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念是一種很玄的東西,如影隨形……』每次,我聽見陳曉東深情的唱著這首《我願意》的時候,都會沒來由的感動,甚至連看著這首歌的MV,也會為MV裡電影《停不了的愛》的片段,感到微微的心痛。所以,我很想很想看這部由葉偉民執導,文雋編劇,陳曉東、秦海璐所主演的電影。原本,請在大陸出差的朋友幫我尋找這部片的DVD,卻因為時間的久遠而沒買到。看了第四台的播出後,終於看見這一部我期待已久的電影!

故事是以一種很簡單的主軸存在。一個罹患血癌的實習醫生(陳曉東飾)到了一個偏遠部落的小學做義務性的看診,於是遇見小學裡的老師(秦海璐飾),然後展開了一段,愛與被愛、生與死的故事!可惜了這個故事。不管是在演員方面,或是場景,我都覺得這些都占有著某一種型態的優勢,只可惜劇本太弱,毀壞了原來應該很感動的架構。

這部戲裡,拍到了黃河的壯大,象徵著生命的弘偉,同時也利用了河水的流去,表達了生命稍縱即逝的無奈。後來在小東的夢裡出現的那一大片的向日葵,更是美的讓人體悟生命的美麗、綻放的活力!而陳曉東和秦海璐的表現,更有著深情的交會!

不喜歡編劇的舖陳。讓秦海璐和陳曉東之間的情感,若有似無,但卻必須存在。而這樣的存在,卻又令人覺得看來頗為刻意!更重要的是,那之間的情感既沒有愛情的濃烈,也沒有友情之中存在的深切。說是愛情,還沒到那個點;說是友情,又彷若之間只是一種隨手抓一把的陪伴!

最後,安排了陳曉東的女朋友出現,她帶著他遠赴國外就醫,留下了曾經陪伴他的另一個女人。這更是一個令人無法接受的結局。因為整部戲的重點,都擺在陳曉東和秦海璐身上,偏又以另一個不太常出現的角色,來替整個故事做結尾。感覺上就有點『我就是要這樣的結局』的感覺,很唐突的出現在那個故事的尾端。

這個故事,讓我想起多年前的《新不了情》也是一種生離死別的舖陳,也是一段撼動人心的故事。比起《新不了情》,《停不了的愛》就少了對於死別的呈現,而用一種生離的突兀,去化解必須死別的痛!而且著墨太多在於男主角害怕死亡的脆弱,削減了女主角陪伴時,令人感動的勇氣!

我還是很喜歡陳曉東版《我願意》的MV,那意味悠長而不知未來何在的謎團,反而更吸引人往前走下去,這或許才是傳達生命終點,最美好的呈現!

《停不了的愛》官方網站

 停不了的爱 (Loving Him)
2002 出品/嘉禾影業
導演:葉偉民
編劇:葉念琛、文雋
主演:陳曉東、秦海璐、方子璇

台北一○一大樓前,白花花的雨絲灑落。這樣的景色,讓人無法相信,這是我們平時所習慣的台北城,就連看來佈滿灰塵的道路,看來也特別清新,《向左走,向右走》的故事,就在這樣清新的畫面裡展開……

已經習慣金城武搭梁詠琪應該是一種心痛的滋味,就像《心動》裡,那份錯失的遺憾一樣。我帶著這樣的習慣,坐在電影院裡,準備再次習慣心痛的感覺!若要說《向左走,向右走》是一部『浪漫愛情喜劇』,絕對不為過。在幾米的繪本中,滿滿的圖片,加上跟著圖片進行的故事,向左、向右成為一種分隔彼此的原因,而電影中,則用這樣的故事主軸發展成一種更為幽默的表述。

劉智康(金城武飾)和蔡嘉儀(梁詠琪飾)在片中,只知道彼此十五歲時,學校的學號(劉智康為763092,蔡嘉儀為784533),甚至在片中沒有出現他們彼此的名字。因為水池的一場懈逅,串起彼此在十五歲的記憶。十五歲的年紀錯過了彼此,也許就是自然而然的錯過,而在十三年後,兩人的相遇,變成一種冥冥中的注定,也因為這樣的注定,讓他們堅信,將會再相遇。只是,緣分的變化,他們總是一再錯身而過,就在最後想要放棄的時候,緣分又將彼此拉近,正如嘉儀翻譯波蘭女詩人辛波絲卡《一見鍾情》裡的那段文字『他們彼此深信,是瞬間迸發的熱情讓他們相遇。這樣的確定是美麗的,但變幻無常更爲美麗……緣分將他們推近,驅離,憋住笑聲,阻擋他們的去路,然後閃到一邊……』

滿喜歡編劇在劉智康和蔡嘉儀的個性上做的區分,一個是男性的開朗灑脫,一個是女性的細膩善感,在面對有可能再見不到彼此的情況下,男生覺得已經過了十三年都能再見面,可能再過個十三年還是會見面;女生則是比男生多了一點擔心見不到面的心情,只不過,兩人都是很努力的追尋,或者是說『相信』!

如果整齣戲只有兩個人不斷的錯過,那必然是乏味的,所以在繪本以外的戲劇裡,男女雙方各添增另一個配角。這是一種很SHOCK的安排,卻也是一種有別於繪本的呈現。兩個配角,一為追求蔡嘉儀的胡醫生(陳之財飾)、另一則是喜歡劉智康的小紅(關穎飾),表現也特別精采,偶有凌駕於金城武和梁詠琪之上的表現。這兩個人因為各自喜歡劉智康和蔡嘉儀,進而擦出火花,在這一陣歡欣的劇情裡更突顯錯身而過的痛!

整齣戲最突兀的,莫過於最後的結局了。當我坐在電影院觀賞前,就曾被告知結局的突兀,我也一直忍住不去看任何一篇有關《向左走,向右走》的評論或觀後感。一直到他們彼此錯過、錯過、錯過、再錯過時,我記得我還在腦中說著:『不會啊!這樣的結局很好啊!』直到看到了最後,才發現這所謂『天外飛來一筆』的結局,是突兀也是可惜!不過,再比較整體性而言,也就覺得沒有那麼突兀,畢竟整個戲的主軸也是有那麼多那麼多的巧合,巧合的見面、巧合的向左向右而錯身、巧合的遇見另一個人、巧合的模糊了電話號碼、巧合的一個住在A一個住在B卻沒見過面,巧合……回想這些巧合,再對照最後的結局,反而有一種讓人相信『幸福自在心間』的美麗!記得蔡嘉儀對胡醫生所說的那句話:『我知道你是好人,但是我不喜歡你啊!』這或許是讓我們明白,最後的安排……

因為喜歡,所以等待;因為想愛,所以期待。
縱使錯過了千千萬萬相遇的機會,只要相信,愛都會存在!

後記:
很遺憾沒有選擇粵語版觀看,總覺得發生在台北的故事,就必須聆聽國語的對白,只不過,在看的過程裡,覺得配音的『聲音表情』不對,特別是GIGI的聲音,有時候讓人覺得與人物的表情配不上!如果有機會,我會再去看一次粵語的版本。

如果你喜歡《心動》那種濃得化不開,卻又顯平淡的遺憾,就不能錯過《向左走,向右走》在錯失中,那份在心裡堅持的期待!
我比較喜歡戲,不喜歡繪本!繪本有點單調,戲讓整個《向左走,向右走》豐富,也有生命多了!

 向左走‧向右走(Turn Left Turn Right)
2003 出品/華納兄弟發行
導演:杜琪峰、韋家輝 
編劇:韋家輝、游乃海、區健兒、葉天成(幾米原著)
演員:金城武、梁詠琪、關穎、陳之財

P.S
秋天到囉!多添件外衣唄!改天拍飛機給你們看!^_______________^
寫了一篇關於《狂愛龍捲風》的文章在明日報的新聞台上。
(本來要放音樂在報台上的,但跑不出來,我也沒法!見諒。)

換日線的話:向左、向右,緣分常在左右!

阿姊忘了傳簡訊給我,她說不是忘了,是沒有傳!電話旁的她,一直呵呵呵的笑,一直笑!一度懷疑她是不是沒得SARS,但卻瘋了。她說:『還剩一天,還剩一天,我就自由了!』

SARS的陰影,好像就要離開了!真好。

2003.05.27

Read More →

第十一天,似乎所有人都開始忘記SARS的可怕,甚至是隔離的惶恐。阿姊說:『喂!你們怎麼忘了我啦!每天講電話都是固定的幾個人打來的,前幾天手機一天不充電都不行,這幾天兩天充一次就可以了!怎麼差那麼多啊?』我笑說,大家都不緊張了,而且院內、院外的情形也都好多了咩!

『5/24,我羨慕的看著樓下被解禁的人,想像著N95底下令人嫉妒的笑容,哼!再三天,我一定要虛容的享受別人羨慕的眼神!沒自由,還是要愛慕虛榮。』隔離的宿舍裡,陸陸續續走出了很多人,阿姊每天都呼喚著要出關的心情。我們都期待著隔離期滿的那一天,只是,接下來阿姊就要進入SARS病房照顧病人,解禁的心情很愉快,但依舊要面對那之後進入隔離病房內的沈重!

沒打電話給老媽。懶!連我,也開始習慣SARS穩定後的心情!

2003.05.25

Read More →

2003.05.23

我習慣在一早出門,先開電腦上網收信。到報台一看,阿姊留言了!而且,是在我開啟電腦的那一刻,兩人還真有默契啊!早上十點多,接到她的電話,語調興奮像 中頭彩一樣,沒等她開口,我問她:『妳要跟我說妳留言的事喔?』她傻愣,興奮消失在她的聲音裡。我告訴她,我每天的習慣,問她怎麼不多留一點字,她說背後 還有人等著用電腦所以不能打太多字,電腦白痴的她,又只會用新注音,偏偏醫院的電腦沒有新注音,她敲了很久,才敲出這些字!

水瓶女 5月23日 上午 7:49
是阿姐啦!
HELLO:
我是阿姐隔離手記裡的阿姐啦!今天是第十天囉,大家都好嗎?我在豪華宿舍裡過著生理很享受心理很煎熬的日子,大家一定不能做壞事喔,因為坐牢沒有自由的感覺太可怕了,我很好啦!謝謝大家關心,我一定要好好走出去勇敢的對抗變態病毒的,大家也一樣喔!

Read More →

『我可以上網了耶!』阿姊高興的說著她用醫院的龜速電腦上網,看我寫的手記。『要不要我上網留言啊?』我笑著說:『好啊!』阿姊還很了不起的跟我說:『一定有很多人很期待看我的留言。』我叫她先留完,我再COPY在今天的報裡。(我也可以藉機偷懶一下!)她說,等人不多的時候,她再去跟龜速電腦奮戰。

阿姊說她們最近都只能喝『大杯水』,因為現在院內很多人都在為SARS抗戰,所以要先把資源放在他們身上。我在心裡疑惑的問:『大杯水,為什麼要喝大杯水,不能喝小杯的?』後來,阿姊還是一直興奮的說著『大杯水』,我就開口問她:『什麼是大杯水啊?』阿姊沒好氣的說:『就是礦泉水拿去加持過後,變成「大悲水」啊!』這怪怪阿姊,老是發明一些新的名詞!

Read More →

2003.05.21

第八天,好快!還有六天,外星阿姊就要被放出來了。傻笑。好像被關還是怎樣,『放出來』的形容,頗好玩的!寫了那麼多天,好像已經寫到那種『勸世』的感覺。八天,阿姊很健康,據說有可能會腫一圈!雖然很無聊,不過也正常的生活過了八天。

同事今天重新把昨晚的新聞跟我重新的說了一次:『連N95都擋不了病毒耶!那要怎麼辦?』該死的媒體!幹嘛播這種讓人心浮動的新聞啊?今天新聞又在播放著檢驗路邊攤口罩的方法,笑!我的全都是不能防範的。

Read More →

我討厭520,不是真的討厭,只是孤單的心情影響了我!

SARS的火,似乎燒到南台灣,連高雄醫學院都出現問題!不過,北台灣其實也好不到哪裡去,疑似案例不斷的增加,人人自危,連公司今天也做出一堆政策來防堵SARS,老實講,我一直覺得這是上天的安排,要不幹嘛出現這種怪病?WHO說,台灣是SARS傳染最快的地方!

一早看到咱家大人去做志工時,想著一個問題,原來大人那麼好做喔!大家忙著SARS大人還有空去當志工。我不是批評,不過我從沒看過我老媽在家裡有事的時候,還會悠閒的去買菜,或是做她例行的上鋼琴課。不知道媒體說的是真是假,台灣居然丟了二億個口罩。怪!尤其是前陣子,網路上可以買到『一堆』國外進口的N95,就是台灣買不到。

Read More →

『5/18,天空飄起了雨,我扒著雞腿便當,卻隱約感覺到變態的冠狀病毒在空氣中蠢蠢欲動,變態的病毒,我們要怎麼辦?多吞幾塊鳳梨吧!』阿姊被隔離的第五天。其實,我一直記得我第一天聽到這個消息時,我的冷靜。差點就跟她說:『妳這騙人的把戲,是騙不了我的。』直到我聽見電話旁,她的同事將阿姊的名字和其他需要隔離的名字,唸給院方聽時,我才肯定,這傢伙不是騙我。

當我跟她說這個想法的時候,阿姊還嘻嘻哈哈的跟我說:『一定是我常常跟妳們講這種很無聊的玩笑,妳們才有些人會這麼認為。』這就是阿姊,想必有很多人跟我一樣,覺得她在騙人吧!

Read More →

飄著雨的台北城。討厭,只有這兩字可以形容,還好有風,不至於悶!天微涼,昨夜睡覺時,只蓋一條小涼被,起床時略帶一點喉嚨不舒服,還有鼻塞!在這草木皆兵之時,一點點小小的不舒服,就會讓人覺得是SARS。喝了熱開水和牛奶,終於好一些了!整個早上,家裡附近全是噴灑消毒液的聲音,出門的時候,一路都是阿兵哥。就像電視新聞上拍出來的畫面,阿兵哥從我身旁一個個掠過!

阿姊一直沒打電話給我,連訊息都沒傳。可能是平常假日都沒人敢在一早吵我吧!不過沒收到她的訊息,我還是覺得怪,出門的路上,我等捷運時,給她打了個電話。問她在幹嘛!她說在做手工。因為樓層裡,還是有人必須擔任起管理的責任,她負責幫忙!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