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電影院,姊姊問我:「大影評,今天要寫什麼啊?」(O.S:我不是影評)我說:「大概會用『解放』這兩個字來寫吧!」當然,我們之間的對話沒有那麼文謅謅。知道我的人也知道我其實也沒有文字上有氣質。是裝出來的嗎?倒也不是,文字向來是我心裡最深的那個自己。但偶爾,我也想要罵髒話,罵「操你媽的B」、罵「幹」、罵「他媽的」,和那些其實心裡幹得牙癢癢的事。就好像,其實我他媽的也想喝酒、抽菸一樣。

片子一開始五分鐘。鈕承澤不知道在語助詞裡加了多少個「他媽的」,我看著那些圍著他的人,有我認識的大辣出版阿和還有我不認識的其他人。我突然想著,靠,這真是他媽的真實,我都搞不清楚是電影還是真的看他們在討論事情。尤其是我看到阿和的時候,對比他在《練習曲》裡的那個中年男子,更是覺得,真他媽的這部戲,把一些很生活上的樣子都真實的拍起來,菸吶、髒話啊,真的是活脫脫的呈現!

我喜歡這部電影,有一半以上的原因是因為鈕承澤。更確切的說,我喜歡的是那個很坦承的部分,是故事又不是故事,是真實又不是真實的內容。我突然可以替自己在看《我在墾丁天氣晴》時,寫的那些文章,做辯護。也能夠明白為什麼我對台灣電影如此愛好,又如此愛罵!他媽的,真的,台灣電影道理多到你沒空去想,還沒想完一部,下一部就出來了!而又,那些了不起又偉大的道理,在現實生活上,面對那些太多情非得已的生存之道,我們又能怎麼樣啊?

多年前,跟一個大編劇聊,聊說想寫出版社裡的故事、秘辛。我就在想,寫什麼?寫某個作家他媽的龜毛難搞?寫某些主編偷用小企劃的企劃向上邀功?寫採訪稿其實都是在練肖話一兩個小時後的五到十分鐘後生出來的?後來,當然沒有這種出版社的劇情出現在螢幕上。隨後,入了戲劇圈想說試試寫些什麼,又是一個變態瘋子的世界。

大牌的編劇來可以不讀本,不作功課,不知道角色A和角色B之間的關係,然後就來做編劇統籌,真他媽的好當!所以看《情非得已之生存之道》的時候,就覺得豆導真是給他豁出去了,不計其形象,整個把演藝圈的某種爛樣子呈現出來,包括他自己的,包括那整個圈子的。當然,最可貴的,不是揭露這五光十色的圈子,而是一個人的內在。最深沈的樣子!

可能是我對豆子跟甯甯那段感情特別有感覺。那種爭吵,那種哭鬧,那種歇斯底里,都才剛結束掉,所以特別有切身之感。在愛裡面,對方看不見你的愛,在對方的愛裡面,你也看不見他對你的愛,可是明明都愛著,卻又隔著遙遠的距離,於是終結了戀情,然後才有那麼多那麼多的時間,回頭審視自己、檢視自己。

或許,其實那過程中,永遠不知道自己審視的、檢視的,是不是真正結束的原因,可是終於能夠停下腳步,聆聽自己內在的聲音,也終於在那個過程中,解放了自己,讓過去的成為過去,於是生命,已然往前。

但又,最勇敢的,其實不是揭露演藝圈的那些真實,也不是愛情裡的自己的樣子,而是面對母親的那段,就好像我一直沒有問出口的話一樣。《情非得已之生存之道》解放了一些我的內在,解放我嚴肅靈魂裡的頑童;解放我溫柔個性中的任性;解放我在母親懷裡哭泣的渴望,如此真實,又如此貼近。

我寫不出什麼跟哪一部片和哪一片比較,又或者是他媽的拍攝手法如何又如何的那種偉大影評。我其實只知道,人生啊!有很多情非得已之處,可我們吶,就只能默默的,找尋,那些屬於我們自己的生存之道,就像片尾,豆子又在燈紅酒綠的那聲慘叫一般。這才是真實的啊!

(聽豆子罵髒話聽得滿爽的!真的。又,如果不是張鈞甯演女主角,而是真正的馬麻來演,應該很有看頭!)

《情非得已之生存之道》電影官方部落格

《情非得已之生存之道》What On Earth Have I Done Wrong?!/2007出品
導演/編劇:鈕承澤
演員:鈕承澤、張鈞甯

P.S
看到認識的人去演戲都會給它笑一下XD
今天高雄天氣晴!可我又到了突然灰色的心情。突然的而已!
樂多那裡懶得更新了!

換日線的話:幹!我哪天一定要喝酒!

※非常舊的舊作。(請看最後的註解)

二○一九年,夏末的深夜,屋外高達三十度的溫度,讓沈睡的夜加入焦躁的氣味。我平躺在冰床上,望著投影機在牆上撥放的電影,恍惚的等待睡蟲來臨,我不知道在床上躺了多久,才正伸手要將床邊的燈光按熄,屋外零星的光點,卻在那剎相約般的同時熄滅!我在隱約感受著原來明亮的房裡瞬間轉變的黑暗。伸手在小桌上觸碰,用手機螢幕的燈光讓房裡充滿一點亮光。

手機顯示的日期「2019/09/21」。

「又是二十一日。」我在心裡滴咕著。

Read More →

親愛的H:

雖然在妳生日前一天,我才剛撥過電話給妳,聊了我的、妳的近況。每一次講電話,我們總顯得匆忙,卻又總是有很多話還沒講完一般。我聽著妳笑著說:「你好棒」的時候,都會在電話這頭害羞著。我想,妳應該是比母親更清楚我正在做什麼,且正在努力什麼的人,所以妳才會驕傲的告訴我:「你好棒」。

H,我知道妳年紀大了,無法南下一遊,我承諾妳北上時會告訴妳,並且與妳相見,讓妳看看離開的我的現在的樣子。頭髮留長了,皮膚變黑了,腦袋忙碌著,我的生活每一天每一天,就是跟著相熟的人,不斷的思考目前所在的這家書店應該怎麼走,怎麼努力,又或者我們應該做些什麼,讓這家書店感覺著一點點什麼不一樣著!

最近,常在書店撿到朋友。不論是早從部落格認識我的人,或者是以前在台北碰過又在高雄相認的,還有尋線找到書店來的出版社的朋友。我都開心著。H,妳知道我是以什麼樣的心態看待這些朋友的嗎?我總是以為失去的就是失去的,回不來。可是這些朋友的存在,讓我感覺著一種勇氣、一種存在。我可以清楚的知曉,我的過去,是真真實實的存在著!

從前,居住在台北的時候,我總是會有一份不踏實感,我不知道那是什麼感覺,好像是那種隨時都會失去住地、失去愛人、失去自己的不踏實,手裡好像得握住什麼,才會讓自己心安一些。回到高雄,我不明白是什麼改變了我。我想,那是家吧!又或者是我找到自己的方向,找到自己可以做的事,但是家啊!真真切切左右了我心裡的安穩。彷彿失去的勇氣,都在這座城市找到了呀!

H,我現在最擔心的,其實不是工作的書店倒了怎麼辦!我最擔心的是我現在開始做的一些事,那些跟著年輕的孩子討論很多很多有趣的事,不知不覺地,我就變成主導者,我開始變成一個主導一些事物的人,我不習慣這個角色,因為我害怕自己累積的能力,沒有那麼多,不足以帶著這些人往前,但是我們都非常願意,為自己想做的事,努力那麼一些些,用力那麼一點點!

我知道,妳會在我背後告訴我:「加油喔!」而且不斷不斷的告訴我:「你很棒!」

現在這樣一個人。身邊很多朋友。書店的朋友、網路的朋友、新的朋友、舊的朋友。一個人的時候,也從不覺得孤單。上星期,因為連日南下的友人來訪,還被媽媽問了是不是有了新戀情,我一臉無辜的告訴媽媽:「我每天陪的都是不同的朋友啊!」H,我突然覺得,自己很幸福,擁有很多朋友的關注,妳說,現在我還需要戀情嗎?

我總笑著說:「現在一個人很好啊!談什麼戀愛呢?」是啊!H我現在很好,真的很好。一個人,我也才有機會抽身北上與妳見面啊!至於戀情,什麼時候出現?我想我不是那麼急切的人啊!此刻有妳們在身邊的很好很好:)

我準備要去買單車上班騎了;我準備回到年少的那些單車的日子,再次熟悉這片我深愛的土地,我的家鄉!

給妳H,我很好!希望妳也很好!

附上今日南方的天空!藍天及白雲的。很美很美。就像我現在的生活一樣!

P.S

H,應該是一個北部的長輩,應該也是每一個這段日子陪伴我的每一個人:)
2008.04.08我在高雄,天氣晴!
今天本來要貼小說的!還是先把寫給H的貼上吧!
換日線的話:高雄的天氣可以再熱一點沒關係!我說真的。我愛夏天。

看精神科醫生已經半年左右,從一開始的躁鬱症到後來的強迫症,其實我早已不在意到底是什麼病名,只要能控制我的情緒平穩下來,管他什麼病。但是死亡的意象,還是不時的存在我的腦海,雖然沒有日前的那種焦慮感,但仍舊牢牢的緊跟著我,想著自己是不是就這樣一睡不起,想著是不是會發生意外,等等等等。

靜下心回想,其實知道「死亡」這件事,應該從很小就跟著我。認為自己是不用存在的、覺得自己應該不會活太久、想像世界沒有自己的那些畫面,一景一物,都清晰可見,彷彿我每一天都在腦海裡上演著自己死掉的戲碼。是,其實每天都在想著沒有自己的世界會是什麼樣子,只是每一天,這個世界都還有我!

若要追溯,或許真的會回到那些小時候。從前我都戲稱,自己是「爹不疼、娘不愛、姊姊討厭、同學不喜歡」的那種孩子。即便隔了那麼許久,我都可以記得孩子的自己,當時想著這句話的心情。我無法說明清楚這樣一段話,是怎麼成型的,但卻深深的知道,那種不被需要,以及不被重視的感受為何。

我們不言說愛,所以我以為不曾被愛;我們不流露珍惜,所以我以為自己不需存在。我們慣用的方式,是冷淡的情感,以及一種自己好好的存在就是生活最後的宗旨。於是,多半的時候,我覺得自己淌著的是一種冷血,對家人的冷血。或許,再回頭過去想,其實是從這些人身上,感受到的也是一種冷血!

孩子時候的感受,是強而猛烈的,即使現在能夠感受到家人的愛,可是對於從小壓在心頭的那種感受,卻怎麼也揮散不開。我仍舊不斷的認為,即使下一秒鐘,消失在這世界上,應該也不會有人難過。

每天每天,我都與「死亡」的念頭搏鬥,不是「自殺」的那種念頭,就單純的認為,每一天都可能死去,每天都必須焦慮這些情緒。就好像我跟醫生說的,我只要看 到哪一則新聞上,誰誰誰怎麼了,誰誰誰又死掉了,我的焦慮就會放大,我焦慮的,不是下一個死的會不會是自己,而是為什麼死掉的不是自己!

這樣面對「死亡」的念頭,通常我都跟它和平共處,我從不因為這樣感到焦慮,直至去年,跟B去旅遊一趟,才整個爆發。B大概是這輩子,讓我唯一對於死亡這件事會感到焦慮的人。我們無法抑制這種焦慮,誰都無能為力。

我專心的每月大老遠的騎車到醫院看醫生,專心的喀著醫生給的藥,我又開始與「死亡」和平共處,也開始放心自由的去體會生命裡除了死亡的感受,當一切我認為不屬於我的東西,在剎時屬於我的同時,偶爾仍會焦慮。那是一種這世界的美好不該讓我擁有的焦慮。

我隨時準備失去,失去自己、失去家人、失去朋友、失去這個世界!即使我知道其實我都還擁有著一切的美麗。但是那樣想望「死亡」的意念,依舊在我腦海裡,深切的占據。

(感覺這文,未完成。那就這樣!)

P.S
愚人節寫這種文章且又聽著《孽子》原聲帶,很催淚!
高雄陰,但沒雨。請帶晴天娃娃南下吧!
twitter是好物,老讓我笑到死!

換日線的話:這週醫生不在家,沒見到!

週三晚上,聯絡一陣子「獨立電影萬萬歲」部落格鵬鵬來訪。一個年輕的大孩子,與我互相介紹後,便開始介紹他帶來的那些已經壓成DVD的電影,羞澀、緊張,是他給我的第一印象。但是接下來更強烈的,是他對電影的熱情,以及言談中滿是聊到電影的喜悅。

國片,其實照理說,我們應該稱之為「台灣電影」,在強勢的外來商業片圍攻下,票房總是慘烈。沒有太多的宣傳經費,以及多年來被定義為「藝術電影」的狀態 下,總是會被消費者忽略,究竟台灣電影發生了什麼問題,其實很難一下子被完整的討論。而要拉回消費者支持台灣電影,也非一時能夠完成的。

鵬鵬坐在我面前,非常認真的介紹他帶來的三支片子(《天空下的孩子》、《鬼跡》、《洋腐乳》),我好奇的,除了這些片子外,還有鵬鵬這個孩子。問了問年齡 才知道真的是個很年輕的青年,也或許,就是這樣的年紀,他才會如此熱血,想要經營這樣一個部落格,希望可以成為一個獨立電影的平台,讓更多人知道這些還在 學校的學生,拍出來的電影。也許,它們還不那麼成熟,有甚多的地方需要被改善,被修正,但這都是一個開始!

我突然在想,我能替這個年輕人做些什麼。以我的經歷究竟可以幫助他些什麼?或許,我真的也只不過有一顆熱情的心,可以幫他陳列、擺設,或者推薦他帶來的片 子。至於對於片子的內容,我能做的也僅是給予一些我看得出來的建議,畢竟我只是一個台灣電影的愛好者,寫過一些不成熟的電影心得,而真正要領著他往前的, 應該是那些電影的前輩。

聊著聊著,我們開始規劃未來的行程。是不是可以辦些講座,讓這些電影得以曝光,得以更接近人群?鵬鵬說,每一個拍片的人,多少都作著夢,夢想著將來可以在 電影圈子裡發光發熱。在此之前呢?我相信有更多的事情需要他們去努力、去學習,有更多人生的歷練等著他們去面對。要說好一個故事、要拍好一部電影,可能有 人是天才,可以簡單的說好故事、拍好電影,但生命的經歷,卻是厚實故事其中之一的要素。

我期待,未來可以看見這些現在正在作著電影夢的年輕人,真的可以發光發熱。未來的日子,要努力的還很多,可以的話,請給他們一點支持,給他們一點建議,給他們一點批評!

《天空下的孩子》letter full of yearning/2007出品
導演:曹仕翰
演員:李政祐則鈞陳玉嬌

劇情簡介:
阿德是個台越混血的新台灣之子,母親離開後,父親因工作繁忙,於是將阿德寄養在小鎮的奶奶家。奶奶對於這個孫子陌生多過於熟悉,一來是很少見到這個長年生活在小家庭裡的孫子,二來是因為兩人之間有語言溝通的障礙,及生活習慣的隔閡。

阿德內心的角落裡,常常會想起離開的母親,阿德為了表達這份思念,便將意念化為文字及一封封的信,希望母親可以知道、感受到。然而,這樣的思念就有如石沉大海一般,一點點的回應都沒有。

某日,藉由時間的蘊釀,以及阿忠的啟發,阿德慢慢的突破了與奶奶之間平行線般的關係,就在改善關係的同時,阿德也領悟到了如何將思念傳達給母親的方法。

《鬼跡》/2008出品
導演:陳威廷

劇情簡介:
【鬼跡】系列是由各自獨立的短片集合而成的,每一則的主題不同,有都市傳說、也可能是鄉野奇譚。因為人們都不知道一件事:所有的鬼都有跡可循。

鬼跡系列怨靈一:
【愛與重生】Warning 1: Love and Rebirth
【愛與重生】故事講述由李亮瑾〈亮亮〉飾演的小美由於生性自閉,在遇到陳威兆飾演的A男之後身陷情網,卻不知A男只是玩玩小美而已,但是小美一直相信會與 A男長長久久,到下輩子還會在一起,於是她念起了“mephisto”……,全裸時手裡還抓著一條項鍊…她要如何跟A男永遠在一起呢? mephisto到底是什麼呢?這是一部都市怪談式的影片,結合了不同的價值觀。A男眼中只有性,小美心裡只有愛,當女性下決心到下輩子都要在一起時,男性不是應該很快樂?覺得很幸福嗎?如果不是這樣,那肯定有鬼。當小美來找A男後,兩人心意不同,各說各話。A男只想再跟小美上一次床,小美雖然答應了,但她卻是準備好要跟A男長久廝守的,小美會怎麼做呢?A男會不會同意呢?還是看女人好騙,就欺人太甚的信口胡說呢?男人常說:反正就是命一條啦。不過真的有那麼簡單嗎?

鬼跡系列怨靈二:
【小橋工頭】導演版Warning 2: Bridget and the Headman Director's Cut
【小橋工頭】想傳達的主旨是:不要用輕率的態度毀壞任何東西,包括古蹟。故事是由徐域哲所飾演的工頭要前往橋頭鄉的日式建築古蹟拉封條時,先是遇到了一位由韓愷真飾演的傷疤女,她在樹下玩著轉手指的遊戲,引起工頭的注意,她說了一句話,工頭卻大笑,到底她說了什麼這麼好笑呢?後來工頭又在路上接連遇上怪事,直到遇見由陳美純飾演的小橋,剛好房舍裡又怪聲不斷,工頭與小橋就進入屋內查探,沒想到卻發現了一塊白布,後面到底是什麼?為何工頭會大吃一驚?出了房舍之後又會發生什麼恐怖的事呢?這是一部鄉野奇譚式的短片,如何讓古蹟與現代建設完美共存?是本片想提供思考的方向。馬德里是文化之都,保留古蹟之餘,也不忘建設,態度是可取的。公共建設帶給大家便利與進步絕對是一件好事,但若是能尊重文化的保存不是更好?因此完美的共存才是更進步的方向,也是我們殷切的期盼。

《洋腐乳》Da Young Floor/2007出品
導演:王威迪(取樣人生)、劉俊宏(發酵時代)/編劇:王威迪 劉俊宏 游智涵
演員:黃嘉二、戴家昀、張耿嘉、樓庭岑、賴裕仁、劉宗沛、王詠霖

劇情簡介:
歡迎進入Da young floor,上層是bling bling的Hip-Hop homies,他們將在這層浮華的嘻哈新世界中找到自己的立足點。下層是尚唱秋的漂泊少年郎,他們正進行一場秘密的「新台客復興」運動。而你呢?將以何種姿態在這段青春中搖擺?

獨立電影萬萬歲部落格

本文同時刊於「善理書坊天空部落

P.S
善理書坊都有在賣!
高雄天氣非常的好。

換日線的話:要發光發熱,要很認真很努力啊!!

看完《茉莉人生》好一陣子,這是瑪嘉莎塔碧(Marjane Satrapi)的漫畫《我在伊朗長大》改編而成的。本來是打算看完漫畫才來寫這部電影,沒想到漫畫大缺貨,連在聯合出版工作的友人都失聯,連想託人買都找不到。接著,又看了國片《牆之魘》,然後經歷了台灣的第二次政黨輪替,於是就非常偷懶的把兩部片合在一起寫。寫的與政治無關,卻又有關,只是一點點小感觸,大大的感覺,生在台灣的幸福。

《茉莉人生》講是一個九歲小女孩在伊朗生活的故事。對於伊朗,我不甚了解,對於那個封閉的社會,更無法理解。女人們必須蓋起黑頭巾,得掩蓋臉龐,要到黑市買ABBA跟麥克傑克森的唱片,還不能穿戴任何流行服飾,只因那象徵墮落。在台灣生長的我,完全不能理解,若是生存在那樣的生活裡,會是什麼樣子的。

Read More →

許久前聽聞這家「白色書局」,在這次去斗六看中華隊八搶三的行程裡,終於排上行程,可以到此一遊。在這篇《Ooigloo白色書局》 裡,已經看過這個以白色系為主體的書店,長成什麼樣子,在電腦前不斷的讚歎著,也同時開始依著想像計算著那樣的裝潢及陳列要花多少錢?多久可以回收?何時可以打平?對於經營書店這件事,雖然我始終都不是經營者的角色,但這些問題,依舊很現實的會被攤在眼前。

斗六其實不大,所以從車站步行,約莫二十幾分鐘就會走到這家伊格魯書店。去程,搭的是計程車;回程,因為到處找美食,所以也沒有一定的路線圖可以提供給大家。如果喜歡散步,倒是可以從車站慢慢步行過去。走到中堅西路就會看到燦坤,它就緊連著燦坤,對面是還滿多人知道的「陽光棕櫚」(好像是伊格魯的老闆)。整棟白色的建物,地坪很大,很難不被注意,尤其是那極簡的設計,頗教人心之嚮往。

由於書店內不能拍照,所以只能拍拍外觀,過過乾癮。從門口、置物櫃、置物櫃的鑰匙,無一不是吸引人拍照的景物,也正是在走進門的那一刻,才發現,它不叫「白色書局」而是「伊格魯書店」。

因為背著大大的背包,以及拿著當日要到球場加油的海報,讓同行的姊姊先進了門,我將東西放在置物櫃後,逕自的拍起照來,尤其是看見那個像MIB裡的那張椅子,就非常忍不住的想要先坐坐看XD,等我進了書店,姊姊已經逛得差不多,我則是發揮了在書店工作的本能,開始與店員交談了起來,不過有先表明自己也是在書店工作的身分。

問的話多半是「開多久了?」(去年2007年12月)、「整間書店多大?」、「業績好嗎?」、「怎麼會想在斗六開書店?」當然,我也有遞上名片,免得讓人覺得冒昧。業績的話,想必是不太好(書店是能好到哪去!),在斗六開這樣的書店是為了與傳統書店做個區隔……至於整間書店多大,就要問店長了!(但,店長好像不在。)看起來,應該佷大很大。應該有半個敦南誠品大吧!(敦南二樓書區!沒那麼大的話,就是我沒空間概念!)但書不多,因為閒置空間多,也比較不擁擠。


 
由於此行還兼要寫卡片的任務,所以匆匆哈啦之後,就趕往文具區挑選卡片,然後跑到門外一張一張的寫起卡片來。姊姊無聊,便開始了她自拍的過程。過程中,我還要兼著幫她拍上幾張,順便稱讚一下:「我姊怎麼這麼正!」(雖然我心中的女神是松嶋菜菜子,但我姊還是超正。歡迎寄交友資料給我!)

就這樣寫著寫著就過了一個鐘頭。書店店員非常熱心的幫我郵寄那些卡片,我也才有空大概逛了一下所有的書區。慢慢的,我開始心驚了起來。雖然我也不是個會挑書的人,但是看到伊格魯的選書,就擔心。我開始猜想,是為了迎合當地閱讀習慣,所以挑那些書,亦或是挑書者的能力僅止於此?我不清楚,但就是捏了一把冷汗。(約莫看得出來跟哪幾家出版社或經銷商往來!)

臨走前,我問了負責挑書的人是誰,以及整間伊格魯書店的員工有幾枚,我順道的告知他們,台北有小小,淡水有有河,若沒時間去,可以上網找來看,或者,可以就近至洪雅拜訪(當然,有空也來高雄找我一下!)同時,我也希望他們的網站快開張,讓人可以分享這樣一間美麗的書店,也希望在他們到訪每一家獨立書店的時候,吸取每一家的精華,讓他們更茁壯!

店員很熱心的給了我一疊名片,看起來就是耗費相當成本的名片,我在寫給每個人的卡片裡,都放進伊格魯的名片,希望大家有空可以到此一遊,看看這樣美麗的書店,也能存在於斗六這樣的小城鎮裡。我不知道這樣的城鎮能容許這樣的書店存在多久?我也不清楚這樣一家書店會不會受到當地人的需要及關注,但是它畢竟是不一樣於連鎖書店的書店,存在有其必要,但能生存多久,就如同各家獨立書店一樣,只能各憑本事!

總之,獨立書店們,加油!

(補:來店數多,但結帳數好像不多!)

P.S
選後的激情,應該要退散了。這篇文章後,一切要回歸正常。
高雄今日微涼,下小雨,但雨停了。
修改今天在twitter說的話,我如果中樂透應該也不會開書店,弄個出版社倒是有可能!

換日線的話:我好想要那些裝潢的錢拿來進好多書啊!

清晨五點(我居然現在才想起來我還沒吃藥!),你們在幹嘛呢?很久很久沒有真的是寫日記的方式在寫東西,可能是上星期情緒一整個太HIGH,這星期感覺上就有點往下掉了。

這個時候,如果還住在永和,應該是要準備出門吃早餐,再回家睡覺吧!這兩天在twitter看一堆人講話,也講到永和,我也說若是要回台北生活,還是會選永和吧!約莫是永和有河,有河邊的球場,有漂亮的夕陽,有怎麼看都很順眼的那些不若台北市的焦慮街景。大概只比高雄還不慵懶一點!(高雄再比東海岸再不慵懶一點!)

現在,大概是該睡的人已經睡很久了,要醒的人差不多也要醒了,只有我一直聽著昊恩家家,醒著!

人不能太HIGH,我最近就是這樣。我知道一HIGH起來就沒完沒了,但是DOWN下去也是沒完沒了。很忙碌的最近,放假不得閒,就是東奔西跑也要讓它忙,每天死守的twitter,讀著一直冒出來的訊息,看都看不完,也追不完,資訊焦慮到某種境界。是說為什麼要那麼忙著追訊息呢?其實我也不曉得,可能是高雄太慵懶了,沒事找事幹XD,但其實,我也沒有真的閒到哪裡去,每天要忙著書店談進書、進CD、寫書店部落格,聯絡高雄的藝文團體,想做的事很多,但倒也不是做不完!因為也得一步一步做,急不得~~

前些天跟書店老闆聊我想做的事,他問我是不是以後我要有個助理,我大笑。還沒忙到這種程度吧!我如果都有助理,那比我忙的那些人不就要請個兩三個助理。我只是會想,要組織一些東西需要時間,要統合一些相關的事,要花的不是時間,而是經驗。

在書店與潛水非常久的讀者(?要說讀者嗎?好怪。潛水者好了!)相遇,很有趣。八成是我最近在twitter上胡言亂語,又加上我這半年來開始遠離神秘路線,所以這場相遇,好像沒有造成太大的錯置(人與文的錯置),人顯得比較不正經些,文有時候太嚴肅了,不過,我的腦子裡就是這兩種模式在交錯著,所以通常習慣我嚴肅的人應該很受不了我像瘋子般胡言亂語(我有很認真不要在部落格上發瘋),但習慣我胡言亂語的人又會受不了我很正經的在談事情。

講到潛水這件事,最近認識的一幫人,都是因為李小克而起,而李小克居然是從我還在GIGA時期就讀過我那不成熟的文章。網路真的很神奇,雖然我一直知道,但是只要冒出這些說看很久我的文章的人,我都還是會嚇到!而李小克也是讓我最近沈迷twitter和福利克馬賽克的人(不想解釋福利克馬賽克是什麼!見諒~改天再說啦!)我已經很久沒有這樣沈迷網路了。應該要來戒一下,好好認真的看一下最近出了什麼書,該訂什麼書!

丫~~要六點了,該睡覺了。(其實是媽媽快起床了,再不睡,她應該會殺了我,而且其實我胃痛了兩天~~~)

來聽《天亮說晚安》吧!我還滿喜歡天亮說晚安的XD

P.S
我知道我的回應和留言板都很任性,動不動不讓你們留言,那就寫信來吧!左上角有XD
我知道我該換一下日記的那張圖,那是2005畫的了,找時間再畫吧!
我知道我最近回留言很懶,整個陷入高雄慵懶的氛圍裡!
有回高雄投票的親朋好友們,咱選舉日會在書店,有回來就來找我。
四月六日不在書店,要下南部的請在四日和五日來書店找!感謝各位的啦!
高雄很熱,請好好考慮要穿什麼!

換日線的話:其實也不用PS那麼多~~

在前一篇《我們會是誰的安德烈?寫給安德烈的信》 裡,我有寫到:「我的姊姊問我:『你會希望我們的媽媽是龍應台嗎?』我想了良久,點了頭……」關於要不要 我的媽媽是龍應台這件事,以及這本書真正帶給我的感覺,我想了很久。我想到的不是我的母親,而是曾經陪著我成長三年的情人,她的角色如同龍應台,而我則是 她的安德烈,雖然沒有一個女人願意當情人的媽,但我必須得說,這樣互相成長的關係,是很難得的。

究竟要用什麼樣的態度來看這本《親愛的安德烈》呢?我想,應該是用一種「開放」的態度,如同龍應台對安德烈,安德烈對龍應台。而這樣的態度,便不僅止於父 母對於子女,而是對待每個人的態度。我之所以想了這麼久,跟我回到高雄過生活有很大的關係,我在想,我該以什麼樣的方式生活在這個我極度厭惡的文化沙漠 裡?而該用什麼樣的方式接受這個我土生土長,且其實還帶著很濃厚的家鄉情懷的土地。

就在某日跟sanny 在MSN上對談的同時,我找到了答案。那日我們聊著「獨立書店」的定義,以及「獨立書店聯盟」由五家小獨立書店成立的事情(容後再 聊),我與sanny各持己見,一度我以為我們要爭辯起來,但就在我們彼此的對話裡,我們找到彼此認同的說法,以及各自堅持的想法,我們非常愉快的結束了 當日的對談,我也保留了sanny與我不同意見的看法,我認真的認為,這是一種溝通,一種對話,一種龍應台書裡,想要了解安德烈這個18歲少年的心情。

我們,多半都與父母有著或大或小的歧見,也多半對於長我們一輩或小我們一輩的不同世代,有著其他的看法(或許其實能說我們對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看法)。能不 能與這些人對話,通常態度決定了一切。就比方說,我其實不能接受我母親每天黏著電視看那些爛編劇寫的爛八點檔,可是我並不認為我的母親沒有知識或是沒有水 準,偶爾還問她其中誰是壞人誰是好人,試圖的參與她的生活。我的母親也並不能接受我每天都要半夜三四點睡,睡到十二點起床,她看不順眼,我也只能告訴她, 我上下午的班,本身的生活型態就不同,能不能不要為了這種事爭吵或生氣?我允諾照顧好自己的身體。

如此看來,好像是很平和的狀態,但是生活中的歧見無所不在,我期待的並不是「我的媽媽是龍應台」,而是我的媽媽能夠理解我的生活,我的想法,以及用一種尊 重一個大人的方式,對待我。我並不在意她關不關心我們的國族、文化、社會……等等的問題,我也並不在意她能不能像個資料庫供我查詢下載任何知識,我在意的 只是對話的過程,我們不會再是冷漠的、相互封閉的且可能會互相叫囂的,又或者是根本八輩子不說話的。

一種「開放」的態度,其實是從高雄人身上學來的。我遇過只要講到台北怎麼樣好、生活怎麼樣精采,會馬上板起臉孔,覺得不以為然的高雄人,但我遇到更多的 是,願意聆聽你、分享你那些不同生活的人,而你也願意聽他們的生活,即使簡單、即使讓你覺得匱乏,他們始終滿懷笑容且愉快的過著他們的生活。至於他們生活 的城市,是不是個文化沙漠,對他們來說,或許不是那麼重要。而那種心態並不是「甘心在沙漠裡生活」,而其實是需要更多的對話來帶動不同的生活!(但前提 是,我們彼此都必須有著開放的心胸。)

倘若,你與你的母親(父親)有著非常好的關係,那麼就好好珍惜這樣的關係,能夠互相對話、互相成長,對任何人來說,都是一種很珍貴的交流!至於你要不要是安德烈,你希不希望你媽是龍應台,就沒有那麼重要了。

《親愛的安德烈:兩代共讀的36封家書》
2007.10.23/天下雜誌/ISBN:9789866759253
作者:龍應台、安德烈
 

sanny寫的《親愛的安德烈》-兩代共讀的36封家書

P.S
高雄很熱。已經在吹電風扇了!
之前那篇《我們會是誰的安德烈?寫給安德烈的信》的留言,我就不回了,差不多就寫在這裡了。
四月份連假要來高雄玩的各位,提醒大家春吶、春浪兩個音樂盛會都在那個連假舉行,要南下的要先訂車票,要去墾丁的據說已經沒有房間了,請三思。高雄隨時都可以來玩,不一定要等那天。(反正高鐵都那麼便宜了!)

換日線的話:我媽怎麼可能變成龍應台!

3/12中午,從高雄出發往斗六,自強號的火車上,前後左右都聽得見討論中華隊賽事的人。有人蹺課(請偷偷學!),有人買黃牛票,有人注目的往我身上一直看。我大概是車廂內最明顯要去看球的人吧!(誰叫球帽已把我的頭髮壓扁,不戴頭髮醜醜的!)我們搭著車,翻著報紙,看著一個個中華隊的球員在報上,想著這一晚很重要的一役,我們要贏,一定要贏,要去北京!

走出車站,滿滿的計程車早就等在車站外,看著我戴著中華隊的球帽,司機紛紛開口問:「去棒球場?」姊說我太明顯,加上背包裡又插著一張捲起來的海報,怎麼看都是要去球場的。因為離開賽時間還早,我們先去了已經安排好的地點,直到下午四點才慢慢的步行回到火車站,要往球場去!

斗六車站外,此時已經有一大批一大批的球迷,拿著標語的、穿著中華隊球衣的、塗著滿臉圖案的,大家都討論著我們的中華隊。有人看著身旁的人全副武裝,很擔心自己什麼都沒準備,我很想告訴他們,人來了,就用力加油吧!這一刻不管你準備了多少,我們只要用力的加油,一切都足夠了。

越往球場走,球迷也就越多,我換上中華隊的球衣,走在路上,很顯眼,也很不顯眼,到處都是球迷,到處都有精心打扮的穿著,還有到處都散落著帶著滿滿加油的心,到球場,我們要凝聚在一起!

斗六棒球場外,販賣商品的攤販都是人滿為患,姊姊問我,要不要買轉印貼紙來貼在臉上,從來只是拿著加油棒加油的我,沒多想,就掏了50塊,買了六張轉印紙,三張國旗、三張CT-NO.1,將它們印在臉上後,我們開始找景點拍照,開始尋覓送加油棒的地方。我們向中華電信要來了兩組充氣的加油棒,再在球場外拍拍照,又找到了另外一邊在貼「相信」和國旗的看板來合照,就準備進場了。

◎在此之前,先與寫了「緯來照我、中華隊去北京、twitter 魂~」(→推特 )的海報拍了一張照片,打算進場後傳給雨漣。(我只有她的手機XD)

到球場看球,其實也不過第三次,搞不清楚內外野,就拿著外野的票糊里糊塗進了內野,而且也出不去,所幸就坐在內野,原本答應眾推友要接的全壘打球,也接不到了,只能碰碰運氣看能不能接到界外球。

球場內,中華隊已經在練球,球迷還稀稀疏疏的,我們走到三壘休息室的上方,拍了幾張球員練習時的照片,身旁的球迷對林智盛喊著:「有日本的朋友回來看你。」我想起了那個每次比賽才會在MSN上叫我找網路直播給她的朋友,想起她也在日本,但她跟我們一樣,心繫著中華隊!

輪到中華隊在場內做守備練習時,全場的人一陣歡呼,雖然此刻,人還沒有坐滿球場,但那氣氛已經開始加溫,我們隨時可以大聲吶喊,可以齊力加油,為了我們可愛的中華隊。就在此刻,手中的海報不知道為什麼突然破了好大一截,可能是太興奮,所以不小心扯到,深怕這是不祥之兆,趕忙的拿出事前準備好的膠帶將它補好,還在心中默唸著:「老天爺我把它黏好了,不要處罰中華隊啊!」(這事告訴我們,不要用一張薄薄的紙做海報,請用厚的紙板!)

六點半,球賽準時開打,此刻場內還有非常多人進場,澳洲隊被唱名進場,大家蓄勢待發,等到介紹中華隊出場時,全場歡聲雷動(這當然不比後來的加油聲量!)沒有到現場參加過國際賽事的我,並不知道還會唱國旗歌,直到看到全場起立,才知道原來還有這個儀式。(可見我看電視時其實都略過這段!)那一刻,你會發現,我們國中背的那首國旗歌,不管老的、小的,全都開口跟著唱,我們可能都不太記得它的歌詞,但我們卻在那一刻記起了它的片段,這樣唱著唱著,我們也就將心融在一起了!

20080312中澳大戰國旗歌(蔡團長有交代,要多練幾次!)

在球場看球,跟在電視前看球有很大不同的感覺,尤其是沒有重播這件事,所以得要非常專注的看著場內的一舉一動,現場的唱名也總是被龐大的加油聲給蓋過,若不是對球員熟悉,就會不知道是誰上場打擊,是誰表演了守備美技。專注的加油、專注的看比賽、專注的喊著口號,是場內我們唯一能做的事情,比賽就交給中華隊,剩下的,交給我們就好!

場邊,一壘和三壘的休息室上方都有一組加油組(請更正他們的名稱)他們喊得賣力,我們也跟著賣力。打擊時,我們舉起右手喊「安打、安打」、舉起左手喊「全壘打、全壘打」、舉起雙手喊「XXX(球員名)全壘打!」,遇見強打像是恰恰、泰山、羅國輝等人,三壘這邊喊名字,其他人就接著喊「全壘打!」全場的加油棒指向外野,外野還有一個大大的標鈀等著一支支全壘打轟到場外;守備時,我們喊「陽建福加油!」我右後上方的一組人馬,應該是阿福的球迷,只要每局阿福上場,他們一定會齊聲喊「陽建福加油!」;兩好球時,我們就會大喊「便當,便當,揮棒落空!」(便當請用台語喊!)

這些加油的話術,其實常看球賽的人一定都聽過,更別說那首哦來哦去的戰歌。最壯觀的,還是那面大國旗的出現。只要它一出現,我們就會起立看它蓋住一大群人,那氣勢想必是會嚇到其他國的代表隊,那一刻,也真想自己坐在大國旗那一區,可以拉著大國旗,讓全世界的人都看見「我們在這裡!」(關於大國旗,請參照蔡團長的部落格,8搶3之大國旗 )

說實話,在現場看比賽真的很忙,要跟著喊口號,要敲加油棒,每個半局結束,還要高舉手上的海報,看會不會被緯來拍到,好讓眾推友的魂被呈現在電視機上,可惜我坐的位置不好(其實是海報畫的不好)所以一直沒被帶到。手上原來拿的充氣加油棒,又莫名的洩氣(意思是,買塑膠的比較耐用!),所以後來就一直舉著海報,人家敲加油棒,我就舉海報,然後靠自己的聲音大喊!(我怎麼覺得我本來要寫氣質路線,開始有搞笑的味道!)

約莫第三局,姊姊的充氣加油棒也一整個消風,其實是棒球白痴的她,根本不知道什麼規則,但是現場,她加油得非常賣力,等到手上的充氣加油棒都消氣了,她就對我說她要敲東西,我說等五局結束我再去幫妳買。(因為我們坐內野很怕被趕XD,我不是故意的,不可學!)我還是一直舉著手上的海報跟著吶喊(手一整個爆痠!),直到五局去買了新的加油棒,旁邊那個棒球白痴才沒有用著無辜的樣子看著我。(現在加油棒有改良,還能當喇叭吹喔~~而且買一組送小國旗一枝!)

話說,我真的很忙,還一直看推特上的訊息,所以我一直沒有太過清楚球在哪裡!(沒有攝影大哥幫忙找球,自己找會找不到~~)我知道火哥有很漂亮的接殺,知道中外野一直有好球看,知道阿福這天很神勇,知道這整個球場,整個中華隊是我們的驕傲!!!(但大師兄的雙殺,我是回家看重播才看清楚的!所以,看球不要一直推特!)

最後,球賽結束的那一刻(我承認我又忙到以為連三K)現場就像要暴動一樣!全場都站了起來,只差沒有跟著所有球員一直在原地跳,後來連鋒哥「陳金鋒」都出現了(看電視一開始就知道鋒哥在現場!)在我們一直喊著「中華隊!中華隊!中華隊!中華隊!中華隊!」的時候,球員們開始繞場了,邊跑邊跳,即使我們還要再贏一場,這場比賽的勝利,仍就像是告訴大家「北京,我來了!」一樣。

是的,北京,我們來了!我們來了!我們跟中華隊要一起去北京!

賽後,球員繞完場,在場的球迷還是很多,直到他們走進休息室後,才開始有人散去,還是有人喊著陽建福!陽建福!陽建福!還是有人喊著羅國輝!羅國輝!羅國輝!我們邊走著,場內的喇叭聲、加油聲,仍舊在耳邊環繞著,到處走著的人臉上有著國旗,有著「相信」,到車站的那段路,滿是拿著小國旗的球迷們,我們不知道這些國旗能不能到北京去,但是我們還是要說:「北京,我們來了!」

買回程車票的時候,人與人相互的摩擦、閃身,車站內燥熱著,汗水也跟著流下來。遠方,從地下道傳來球場內的戰歌,一群學生還舉著標語,哼著戰歌, 從地下道走上來,不一下子,斗六車站外,一波又一波的戰歌響起,這一夜,我們真的很滿足,我們真的很高興,我們真的要說:「中華隊,有你們,真好!

火車,一班一班的開走,幾個球迷非常可愛的揮著國旗,對著離站的火車喊著:「北京,我們來了!」好像搭上回家的車就像要去北京一樣。等我們回到高雄,約莫 是午夜十二點,還是全副武裝的我,踏進六合夜市,旁人側目,但是他們都知道,我們從斗六回來,我們是去幫中華隊加油!當他們對著我們喊著「中華隊」的時 候,我真的很想回頭告訴他:「我們要去北京了!」

插曲一:
在球場外,被宋東彬抓到問問題,好像是問我對於前一場比賽輸球,有人怪罪是賽後播跟政治有關的歌曲有關,問我有什麼看法,我一聽到政治兩字就想閃了,最後還是回答運動的要歸運動!(我哪知是啥子歌啊!)

插曲二:

當彭政閔被觸身球打到時,一股惱的怒氣本來要衝到投手前去,觀眾席上的球迷也鼓噪著,但
加油組(再次請求更正他們的名稱)舉起「肅靜」的牌子,告知我們不可鼓噪。

插曲三:
不知道電視有沒有播,其實有人把國旗塞給大師兄林智盛,讓他繞場時拿著揮,但就在瞬間,好像是被洪總拿走,我沒看清楚,我只知道國旗瞬間被拿走了。

插曲四:
棒球白痴的姊姊在回程等火車時,居然打電話跟同學說星期五還要去看一次。(但事實証明中韓的票很搶手,早就沒啦!)

插曲五:

說有多丟臉就有多丟臉,我把海報架在前面還沒人坐的位置上,但它一直滑下去,然後我就一直跑下去撿XD!

插曲六:
玩不完的波浪舞,起碼站了五次以上!

最後,我回家看了重播,聽了阿福的採訪,他提到中華職棒要開打了,我想著,如果八搶三比完了,我們、你們還看棒球嗎?來吧!不管你之前看不看棒球,能不能 夠,從這一刻開始,我們對他們多點關注,讓我們的棒球選手一直有著這滿滿的愛,讓他們不論何時,都會打一場好球給我們看!

台灣棒球,加油!中華隊,加油!

北京,我們,真的,來了!

P.S
(高雄真的好熱好熱!)
第一次破例放正面照,一次還兩張,反正沒有很清楚。
我的配備明天借人去中韓了!海報被我抓爛了!
有推特的朋友記得換上制服,以及至推特 – 中華應援制服展示區報到
我用了阿福的背號和昨天的日期以及搭車時都坐同一個位置的號碼簽了大樂透,請祝我中獎!!!
完了又補P.S我一定要去買一台單眼相機!!!

換日線的話:寫不完的一篇遊記,明天棒打高麗(前後兩句其實沒什麼關聯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