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某天拿了《偷書賊》送我。原因是我告訴他,我現在要逼自己看書,若有什麼書可以推薦的,就要跟我說。那時我手邊還有一堆書沒有看完。好像是剛收到遠流《NEXT》的那幾天,所以我告訴D,這本《偷書賊》我晚點才看。一直到要參加樂多的夏日BLOG傳說,我才開始列書單,第一本要解決的正是這本《偷書賊》,原因無他,實在是因為它太厚了,不早日消化掉不行。

才看不到五分之一,我就決定要以這本書做為第一個我開始挑戰夏日傳說的題目。(看完這本書後,書皮已經磨得有點爛爛的了XD)

我很喜歡這本書。不單單只是它以一個「死神」的角度,去講述「偷書賊」這個故事。我看到更多的是一個孩子為了保留死去弟弟的記憶,拾起了那本書,因而開啟了她對知識,對文字及閱讀的渴望。這份渴望,一直向外延伸,每一次養父陪伴她識字的過程,讓她珍惜每一個閱讀的時刻、每一次送衣物至鎮長家擁有了一整間書房的雀躍,到後來以文字與那個終日不見天日的猶太人的對話,最後在戰事的防空洞裡撫平每個人的恐懼。

我不曾經歷過任何的戰事,無法感受在那樣的年代裡,文字的重要性更不可能清楚的知道一個十幾歲的小女孩,有什麼樣的魔力,可以用「讀書」這件事得到身邊其他人的尊敬。而文字,確實是擁有如此大的能量,如同那個 莉賽爾唸故事的對象「麥克斯」,後來寫的小故事裡那段話:「元首決定用文字來統治世界。…… 他日日夜夜種下文字、栽培文字。……德國成了一個培植『思考』的國家。 」

我喜歡這個「麥克斯」寫的小故事,喜歡他的畫,喜歡在那樣的狀態下,他還可以提筆書寫,作畫。在那裡,他靜默的像空氣,無聲無息,懷著活著的罪惡,在夜晚,他夢見被他拋下的家人;在白天,他夢見他在拳擊場上遭受希特勒的猛烈攻擊,直到他反擊的那刻,希特勒用文字控制了所有的人民,對他,加以施暴,然後他無處躲藏。即使這樣,他還是提筆寫下那些故事,安然的待在每一個自己寫下的文字裡。

由於我是唸職校畢業的,在外國歷史上,我的印象一直停留在國中歷史課裡,對於希特勒、猶太人,以及《偷書賊》裡講述的年代,一點概念都沒有。開始知道集中營,或者說開始把這些事情連在一起,是因為之前看了浦澤直樹的漫畫《怪物》,才知道歷史的這一段,而真正感受到那種令人恐懼殘暴,是跟著日劇《白色巨塔》的財前五郎,站在 奧斯威辛的集中營,聽著那些曾經進行殺害猶太人的故事。

每當《偷書賊》裡,提到那些集中營、那些猶太人,對於這樣一段又一段的畫面,就又出現在我的腦海裡。生在這個世代,我仍舊無法理解,是怎樣的優越感,讓希特勒去主宰每一個人的生死,就像我無法理解,為什麼歷史一再重複這樣的族群分裂,而產生衝突,甚至是戰爭?

《偷書賊》這本書要講的主題其實很廣,從「死神」為出發點的死別、「偷書賊」對知識的追求,象徵每一個人往前的動力、種族區分下每一個人性的面向、貧窮與富有的差異、從信仰(信仰希特勒)引起的戰爭而造成的生死拉扯,以及太多太多要帶出來的故事。也許過往有很多比這更精采的故事被我給錯過了。但我很幸運,我讀了這本書,那個女孩讓我再次相信,文字的力量,是那麼強而有力的引領每一個人,每一件事。我選擇相信女孩從閱讀文字裡產生的力量,放棄選擇元首以文字「培植」那些思考,栽種那些優越。

與幾個看過這本書的人小聊。多數的人,都喜歡養父漢斯‧修柏曼這個角色。我猜想,多數的人,都需要這樣一個一起閱讀,以及分享閱讀的人。至少,我們都希望最初引領我們進入文字世界的人,是可以陪伴我們閱讀、與我們分享閱讀的人,而不是一堆冷冰冰的教育課程。

說了這麼多我喜愛這本書的理由,要小抱怨一下,這本書草率的結尾。說這個結尾草率,應該說是它太過匆促,或是說為了故事的清楚明白,多了沒有必要的片段。怎麼不讓故事就停在死神拾起了「偷書賊」寫下的《偷書賊》那個點,停在魯迪的唇上就好?(什麼?這不是愛情小說,要知道「魯迪的唇」的人,去買回來看吧!)
此書已隨著我的喜愛,參加小小書房的行書活動,前往大陸友人的手中,即將開始在大陸的旅程。
 
 《偷書賊》 2007.07. 木馬/ISBN:9789866973420
作者:Markus Zusak 馬格斯.朱薩克 譯者:呂玉嬋

.S
一個晚上不睡覺幹掉半本,也算是我的記錄了。
感謝D,給我這麼一本好小說。

換日線的話:如果沒有戰爭,那個年代窮歸窮,也不乏是過著快樂的日子啊!

這幾天,我幾乎都跟太陽說晚安。也沒為什麼,就不睏,不睏就醒著,醒著也就開始想,是不是真的要玩這個遊戲。挑戰三十天的遊戲。這是樂多部落格第三年辦這個活動了,但我是第一次參加。

回想一下過去幾屆為啥沒參加。應該是我一直不是樂多死忠的使用者。我喜歡穩定的系統及不用擔心哪時這些免費平台掛點的顧慮。當然,常上我網站的人會知道,其實平均每年,我的網站都要死好幾次,所以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要用付費的空間XD!

言歸正傳。為什麼想要參加這個活動呢?跟讀「試讀本」的理由一樣。用一種有目的性的行為,規定自己要看書,或者,書寫。

我突然覺得很有趣。前陣子不是嚷著不寫東西了嗎?XD。確實,因為當我發現自己的書寫是為了要擠入任何話題或者加入某些群體,我就沒了動力。我還是喜歡自在的寫,別人自在的看。說看起來有目的的寫,卻又其實不應該有目的的寫。

這幾天跟S在討論文筆的「程度」。他說我的程度還行,只是遇到瓶頸。我笑稱,我已經瓶頸很久了。那倒也是。我一直企圖從字裡行間寫一點不像我文字的東西,可是很難逃脫。約莫是那種文字被定型的感覺。當然,我也不曉得,那好還是不好?

不過,我挺能接受S的建議,「多看書」。每次寫字,真的會有那種「書到用時方恨少」的感覺。所以就遲疑了、停下了。這次挑戰夏日傳說的「文藝青年30天」,就是要逼自己不要停,讀什麼寫什麼、看什麼寫什麼、聽什麼寫什麼。雖說這個挑戰項目是最廣也最好發揮的,但實際上怎麼讓三十天的東西看起來是整體的,其實也是一種挑戰。

我還沒有準備好怎麼寫好,但我已經開始思考,開始蘊釀,希望可以達成目標。預定7/31開始挑戰!

(誰要跟我賭,我賭我寫不完~~~~)

我的「挑戰‧換日線」
樂多──夏天的BLOG傳說

P.S
因為不是樂多平台不能參加主題挑戰,所以我會先貼完樂多,再回來貼這裡~~

換日線的話:幹嘛小氣巴拉不讓每個平台都玩?

前幾天,朋友在問為什麼會對這種試讀有興趣。我想了想,回答說:「因為書看得少,有一個目的性存在,讀書的動能也就大了。」但事實是,書的主題,對我來說還是很重要的。就好比我對於過去的故事比較不感興趣,我向來喜歡現在及未來的主題。

在看到這本《NEXT危基當前》的網路徵文時,滑了滑鼠一下,就把E-mail寄到活動信箱去了。過沒幾天就收到這書的試閱本,就慢慢的把它讀完了。

說也奇怪,這一陣子讀的書,畫面都很清楚,彷彿都是為了要拍電影而書寫出來的故事。而這本《NEXT危基當前》的運行,更如同好萊塢的故事一般,演著那看似陳腔濫調的故事。

說真的,還滿陳腔濫調的。但是關於基因、關於未來,是很引人注目的。誰也不知道哪天會不會有可能就複製一個一模一樣的自己,在自己死後,替代自己存活著;誰也不知道哪天當人們都控制了那些基因,人們會不會因此被規格化,因此過著同樣規律、健康、世界大同的日子。

這個故事有個很俗爛的結局,它本著那套正義永遠會站在正義一方的俗爛的情節,讓你閤上書時會罵一句「幹」,但它也會讓你一路看啊看的,就是得緊抓不放故事的尾巴。

我無法想像倘若我們同時被植入某一個或許叫做「說故事基因」,會不會我們一樣會編出千篇一律的故事?我更無法想像那個在遙遠的叢林中,有著人類這樣「說故事基因」的猴子,說的每一字句都跟我相同時,我會能夠有什麼樣正常的反應。

我唯一能夠想像的是,如果把這個《NEXT危基當前》拍成電影,或許可以讓人更滿足對基因的想像,對人類未來樣子的幻想。

人類腦袋的運作,遠比這些基因被研究、被執行的速度還要快,當A基因研究尚未成熟的時候,或許人們早就放棄A,轉而研究其他B、C、D……等等其他各式各樣的基因了吧!

如果基因研究會讓人類變得擁有更多的智慧、健康,甚至其他。或許我們應該開始擔憂,擔憂這世界將會變成一貫性的無趣吧!

 《NEXT危基當前》 2007.07. 遠流/ISBN:9789573261162
作者:麥克‧克萊頓 譯者:洪蘭

P.S
我還滿想要有一隻會算算術的鸚鵡。XD
是說,我比較想要有一隻可以預測大樂透開獎號碼的動物。

換日線的話:你如果喜歡好萊塢,你就看它。不喜歡,就自己想辦法~~

因為朋友的一句話,我讀了丹尼爾・凱斯寫的《獻給阿爾吉儂的花束》,所以也看了岡田惠和編寫的日劇《獻給阿爾吉儂的花束》。我覺得這個故事很有趣,就像我一開始想要看這本書的意圖,其實只是想要看看朋友口中的「從笨蛋變成天才,又從天才變成笨蛋」的故事到底長什麼樣子。但最奇妙的其實是,本來不太看書的我,最近看的全是一些文學作品改編而成的日劇,結果因此讀了一些書。

在看《獻給阿爾吉儂的花束》的書前,先讀了多麗斯萊辛《第五個孩子》和《浮世畸零人》。雖然我不怎麼喜愛《浮世畸零人》,但讀完《第五個孩子》,再讀《獻給阿爾吉儂的花束》,卻有著互相連結的情緒。

這兩本小說,都給我一種「世人可惡」的心情。一個是被視為怪物,一個則是弱智,正好這兩種人(甚至其他更多的邊緣人),都被所謂正常的社會群體給排擠在外。而《獻給阿爾吉儂的花束》裡的主角那樣被嘲笑而不自知的情況,更讓人性裡那種因人比自己不足而產生的自大感,完全毫無保留的呈現。

我很喜歡小說的《獻給阿爾吉儂的花束》,所以拚命找到了它的日劇。原本日劇的進行,跟小說很相似,從藤島ハル(查理)在麵包店被欺負、上學、接受測驗,到最後動手術……一直都跟小說的步調進行著。但是編劇岡田惠和神來一筆的加入了藤島ハル的母親這條線,讓本來應該結束在藤島ハル變笨的那一刻,又往後延伸,一直到母親終於在最後一刻回到了原點,帶回了是弱智的孩子。如果要說這部戲的敗筆,大概就是那個Happy End。但又,如果沒有這個Happy End,這個抽掉許多原著的情節戲,應該也會很空洞吧!

比較起日劇來講,小說的進行方式,就好看許多。它少掉了些許在東方應該要具備的人情、家庭的觀念,讓故事更完整的在一個人的心裡面運行。該要怎麼說東西方在寫這故事的差異呢?因為東方的這個戲劇裡夾雜了太多那些人與家庭創造出來的情緒,讓故事的進行也多了不需要的包袱。這樣說,好像過於嚴重,但我仍然認為,像這樣描述人跟人的故事,必須回歸到人的本質面,而不該多了親情這樣有負擔的東西,那就彷彿日劇的《獻給阿爾吉儂的花束》重點變為了母親的懊悔,以及家庭大美滿,而不再是關於藤島ハル在天才與弱智之間的故事了。

本來要繼續讀丹尼爾・凱斯的《24個比利》和《比利戰爭》,不過太專注看日劇以及忙碌,也就要把它放在之後的讀書計劃裡了。(又發現一件事。在看《池袋西口公園》的日劇時,也有提到那個「比利」,於是,那個「比利」就變成一定會讀的書了。XD)


導演:新城毅彥、塚本連平 編劇:岡田惠和
演員:中山裕介、菅野美穗、吉澤悠、中島知子、榎本加奈子

 資料來源:日本偶像劇場

《獻給阿爾吉儂的花束》 1995.05. 小知堂/ISBN:9579184119
作者:丹尼爾・凱斯 譯者:周月玲

P.S
最近看的日劇《人間証明》、《M的悲劇》、《華麗一族》、《辣妹掌門人》……
因為比較喜歡小說,就把它歸到閱讀去了。

換日線的話:一堆看不完的日劇和書。

這是愛拉與穴熊族的故事。

「穴熊族」一個以男權為主的族群,女人凡是聽命男人,任意被左右,甚至連性一事,都是由男人恣意洩慾。他們相信、相信巫術、相信每個人都擁有屬於自己的圖騰。就在穴熊族用自己堅守的生活方式下,一場突來的地震,把「愛拉」這個異族的女孩,帶進了他們的生活。

這個故事,顯然是一個女性挑戰男權的故事。縱使故事想要極為完整的呈現原始時代的地形、氣候、飲食習慣、生活方式、階級觀念、信仰……等等,最終還是會回到愛拉這個異族女孩,如何去改變這些已根深蒂固的一切。

這個象徵現代的女孩,在穴熊族裡,先是擁有了男性才能有的強圖騰,正式成為穴熊一族。外出冒險、狩獵、使用武器,這些穴熊族對女人嚴禁的活動,在愛拉身上似乎起不了任何作用 ,即使過程一波三折,愛拉還是勇敢的挑戰這些不被允許的規定。

因為愛拉的勇敢,穴熊族開始改變,人們開始以另一種形式,接受愛拉的存在,甚至讓愛拉繼承地位崇高的女巫醫一職。但也因為愛拉的這一連串,造成不斷的話題,就好像穴熊族是為了愛拉的挑戰而存在一樣。

愛拉,像現代會給女性的定義一樣。甚至更強烈的顯現女性的勇敢、善良、堅毅、正義、溫暖。男人呢?如同書中時時用男性強權打壓愛拉的布勞德,體大、粗魯、野蠻。 當然,那個時代並非每個女人都像愛拉那樣勇敢,也並非所有的男人都像布勞德那樣讓人厭惡。我們只能猜想,愛拉與穴熊族的故事是作者珍.奧拉假藉呈現原始時代,狠狠的以文字,挑戰那些令人作嘔、愚昧的人性。

我們都知道傳統、習俗、規矩都是無法輕易被改變的。而愛拉的存在,或許是在告訴我們那些狗屁規定,都不足以抵抗人性的善良,而群族的延續,必須一再的在規定裡,被考驗、被檢視!

這是一本有趣的故事。如果你對人的「勇氣」及「善良」有所遲疑,那麼,你不能不去看愛拉怎麼以異族的身分,對抗種種的不合理;如果你對原始時代有所好奇,就更別錯過珍.奧拉用大量的文字敘述巨細靡遺呈現那個未知的世界!

《愛拉與穴熊族》 2007.06 貓頭鷹/ISBN:9789867001603
作者:珍奧爾 譯者:黃中憲
P.S
媽呀!我說四五百頁的書,要用短短幾天看完,是要人命的啊!!!!
另,試讀本有好幾個亂碼沒印出來,希望有被校對到!

換日線的話:珍.奧拉真是個囉嗦的作家。(故事其實不用寫那麼多!)

幾年前,我曾經想過,如果在某一個年歲那年,我還是像原來那樣的我,我就會放棄台北的生活,回到南部,然後認命的不再叛逆,做大人要求我要做的事。約莫是平平穩穩的找個固定的工作幹著。

正當這麼想的時候,我的生命起了一個又一個轉折,遇見一個又一個改變原來的我的人。所以,我還在台北。

前一陣子,我想過,如果在自己的網站寫了一篇又一篇,到了這個網站第十年,我應該會就打住不寫。就在興起這樣子的念頭時,我的生活又做了改變。

說實話,要告訴別人自己很忙,所以就不更新了,這句話還真難開口,因為不論怎麼樣,我都不覺得自己真的有忙到沒有休息的時間。至少忙裡偷閒是有的,只是這樣子短暫的偷閒,無法累計成一篇文章的誕生,於是,寫東西這件事情也就擱著了。

也並不是有了網站才開始寫東西的。最早最早,從電子報開始;更早更早,從寫戲的感想開始;再早再早,是寫詩,寫新詩,寫很白話很白話的詩。再之前,大概就是週記,或者是每個星期國文作業要交的剪貼,與老師的對話。

書寫。占掉了我人生的?如果籃球占掉了四分之一,寫東西這件事,應該比籃球更久。而我真正把它當作是治療內在,應該是在需要治療的那幾年。或者說,這幾年,寫得最多的這幾年。

真正開始相信書寫是一種治療這件事,是在最不快樂的那一兩年。文字像洪水般的沖刷我的生活,好像失去了文字,心也就跟著失去一樣。所以每天不斷不斷的用文字記錄那些害怕溜走的記憶,甚至是痛啊!或是什麼快樂啊!什麼鬼的~~也都記錄下來。

好像這樣寫著。就不痛了。(後來也就真的不痛了。但不是因為寫,而是因為生活變了。)

最近,因為生活的忙碌,就暫且擱下寫東西這件事。這樣過著過著,也一個多月過去了。忙碌之餘該看的日劇有看,該看的書有看,該發的懶也發了,就是要寫的東西沒有寫了。年少的時候,有好長好長的一段時間,因為寫不出自己看得順眼的東西,於是就停住了,寫詩的那段記憶,也就封存在那個年紀裡頭,後來就寫不出啥詩來,開始大量的「說話」。

是的。大量的「說話」才是我書寫的目的,就算只是自言自語的方式,每一字句都是替自己留下一點什麼、釋放一些什麼。或許回頭就不願再看到那些書寫的痕跡,但總在網站改版或是換建置軟體的時候,就這麼一篇又一篇的閱讀著,能夠一字一句的讀,有很多傷也就這麼的相信「咦~~不痛了XD」,感覺心也就不這麼沈重了。

這一陣子,因為生活,所以失去了書寫,甚至失去了分享別人文字的時間。我突然覺得「嘩!原來沒有部落格跟沒有電視一樣。」好似我從很久前就想擺脫掉的東西,突然被擺脫了,心裡便感到一陣愉快的感覺,於是寫的時間被分出來做很多事。像是做手工書啊!做羊毛氈啊!或是讓貓陪我睡覺啊!然後,就好像真的不需要書寫這件事存在於生活裡了。

總是。我喜歡停下來想。有部落格到底要幹嘛?總是。我面對龐然大物的網路世界朝我走來。有想逃亡的念頭。於是不去管它就變成一種很自然而然形成的新狀態。從前,也總是會這樣突然就不寫了,然後發現「咦!好像不寫怪怪的。」於是,就又開始寫了。現在,好像不會了。大量的「說話」好像不是我需要的東西了。

舊識的人們,總會用很驚訝的語氣告訴我:「哇!這些是你寫的啊!」我總是會想,我跟這些舊識究竟是哪裡出了斷層,亦或是少了哪些交集,讓內在的自我與外在的自我產生如此大的落差?我不清楚,或許是那些年的春、夏、秋、冬裡,不管什麼樣的天氣,我總是一身短衣短褲,在籃球場上揮汗的身影,讓他們產生落差的吧!也有可能是某幾年那些搞笑的外在,所造成的後果吧!(XD)

我其實還滿樂於那樣子的落差存在。這讓我知道「書寫」是安全的。只要書寫的我和平常的我連不上線,那麼我的內在就是安全的。也因為如此的安全,所以我便大量的「說話」了。所以,我還滿害怕有人當著我的面跟我討論我寫了什麼東西這件事。那些舉動,總讓我感到不安。

但是,我總又大張旗鼓的,希望藉由部落格這個媒體來傳播一些什麼。於是書寫便失了焦!尤其是,當它跟我已經感到失望的「媒體」兩字擺在一起的同時。我開始知道,我寫出來的東西,被閱讀時已經不那麼純粹。所以當它停下來的時候,便也不那麼失落,或是失去了重心。於是就歇著了。

我有很多事想要寫。從過年之後。像是高鐵的第一次經驗、父子有多難看、殤城沒有無間道好、奇蹟的夏天拍得不錯、刺青我覺得還好、獻給阿爾吉儂的花束很好看,我想找日劇、第五個孩子跟浮世畸零人我比較喜歡第五個孩子、麥當勞騙我他們二十四小時、人間的証明還不錯看、處女之路結局很怪、我的美麗與哀愁現在看沒啥感覺、徵婚啟事還不賴、井上雄彥畫的殘障籃球沒有灌籃高手好看、我從高雄帶上來一堆年少的記憶還放在桌子角落。等等等等的太多事想寫。

有天,我應該會再寫。不過不是現在。至少,我不需要透過部落格大量的「說話」。現在!

我需要的,應該是找一個「說法」推動我去書寫。至少,給個題目也好。我想。

P.S
台北不要下雨。求求老天爺!

換日線的話:咦~~連版型都懶得改XD

果然,看國片是不可以抱太大的期待的,就好像我看《盛夏光年》前,是不抱任何希望的。結果還算可以接受,比預期的好一點,但也不是你要發誓它很好看的那類。

過年,反正沒啥事,就連短短回家兩天,也可以租個片子看。去到同學家開的出租店,發現沒啥好租的,便想起《盛夏光年》還沒看,那就租來看看吧!不料,《盛 夏光年》前一天剛被租走,只好等看看啥時客人還片囉!等到回家時,又接到同學的電話,再匆忙的到了出租店,取回《盛夏光年》,才在無人打擾的夜晚,好好看這部電影。

期望過高,真的不是對國片的態度,過多的期待,好像只會磨損自己對國片的熱情一樣。於是看《盛夏光年》的時候,就打定「它並不會是一部讓我喜歡的電影」來看,最後是沒有驚豔也沒有失望的結束了這個電影。

實在是同志電影在台灣過於泛濫,而其內容又過多是自古以來的電影情節一再重現,孤單、寂寞、黑暗、痛苦、壓抑……,別說是同志片,台灣電影一整個就是這種調調,讓人很受不了的想要問:「丫是怎樣,生活在這裡的人,最好都是那麼孤單、寂寞、黑暗、痛苦、壓抑……」

我其實並不在意「青春」、「同志」這兩個議題是如何被拍攝的,我比較在意的應該會是多面向的故事內容。你說男男女女戀的掙扎、男男女女戀的摸索與確定、異男異女戀的幸福與被拒後的痛苦……等等生為人會經過的情緒,是很生活化也很習以為常的,只是在這樣的情緒裡,要怎麼說一個故事,才能說進人的心坎?才能真的讓人深切的感受到劇中人的一切?

《盛夏光年》從原著看,就不是一個可以讓人很深刻感受的故事。(當然,有可能是我先看電影的關係。)情緒處理的太直接,太過「確定」。好像是依著什麼模式,改了名字、改了場景,就變成一個新的故事一樣。可這樣的故事並不會亮閃閃的讓人拍手叫好,因為有歷經過的人,總是知道,那些並不能那麼直接的被曝露,也不是那麼被確定的被進行。

這就好像,正行喜歡守恆是注定的,他注定要悲慘的聽到那個壓在他身上與他做完愛的人跟他說:「你永遠是我最好的朋友」。這是哪門子的故事進行手法?如同菜沒煮過就上桌的感覺,更可惡的是菜明明煮過,卻完全沒有感覺它被煮過,就被擺在桌上一樣。若要從這個角度看,守恆就是個王八蛋,可是他是嗎?在劇中,應該不是的,但是,是哪裡少了?少掉的那個部分,是沒有舖陳到的。

若是再換個角度看。慧嘉呢?這個角色的存在是為了什麼?讓正行正視自己的性向?讓守恆在正行不再出現的時候,不再孤獨?(笑,這時候真想罵一句那個電影的文案:什麼叫做『沒有人是孤獨的?』)感覺上,慧嘉這個角色倒楣了一點,變成攪和別人感情的人。但她有嗎?又好像沒有。就是這樣的,才會讓人感覺不到,這電影到底要演啥!

坦白說,這三個人都演得還挺不錯的,角色也夠真誠,只是這些真誠都少掉了一些什麼,所以顯得情緒及情感薄弱許多。而這樣的薄弱,就讓整個青春無敵的故事,變得一點都不青春,不無敵了,剩下的是,那樣慘白沒有主軸的畫面。而畫面就只剩下畫面了,連留下深刻的感動,一丁點都沒有。

這齣電影,沒有一開始想像的不堪,但在電影結束的時候,想知道「然後呢?」

然後,這樣的電影還要拍多久?然後,這樣的情節還要有多少?然後,除了這些孤單、寂寞、黑暗、痛苦、壓抑……我們還剩下什麼?然後,同志的苦澀,還要這樣粗鄙的留待我們青春記憶多久?然後,愛戀的一切,還要有多少的深淵要落下?

不知道。但我們的年齡會長大,我們的青春會過去,可是這些一再重複播放無可救藥的自憐,要到什麼時候才能停止?我不知道。

盛夏光年( Eternal Summer )
2006出品/前景娛樂
導演:陳正道 編劇:王紀堯、許正平
演員:張孝全、張睿家、楊淇

《盛夏光年》電影官方部落格
《盛夏光年》官方影音部落格

P.S
又有幾部同志片要上檔了。是怎樣,台灣沒有別的故事可以拍嗎?
台北啊!下大雨。各位啊!你們的年假剩四天,好好把握啊!

換日線的話:是說,花蓮真是美麗啊~~

不得不說,馬世芳文筆很好。在看這本書的時候。

我不斷以贊歎的語氣說:「這人的文筆真是好。」但說話的同時,能夠感覺得到的,還有另一種情緒,「這人怎麼可以寫得好像他都經過這些年代一樣。」直到書腰和書衣拿掉後,看到書底,馬世芳那清秀的字跡寫著「獻給父親和母親走過的年代」,心裡才覺得舒坦了一下。

畢竟,書寫那些自己還未出生,已經經過的歲月,要寫得如此精采,得花上很大的功夫。資料的取得便是一件難事,當然,這對馬世芳來說,應該不是什麼太大的問題,然而真的要把它們拼湊成一本讓人停不下來的書,還是得耗點精力才行。 Read More →

這本「音樂書」在我的分類裡,很難分,要分在閱讀裡?還是分在音樂裡?如果就我接觸它的方式來說,應該分在音樂裡,因為多半,我是聽它,而不是讀它。如果它應該要用什麼樣的形式去呈現,我想,音樂是比較適合的。(當然,書裡的圖片,也是相當豐富的。)

怎麼發現這本《好命去七逃》呢?有一次,小小書房某店員問貓老闆:「我可以聽這本書後面的CD嗎?」他指著《好命去七逃》的書說。貓老闆當然說OK,於是詠能的音樂,就在整間書店蔓延。

然後,書店唯一一本《好命去七逃》,就被現場還在買書的客人,買走了。我和店員,只能望書興嘆。(當然,後來還是有再看見這本書。)

詠能的歌,除了詠能的歌聲之外,還有我很喜歡的董運昌擔任編曲及吉他的工作,聽起來很舒服,也很愉快。我還記得,在看《樂士浮生錄2‧名揚四海》的時候,很喜歡戲裡呈現出的活力,每次他們一開口唱歌,就可以感覺頭皮發麻,整個身體熱了起來。詠能的歌,也給我這種感覺,暖暖的,暖暖的。

開始喜歡旅行,是旅行之後的事情。而開始旅行,是在我人生剛要到達第二十六個年頭的那一年。我其實很難想像,我那二十六個年頭,除了學校的旅行之外,我是怎麼習慣不旅行這件事,我更難以想像,那些被車來車去(坐遊覽車)的旅行,究竟讓我留下了什麼記憶?

開始旅行,是很害怕的,害怕什麼東西都沒有安排好,害怕什麼東西都很未知。聽《Africa Go Go》的時候,回想著旅行的時候,雖然還能感覺當時害怕的心情,但也很能明白,歌裡那種逍遙又快樂的感覺。所以,我知道我喜歡旅行;所以我開始想著,我要去哪裡旅行。

《Africa Go Go》 詞‧曲/嚴詠能 編曲‧吉他/董運昌
演唱/嚴詠能、沙木雨、Kate 手鼓/沙木雨
我來到這生份所在 你講這是你大漢的所在
WaNa uLiZa YuLe Ni NaNi NiNa JiBu YuLe Ni DoGu
三步作兩步 我的腳步帶著Tempo 頭殼格空空 落袋也裝著風
我來到這個消遙的國度 街路的人攏乎我笑容
我不知要去叨自由跟伊隨 今日你是我的頭家
我來到這個消遙的國度 街路的人攏乎我笑容
黑人你賣甲我隨 我啥咪攏不要買 我的快樂我要家已找

我一直想寫一個關於高雄,我待了二十年的地方的故事,每次看到或是聽到關於「思念」或是「家鄉」的東西,就會開始回憶,關於那個二十年的地方。我想,我喜歡詠能的歌,絕對有大部分,是因為「台語」讓我覺得親切,也讓我覺得欣喜的。

現在,落腳在永和,是一件令人開心的事情。更早之前,我住過三重,剛開始,我覺得三重的感覺很像高雄,但是到了永和,才發現這裡更有家鄉的感覺。我開始喜歡逛著小時候不願意一大早被媽媽拉去的市場,我開始喜歡用很台的台語,跟賣菜的人對話。

《坐著彼班駛向思念的公車》
詞‧曲/嚴詠能 編曲‧吉他/董運昌 演唱/嚴詠能
查某囝仔不知愁滋味 行到青澀的年紀
流浪的腳步一直去 一直流浪到都市
離鄉的男兒不是薄情意 只是未逢成功期
出外的頭路 攏著靠家己 親情其相思 暫時放一邊
莊頭鬧熱 彼條老厝巷 阿父講公所 年底著要拆
同窗湊陣的青梅竹馬 如今變別人的阿娘
坐著彼班 駛向思念的公車 茂密的山林 催阮行
坐著彼班 駛向思念的公車 到站的所在 有人值等我

 

註:本曲榮獲2004年第一屆閩南語流行歌曲創作大賽 佳作

《苿莉花的熱天》我很喜歡這首歌,原因其實只是因為編曲加上了《茉莉花》。而這首歌,它是一首很輕柔的歌,很好聽。我不能多介紹,因為我最喜歡的是它的曲。(去買回來聽吧:P)

《苿莉花的熱天》
詞‧曲/嚴詠能 編曲‧吉他/董運昌 演唱/嚴詠能
妳時常格氣 怪我挑工 對妳來 創治 
乎妳用粉筆 將咱 之間劃分 開
值彼個也擱不知啥咪是甲意的日子
妳歡歡喜喜 追著我 追著這條 溪水
追著紅 田 蠳 追到日頭 走去匿
赫濟年 猶擱會想起 妳頭頂的茉莉
伴著妳純真的年紀
彼一年 我沒放未記 妳咪咪也笑
值彼年熱天
我掩著目周 輕輕柔柔 想妳的喘息聲
剎聽到 流星劃過 帶來 的歌聲
我順著溪水 石頭的縫 節奏乎妳率
六月的茉莉 伴風 來唱歌

去年的2005手寫平安夜那篇,已經有朋友在問,今年還玩不玩?我說:玩吶。「提批」(拿信)的感覺很好,每天回家都可以從信箱裡拿到卡片,很開心;每天看到郵差在家門的巷子口,都還會問一聲:「甘有30號ㄟ掛號?」

《提批》詞‧曲/嚴詠能 編曲‧吉他/董運昌 演唱/嚴詠能
東北風冷颼颼 吹透少年兮心肝
從遠遠兮所在 柔柔也來 帶來彼邊兮思念
一張 限時兮掛號批
勸奮兮歐里桑 卡網摜兮行透透
動輪車牽到院兜兮門腳口 問阮敢有吃中道
從少年仔到白頭
限時兮掛號批 提你兮印也緊來提
限時兮掛號批 提你兮印也緊來提
體貼兮 聲喉攏沒改變 千里遠 為阮來提批
體貼兮 聲喉攏沒改變 千里遠 真情來作夥

本來我只打算寫完上面這四首歌,剩的讓大家去買回來聽,不過聽完《提批》後,就接著這首《平安》,我想還是來寫一下好了。

不要笑我。我每次拜拜時,都會記得跟神明說,叫祂們要保祐台灣平安;我每次許生日願望時,也都會留一個許「世界和平」,雖然偶爾會被笑,可是我還是覺得,這些話還是得講。我還記得,通常我寫信給很熟的朋友,或是認識很久的朋友,我最喜歡在信的尾端加上的一句話是「一切平安」。

《平安》
詞‧曲/嚴詠能 編曲‧吉他/董運昌、黃宇燦 演唱/嚴詠能、涂巧吟
雖然 行過赫濟驚駭 咱才堅心 企置這
雖然 行過赫呢濟沒竹殼 你攏恬恬陪我 作我的靠山
因為咱有共款的夢 乎咱的囝仔肩甲頭會輕鬆
望春風 俌破網 希望台灣會 平安
平安 喘氣聲內 未擱有怨嘆
平安 在地 外來 攏相同
平安 你的笑容 通 我的胸坎
平安 寫兩字 成作台灣

 

註:本曲入選2005年台灣之歌

好命去七逃天空部落
好命去七逃Yahoo!奇摩部落格

《好命去七逃》 2005.12.20 遠景出版事業有限公司/ISBN:9573907690

P.S
台語我也不完全明白是什麼意思。
改天來寫我與小小。

換日線的話:好命的人才能去七逃啊!所以去七逃,你就可以當好命人:P

我想,應該是我沒血沒眼淚了。看完《醫生》後,跟《生命》一樣,我有一種幾乎不知道它們在幹嘛的感覺!應該也不是說沒有感覺或沒有感動,只是那個感動的點,好弱,好弱。朋友說《醫生》比《生命》更適合叫做《生命》,我覺得,應該叫《父親》。

十月十日,西門町圍著紅潮,塞了好一下的車,才順利走近西門町,拿著早場優待券買票時,想著幾個看完的朋友的心得,心裡早就有準備,應該不會是太讓人感覺到什麼的片子。但其實,也不是那麼沒有感覺,只是太零碎、太簡略、太不專注,感覺像散在空中,但你也並不怎麼樣知道那到底是什麼感覺。

結果結論竟然是,好吧!我是個沒血沒淚的傢伙。

至少朋友M說看完挺難過的,我說我只有在最後看到那一行,來自秘魯的孩子Sebastian,已經過世的時候,心裡難過了一下,剩下的,就沒了。

坦白講,如果Sebastian、Felix這兩個故事拆開,應該會是很動人的故事。在Sebastian身上,可以看見很多對生命的期待,父親臨去前的不捨,母親敘述時那種心痛,轉而在Sebastian開朗的說著自己如何學英文的表情上,Sebastian的死亡,更教人心痛。

Felix的離開,當然,也不能說不讓人傷心。尤其是腦海裡還深深的記得他每一個表情,講述他的墓、他畫的那些圖、他演的戲,甚或是母親或父親提到他的,點點滴滴,都讓人記憶深刻。

Felix、Sebastian相似也相異。一個尋找死亡,一個抗拒死亡。但最後兩者終究逃不出死亡。有人說,這個故事的焦點並不在Felix的死因,那麼,是什麼呢?最後,我們當然搞不清楚Felix到底為什麼把自己吊在衣櫥內。父親是說:「他永遠活在我們的心裡。」所以?然後呢?

「他永遠活在我們的心裡。」這句話看來讓人心酸,當Sebastian和他的父母,努力的為Sebastian尋找生存下來的機會,或許,Sebastian離開的時候,他的父母更適合講這句話。

然而《醫生》(醫生)到底要跟我們說什麼呢?我疑惑Felix的姊姊,怎麼都沒有出現?我其實很想知道,她對於Felix的離開,現在是什麼樣的心情?關於死亡,我相信還留下來的人,勢必都有一點思念,當我坐下來傾聽一個父親的思念的同時,真的,我真的只感覺到,他的思念。其他的。沒了!

嗯。應該這樣說的。紀錄這樣的片子的心情,真的,只是想要傳遞「思念」是什麼嗎?

我想起曾經有一個朋友。她講述著,當她面對姊姊自殺死亡時候,母親讓她和弟弟去收屍,弟弟抱下還掛在繩上的姊姊,她目睹著,姊姊自殺身亡時的臉。她說,她不敢看、不敢看、不敢看!

我不知道,她現在對於姊姊的死亡,是以什麼樣的心情對待,是用什麼樣的方式想念。看完《醫生》的時候,我沿路的想著,她當時的心情。我沿路的想著,為什麼《醫生》裡,我沒有太多的感動?

我確切的認同,最後,我們也僅只能說:「他永遠活在我們的心裡。」但在此之前,我怎麼,都感受不到,他們內心的煎熬?或許,是拍攝的方式、陳述的方式、紀錄片的結構,什麼都好,我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但最後我知道,我應該不是一個沒血沒淚的人。

我只是不曉得,不曉得從何開始,開始感動?

疑問:為什麼片子裡,沒有預告片那首音樂?

醫生( Doctor )
2006出品/中映電影發行
導演:鍾孟宏

《醫生》官方網站
很喜歡那隻蛇的圖片,資料很齊全的官網。
《醫生》部落格

P.S
很久沒進電影院。純屬個人感覺,如果不喜歡,就不要看唄!感謝。
秋天,天氣涼爽。

換日線的話:悲傷是不會因為時間停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