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找Z,從《茉莉人生》上映後,我就開始找他。起初,我找他只是想請他幫我買書,因為當時全台缺貨。我才發現這人好久不上MSN,好像唯獨打手機才找得 到。但手機,始終處於語音信箱的狀態。後來我索性在MSN的暱稱上改成尋找Z的訊息,有些朋友以為,這是個什麼出版社或是啥子活動的尋人啟事。

如果你認識某一段時間的我,你會知道我對於「朋友」的冷漠。那種冷,是一種將自己放在一個玻璃箱中,只供人眼看,而沒有任何互動。要找我,請打電話,請寫 EMAIL,或者請手寫信來給我,那是完全沒有被邀約出去的可能。(雖然現在也很忙,也沒法被邀XD)我幾乎以為,友人們忙碌的,總有一天會想起我,若是 沒被想起,自己就哀哀怨怨的認為被忘記了。

我的友情,之所以薄弱,完全是因為我是個重色輕友的傢伙。所以認識我一定不要在我談戀愛的時候。戀愛的時候,我大概也沒能像現在這樣,顧到身邊的人,我害怕失去戀人,就像我害怕失去朋友一樣。所以我總是不敢與友人們太熱切的互動。

Z,說是同事,也不算同事,就是一個朋友。我也不太明白自己幹嘛要找到他,所以只問了幾個有可能有他的消息的人,沒敢去打擾那些真正有可能找到Z的人。後 來問到的消息,是他到香港工作了,我試著寄EMAIL給他,信好像漏了;我試著在他有可能返台的日子裡,撥他的手機,也留了言,卻什麼也沒找到。直到前幾 天跟A碰面,東牽西牽的,我才有了Z在香港的手機。

真的,我找Z,一開始只是為了買書。後來就十分執著的要找到他,只想知道他好不好。其他的,沒了。

今天(昨天),我有了他在香港的電話,查了香港的區碼,就用手機撥打。跟Z閒聊了一下,問問他的狀況,也就掛上電話了。很開心找到他,也很開心聽到他的聲音,我們沒有約下一次碰面的時間,反正我也只是想找到他。

Z:
我也不知道被鎖住MSN的你,會不會看到我的文章。請保重自己的身體,希望一切平安,有回來,有時間,有心情,來找我:)

感謝A、W的幫忙:)

希望我下次談戀愛,不要再忽略朋友了!XD

P.S
打完球,吃完雞排,洗完澡,喝啤酒,很舒服吶!
今日高雄陰雨。而且悶熱。
右邊有email可以訂閱的地方,只要你不開心就退訂,RSS也是。
MSN找不到我的友人們,寄信來吧!因為我現在沒有每天開MSN啊!

換日線的話:我這人現在一整個熱情,不知道會維持多久。

Dear換、丫線、換日線、換丫線:

生日快樂。

我總是記得,520後的這一天,是你的生日。回頭去看,我才發現,這樣的生日祝賀,沒有每年存在著,而上一次寫文章給你的生日,是兩年前的五月,我想去年是因為忙壞了,所以遺忘了。

七年,人生究竟有多少的七年,能夠讓我們這樣一直重複不斷的使用?七年,足以孕育一個孩子,從出生到就學,累積那一點一滴的人生風景,開始學會記憶,也開 始學會忘記,或者,也開始喜歡或不喜歡很多東西,再不然就像我一樣,七年內,花了三年半在戀愛裡,一年半平復失戀的痛苦,而剩下的兩年,就在不學無術的生 活裡度過。

如果你記得,你會記得你的故鄉在台北,而我的故鄉在高雄,第七年的這個時候,我們居然回到了我的家,你未曾熟悉的,我的故鄉。這裡不常有雨,這裡有我的家 人,這裡有我很多很多沒有帶你看過的風景,也有很多很多快要被我遺忘的記憶。而你(我)留在台北的記憶,依舊鮮明清晰,我們好像有那麼一天,得將台北當成 第二個故鄉,縱使那裡沒有家,沒有家人。但我相信,於你,那是有長長長長的記憶,在過去七年的歲月裡。

最近不斷遇到的事,讓我開始想像那些如果,像是「如果我們還在台北」這類問題。

如果,八個月前,我沒有結束戀情,我們現在會在哪裡?做些什麼?
如果,七個月前,我在台北找到了工作,我們現在會在哪裡?做些什麼?
如果,六個月前,我沒有下定決心返南,我們現在會在哪裡?做些什麼?

前幾天跟朋友聊到在台北找不到工作時,他問我怎麼沒早跟他說,我其實並不明白當時自己是不是想留在台北、能不能留在台北、要不要留在台北?整天腦子裡想著的是未知的未來,以及我不斷的想逃的念頭。最後,我帶著你逃回了我的故鄉,少雨多晴的故鄉,我仍舊不知道自己能做什麼、要做什麼、會做什麼、想做什麼。但 或許,因為有家當為後盾,現在你看到的我,比起半年前的那個我,應該是勇敢也強壯(我的心)許多。

我不太明白,是什麼改變了我看世界、看自己的方式,但我卻明白的知道,我在台北尋尋覓覓的自己,居然不費吹灰之力的,在這個城市裡,找到了。我不曉得七歲 的你,能不能明白那種遺失自己後,再找回的心情,就好像靈魂瞬間從天外飛回自己身體裡的感覺,突然一切變得有神了起來,人也就有動力了起來。我猜想,如果 你在我離開高雄前就存在,你應該會明白,我原來的樣子,或許跟現在沒兩樣,瘋子般的熱力十足、發了狂的對未來充滿動力,唯一跟七年前不同的,大概只是睡覺 習慣變差了吧!我想XD

丫線,你喜歡高雄嗎?你喜歡我們現在的生活嗎?我想跟你說,我很喜歡。請你耐心的等待,這一次的生日,我沒有辦法帶你回去台北見那些已經半年沒見的朋友, 沒有辦法帶你到那些不斷喚著你回去的家鄉。但你等著,有一天,我會讓我們兩個人的生活,在台北和高雄這兩座城市裡遊走,一座你眷著的城市,一座補足我戰鬥 力的故鄉。

生日快樂,換日線!

感謝七年來,來來去去的過客、友人們;
感謝七年來,默默的一直守護丫線的人;
感謝七年來,不斷冒出來跟我相認的每一個人。

後話:說要在521前補齊站上缺的文章都沒補!今年一定要補完。

P.S
留個言,出個聲吧!
照片在金鑛偷照的蛋糕。好想吃喔!
今天不是我生日。我是夏天生的,現在不是夏天XD

換日線的話:天明之後,應該來買塊蛋糕吃:)

今日高雄天灰灰的,始終不肯下下雨來,不知何時才會傾盆大雨的落下來。聽說台北已經下了一整天的雨,似乎此刻活在高雄是一種幸福。

台北,是個雨城。雨好似不用錢的,那雨始終讓人想著:「到底要下到何時啊?」綿密的,偶爾傾盆大雨。最多的時刻,是那種不知道要不要穿雨衣的雨天。不穿會淋溼,穿了又感覺不到下雨。

高雄,是個老天眷顧的城市。倒也不是說來讓人羨慕的,只是比起台北的雨,我比較喜愛高雄的雨天。

高雄的雨,就像替忙碌的人們訂製的。猶記還在學校唸書的時候,晨間的五六點,可以聽見雨滴滴答答的下著,下著。每每擔心出門上學時,騎著腳踏車穿著雨衣, 書包會溼,帶到學校下午要換穿打籃球的衣服會溼,那不能淋雨的皮鞋會溼,什麼都溼答答的,怎麼辦?待真的要出門的時候,雨就停了,陽光伴著晨起的水氣,空 氣一陣清新。踩踏著腳踏車,往學校去。

偶爾,午後的體育課,天空烏雲滿佈,心想著,糟了,放了學不知道能不能打球,雨要是下了,換穿的衣服就白帶了。兩點多,雨真的落下了,又大又急,迅雷不及 掩耳,落下。坐在教室裡,狠狠的,咒罵著老天。但,不過一會兒,太陽又大又刺眼的從雲端裡現身。地上的水氣,蒸熱的向上,飄至天際。

如果這時,你在室外,東方,會有一弧漂亮的彩虹,美麗的掛在天上。方才的咒罵,就消失了!

球場呢?溼溼的球場呢?球場在雨落下之前,早已被陽光曬得發燙,雨剛好平衡它的溫度,它也用熱度,悄悄的將雨水烘乾。我們只要拿著掃把,輕輕的把那水窪撥散,不用一會兒,球場就像未下過雨一樣,又可以上演一場又一場精采的三對三。

回家時,天空還有些微亮,因為雨後,雲層變薄,忽白忽黑的,畫著天空。月亮也一輪明亮的,掛在天上。

每日,這樣下雨的腳本,輪替著。就是沒有那種綿密的雨劇本上演,好不乾脆。

當然,高雄的雨,也還是有大雨傾盆,讓人成為落湯雞的時刻。颱風的時候,那大風大雨也有過。偶爾,還會淹沒別人家的地下室,及各個大大小小的地下道。但怎麼樣,這城市的不雨日還是比較多。陽光的露臉,總是讓人心情愉快!

今日,看見最近那二十問的點名遊戲,有一題是問著:「你最喜歡台灣哪個城市?」我還真不知自己會選哪裡。但若選天氣,我百分之百會選擇這個下雨下得極為有個性的城市,高雄。

P.S
到現在還是沒下雨,但看不到天空了,都是雲。
在路邊隨處拍了的陰天。

換日線的話:討厭台北的雨,就來高雄吧!

今晚,喔不,應該是昨晚,在書店有一場活動,講書店的。只有一枚,預料中的事。活動時間是七點,我六點半還坐在筆電前算一家書店每月的收入及費用。被同事叨唸說數字的東西哪有人在三十分鐘前才算XD,無妨,因為我是臨時想到要加入這一頁營運數字。等你看到這些數字,就會了解,為什麼再多的報導及人潮,在沒消費之前,一家書店是不會因為這樣健康營運的。

好,當然你會說一家書店要不要活著,不是一兩個人去消費就能決定的,但我想,這數字是可怕嚇人且必須做為一種記錄的。所以,我還是決定把它用一種概算算出來。當然,這不代表所有獨立書店面臨的囧境。

首先,我們從書價算起。在《文化創意產業的思考技術》蘇拾平/如果出版,P.168提到,書店的進書書價如下:

出版供應商→總經銷50~57%→地區經銷或中盤57~63%→書店通路60~70%

上述資料不知有沒有算進獨立書店的進書折扣?若以我所知的狀況做分析,獨立書店的進書書價應該向上修正。但為了更清楚的列舉,我們先來看獨立書店的進書模式。

1.經銷商往來,65%~72%(月結,進多少就結多少。)
2.與出版社直接往來,60%~70%(月結,進多少就結多少。)
3.與出版社談寄賣,55%~65%(條件為進書自行取貨,也就是自行付擔運費。)
4.買斷,70%~80%(不可退,且自行取貨,多為客訂書,所以不要訂了書又不要,很沒道德。)

因為經銷商往來的比例較大,所以獨立書店的進書價,必須上修至63~72%(此一數字不含書展進書經銷商退折部分。)

以一家只賣新書的獨立書店來算,日收入額平均要達5,000元,必須賣出新書20本(單價250元,現在平均單價又向上提昇了。)20本的數量看起來很簡單對不對?但那是以完全不折扣的狀態下賣出20本新書。但是獨立書店基本上還是有9折的折扣,所以在打9折後,就得賣掉23本書後,才能達到日業績 5,000元。

以連鎖書店及網路書店來看23本書,根本就是不怎麼樣的數字。但是我們再計算一下來客數與消費數,就會知道23本書的銷量有多麼難達成。如果以一家獨立書店一天的來客數在30上下。23本書起碼要有11個人每人帶走2本書。但是別說要11個人帶走2本書,就連一天有沒有來30個客人都不知道。

假設,一天真的有收入5,000元。我們再來計算一下平均每月的開銷

月收入=5,000 x 30天=150,000元
150,000元 x 70%=105,000元(進書成本)

當然,有進書一定有退書。以退書率30%來算,

每月進書105,000元 x 30% = -31,500元 = 退掉進書價175元(250 x 70%)共180本。
知道180本退書,要耗掉獨立書店多少人力嗎?但它們不退不可,因為不退費用就相對提高。

其他費用開支如下:

房租28,000元(每家不一樣!抓約數,幾乎都高於20,000元)
人事40,000元(還不包含勞保及健保支出,若是另聘員工,店主薪水還不含在內。)
水電6,000元(以冬夏平均計算,面積越大耗電相對提高!)
電話+網路費1,000元

總計:148,500元

這個總計,還不包含期初購入設備、裝潢的費用折舊、攤提,以及其他大大小小的費用。

比方說:

當你刷卡,獨立書店必須每筆攤提2.5%給銀行,每月不到一定額度還得扣除一筆幾百塊的手續費。

郵寄書籍至你家讓你享有的免運費用,皆由獨立書店支付。

這樣算一算,如果每天做不到5,000元,其實就是等著去借錢,去背負債。那怎麼辦呢?

所以你開始看到賣其他的週邊商品,或者飲料、餐飲。
所以你開始看到辦活動它們必須收費。但多數它們也都回饋於讀者(抵低消、書籍折價券)

0518下午修正以下文字(顏色不同處,即為更新處。)

關於生存,每一家書店總在找自己的方式去維持,但那適用於A的方式,或許並不適用於B。所以當你看到A的方式可行,不代表你可以仿照它的方式運行。所以每一家書店的運作方式,必須經歷很長一段的時間去測試整個市場的需求,進而做方向的修正,做營運方式的改善。

算這些數字,純粹做個備忘、記錄。或許再過一兩年,我們再來統計一次,也無妨。只是,那時還會剩下多少獨立書店?一切都在未知中。

若,在媒體光鮮的介紹獨立書店的同時,可以向下深探這些數字問題,我覺得會比它們大肆報導完,卻沒深入探討來的好。若,我們能爭取政府補貼獨立書店房租費用、人事費用,或許能讓很多書店往下走去。可是,誰去做?誰又理?不知道。因為全台灣像這樣經營辛苦的人,不只有書店,大家都很辛苦。政府該救誰?誰又該被救?其實都有自己的聲音。

於是,我們只能踏穩每一步,向前!

加油了,所有辛苦的人們!

後話:
這樣的數字,我待網路書店沒看過。這樣的數字,我不清楚連鎖書店的門市有沒有人知道(我沒待過。)但對獨立書店來說,每個月,就是得血淋淋的面對這樣的數字。所以,當你看完了,你還會想開書店嗎?

照片:花蓮木心書屋

貼文後,又刪修了好幾次。哇哇哇~~文字力量好大啊。

P.S
真的覺得這數字好可怕。
今日高雄晴,至誠品夢時代品嚐了一杯好酒。
上述數字若有異議,請依各家店計算。

換日線的話:你還想開書店?請做好萬全的準備。

六年。是怎麼樣的動力,讓你們走向六年?可不可以告訴我?好讓我在下一段戀情裡,擁有那般毅力,這樣相互扶持,走這麼久。我總是默默的讀著,你們之間的喜憂,分享著那份無法公開的同志戀情。偶爾替你們擔心,在那個壓抑的家庭裡,會不會磨掉你們走下去的決心?每每這樣想的時候,就看著你們有趣的生活,也就少了一點擔心。

六月,彩虹的季節。只要看見那些掩面參加遊行的人群,都不禁替他們心疼一下。是什麼樣的原因,讓他們只得以假面面世?是什麼樣的心情,在那假面之下?我明白的,那些來自於社會、家庭的不理解(原本用不諒解,但我想不理解的因素比較多。)以及許多對於同志的污名,讓這樣相知相惜的戀情,默默的,在地底下。

但換個角度想,正因為深藏在地底,所有的一切也變得格外需要小心翼翼的珍惜著,反而讓戀情一年又一年的往前,讓兩人不斷的向前成長,好像也不算太糟。環顧我身邊的同志戀情,五年、十年的,並不稀奇,人人珍惜著那難尋的另一半,維持著這得來不易的情感,我心生羨慕著。這或許是在感嘆著,自己沒有辦法將戀情帶到終老的遺憾,而這遺憾,有那麼一部分,是來自於我們的自由、公開以及毫無拘束。

關於同志,我是抱著祝福的,不因自身的關係,而是我信仰愛情,我認為所有的愛情都需要被祝福、被慶賀。你愛誰、他愛誰,都無關乎性別(無關於年紀,無關於家世,無關於那些亂七八糟被制止的理由)那是一種自我的選擇,是不用跟任何人交代的,那愛是要陪自己到老、到死的,是不容許任何人侵犯的。

我知道這條路很難走,但是我們選擇了要走的路,一定要直挺挺的往前,不論前方有多麼曲折。累的時候,回頭看看我們的祝福;無力的時候,我們願意陪著你們一起哭;低落的時候,我們願意伸出一隻手,拍拍你們的肩,只要你記得,只要你們還愛,就要勇敢!幸福向來是自己爭取來的,只要我們相信,這一切都會好好的,人生也會不斷的往前!

你說這文是要比「創意」的。但我除了這些心的底層的祝福以外,怎麼也想不出來要怎麼創意才好。唯一想到的,居然是六年的六月,六六大順啊~~~(幹,很冷。)不過無妨,只想給你們祝福,以及更多更多往前的勇氣。唯有不斷的往前,我們才能追到所謂的幸福。

即將到來的六月,當同志們驕傲的慶賀美麗的彩虹月時,也給予身邊那些戀人深深的祝福吧!沒有人不願意自己的戀情被祝福的,你們說是嗎?

要幸福喔!一定。

最後,送你們一首歌,找了很久才找到,但沒有MV版,只有歌!動靜的《愛你‧想你》→歌詞

動靜/《愛你‧想你》/2002.06

圖片提供:南方小老師
(如果你也願意祝福他們,也可以去小老師那兒留言喔!灌爆它!)

P.S
我應該不會得獎的XD
高雄溫暖炎熱。

換日線的話:愛呀~~好幸福啊!

一整個假日,就耗在鄰居的一張紙上。事發,從昨晚開始。但我非常開心的,在經歷一天一夜後,事情就告了一個段落,也獲得圓滿的解決。只是關於這樣的事件,始於文字,讓我在想,是人本身的問題?亦或是在書寫上,文字傳遞錯誤的訊息?

詳情如下:
我家地下室是供我們這邊15戶的人停放機車,地下室的門鎖壞了很久,換上一個很不方便的栓。栓門需要開啟另一個門,栓好,再關上旁邊那個門,所以很多人就把栓門帶上而不開另一個門來栓好門。鄰居貼一張紙條請大家務必把門栓好。我留言在紙條上問:「為什麼我們不能修好門鎖呢?而是做一個不方便栓的門?」紙條上寫著,如果只是要圖便利,就不要停地下室,如果用得到地下室就要確實鎖門。由於換鎖需要15戶同時分擔,但有些人用不到就不肯分擔。那好,我比較想問的是,就讓用得到的人來分擔換鎖的費用,我覺得也不為過!那為什麼不換鎖,而用門栓?

今日我猜想,一定會有人再回答我那句話。於是在姊姊出門上班時,我叫她幫我瞄一眼。然後我聽到十分氣憤的姊姊陳述著那張紙上的內容。

那張便利貼上寫著,要我表明身分,出來解決地下室門鎖的問題。十分不客氣,我沒搭理,也覺得不用搭理。反而是姊姊跟媽媽在電話上起了衝突。媽媽知道留言是我留的,馬上打電話給鄰居的媽媽,我們共同的討論門鎖的問題,同時我也解釋了我的留言沒有惡意,純粹想徹底解決問題。

後來我真的去找鎖匠來看換鎖的事情,也跟徵詢了鄰居的意見,決議了要換什麼鎖。等我回家,媽媽問我:「你為什麼不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就好,要管那麼多?」(換個鎖有那麼困難嗎?該解決的是鎖的問 題,而不是抱怨沒人要鎖門的問題啊!)

下午出去了一下,回頭挨家挨戶的去問我們要換鎖,要不要幫忙分攤。很意外的,大家都十分友善,不若鄰居們原先說的,那麼難溝通。回家後,發現鄰居又貼了一張叫我現身的紙條,語氣仍是十分不客氣(鄰居的媽媽還沒跟他說後來的決議。)我去按了鄰居家的門鈴,沒有回應,回到家後,我坐下來寫一張紙條,並表示自己是哪樓的住戶,哪一位。結果媽媽看到我的紙條,知道對方又留了話,生氣的跑去跟鄰居的媽媽(鄰居住三樓,他的媽媽住一樓)理論。我攔都攔不住。(最扯的是,她老是喜歡搬出我們是「單親家庭」這件事。但這是題外話!)

因為我已經七年不在家,所以很多人不認識我,其中一戶的阿婆還以為我是詐騙集團。這七年好像也因為 那種不友善的紙條存在,搞的大家關係很差,但是我發現,如果你友善,對方很少會不友善。所以晚上我媽他們大吵完又合好後,我便叫了鎖匠來換鎖,又一一幫大家打好 鑰匙,收錢,結束這一個假日。

其實,這個事件,讓我覺得非常有意思。尤其是當我面對那個留紙條的鄰居時,雙方表現出來的善意,比起字條上的不友善、敵意,來的友善的多。我不禁在想,文字的力量是如此強烈的左右事情的走向。像那張紙條上,著實的表露著一種不友善,有一種官僚的腔調,文中的「表明身分」之說,甚有不尊重別人之意。如果我順著那個敵意往下走,應該也會一發不可收拾吧!

能不能夠,我們都少些敵意呢?文字上也好,說話時也好!

P.S
這樣跑一天,其實很累的。
剛才高雄地震,一切平安。希望所有的人都平安。

換日線的話:有些時候,文字可以不用這樣不友善啊!


此文,又是在twitter上的對話,加以整理。好像應該要整理出來才對。於是,又是一篇夜深人靜之胡言亂語書店文章。(其實可以為了週末我的第一場開講關於書店的活動先做整理!)

一開始我想先撇掉「獨立書店」這四個字。先從「實體書店」開始說起。

夜裡,因為無聊的閒晃,看到小小書房的這篇文章《因為什麼而存在 ,而傳世?--《莎士比亞書店》及其他》 於是,我在twitter上留了一段話。

文裡,沙貓提到:「會不會有一天,我也終究必須被迫承認,這座島嶼,這個城鎮,不需要一家書店?在永和窩居十年,離我居住之處輻射步行15分鐘,原本有五家連鎖書店。十年之間,收掉了三家:金石堂、新學友、何嘉仁;小小的對面巷子,有一家不知道開了多久的傳統文具書店,去年也結束營業。這是否意味著:這個城市,越來越不需要書店?」我跟她想著的是同一件事「這個城市,越來越不需要書店?」不僅是台北,高雄也是如此。或許有人會以為像高雄那種倉庫般的書店,很好經營,其實沒有,因為網路書店,所以實體書店都還滿辛苦的!

istanly:我覺得大多數消費者很現實,看到實體跟網路的價差之後大部分都會選擇後者。

cutemate:我覺得面對網路書店的興起,實體書店經營的方式真的要換一個想法,實體能賣的網路都行,實體店還有什麼?我想能賣的應該就是跟人的互動了。所謂的互動,就是一個故事,關於書的故事,關於人的故事,關於人的故事,關於感覺的故事。

tacototoro:我認為,該想的不是如何打價格戰,而應該想的是書店能帶給客人的價值!會去追求價格的永遠不會出現在書店,就算你的促銷奏效,等價格回復之後那些人還是會不見,該想的是你帶給客人什麼而讓它願意多花點錢來書店買書!

istanly:書店真的很難經營,從以前大學做的報告到進了出版業,在在顯示出來,因為消費者越來越難搞,環境越來越艱困,我覺得書店有點象是一種理想了。

對於cutemate說的,我認為該改變的不是實體書店的經營者的想法,而是消費者的想法。一家實體書店需不需要存在著,其實是消費者決定,不是經營者決定,因為沒有人有那麼多錢可以在書店燒。所以是市場決定實體書店要不要存在的命運。而不是經營實體書店的人覺得可以生存就能生存下去!

關於折扣戰,則是一場現實的戰爭。當你口袋裡,只有一千塊可以買書。假設書價為300元,折扣價為237元。相減之後,就差了67元。於是,不打折只能買3.3本,打折卻能買4.2本,多數的人,並不會鳥書店書店給他什麼價值,而考量到自己是否願意接受較高的書價,替書店多增一點收入。

進入書店工作兩年,看太多一進來就問你打不打折,為什麼別人賣75折,你們家沒打折?面對這樣的讀者,你只能適當的告訴他,是不是考慮去別的書店買?小書店提供不了這樣優惠的折扣。(客倌,您說說看,一本書300元,進價210元,售價只能賣225元,一本書賺15元,一天要賣多少書才付得起當天的房租、水電、人事、網路、設備攤提,等等大大小小的費用?)

不能否認的我也曾遇見過打死不要折扣的客人,但畢竟是少數,光是79折跟8折的價差,就有人會捨棄8折而投靠79折,你又怎麼能坐在書店裡,不憂慮書店的未來?我認為,一家書店的價值,不僅是書店經營者需要去思考的。更重要的是消費者你們要的是什麼?有些人喜歡書店的感覺,坐上它三四五六七八個小時,就是從不買書。然後就我們就像開著一家像圖書館的書店,開著開著,賠著賠著,沒錢了,就倒了!而又,在所謂的「特色」(或者價值)上,一家書店不可能迎合所有的口味,及所有的想法。端看你願意,你就支持!

這是一個互助互利的時代。我其實一點都不在意書店倒了這件事。在小小工作時,我沒辦法這樣坦然的面對自己曾努力的書店會面臨消失的命運,但回到高雄,我終於能夠明白沙貓的那段話。所以,當有一天,這些書店倒了,我一點也不感驚訝,這是市場(消費者)所做的決定,適者得以生存,不適者終將淘汰。當然會有人問:「究竟有什麼原因,我們要去支持一家書店?有什麼特色,有什麼感覺,要讓我們得付出什麼給一家書店?」但千萬別忘了,付出與穫得從來不成正比,當你什麼都不付出的時候,又憑什麼要求一間書店要給你什麼特色?給你什麼你要的價值,以及那些什麼感覺?

不只是書店。每個人的每個選擇,都在決定某些東西是否要存在。咖啡廳也好、電影院也好、唱片行也好,就算是網際網路上的那些不斷冒出來的功能,很多時候,我們的一點點選擇,都可能決定某些東西存在的可能!或許有些人不認為消費者的力量不會大到這種程度,但是絕對不要懷疑,某些東西的存在,是因為我們的選擇!

cutemate:追了有關你對書店經營的推,我想說的是
:你說的我都同意。然而,如果事實就如同你說的那樣,而且面對網路書店的競爭,實體書店又是那麼地弱勢。此外,改變消費者的想法與態度又是那麼的困難,OK,那書店的經營者又能做些什麼?還是只能看著實體書店的逝去?或許就像istanly 所說的,經營書店已經變成了一種理想了吧。而,這句話事實上就是我想表達的意思。

書店的經營其實就跟許多產業的經營一樣,隨著時代、科技、與生活習慣(方式)的改變,過去所習慣的經營方式或說輝煌時代已經不復存在了。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下,能存活下來的多半是抱著不確定但求一試的理想者。改變消費者很難,但可以試,只要活的時間夠久,活下來有許多方法,但長久生存的方式肯定不是價格折扣戰。

而是一種消費者願意掏錢出來的方式,這種方式,說真的我不知道是什麼,但我知道,它不一定是書,而且,它,在短期內不會生效,它,需要時間。說到這,問題發展的有點廣了,我還是回到今早我說的,我認為,書店要賣的是故事,只有故事會讓人掏錢出來,而這個故事的說書人,只能是書店的從業者。

你是個愛看書的人,你知道自己會受什麼樣的故事吸引 ,而如何把一本本的書變成不是書而是許多從這個書店說出來的故事,那或許是個可能成功的思考法。當然故事,包括了許多的層面,諸如情感,情境等等此類。(累)→在twitter回上這麼長的一段文字,有累到吧XD

tacototoro:我要說得其實跟cutemate很接近,現在實體書店能存活下來的, 絕對不是打價格戰的,一定是有特色、有情感、有故事的,至於一進來就劈頭問打幾折的人,那絕對不是實體書店的目標客群!

關於tacototoro及cutemate所言的特色,我想,必須建立在「人與人的互動」上,於是,這時我們可以將角度從廣大的「實體書店」拉回「獨立書店」,就一家書店而言,特色是什麼?千萬不要認為,這些被認為有特色的書店,本來就有特色。每一家書店的特色是店家與讀者共同創造的,在我們討論一家書店有沒有特色的同時,你對你定義的「特色」有沒有付出過什麼?這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你連參與都沒有,怎麼能說一間,對你來說沒有特色,但卻對別人來說有特色的書店,沒有特色呢?

就拿小小跟有河來說。小小有沙貓建立文史哲的特色,有河有686及隱匿建立的詩的、電影的特色。試想,如果玻璃詩的那面玻璃,沒有任何一個讀者(作者也是去書店的讀者之一!)去參與,那便會失去了那面玻璃的特色,小小的文學讀書會及所舉辦的相關藝文活動,沒有人參與,還會是小小嗎?所以當我們開口問書店除賣書外,那些故事,那些特色,必然要有參與的群眾,不然特色是搞自己爽的嗎?

karenyu:的確,特色書店的存在有賴認同的社群支持與參與,所以參與的人是最重要的,除了書之外,要有人甚至是各種實體活動加以詮釋,也可以說是社群書店吧!

cutemate:事實上,仔細回想一下我昨天(註:上面)所打的那一堆東西,我們是在說同樣的東西。我也十分相信,這些努力經營特色的書店經營者肯定經營的並不輕鬆,最後我想用一段話來結束這一大段意見發表:追逐夢(理)想的路從來不會是容易的,艱辛及挫折是它的結果,成功反而是它的bonus,不過只給留到最後的人。

關於你提到的參與,我的回答是,我的確參與過某些我認同的特色,不過那也是我所感興趣的那一部份,^__^。我很愛看書,不過只限於某一小小類。

在上述的那些對話裡,我得回歸到我那篇《留住一間獨立書店》 的文章。在那篇的留言裡,有很多人探討著網路與實體書店的差異,包括便利性、包括價格。我始終不把這個「留住書店」的動作,摻雜進網路書店這個部分。我始終不願意把人與人可以在實體書店發生的互動,套上便利及那些價格,之於人,之於這個社會,要用便利和價格來取捨,實在過於悲哀。

我的重點始終在於,這麼多人說了那麼多需要特色的部分、那麼多感覺、那麼多故事、那麼多情感。但,真的參與過嗎?我得十分殘忍的老實說,多數第一次走進書店告訴我們要有特色、要怎麼樣化、要怎麼樣改善的人,不會來第二次。因為通常不要求這些東西的人,老早就參與其中,就在他們參與的過程裡,我們一再的不斷對話,創造了那些,人們後來說的「特色」!

實體書店的存在,需要「有人」參與。沒有人會開著店,不需要客人吧?所以,起身吧!否則,它們如何生存?如何往前?又如何堅持去實現遙不可及的夢(理)想。如果你喜歡那些書店,真心希望它們存在。那麼,去逛它們吧!去跟他們買書吧!

感謝twitter上的友人們!

(關於「愛看書」這件事,其實我十分非常的汗顏。比起那些腦袋瓜塞下很多書的人來說,我只不過是因為在出版這行、通路這行,接觸、累積了一些東西,卻還不能稱上是個「愛書人」。充其量我只能算是一個對這件事情十分熱情的人。)

P.S
找半天找不到德國出版不打折的確切文章。但卻意外發現去德國唸出版很像很有趣!
圖片為去年在小小拍的一隻貓,雙眼失明的貓。
夜深了,胡言亂語要結束了,用了姊姊的電腦一整晚。
整理對話很累。

換日線的話:要留言之前,要批評書店之前,請先走進任何一家書店!

直至開啟Gmail寫這篇文章,抬頭看著這本書名,才意會過來《戀人版中英詞典》的意思是什麼,之前一直搞不清楚這書名,究竟是「中英戀人詞典」?還是其他?只記得書很好看,就是不記得完整書名。好在,寫文章之前,終於弄清楚,它叫《戀人版中英詞典》。

這本書其實已經上架好一陣子,沒敢多翻,深深被它五百多頁的厚度嚇到。待大塊企劃跟我解釋它是中英對照時,我才有勇氣翻閱它,也同時地,墜入這個女孩的故事裡。

還記得二十歲出頭那幾年,一位長輩說那是「最好的年華」,而《戀人版中英詞典》裡的Z,正好處於這樣美好的年華的年紀。遠行至它方學習語言,從東方融入西方;從一個人到兩個人的戀情;從女人到男人;從天氣到食物;從生活方式到對愛情的認知……仔細的記錄在這本詞典裡。

男人,Z的這個男人,在Z的記述裡,像個長者不斷的要她去追尋自己,去找到那個「自我」。原先,我以為男人真的如此理智,希望滋養他的Z,讓她長成更為美麗的女人,至直末了,男人讓人強烈感受著「愛」,那份可能連Z在當下沒能感受的愛情,我看著男人,不禁在心裡想像著,男人心裡對這個女人的情感,是怎麼樣的?讓他願意留著一些空間,讓Z好好去行一趟自我探索?

關於「愛」(或者愛情)這件事,就像「家」(或家人或家庭)一樣,東方與西方的認知是有很大的區隔。在東方,愛很黏膩,就如同對於「家」,總是互相拉扯,黏稠到令人窒息。那種沒有距離的關係,著實的讓人抗拒、逃離,只能在這樣的關係裡,將自己抽離,才得已保有自己。

但那個「自己」對一個東方的女孩來說,是未曾接觸過,也從來沒有想像過那樣的「自己」是什麼樣子的,終於在異鄉、在不同的文化、不同的語言,以及那個自己深愛的男人身上,明瞭自己。最後,Z的故事在男人遠洋的信件畫上句點,她終於在信件裡,憶著與男人前往的西威爾斯。(或許也了解了,男人對她的愛。)

我喜歡這個男人,我喜歡這個女人,我喜歡這段愛情,這段讓人成長的愛情!

(雖然英文不怎麼好,但讀中文時若有語句上的問題,可以回頭看一下對應的英文。)


《戀人版中英詞典》A Concise Chinese-English Dictionary for Lovers
2008.03/大塊文化/ISBN:9789862130414
作者:郭小櫓(Xiaolu Guo)/譯者:郭品潔
(封面十分好看!)

P.S
高雄炙熱。短褲背心已上身。無法再多加一片布料。
一直重複聽著蘇打綠的《左邊》,十分舒服的溫柔。

換日線的話:怎麼會有一本書那麼好看!(越喜歡的書,越難寫啊!)

二○○三年,入春的台北城,每個週末得從木柵搭公車到公館轉車至關渡的台北藝術大學上編劇課。那年,不知道什麼時候聽見「張敬軒」,只記得,還沒有IPOD,MP3也還停在256M的容量,每週至關渡,會不斷的換著MP3內的音樂,但固定的,有幾首歌不變,就像這首《斷點》。

我忘了為什麼會買這張《MY WAY》的CD,而且最開始我是喜歡《MY WAY》這首歌,幾年後的現在再聽,喜歡的,就只剩下《斷點》這首歌。這也是我進KTV幾乎都會點來開唱的一首。

我迷戀鋼琴聲(應該說過很多次。)我猜想是因為開頭的那一鍵鋼琴,讓我迷戀著這首歌。但我更能肯定讓我喜歡這首歌的原因,是它的歌詞。想著自己要像歌裡那樣,對於已經分別的戀人,要有著溫柔的祝福。

K總說著「對人溫柔是好的啊!」,有時我都會想著「對人溫柔,就是對自己殘忍啊!」於是又讓人記起C說的,感情裡要有一個人殘忍,否則面對那種永恆結束不 了的糾纏,便是一種綿長的折磨。我不得不贊同C的話,但卻想著K說的那份溫柔,於是聽著《斷點》,只能在心裡慢慢的用溫柔安撫曾經面對的殘忍。我想,這溫 柔不僅是別人給的,也是自己給自己的,但約莫時常也是對自己殘忍吧!

曾經把這張《MY WAY》介紹給幾個朋友聽,其中Z買了一張,之後也迷戀上張敬軒。後來,張敬軒沒朝台灣發展,發的幾乎是粵語唱片。剛剛用google查了一下張敬軒,看見wiki上寫著2009年張敬軒會朝台灣發展,應該也是值得期待。

張敬軒/《斷點》

P.S
晚上的情緒像落入地獄一樣,完全了無生氣。
今日高雄十分晴朗炎熱,似乎能預見七八月的酷暑。
(端午都還沒到啊!)

換日線的話:去唱片行找找看吧!或許找得到《MY WAY》!

冬末,南方的溫度低,但不冷得打哆嗦。夜裡,在GTALK上,行人出版社的易正,突然說起,先前行人送鉛字的活動。說是要給我寄上一份,有我名字的鉛字,暖暖的,心裡。即使南方的溫度不致太低,但心裡的暖度,更暖和了當時的自己。

我等著,在一天中午時分醒來,鉛字躺在客廳的桌上,小心翼翼的拆著。關於印刷、排版,之於我的生命,相當重要,在從事出版業的過去,因為已經進入電腦排版的時代,我未曾經歷老一輩的用手動拼版的年代,但對於這一行,是從老一輩的出版人身上,看見他們用著過去的經驗,拼拼剪剪,就可以完成一個版面,沒有那些過於華麗的編排,他們不用電腦,就能形成一幅美好的畫面。

我喜愛排版,喜愛印刷,便是從這些老人家腦袋瓜裡的點子,衍生的。也因為他們不夠華麗,非常簡單,導致我之後的作品,也討厭那般變化樣式,總是簡單到被稱之為「排版」而不叫「設計」。就在回南方的第一個工作裡,我確認了我不適合做「設計」,充其量只能稱之於「排版員」。但我,並不介意!

看清了自己不可能走設計這一途,我更執著於書寫,以及閱讀這件事。關於「書寫」這件事,應該從少年時代,就開始執行著,那時未曾想過要進入出版或書界,總是這樣寫著又寫著,父親總是笑著說:「你不知道從你們(我與姊姊)出生時,我就幫你們想好了筆名嗎?」

我通常都用:「最好是啦!」回答著。名字,是我與姊姊,從一出生,最美妙的禮物。那詩般(有人說是瓊瑤般)的名字,讓我們常被問起:「這是筆名嗎?」我們只能苦笑,最好是在填那些重要資料時,有人會填筆名啦!

我不喜歡我的名字。高中之前,我一直都討厭自己的名字,因為名字尾的ㄈ音,常會被發成ㄏ的音,唸起來不甚好聽,會被同儕當成笑話。直到高中時,崇拜的H,用了一句我喜愛的成語,解釋我的名字,因為他,我才開始喜歡自己的名字。直至今日。

父親幾次問我,為什麼不用本名當筆名,可能是多年前在網路上用本名書寫的不好經驗,我才決定躲在「換日線」的後面,保護那個詩般的名字,一如我始終在書寫裡,保護一些自己及家人那樣。

今年三月底,收到網路與書的來信,有機會能夠讀著《莎士比亞書店》這本書,寫著推薦。直至書腰及書送印前,我都掙扎著,究竟要放本名還是「換日線」,那些掙扎,其實是因為想要跟父母交代一聲,自己現在究竟在努力什麼,自己每天三更半夜書寫、閱讀以及那些每天的忙碌,是為了些什麼?尤其是當母親節來臨,可以送母親一份未曾有過的禮物。

後來,我還是臨時打電話請編輯幫我改掉本名,放上「換日線」(十分的抱歉,最後才要改的人最討厭!)雖然不論是「換日線」這三個字或是本名,放哪一個名字,其實都差不多。只是我在想,這樣的推薦,更希望讓高雄的這家書店,多受一點注意,而我在書店的部落格上,幾乎都以「換日線」來聯繫,於是捨棄了本名。

這個週末的母親節,是我約莫快二十年來,又再度遞給母親一份禮物。我們家沒有過節的習慣,對於那種母親、父親節,在我們家裡是尷尬再不能尷尬的節日,我們也都冷漠的避著這樣的日子。

今年,我有一份禮物,送給母親。雖然對那些名字常出現在書上,媒體上的人來說,這種名字上了書腰的推薦根本不算什麼,但對每天不知道我在幹嘛,常常生氣我晚睡以及搞不懂我為什麼每天往外跑,且回家就黏著電腦的我的母親來說,我終於能告訴她,我在忙什麼?我在堅持什麼?以及,我為什麼對於書,對於出版,對於電腦,或者對於書寫,以及種種種種她不能理解的那些熱愛,究竟是什麼。

我在走我自己的路,朝著我嚮往的生活走著,一個書本上的名字,雖然不算什麼,但我相信她會慢慢了解我的世界,我的生活。這或許,也是我用以回報,她與父親送給我一個美好的名字,最好的禮物!(就算只是用著「換日線」這三個字。)

同時,感謝行人出版社的易正,以及宋和allison寄來的鉛字。暖暖的,暖暖!

(父親節要送爸爸一本這書嗎?真是利用的徹底啊!不過,爸,如果你有看到,我比較希望你自己花錢買,你知道書店工作有多窮嗎?XD,決定把它寄給爸看,哇哈哈哈!)

P.S
今日是忙碌的一天。雖然放假,但是整天都在外面奔走!
送給大家今日南方的陽光 。希望各地可以慢慢晴朗。
居然在等著看醫生的時間,把這一千五百多字打完。
這是我提到爸爸很多的一篇。

換日線的話:醫院沒有無線網路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