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串的棉花糖,是昔日我對你的愛意,如今你的追尋,早已成為逝去的記憶,像棉花糖般,化在嘴裡,找不到一點蛛絲馬跡。

『紫芃,妳可不可以不要那麼像男生啊?』頁銘用不耐煩的口吻,再一次的叨唸了紫芃。

『你不喜歡嗎?可是人家今天已經很收斂平常的穿著了,你看,我沒有穿大T恤、寬寬的牛仔褲了啊!不要生氣了啦!』紫芃用一種近似嬌滴的聲音,依附在頁銘的耳邊,這是男人婆的她,不太平常的舉止。

Read More →

很小的時候,我家的ㄅㄚˇㄅㄚˇ都會拿一本小小的筆記本,寫下我們的身高、體重的資料,暑假開學量一次,寒假開學再量一次,沒有很精準的電子儀器,只有那直立在洗手間和房間的那一小面牆,畫上不同的線條,下回再量,就會再突破原來的那一道線。

是因為遺傳的關係,還是因為營養太好,小學的我,固定的排在隊伍的排頭,坐在教室的最後一排座位。一直到小學畢業,身高的增長還是持繼不斷,看著姊姊的身高衝破一百七十的時候,媽媽信誓旦旦的說:『阮這個細漢的,不會再高下去了。』是這樣沒錯,養分全都到老大姊身上,我應該不會再異軍突起,超越姊姊了吧!

Read More →

『長廊』,我想了好久的一個詞兒。
一直想寫一些關於我生命前二十年的一些小事紀,那些曾經的點點滴滴,只要還記在腦中的,都想全部傾瀉出來。

記得成年的那天,也就是二十歲的生日,一早驅車北上,沒有為了什麼,因為台中的一個朋友,喜悅的邀我到台中一遊,也順便在台中過這一個人生中最重要的生日,也許是因為從小到大的生日,全都卡在暑假期間,再加上家人並不會有什麼太多的祝慶活動,一聽到有人要幫自己過生日,心中雀躍不已。

Read More →

傳說中,綁在手上的幸運繩,因為日積月累的磨擦而脫落時,那一刻,許下的願望,將會成真,而你記得在幸運繩圈上手腕的同時,許下一個成真的美夢了嗎? 

『璇以,妳又再編幸運繩了啊?』我悄悄走過璇以的身旁,看她專注的模樣,不知道這一次,又再為誰訂作幸運了。

『夏生,你說你喜歡什麼顏色?我下次也幫你做一條,好不好?』璇以抬起頭來說,從看到她的第一眼,這還是她第一次抬起頭看著我說話,然後,她又低下頭去繼續編她手中那淡藍色的幸運繩。

『這是給誰的啊?我最喜歡的淡藍色。』

她露出微微的笑容,其實明白,這一條幸運繩,應該不會是我的。

Read More →

《冒險的夏天》從書局領回,四十五度微傾的身軀,一起進入這個冒險的季節。

一朵朵潔白的雲 一片湛藍的天
一雙赤腳 步過一個炎夏

二十九度,應該是有些悶熱吧!像是夏夜剛開啟冷氣的房裡。公車裡,那位心細的大哥,駕駛著飛翔的老公車,聆聽著年少的心情。

畫上句點的那一刻,其實我很想輕輕的問一句『後來的交集』

Read More →

閃爍著 你的 透明胸膛 望穿了 你的 背後景象
猜不透 你的 心在何方 一口咬定 你的 柔弱臉龐
以為知悉 你在 我的心上 吞下你的 世界 還有天堂
唇邊收藏淡淡飄香 是你遺留晶瑩剔透

──我的想望 

三十度的熱度,一包路過商店帶回的『咖啡凍粉』,沸騰在鍋裡的熱水,翻滾我的想望,終於忍不住在夜闌人靜的深夜,和你一起分享我的喜悅。

Read More →

戲,落幕了!
還記得一開站的風風雨雨,戲將要收場了,走過之後,留下的是最美麗的回憶。往後夜晚的時光,該相約何處?

在陸振華的霸氣裡,我們悄悄進入『情深深‧雨濛濛』,
馬匹、大街、令人傾心的傅文珮,還有忠心耿耿的李副官,
婚禮、婚禮,文珮之後,取而代之的是戲子──王雪琴,
一個望向窗外的眼神,對應了時光的流逝,
年華老去的雪琴、卸下司令身分的『黑豹子』,
走入這場戲,將無法脫離。

Read More →

『杜飛』這個名字,還沒有情深深雨濛濛時,它並不存在,直到這一齣戲的出現,杜飛隨及在我們的心裡留下記憶,沒有他,這一切的快樂源頭都會消失,都會不見,他就像是一個快樂的種籽,種在我們心上,開花結果。!

情深深雨濛濛裡,有朋跳脫了還珠五阿哥中,憨厚的形象,不停的搞笑、不斷的給如萍帶來快樂,他那一肚子的知識,都在遇見如萍時,全部都搬了出來,或許旁人看他很呆、很傻,明明知道如萍心裡有別人,卻還是死心塌地的愛著如萍,深怕如萍會受傷害、被欺負,就連如萍的訂婚PARTY上,還不忘牽動他那三根神經,微笑的祝福如萍,只要如萍幸福,就算心痛至極,也心甘情願。

Read More →

等待一個人,等待一個自己眷戀的人,是幸福!

風和日麗的日子,爾豪等待著方瑜的出現,默默的等著,心裡總有一點點不耐,直到方瑜帶著歉意和撒嬌的口吻出現,放下不耐,展開戀人之間的對話。

守著電話,總是魂不守舍的盯著電話看,期待電話那另端她(他)的聲音,哪怕是一句話,都讓人心生愉悅,然而等待的過程,是相思難耐的心情,怕她(他)忘了和自己有約,直到接起電話的那刻,一切盡在不言中!

Read More →

●往事難忘黑豹子
戲在黑豹子的馬下揭開序幕(不知是追風還是閃電?),先是迎娶文珮,再是迎娶雪琴,鏡頭轉入大上海舞廳,陸振華在依萍的歌聲裡憶起初戀情人──萍萍,這下我才明白,原來在陸振華眼裡,最愛的是萍萍,否則文珮(年輕的文珮)怎麼會讓人誤以為是王豔所飾演,如同陸振華看到文珮第一眼般,或者他也認定文珮是萍萍了吧!就像依萍歌聲中『往事難忘,不能忘……』,最真切的情感,很難去遺忘,不論是萍萍,或是與文珮那深情的擁吻,一旦在心裡留下痕跡,將難以抹滅。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