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屆世界盃棒球賽,在大家熱烈的掌聲中落幕,中華隊的比賽也在驚濤駭浪中度過,奪下了世界盃的季軍,也換來了亞洲第一的頭銜,球員們一雪上屆世界盃的恥辱,終於再一次站上棒球界的大舞台上,希望這一次,是棒壇重新振作的開端,而不是畫下句號的結果。

棒球界在低靡了好長好長的一段時間,從前幾年的職棒簽賭案,到兩大聯盟互相爭鬥之下,棒球這個運動,讓球迷不再留有熱情,我也是其中一個。今年,從中華職棒聯盟的獅象大戰,我又再一次的守住了電視,守住每一個好壞球之間的心情,因為這一次,我又看到了那道曙光,看到球員們個個拚戰的眼神,於是一場又一場的比賽,我與他們同在。

Read More →

好喜歡 在心情不好的時候 對著你 大肆抱怨心中的不快活
好喜歡 在無聊的時候 拉著你 去看看窗外的天空
好喜歡 在想睡覺的時候 黏著你 像一隻傻傻的狗狗
好喜歡 在一個人的時候 打電話 和你聊聊自己的生活

我從來不懂 心情不好的時候 可以找個人說說
我從來不懂 無聊的時候 可以仰望美麗的天空
我從來不懂 想睡覺的時候 可以把你當作枕頭
我從來不懂 一個人的時候 還能夠讓電話填滿自己的寂寞

謝謝你 我的朋友 在我最需要你的時候
你毫不猶豫的伸出雙手
謝謝你 我的朋友 在我最想分享的時候
你總是靜靜的聽我說
謝謝你 我的朋友 在我想放棄的時候
你依然告訴我 繼續加油別退縮
謝謝你 我的朋友
我的生命中 有你就不寂寞

──1996.12.18. PM:9:38 南方
Read More →

『喂!喂!喂!你們別再欺負孟生了。』他瘦小的身材,被一群同班同學包圍,我可以想像,他剛被嘲諷一番。

國中的男生,總是特別無聊,除了找女生麻煩之外,一些矮小的男同學,也是被圍攻的對象,這些欺負別人的同學,不外乎是一些身材高大的男同學,還有,別以為會唸書的人,就不會欺負弱小,一樣會一拳揮向你!

那年夏天,正值青春期的孩子們,玩在一塊,毫無煩惱的樣子,像孟生這樣拳打腳踢的畫面時常出現在我眼前。我擋在孟生面前,大吼著:『你們男生真的很無聊耶!幹嘛這樣欺負同學啊!』大伙一哄而散,沒再多說,不是怕了我,而是那個年代,男生打女生正是所謂的『孬』。老實說,我從小學『洗手不幹』後,就再也沒動手K過一個人。

Read More →

 『媽!我的樂高妳拿去哪裡了啦?』翻遍了所有的櫃子、箱子,甚至垃圾桶,我找不到我的樂高,我找不到我組合出的一架戰車或是一棟豪華的別墅,或者是那依照人形縮小的塑膠假人,我急了、慌了,因為那是我那麼多年來固守的城池,還有我不斷花錢所堆積出來的世界。 

『喔!我拿去給樓下的囝仔,你那麼大漢了,還玩那種東西。』媽媽若無其事的告訴我,順道提醒我,長那麼大了不應該再玩那種小孩子的東西,不可以再沈溺於積木世界中,不真的遊戲。

Read More →

一年前的暑假,我是一個剛從校園畢業的大學新生,投入大量時間在大學生活上,生活上的壓力加上一個人離鄉背景的,孤獨和寂寞,總在夜裡不段的侵襲自己,特別是在冬夜裡,心的冷冽更是加倍,也因為如此,對她的依戀早已拋在遠遠的腦後,不再觸碰。 

『幼』,我一直是這樣稱呼她的,在背地裡!因為沒敢在眾人面前這樣直呼她的名字。

Read More →

他坐在畫線的另一邊,不准超線,否則…… 

『喂!你不要超線啦!』我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丫智手上,警告他不准越雷池一步,否則我一定會要他好看。從小,一定有很多人有這樣的經驗,不管是男生、女生,桌上的那一道線,就像彼此固守的城池一樣,誰敢越線,鐵定會引爆戰火。『妳恰查某啦!』丫智總是這樣說我。

他是我小學三年級的同學,我呢!則是從幼稚園時,就很喜歡扁男生的女生,誰叫我個頭高呢!成天帶頭欺負人的小孩,當然我也不會隨隨便便的欺負別人,那是叫做『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吧!每次同學只要看到我領軍率領這批娘子軍的時候,就明白八成是那一個臭男生沒事惹到這群不該惹的女生了。

Read More →
 

成串的棉花糖,是昔日我對你的愛意,如今你的追尋,早已成為逝去的記憶,像棉花糖般,化在嘴裡,找不到一點蛛絲馬跡。

『紫芃,妳可不可以不要那麼像男生啊?』頁銘用不耐煩的口吻,再一次的叨唸了紫芃。

『你不喜歡嗎?可是人家今天已經很收斂平常的穿著了,你看,我沒有穿大T恤、寬寬的牛仔褲了啊!不要生氣了啦!』紫芃用一種近似嬌滴的聲音,依附在頁銘的耳邊,這是男人婆的她,不太平常的舉止。

Read More →

很小的時候,我家的ㄅㄚˇㄅㄚˇ都會拿一本小小的筆記本,寫下我們的身高、體重的資料,暑假開學量一次,寒假開學再量一次,沒有很精準的電子儀器,只有那直立在洗手間和房間的那一小面牆,畫上不同的線條,下回再量,就會再突破原來的那一道線。

是因為遺傳的關係,還是因為營養太好,小學的我,固定的排在隊伍的排頭,坐在教室的最後一排座位。一直到小學畢業,身高的增長還是持繼不斷,看著姊姊的身高衝破一百七十的時候,媽媽信誓旦旦的說:『阮這個細漢的,不會再高下去了。』是這樣沒錯,養分全都到老大姊身上,我應該不會再異軍突起,超越姊姊了吧!

Read More →

『長廊』,我想了好久的一個詞兒。
一直想寫一些關於我生命前二十年的一些小事紀,那些曾經的點點滴滴,只要還記在腦中的,都想全部傾瀉出來。

記得成年的那天,也就是二十歲的生日,一早驅車北上,沒有為了什麼,因為台中的一個朋友,喜悅的邀我到台中一遊,也順便在台中過這一個人生中最重要的生日,也許是因為從小到大的生日,全都卡在暑假期間,再加上家人並不會有什麼太多的祝慶活動,一聽到有人要幫自己過生日,心中雀躍不已。

Read More →

傳說中,綁在手上的幸運繩,因為日積月累的磨擦而脫落時,那一刻,許下的願望,將會成真,而你記得在幸運繩圈上手腕的同時,許下一個成真的美夢了嗎? 

『璇以,妳又再編幸運繩了啊?』我悄悄走過璇以的身旁,看她專注的模樣,不知道這一次,又再為誰訂作幸運了。

『夏生,你說你喜歡什麼顏色?我下次也幫你做一條,好不好?』璇以抬起頭來說,從看到她的第一眼,這還是她第一次抬起頭看著我說話,然後,她又低下頭去繼續編她手中那淡藍色的幸運繩。

『這是給誰的啊?我最喜歡的淡藍色。』

她露出微微的笑容,其實明白,這一條幸運繩,應該不會是我的。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