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2015年的事了,在幾次跟女友自由行後,我就決定要自己一個人出發去日本看看,用「我自己」的方式玩。母親總是問我:「你一個人喔!」「對啊!」我說。家人總是以為「我朋友很多」,但不知道「我很難跟別人一起」。

「一個人」這件事對我來說一點也不奇怪:一個人上放學、一個人吃飯、一個人看電影、一個人搬家、一個人去吃快炒(超難點的)、一個人去人生地不熟的台北工作了七年、一個人看房子、一個人找工作、一個人去急診、一個人出國、一個人去住不同房東airbnb的房子(跟房東同住)、一個人帶著姊姊看醫生剪頭髮(十歲以後)、一個人做任何母親交辦我的所有事(懂事至今)⋯⋯那張孤獨指數前十名的事,如果在急診躺六小時也算住院的話,我全部都一個人做過。說孤單嗎?其實不會。說害怕嗎?有些時候會,但真的遇上了,人也不得不壯起膽子去面對!

但我從來沒有想過我的自信會從那些本來沒想過能做的事長出膽量。尤其是第一次一個人去日本自由行經驗!

Read More →

自媒體時代什麼都自己來不奇怪,拍片搞音樂人盡皆有,說到「出版書」這回事,很多人都會覺得:「啊不就像word排一排弄一弄就可以嗎?」或者有些人都會誤解「啊編輯不就是看別人的文章那樣而已!啊我都比他會寫。」⋯⋯

專業這事從來不是「看起來」那麼一回事,就像常有人會誤會:會畫畫的就會做設計,會做設計的就會畫畫,會寫字的就當得了編輯,會編輯的就會寫字,會導演的就能寫劇本,會寫劇本的就導得了戲,會寫字的有粉絲的就想得出好的企劃案賣書XDDDDD⋯⋯諸如此類的,但每一個專業都有它們絕對專業的能力,既然要做書了,何不提升自己的專業上所需要的知識呢?

Read More →

2001年5月29日,我在gigigaga發報台發了第一份個人電子報。那個年代的「電子報」跟後來的部落格和現在(2021)文字平台的樣態差不多,雖以「報」來稱,多半都是以「單篇文章」來發報,而不真的是有非常多的資訊整合在一份刊物裡,而絕大多數會以「刊物」形式出刊的,也多以企業、媒體、組織為主。

數位時代也是有趣,論壇式的交流從BBS、討論區、聊天室、社團、群組、線上直播,不斷地轉換整個網路世界的交流模式,看似拉近了很多人與人的距離,卻又因為訊息量大增而使得每一條「需要被看見」的訊息擠滿每一個人的時間,很多人變得「不會挑選」訊息,全然讓自己的使用模式變成數據轉換成「被餵養」的演算依據,而最難被讀取的,大概就是「大量以文字表現」的資訊了。

沒圖你還不能發instagram;沒影音你還不能發youtube;就算有圖有影音,你也得看Facebook大數據演算要觸擊到誰,連買廣告都不一定入得了別人的眼。

Read More →

父親過世至今四千八百多天。看著《俗女養成記》第二季的第二集末,陳嘉玲和爸爸坐在屋頂那段,姊姊說:「你看了應該會哭吧!」我看完說:「沒有啊!我覺得他們都好可愛,很好笑。」我想父親還在,也許我和他也是會有那樣「遺忘彼此年紀」的對話吧!

父親走得突然,不論是他在我還沒滿十一歲的離家,或是快要滿二十九歲時的死去,都讓我措手不及。我是一個不太會用「哭」表達情緒的人,但父親過世後我無時無刻都會因為閃過那種「莫名其妙就失去」的感傷,而哭到找不到開關停止!而我想不懂自己為什麼可以一直哭,而且深陷旁人與我都沒有辦法理解的情緒裡。

Read More →

不少人寫文時,喜歡在網路上的圖庫找圖,先不談版權的問題,就說那張圖片究竟適不適合自己文章的風格就很多人會忽略掉這件事。每次我打開一篇文看到這樣的狀況就會讓人忍不住把文關掉!

原因無它,在大多數的「圖庫」中,會提供很多人「被設定過」的照片,提供者在拍攝影一定有它本身對於圖片本身的設定,尤其以提供這類圖片的拍攝者來說,都會依其心中設定出的主題,給出圖片,如果挑選圖片的人本身對圖片的要求不高或是敏銳度不夠,很容易使得圖片和文字產生無法搭配不上的不協調感,還常讓我有著這篇文章和這圖該不會是「機器運算出來」的感覺。(還不如不放。)

Read More →

前情題要:
到底什麼時候開始的?友人C發現我每次寫落落長(很長的意思)的文章最後一句都結論得很好(或最後一段)於是開始有朋友喜歡直接拉到文章去看結論,於是慢慢變成我常有那種很犀利的重點句,或是常常一針見血!然後又多了「金句王」的封號!(這個王可不好當,遇到不對的人還會老是覺得你愛說教!我很懶得管別人的人生!)

前幾天跟Z聊天時說起一些網上的狗屁倒灶多令人心煩,尤其是動不動有人來干涉你「根本不關他們的事」的行為。不要對號入座,這種事不管網路跟現實生活都有!

網上的事反正不看也就算了,但現實生活上要是誰在你旁邊叨唸:頭髮怎麼不剪一下不整理、衣服為什麼不好好穿、怎麼不運動、為什麼吃這麼胖、幹嘛把自己弄得那麼邋遢、怎麼不早一點睡覺、怎麼不跟人友好、為什麼不跟人擁抱握手、看到大人為什麼不叫⋯⋯無止盡的轟炸,有時候真教人覺得:「那你幹嘛不去跟機器人一起生活,還可以直接用設定設出你想要的狀態。」

Read More →

改編自相澤沙呼的同名作品的《小說之神》2020年在日本上映後,在日本的J就問我看過電影沒有?我說等到台灣上映再說囉!但對於日本這類的校園青春(純愛)電影,我常常很難進入,等到線上平台上架後,才讓我打開來看。

關於「神」這部以「神」為名的電影,完全沒有提及,有一度我以為片名應該改成「我們一起寫小說好嗎?」(笑)

Read More →

文寫多了,搭的都是自己的照片,就來介紹一下我的相機。(我覺得會很長。XD。)

我從有記憶開始,我和姊就一直是父母親拍照的對象,家裡也有還算高階的傻瓜相機;跟父親去相館拿沖洗後的照片,也算是童年的一項樂趣。十歲到二十歲之間,可能是家裡產生變故的緣故,除了學校的照片外,我們就少有拍照或被拍照的機會。

至今拿起孩童時的照片,仍然會問著母親那些被她和父親拍下的醜照是啥時偷拍的?還有許許多多就算是我已經有記憶了的年紀,我都像失憶一樣,不太記得當時的情景,倒是我按下的快門,我多半打開硬碟都還能讓自己回到快門的瞬間。

Read More →

五月疫情爆發前,有河書店的686就跟我下訂一些「有河書店」特製的書袋子,說是重啟一週年要來辦個小活動。我說:「得等媽媽有空、有閒做,等等我嘿!」(媽媽年紀大了,體力不好了,我比較不勉強她,讓她輕鬆一點做。)不料,五月疫情一起,別說獨立書店撐不住,連鎖書店也都撐得很辛苦,我私下問了686說:「你(書店)還好(能撐得過去)嗎?書袋要繼續做嗎?」

那時我媽正好因為要打疫苗,停了一下把她趕得要死的制服工作(她跟老闆說:「如果打疫苗怎麼了,這樣工作完成不了,不好。」)後來又恰好老闆也弄不出工作來給她做,她便問我:「你最近有什麼要做的,快點,沒事做了!」娘果然閒不下來,我也好怕她閒下來沒事馬上就呆了。

Read More →

*以下台語、國語都是台灣的閔南語與華語。

常常看台灣的偶像劇、電影都有一種「拜託,那種對話你平常怎麼可能用口語說?」的OS在心裡碎碎念,以致於我對很多戲劇常常會出戲(但是,我依然是一個非常支持台灣創作的觀眾)一直到我寫起小說的對話時,我才發現會不會是大部分的時間,有多數的人是「用台語的邏輯思考」「說話」,而不是用國語?

這件事在文字閱讀上不會出現干擾,但在書寫對話的時,就會非常明顯有那種看台灣電視電影時會產生:「那個句子應該不是口語的邏輯」,轉而從台語轉換成國語的文字以口語讀出來,就是非常gāi-gio̍h(礙虐/彆扭之意)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