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很久沒有一個人看電影,這是少了另一個人後,我第一次一個人走進電影院欣賞一場電影!會到電影院看《美麗時光》,完全是因為很喜歡『范植偉』這個演員,因為『來我家吧!』的演出,讓我對他有深刻的印象,加上之前在電視上看到的介紹,就決定走進《美麗時光》一回。老實說,我並不愛看這類作品,有時候覺得它太艱深難懂;有時候又覺得它所陳述的內容,是我不知道怎麼去懂的東西。所以,我很努力的不去想它到底要講什麼,我只是看一部電影而已!

Read More →

第一次,花錢買一本明星寫真的書!小時候的記憶不算,這還是拋掉偶像情結後,第一本買回來的寫真書。說它是寫真書嘛!這是大家對《半島鐵盒》的誤解,只因為整本書裡,充斥著周杰倫的每一種表情。我喜歡杰倫的歌,但這並不是我買回《半島鐵盒》的原因,更不是我喜歡杰倫的調調,所以我介紹這本書,我喜歡它,是因為方文山的文字,很有趣,甚至有一種讓你都無法思考出的字句和邏輯!

我相信,有很多人買這本書,是衝著杰倫的面子,而不是因為方文山的文字,一開始,我也只是看看它陳列在書局的架上,跟友人借來看後,我才恍然大悟方文山的文字那樣迷人!

Read More →

一個人騎車的街道上,回程的路上僅需要三分鐘,我便能回到家。安靜的時候,除了發呆,大概就屬歌唱能占滿我所有的時間,洗澡、走路、吃飯……都會讓音樂填滿安靜的氛圍,我習慣哼著歌,就像我習慣隱於人吵雜的人群之中。我哼著歌,一首失望難過,一首向著陽光、向著希望。並非故意哼起這兩首歌,但它們明白地表現出,我的心,一個是快樂,一個又悲傷,兩個自己強烈的拉扯,然後,唱出歌!

一直很喜歡李子恆老師的詞,很民歌式的味道,單純的寫出一些想望,天真的說著美麗的夢想,當年小虎隊有許多膾炙人口的歌曲,都出自於李老師。這首《走》,是蘇有朋休學後,復出的第一張專輯,正是我面對升學壓力最大的時刻,在當時,我常用這首歌勉勵自己,歌曲裡的輕揚,也能撫平自己心裡的矛盾及悲傷,有朋的歌聲裡,有著陽光,有著夢想,僅是一首歌曲,就能讓人擁有無限希望!

Read More →

二○○一年台北國際書展,我期待很久的一本書,孫梓評的《如果敵人來了》,終於上市,我跑遍了所有城邦集團的攤位,一館的《如果敵人來了》居然銷售一空,我提著大包小包的書,再往市貿二館走去,終於買到梓評的詩集!我喜歡詩更甚於散文,我喜歡短文,更甚於詩,很奇怪的邏輯吧!簡單的說,我就是喜歡簡短。所以閱讀跟聽音樂比起來,我會較喜歡後者,而梓評的文字,我會更眷戀詩集。

《如果敵人來了》這本詩集,是梓評的第四本作品,正四反一的編排(很難解釋正四反一是什麼!)黃郁欽的圖畫,搭上梓評的文字,一種很鮮明的感受,似乎從圖案裡,我們就能明暸梓評要說的話,還有心情!也許有人會說,我說反了,應該是文字為主,圖像為輔啊!其實,我們都是圖像思考的動物,只是看誰能夠把自己所想像的畫面,化為文字,最重要的是,書寫的人,能不能用文字喚出讀者心裡的畫面!

Read More →

歌曲,往往在某一個時間裡,反映了我們最直接的心情,幾次書寫一張專輯的心得,讓我常有一種遇到瓶頸的感受,除非整張專輯給我很強烈的感受,否則在當下,我是無法用文字流暢的表達心裡的感受,在這樣的情況下,常常有一些歌曲,被我狠狠的丟在一旁,但我卻很想跟別人分享聽歌的心情,還有流竄在音符裡的每一份感動。

『雪地裡的星星』,一部還滿不錯的偶像劇,老實說,我只看過那十分鐘,對於『邱澤』根本也毫無印象,憑著《你知道我愛妳》的MTV,我才開始熟悉邱澤的聲音,只是,我一直記不得這首歌的歌名,MTV裡側著臉的他,一道淚水緩緩落下的剎那,歌聲裡等待、堅持的愛,在那一瞬教人心痛!我試著記起他的名字、歌的名字,那側著臉的淚水,還有歌聲裡的愛情。

Read More →

前一陣子,在電視上看到煙鎖重樓,因為雨杭的一句話、一個眼神,所以我進入了煙鎖重樓裡,小說和電視的版本,應該不盡相同,我沒有很仔細的看過電視版本,即使看過,我想必也在時間的留逝裡,淡去了記憶!只是雨杭那熱切想愛的雙眼,當我觸及他深邃的眼瞳,他那深切的愛,也穿越文字,強而有力的降落在我的腦海裡。

夢寒和曾家獨子靖南的婚姻,在路過牌坊的那一刻,已注定是個錯誤。傳統的愛情,封閉的思想,愛情之於夫妻,根本就是多餘,媒妁之約,縱使有再多的人守著牌坊的故事,守一身的貞潔,卻依舊有著不安定的靈魂,因為想愛,所以背叛這一切一切的道德倫理,然而這樣的背叛之下,得到了相愛的權利,停止了繼續向下發展的悲劇!

Read More →

有好長一段時間,我沒有再踏進去那個籃球場,拚了命的,只為了一場球的輸贏!離開兩、三年,這段時間偶爾步行到這個熟悉的場地,走走也好,看看也好,就是沒有人陪著我一起打場籃球!

這是我的高中校園!我依偎著它好長一段時間,喜、怒、哀、樂,在這裡,我用手中的畫筆,一一留下深刻的記憶。再踏到球場,離我上次拿著籃球已有半年的時間,這一次,出現幾個曾經陪伴我打籃球的──老球伴!

Read More →

現在的我,正微微的發抖,沒有為什麼,只是因為我正好用雙手支撐著全身,看完一本書,或者,是因為有一首歌,在我看書的這個時間,陪著我!而它,搭著書的情緒,然後,甜蜜!

我是不是該認真的書寫對一張專輯偏往專業的分析?只可惜,我不是專業的樂評,卻有著一顆對愛執著以及綿延不斷的感情。而它,第一次在聲波中相遇,我也想告訴它『准我愛你』!一首歌曲。

Read More →

開始,文字,是這麼寫的。歌詞的第一頁。

2002年3月8日,我搬家了。
搬家對於我來說,除了可以換一個比較寬敞的新環境,
也能幫助我忘掉一些過去的事情。
已經過去的事情。
當我終於安頓好所有的行李,坐在新住處的客廳裡,
我告訴自己,「我將從回憶之中自由。」
這一年多來,我經歷了一場戀愛,
痛的那種。
何其有幸,在短暫的時間裡我便體驗了愛情的甜美與殘酷,
在享受與承受之中我越見成熟;
濃郁而酸楚的片段至今記憶深刻,
雖然我尚無法分辨那是疼痛或者收穫。
當下的我,「只是存在著,並沒有活著」。

Read More →

記得無印良品的第一張專輯──『掌心』剛發片時,打著『李宗盛』的名號,這兩個人還真不簡單啊!猶記之前李宗盛為張信哲背書的『愛如潮水』讓我喜歡了好一陣子,那竟是我國二的事,李宗盛再一次的背書,卻已是三年後,我高二的事,《無印良品》好特別的名字!菜鳥的他們,總被胡瓜嘲諷為《無品兩光》。

說實話,當時,我實在是恨透了『掌心』那首歌的MTV,只要一轉開電視,就全都是『掌心』,什麼嘛!就是不喜歡那種一直打歌的形式,那次我並沒有這樣對《無印良品》大打折扣,反而在不久之後,買下了『掌心』。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