熱門話題,不少人因為禹英禑這個角色的可愛,雖說還不到「可以理解」或是「願意同理」,但已經能有不同觀看「自閉症」的角度。

關於自閉症或是所謂高功能自閉症的「亞斯柏格症(現在應該多稱亞斯『特質』)」,近年來滿常被寫進故事,以這些特質用做角色設定。最常被拿來延伸的,除了像禹英禑的高智商外,就是「重複的行為」、「過分專注於單一(感興趣的)事物」,以及特別不願意與他人有肢體、眼神的接觸的行為,都異於一般常人,像是錯降在地球上的外星人,與地球上的一切格格不入。

Read More →

我想我某一種敏銳的神經,經常地在人群中比別人早一步選擇什麼或放棄什麼,並且選擇自己想要的是什麼!自小沒有企圖心,對人生沒有什麼目標,對活著沒有什麼太多的欲望或渴望,似乎也是我與人之間格格不入的原因:不跟別人的話題走,對別人特別熱烈感興趣的東西不感興趣,對流行事物不追求、不渴望,也沒有太多時候會去羨慕別人有什麼我沒有的⋯⋯都讓我年過四十後的人生,逐漸看起來「無聊透了。」

我不聽、不看、不跟隨任何流行話題的訊息,舉凡吃喝玩樂、名人八卦、網紅爭議、週年慶特價、何時搶免運搶折價券都不關我的事(但真的需要買東西的時候都會買貴了XDDD)哪個podcast、youtube講得那些什麼「你好像需要知道、但不知道根本不會死」的那些知識也好、常識也罷,甚或是聽就知道他在唬爛你的內容,我都沒有意願想知道。

Read More →

在金鐘57拿下幾個獎項的《第一次遇見花香的時刻》,讓我迫不及待的把它找來看,想看看這個被討論的女同志電視電影到底有多麼厲害!

關於「同志」這個題材,在台灣的戲劇作品中,一直有個問題:始終都窩在自己的世界提問,然後自問自答,並且始終圍繞著「認同」以及「自己到底有沒有被愛」(你到底有沒有喜歡過我~~~~吶喊)以致於不論是哪一個族群的觀眾觀看這個圈子,都帶著一點彆扭、扭捏,好像這些就是生命的全部了!

Read More →

從七月(2022年)看完韓劇《陽光先生》後,我興起了蒐集韓星李炳憲作品的念頭,於是從八月初至今大概看完48部韓國電影、五六部的韓劇(不含一直重看的《鬼怪》及《陽光先生》)以及約莫十多部韓國以外的電影。

這48部作品中,以李炳憲、李政宰、金高銀、金泰梨、宋康昊、卞約漢⋯⋯及他們合作的導演、演員的作品不斷地連結起作為觀看的挑選。不論是近年的作品,或是三位比較年紀較長的李炳憲、李政宰及宋康昊早二十年前、上個世紀的電影,從角色的變化、劇本的多元,以及他們各自隨年齡變化在作品上的挑選與角色扮演,都教人看得過癮。

金鐘57的入圍名單出爐的那天,長劇集的部分沒有意外的幾乎都是我看過的,而過去這一年也的確能被提起的作品,不論討論熱度或是製作上的水準,就只會是這幾部,要說「台劇爆發」也許可以換句話說:

除了這幾部劇外,其他的戲劇是無法放在同樣的水平上做評比,否則就不會出現幾部劇都入圍十幾個奬項的角逐名單。

Read More →

韓文片名《은교》的《蘿莉塔:情陷謬思》是金高銀的首部電影,關於電影的譯名,台灣還是有點扭捏作做了,韓文的「은교」是女主角的名字,也是以女主角延伸貫穿整部電影的小說名,台灣不曉得為什麼看到老少戀就非得翻成這樣,若以片名來直譯:銀嬌(維基百科的中譯,也是中國片名譯名)、恩喬(平台中台詞的中譯),會更準確一些,才不會非要跟俄國作家納博可夫的作品《蘿莉塔》連結在一塊。

蒐集韓國影星的作品得從維基百科的連結一部一部爬起。看金高銀的作品不像看金泰梨的作品那樣,正好都在熱頭上(金泰梨的作品我全看完了,金高銀在此《小女子》之前只看過《鬼怪》)兩人的出道作品都是充滿著文學性與情慾的表現,並且都將「慾望」這件事拿捏在內斂不色情的界線,雖說這樣的作品都被規範在限制級、十八禁的範圍裡,但稍稍對文學、藝術感興趣的青年來看,應該是能從中感受到情慾流動在肢體交纏間的或喜或悲,而生出對性有更高層次的想像!

Read More →

這麼說,好像太炫耀了一些,也真的是一種炫耀。哈哈哈哈哈。(為什麼我每次都這麼正經八百的講心裡很爽的事XDDDDD)

體重從二月一路降到八月左右少了13kg,就在83和84之間遊走。偶爾看到82,就正好遇到要大吃的狀態(例如中秋烤肉、解封吃到飽XDDD)仍然盡可能的維持在85左右不要再往上飆,其中有一日又站上86,大概兩三天後又持續的往回掉。

體重沒有明顯的變化,但體型似乎有持續變小,那些原來穿在身上有點合身的衣服,現在穿起來都像青少年刻意買大的、嘻哈風格的打扮;年初新買的所有衣服也都鬆鬆垮垮,就連後來買小一號、版型較大的褲子也都開始擔心它往下掉。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