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我,正微微的發抖,沒有為什麼,只是因為我正好用雙手支撐著全身,看完一本書,或者,是因為有一首歌,在我看書的這個時間,陪著我!而它,搭著書的情緒,然後,甜蜜!

我是不是該認真的書寫對一張專輯偏往專業的分析?只可惜,我不是專業的樂評,卻有著一顆對愛執著以及綿延不斷的感情。而它,第一次在聲波中相遇,我也想告訴它『准我愛你』!一首歌曲。

Read More →

開始,文字,是這麼寫的。歌詞的第一頁。

2002年3月8日,我搬家了。
搬家對於我來說,除了可以換一個比較寬敞的新環境,
也能幫助我忘掉一些過去的事情。
已經過去的事情。
當我終於安頓好所有的行李,坐在新住處的客廳裡,
我告訴自己,「我將從回憶之中自由。」
這一年多來,我經歷了一場戀愛,
痛的那種。
何其有幸,在短暫的時間裡我便體驗了愛情的甜美與殘酷,
在享受與承受之中我越見成熟;
濃郁而酸楚的片段至今記憶深刻,
雖然我尚無法分辨那是疼痛或者收穫。
當下的我,「只是存在著,並沒有活著」。

Read More →

記得無印良品的第一張專輯──『掌心』剛發片時,打著『李宗盛』的名號,這兩個人還真不簡單啊!猶記之前李宗盛為張信哲背書的『愛如潮水』讓我喜歡了好一陣子,那竟是我國二的事,李宗盛再一次的背書,卻已是三年後,我高二的事,《無印良品》好特別的名字!菜鳥的他們,總被胡瓜嘲諷為《無品兩光》。

說實話,當時,我實在是恨透了『掌心』那首歌的MTV,只要一轉開電視,就全都是『掌心』,什麼嘛!就是不喜歡那種一直打歌的形式,那次我並沒有這樣對《無印良品》大打折扣,反而在不久之後,買下了『掌心』。

Read More →

電影院裡水洩不通,三十幾度的天氣,學生剛考完期末考,穿著制服擠滿電影院的大廳,趕不及的電影再過幾分鐘,便要開場,第一次看韓劇,不是電視台播放的連續劇,而是這部喜劇『我的野蠻女友』!我趕上這部電影的末班車,在下檔前,進入韓流世界。網路上對於這部作品,有批評,也有鼓掌叫好!有人說它太科幻,有些不切實際,而我注意的,已經不是它的內容,是否夠灑狗血;不是它的故事,是不是能夠跟現實符合,而是它帶給人,淡淡的,卻又著實的記憶!因為偶然的相遇,男女主角在彼此生活裡,悄然的滋長情感。

Read More →

幾年前『無印良品』曾經花費我那少許的零用錢購買錄音帶,還有大量的時間REPLAY,然後錄音帶的下場是──變聲。因為那樣的美聲,讓我甘心一個夜晚,重複聽著!聽到會唱、聽到可以跟著合音一字一句絲毫不差,連進KTV,我都可以把合音唱到旁人驚訝不已,是的,我那樣重複聽著一張專輯,是我的習性,可以維持多久?維持到下一張我想這樣聽的唱片上市!起碼,不會少於半個月。

自從『無印良品』各自紛飛後,雙人組合的拍擋,很少有像『動靜』那樣的聲音或是歌曲,讓我聽到後就一直有著急欲想購買的衝動。找了兩三天,不是缺貨,就是根本找不到它在架上的蹤跡,後來,我也懶得問了,但我固執的,一定要找到『動靜』!終於,我在架上發現它動靜。

Read More →

遇見梓評,是因為遇見一個人,所以,我接觸了很多寫書的人,或者,寫作的人!我不是那麼愛看書,但我卻很容易喜歡一本書,而我,進而戀上了寫作。二專之前,我很愛圖圖寫寫,包括了現在電子報裡的小圖,都是我在高中青春歲月裡,一再修改,然後,變成我最愛畫的圖。從前,我很喜歡畫各式各樣的人,但是,自戀為主,我喜歡畫自己的樣子,然後寫上日期,加以護貝,最後留著,或是送人!很多人跟我要過我畫自己的小人圖,但是,我從沒給過!

Read More →

二○○二年仲夏夜晚!我一個人,騎著那小小的八十摩托車,騎一條我平日不常路經的道路,方向是──回家!

然後,『碰』!
然後,第一次感覺什麼叫『血流如注』!
然後,第一次送急診!
然後,第一次覺得,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可毀傷!

Read More →

已經很久,沒有聽一張專輯,可以讓我有那麼深沈的悸動,我在感覺,一瞬間,心落入谷底,徹底碎去的聲音,阿杜的聲音,讓我久久不能釋懷,沙啞的聲音,似乎想要將那一瞬間的心痛,完全的拋向天空,然後……墜落。

是不是,每一個人在屬於自己現在的狀態裡,喜歡的歌,最能反映出現在內心最深處的心境,如果是!阿杜的音樂,在那個時間點上,就代表了我最內心的感慨,當我提筆寫下對這張專輯的感覺,也正代表,我意識出了我的生命裡,還存在著某一些應該存在的感覺或者……靈感!而那樣的感覺,正在催促著我──忘記悲傷。至少,我開始寫出我心中的感覺時,這張專輯給我的痛,已經不那麼痛了。

Read More →

『老闆,你的鹽酥雞沒有味道……』我提著一袋從路口鹽酥雞攤老闆手中熱騰騰的美食,一邊走,卻一邊喊著。

『喂,你說什麼,沒味道,不要亂說話好不好,我還幫你多加了一點胡椒和辣椒,還有蒜頭耶……』老闆在攤子後面聽到我講的話,立刻走出來對我咆哮。

我用最快的速度鑽進大樓的大門裡,免得老闆看記得我的臉,下次不賣給我。

Read More →

能不能將悲傷收拾打包,就像搬家一樣,那麼簡單,能不能在封住一口紙箱的瞬間,就將悲傷也封在裡面。

無法忘記 我深愛過你 越來越冷的冬季 回憶是我禦寒毛衣
無法忘記 我太想要你 睜眼閉眼都是你 笑或哭泣的表情
破碎成碎片的記憶 像星星閃爍在夜裡 把我忘記 的你……

房間裡傳來一首很久之前的流行歌『無法忘記』,吳箏總是不經意的從歌裡感覺一些試圖遺忘的記憶。從之前的小雅房搬到現在二房一廳的大樓,傍著山的樓層,有陽光、有新鮮的空氣,還有滿天的星星,卻少了相互陪伴的聲音,隔著一座山,廣播的收訊不好,他的收音機已經好一陣子沒有播到『ON』的位置,『鐘聿』,好久不見了!那個曾經陪著他在凌晨時分落淚的DJ。現在,他只能透著音響,聽一些從前留下的CD,至於那段心的交會,隨著鐘聿離開清晨的廣播主持後,也消聲暱跡。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