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吃,這趟香港行應該是我跟兔兔最不關心的事,反正走到哪有得吃,我們餓了就吃,沒有什麼一定要吃的。剛到彌敦道旁邊的小路小道(其實他們的路真的還滿大的),琳琅滿目的看板在頭上,怎麼也看不完,看到了那個韓國燒烤的「任您燒!任您食!」光就在我前面閃呀閃的,就顧不得肚子餓快要生氣的這件事,就停下來照了相。

Read More →

一個雙人床,是我和兔兔每天棲身的地方。漢普頓的設備全都是用IKEA的家具,因為這點,兔兔才從網路上訂了這間酒店。別看這個雙人床大得不得了,在它旁邊,大概只剩下半個雙人床的地方,放旁邊那個擺放電視、電話的小櫃子。每天,我們回到酒店,兔兔就會用它的電熱水瓶煮水,然後拿出自備的茶葉泡茶,所用的杯子便是我上個月在IKEA買的一個19塊便宜又好用的杯子。

除了這個擠下雙人床和小櫃子的地方,另一個地方就是淋浴的浴室。雖然浴室小,還有一個一直塞住的洗臉盆(也是IKEA的),但每天只用不到八小時的時間,已經足夠了。在沒有陽光的時候,浴室和床旁邊的百葉窗都是放下的,第三天的早晨,我看見陽光時,才興奮的將它收起,好好的在這小小的房裡,感受一下房間明亮的滋味。

Read More →

這是一個關於未來城市的故事,也是人類不斷想像而產生的城市,當所有的人都以科技作為未來城市面貌的基礎,用科技的進步讓城市外觀及運行方式與現在有相當大的變化,《月光遊俠》則是以時間的基本運行為主軸,呈現出一個十幾二十年後的世界。

《月光遊俠》集合了二○○三年當時日本很紅的日本視覺性藝人Gackt與「彩虹」樂團主唱HYDE、日劇《跟我說愛我》的男主角豐川悅司,以及前往日本發 展的王力宏演出。這樣的組合在日本上演時,票房飆破億萬台幣,但二○○三年在台灣的上映票房卻沒有日本來得亮麗,網路上的評價也幾乎不見好評。但是這樣的故事題材,以及那樣的演出組合,確實讓人眼睛一亮,話為新奇。

故事於一九九九年末開始。整個地球對於「千禧年」的迎接是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心態,對於跨近另一個世紀,全世界的預測也好,評估也罷,都紛紛在那一兩年內冒了出來,原因無它,面對未知的一切,人類總是會有這樣的舉動,而《月光遊俠》也正是其中的一項預測。殘酷而嚴厲的預測。

首先,我們應該要對日本這些努力發音說出中文的演員致上最高的敬意,由於發音的關係,將一些原本沈重的片段變成輕鬆而且有趣。他們所飾演的阿敬(HYDE 飾)、阿翔(Gackt 飾),以及阿彥(山本太郎 飾),是在二○一四年日本因為經濟蕭條而導致瓦解後的海外移民,而移民的地點則是馬勒巴。(「馬勒巴」的場景應該都是在台灣)由於馬勒巴聚及了來自亞洲各國的人民,又缺乏管制及改善,所以治安相當的差,阿翔、阿翔的哥哥和阿彥,就是在一場搶劫裡認識阿敬,也從此跟阿敬一起生活到長大。

阿敬。這個角色和豐川悅司所飾演的留嘉,是這部戲引起最多爭議,也最讓人覺得最老掉牙的部分。阿敬和留嘉都是吸食人血而活、不能見光的吸血鬼,這樣的安排確實與西方一大堆的經典吸血鬼片無法比較,但是就這整個故事的安排,並沒有讓他真的變成只是一部東方吸血鬼片,反而讓人覺得,因為有這樣的一個長時間存在的角色(從一九九九以前到二○二五年以後),突顯了城市的存在和不存在及改變和不改變的差異,也很明確的表達出人類因其時間改變,不一定進步也不一定退步,不一定仰賴科技,更不一定一切會變得美麗。從頭至尾,我都不覺得阿敬是個吸血鬼,充其量只能是一個活得很久要喝人血的妖怪。

王力宏飾演的老孫,沒有外來移民的身分,但跟阿敬、阿翔和阿彥因為一場槍戰而熟悉成為老朋友。雖然老孫後來因為阿敬吸人血的事情而投靠了當初引起槍戰的「義心會」與阿翔和阿敬分散,但這個老孫的角色重要不已。他是一個在時代裡尋找出口、渴望改變的角色,也同時象徵時空轉換,那股改變的力量。

故事的場景與現在的台北(或是拍攝當時的台北)沒什麼兩樣,除了月球離地球的位置比現在還近,月亮也變得無比的大之外,大概跟現在所見到的,沒有什麼太大的不同,或許是時間只是往後拉十幾二十年,也或許是刻意營造出「改變是緩慢」的意念,與其他預知未來一切世界的故事裡,這樣的陳述方式卻有別於其他刻意改造城市的故事,讓人也能體認未來世界的另一種面貌,不單單是科技及快速而已。

最後,故事的結局並不重要,人物的去向也不重要,而是在《月光遊俠》裡,看到了很多將會改變與永恆不變的東西。

月光遊俠(Moon Child)
2003 出品/邁拓發行
導演:瀨瀨敬久 編劇:Gackt Camui、Isuchi Kisyu、瀨瀨敬久
演員:Hyde、王力宏、Gackt、豐川悅司、山本太郎

P.S
長時間坐在電腦前真是痛苦,長時間的去寫一篇文章是一種折磨(更別說還要去弄圖),不過人說創作是一種自我折磨。我苦於這樣的自我折磨方式,我也樂於這樣的自我折磨的創作,所以在苦與樂中間,我試圖,用時間去緩衝,起碼,不要那麼痛苦。這也是我突然中間斷了幾天的關係。(本來是立志十月要每天都有文章可看的。)

換日線的話:《月光遊俠》看一百次,我還是會邊看邊笑。

到香港,不會講廣東話沒關係,不會講英文也不打緊,不知道東南西北也沒所謂,但是,不能沒有「八達通」。八達通,類似台灣的悠遊卡,搭地鐵用的,其次還能搭巴士、天星小輪、電車,其他還有零零總總不知道什麼樣的服務。由於這次我和兔兔買的是八達通的三日遊客八達通,所以它不能加值,也就不能使用在其他的花費上。

八達通給旅客用的三日乘車票有兩種,一種是包含了機場快線的來回票加三天無限次數搭乘地鐵,一張 300元港幣。另一種則是我和兔兔買的單次搭乘坐其他的交通工具,在退回時可領回70元的港幣,而搭乘一趟機場快線需要100元(香港站到機場),所以三天搭乘地鐵的花費只有30元港幣。

Read More →

九月,夏日的尾聲,匆匆的辦妥護照,及不安的拿著旅行社的朋友交給我香港入境許可證的申請証明,和幾百塊的港幣,從台北出發,經過一個海峽,就要啟程往第一次出國的地方──香港。

借來的行李箱裡,裝著幾天的衣服,顯得有些單薄,想說扛那麼大的行李箱,不知道要裝些什麼,或許,回程的時候,可以塞滿shopping來的戰利品。

Read More →

從去年等到今年六月,因為檔期排不上《月光下,我記得》的上映日期拖了好長一段時間,我趕在下檔前的午夜,才在三個人的戲院裡,把這部期待已久的電影看完。嗯!三個人,確實。當天的午夜場的的確確只有三個人,同期的電影還有什麼,我也不記得,只記得電影院的冷清似乎在呼應著戲裡的孤寂,那樣的心情,不知道是悲還是喜?

故事由李昂的原著小說《殺夫》裡的〈西蓮〉篇改編,這幾天我也翻出了李昂的小說好好的閱讀一下,想從小說裡尋一些電影裡缺少的東西,特別是「故事結構」。《月光下,我記得》比起〈西蓮〉的結構薄弱,雖然有西蓮(林家宇 飾)和朱成(施易男 飾)之間的愛情故事存在,但電影都圍繞在西蓮的母親寶猜(楊貴媚 飾)的情慾舖陳上,也由於花很長的時間在陳述母親長期受壓抑的心情,在寶猜和朱成那段情慾戲出現的時候,情緒也被帶到最高點,跟著主角的淚水一起爆發。

可惜的是,在〈西蓮〉裡,被交代很清楚的母親的壓抑,以及固守傳統的原因,都在電影裡很簡單的帶過,雖然可以明白在那個年代裡,一個女人帶著小孩生活的壓力和承受的壓力,但戲裡至尾都未清楚交代西蓮的父親究竟是什麼樣的原因與寶猜分開?寶猜是為了什麼樣的意念承受單身的孤寂?又是什麼樣的理由讓寶猜強烈反對西蓮與表哥的婚事?

這幾個疑問,都在〈西蓮〉裡找到了答案,也厚實了故事的主體。小說裡,西蓮的父親在日本求學時,在異鄉與另一個人同居,西蓮的母親輾轉得知後,除了即刻乘船至日本與丈夫說清楚之外,最後還提出了離婚及分家產的要求,但各種傳聞紛紛產生。整個〈西蓮〉延伸出來的故事,在李昂的筆下匆匆結束,像是細節給人莫大的想像,除了《月光下,我記得》提及女性壓抑的情慾外,還有更多像是那個年代的風俗民情,或是母親與父親之間的恩怨,帶來母親其他方面脫序的表現……

若以寶猜為主軸的故事來看,西蓮與表哥、朱成的愛情,分量多了一點,而寶猜的內心情慾又舖陳太多,失去了整個軸心,故事就在西蓮這條線的不輕不重,母親的過去交代不清不楚的狀況中開始和結束,能夠體會的,僅止於母親的壓抑而已,至於其他,我想看過〈西蓮〉後,應該會更清楚。

 月光下我記得(The Moon Also Rises)
2004 出品/中影發行
導演‧編劇:林正盛 原著:李昂《殺夫》──〈西蓮〉
演員:楊貴媚、施易男、林家宇、陳德烈、林嘉俐、張鳳鳳

P.S
這部電影看很久了!現在才寫。智邦的報連回來的人還滿多的。

換日線的話:下次去台東玩吧!

趕在農曆年前,上檔首日到電影院看了宮崎駿的《霍爾的移動城堡》,滿場的觀眾及全場不斷的笑聲,宮崎駿果然厲害,每一部動畫總是引人注目,在《霍爾的移動城堡》中更是用近年來倍受關注的「魔法」讓整個故事活起來,若說它的魔法超越《哈利波特》還真的一點也不為過! Read More →

1998年德國大導演-─文‧溫德斯(Wim Wenders)執導的電影《樂士浮生錄》讓漸被遺忘的古巴音樂再次躍上國際舞台。當時沒看過《樂士浮生錄》的我,這次在下著雨的寒冷且夜晚,走進戲院看《樂士浮生錄2‧名揚四海》。

關於這部電影,幾乎所有的人都還停在98年當時對《樂士浮生錄》的印象中,對於沒看過《樂士浮生錄》的我來說,這個在《樂士浮生錄2‧名揚四海》海報上的老頭(皮歐雷瓦 Pio Leyva),一點都沒有什麼吸引人的地方。在此之前看見《樂士浮生錄》DVD時,還覺得這樣一個老老舊舊的影片,究竟哪裡吸引人,直到走進電影院看見皮歐雷瓦的活力,以及感受古巴音樂的熱情。 Read More →

由動畫開始,《擁抱大白熊》在一片雪白中展開熊媽媽和熊寶寶以及接下來趙大軍(陳冠柏 飾)與父母還有照顧他的怡芬姊姊(洪顥瑄 飾)的故事。這部戲是王小棣老師繼《赴宴》之後,又一部關心社會百態的戲劇。

相較於多年前小棣老師描述祖孫情感的《魔法阿媽》,《擁抱大白熊》加重了五六年級生的父母與七八年級的孩子之間的相處以及所面對的問題。而那些在父母眼中看似可以簡單打發的事情,都一次一次的突顯父母與孩子的衝突以及年代之間的落差。

趙大軍,小學三年級。母親是長年在空中工作的空服員,大軍無法經常見到母親,所以總是靜靜的等待母親的出現;父親雖然比大軍的母親更有更長的時間陪在大軍身邊,但是工作的關係,無法長期用心的陪伴大軍。唯一能夠照顧他的是大他不到十歲的高中生怡芬表姊。大軍不喜歡她管他、她則視大軍為累贅,兩人互相嫌惡這個在自己生命裡唯一能夠彼此依賴的人。

最後,大軍的父母在逼不得已的狀態下,做出將大軍送出國唸書的決定。大軍知道自己即將要被送出國後,躲起來發了一通簡訊給母親,假裝自己被綁架。在全家都找不到他的時候,卻只有他最不喜歡的怡芬表姊找到了他……

《擁抱大白熊》的故事結局,仍然是令人飆淚的一場戲碼,洪顥瑄演出的怡芬表姊在劇裡將中學女孩渴望家人的溫暖、朋友的認同,表現得讓人印象深刻,同時,她也在本屆(第41屆)金馬獎裡和參與《十七歲的天空》演出的楊祐寧一起獲得『最佳新演員』。而汪建民飾演年輕的父親,也顯著刻劃一個面對自己生命還在探尋的男人,面對工作及孩子兩頭燒的無力感。

但可惜的是,大白熊這個焦點從頭至尾一直都是在陳述怡芬的想望,只有到了最後才讓大軍與它有點關連。這樣的安排顯得怡芬這條副線壓過了大軍這個最重要的主線,而呈現出怡芬的大白熊重要於大軍父母想要將他送出國這件事,讓人搞不清楚究竟是怡芬辛苦的存錢想買大白熊重要,還是一個小學三年級的孩子希望與父母在一起的期待?

不過,值得讓人思考的是現代的父母對孩子的教養,已經不像十幾二十年前的簡單,不只是孩子需要對外的競爭力,就連父母都不能輕易的輸在教養的起跑點上。最後,大白熊的動畫再出,對我來說,是一種對現代人的嘲諷,讓人類一直以高等動物為傲的智慧,也慢慢接近『活著僅僅只是在比較尋求生存的能力!』

擁抱大白熊(Bear Hug)
2004 出品/稻田電影工作室發行
導演:王小棣 編劇:王小棣、黃黎明
演員:陳冠柏、洪顥瑄、汪建民、周幼婷、陳湘琪、陳季霞

擁抱大白熊官方網站

P.S
《擁抱大白熊》是前幾天看公視的播映。台北很冷,但也沒有冷到要穿大衣的程度。訂報戶有增有減,我比較好奇的仍是新訂戶是從何處而來的?
祝 溫暖 ^___^

換日線的話:我也想要有一隻大白熊!^___^

在書寫看了這個故事的感想前,我必須得承認一件事,就是這本小說實在太繁鎖,所以當我走到小說的第一百頁時畫下休止符。但不論小說的繁鎖,我仍舊對這部以性受人矚目的主題所拍攝的電影,有著莫名的喜愛!

關於性別,自小我們就被限制住,不論是對自己或是對別人的,很容易陷入一定的範疇裡。《美麗佳人奧蘭多》在書裡一開始的定義,是男孩對父執輩的崇拜及關於爭戰的嚮往,點明男性在這社會裡所必須被付予的任務。關於這點,是我覺得可以拿來呼應電影中性與命運的相關性。然後,它開始敘述十八、十九世紀的世代變遷及社會的變化,當故事的中末段部分,奧蘭多變成女性,他(她)用一個女性的角度反觀這世界給性別的定義,讓同時擁有男性及女性兩種心態的奧蘭多,去感覺這之間的差異。

故事結尾讓奧蘭多跳脫原有的性別(或者是社會既定的論點),終於感覺靈魂的自由!這個故事在小說裡的重點太多(時代的變遷、創作者的衍生、性別的異同、生命起迄、當代貴族的嘲諷……)如果沒有適當的處理,會讓整部電影因為想要呈現的主題太多顯得不知所云,還好,電影裡選出奧蘭多最重要『性別』議題,來呈現它的精華!

與其說性別是《美麗佳人奧蘭多》的主旨,還不如說它藉由性別去挑戰自古以來被人類訂定出來的認知。從一開始的貴族的豪華、年少的情懷、在位者的權勢、充滿銅臭的無知,奧蘭多在這之中與女子『莎霞』的懈逅、熱戀、分離,最後沈沈的睡去,是一種追逐與探索,直至他在沈睡後醒來,整個生命看似扭轉,卻藏著一種強而有力的覺醒。對生命的、對自己的、對時代的覺醒。

電影中,以主題的方式帶出了奧蘭多經歷的年代、事件,企圖將原本小說的紊亂整理的有條理一點兒。我個人喜歡這樣的安排,若是在短短的九十分鐘裡,將整個故事表現出來,而不做一個分界,反倒很難去完整的表達,或者應該說這樣的分界也更突出的表現了一種循環的現象,從死亡到新生(亦或新生至死亡),整個萬物宇宙所經歷的事件,都是一種重複的現象,只是這些現象會以不同的面貌存在著。

奧蘭多在第一次昏睡後,在些許的事件經過之後,再次陷入第二次昏睡。第二次昏睡醒來時,奧蘭多由男性轉換為女性的角色,在電影的呈現,少了一點令人驚豔的畫面(例如:男女身體上的差異)以及奧蘭多本身性別轉換對他自己產生的內在衝突。不過若是不去計較這部分的戲劇衝突,反倒會更深入的去體會那些不斷重複的循環。

導演在奧蘭多變為女性時,安排了一場在迷宮裡打轉的畫面,最後走出迷宮,時代也跟著做了轉換。這個迷宮的進與退,代表了一種搜索,也為在此之前的一整段奧蘭多的人生,做了最好的一種詮釋,而那突破重圍跨到另一個年代的是奧蘭多的轉變,也是一個時代的改變。其實整齣戲,著墨在性別的差異,沒有強烈到是一種完全相對的轉變,而是用故事的時間讓它慢慢的進行著。

直至電影的最後一場,天使唱著《Coming到臨》,將奧蘭多這個人的故事告了段落,也將整個故事的結束直指至一個新生(奧蘭多的女兒,書裡是兒子!)而我們也從這一場畫面裡,再次看見不斷探索的奧蘭多,終於找到了自己的方向、生命的未來!

我很喜歡這部戲的『逃』、『找』、『突破』,周而復始,沒有停下,也從這三件事裡,不斷的精進、不斷的向前,然後重來、繼續、停止、再開始!若說性別才是奧蘭多的主旨,我想倒不如說,它是在嘲諷一直既定的想法,不論是對性別,或者是對這個世界曾經的定論!

《到臨》演唱/Jimmy Somerville
I am coming! I am coming! I am coming through!
Coming across the divide to you In this moment of unity
Feeling an ecstacy To be here, to be now
At last I am free Yes at last, at last
To be free of the past And the future that beckons me
I am coming! I am coming! Here I am!
Neither a woman, nor a man We are joined, we are one
With the human face We are joined, we are one
With the human face I am on earth
And I am in outer space I'm being born and I am dying

美麗佳人奧蘭多(Orlando)
1992 出品
導演/編劇:莎莉‧波特Sally Potter
演員:蒂妲絲雲頓Tilda Swinton、比利贊恩Billy Zane

導演Sally Potter網站

P.S
很久沒有發報了。有很多感覺,請大家等待!謝謝。
天冷了,保重身體!^_____^

換日線的話:是男生或女生,其實沒有那麼重要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