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最火熱的,莫過於奧運八搶三的這個棒球賽事,管它大選即將到來,什麼政見辯論,全民共通的話題幾乎都是以棒球為焦點。PTT上,眾鄉民比賽前就開 始聚集,PO文的速度,整個就是讓人來不及閱讀,twitter上更是萬眾一心換上了CT的圖像,大家統稱那是制服,連遠在日本的朋友,都會在這種國際比 賽的時候,突然從MSN冒出,問我SOP要去哪看!(SOP現場直播的比賽,因為日本連hiChannel的線上直播非常的慢!

前幾天還在想,這星期排休的假,要去哪裡玩?剛好可以在家看比賽,但會不會好死不死剛好遇上休兵日,還好上個月底排假時,老天有保祐,讓我正好略過了週二 的休兵日,排了星期三這天,於是從昨晚就開始想,要不要去加油,問了姊姊之後,就決定兩人要殺到南投去看球賽。票呢?上了元氣售票網才發現都不能買票了。 於是今天上班前,就匆匆的跑到7-11的ibon看還有沒有票,看到還有票,心想就放心多了。

怎知,傍晚再到7-11買票的時候,內野的票,明明都沒有寫已售完,就怎麼按都沒辦法購買,全都說售完叫我重試,枉費我一直拿手機問人要買三壘還是一壘的內野,才能跟中華隊的休息室在同一邊。最後,我試了一下點外野的選項,終於買到了票。

晚上,就開始著手畫了海報,以及規劃明天的行程!

下班回來後,找了兩支《再出發》的影片,也放上來給大家看看,一起為咱們的中華隊加油吶喊吧!!

關於賽事,請參照下列網頁觀賞。

《還不到流淚的時候》 棒球主播蔡明里(就是羅國輝打三分炮時喊到燒聲的那個人!)

《熱血中華隊!Let Me Live!》 音樂摩人小克替我們帶來的另一支飆淚的MV(還好我不是看中華隊會輸的人!)

《因為他們,我希望…》 雨小漣的希望地圖的希望(害我真的想去希望地圖開一篇)

《中華隊,去北京!》 阿潑詳盡的記錄下了twitter上的盛況(還有那很經典的鄉民的↗↗↗↗↗↗)

《八搶三中加英雄影片》 何小輝的影片(雖然我不知道他是誰,PTT找到的)

《驚心動魄!驚濤駭浪!羅國輝超讚!守備也屌!土地公辛苦了!可惜啊!》 瘦菊子的關鍵報告

其他,請大家自行找吧!連報紙頭條都是中華隊的新聞了,我們怎麼可以不關心。星期三,我不在家,請大家在家用力吶喊,我也會在遠遠的外野區,接著一顆又一顆中華隊的全壘打!!!

P.S
講到棒球就很熱血!
週五,球衣及球帽還要借人去看中韓~~

換日線的話:當然是要穿戴中華隊的球衣、球帽出發囉!

在台北生活七年,回到高雄後,第一次拿到破報,那油墨的味道很熟悉,心情卻極為複雜。雖然早就知道,離開台北就等於放棄了某些資源,但是拿到破報的那一剎那,我才知道那個資源的斷層有多麼的大,這份我在台北街上隨手可得的刊物,竟然因為所站的位置不同,而顯現了極大不同的感受。

以往,在台北的街頭,拿起破報,總是細細的,從第一頁翻到最後一頁,那些藝文活動、講座、課程,總是讓人一條一條的細讀,試著安排週末以後,可以參加的活動。牯嶺街小劇場、影藝學院、晶晶書庫、河岸留言、女巫店、地下社會、THE WALL……那些數不盡的活動,讓人看得眼花瞭亂,生活可以隨著這樣的活動,亂精采的過著。縱然我沒有很認真的參加很多活動,但這些地方總是騎車摩托車就可抵達,不用費神安排,想去的時候,自然就可以去。

在高雄拾起破報,這份青年的另類選擇,似乎成了另一類不被選擇的選擇。每週四出刊的破報,要等到週五或週六才能收到,又因為活動偏北,所以那一大片豐富的活動資訊,成了必須精心安排、舟車勞頓的行程,青年們沒有過多的體力、精神、金錢,老是這樣南北奔波。刊登的電影資訊,又時而不是南北同部上映,非得等到北部放映完畢,才有機會輪到南部的二輪戲院放映。一本又一本的新書書訊,又因為距離遙遠,無法即時齊全的供應那些書籍,就連大型連鎖書店也不例外。

我開始思考,破報對南方的青年,究竟是什麼意義?是遙不可及的刊物,還是互不相干的世界,或者是有或沒有都沒有關係?於我,破報是一份我與台北這座城市不脫軌的刊物,那是因為我的生活、我的文字、我的工作,都還與這份刊物提供的資訊有著連結。而之於其他的人呢?

我盡可能的,拿著破報跟著身邊的人討論著那些訊息,希望從中可以影響周圍的人,讓我們一起閱讀,一起關注破報關注的,讓破報成為我們生活的一部分,讓我們離台北不要那麼遙遠,或者說其實我只是希望自己的世界,不要離別人太遠!只是,當我關注破報的關注,我關注了我身邊那些青年們關注的事了嗎?而這些青年們的關注,又被關注了嗎?

我想像,有這麼一天,可以跟這座城市的青年,拿著破報,討論著這座城市的活動,以及,這份刊物的任何議題!不再局限南北的差異。

(2008.3/7~3/16 破周報復刊 500號)

圖片來源◎破報

P.S

給sanny,被刊出來了耶!真不可思議!
今天高雄熱。
換日線的話:被用本名刊出來@@

(要點繼續閱讀才有影片喔!)

這是二○○二年六月寫的那篇《再見‧台北》 被拍成的周蕙《只能做朋友》的音樂愛情故事。當時還沒有youtube!也是最近突然興起在youtube找周蕙這首歌的MV,才發現其實自 己可以上傳上去。搞了一個晚上,才搞定將它上傳,順便也把這個被我上鎖不能觀看的文章給打開。

有人說文字裡的感覺厚實些,我突然想起,也許是那是在出車禍後,根本無法戴眼鏡,用幾乎貼著電腦螢幕的姿勢寫的。但影片裡,沒有加入這一段心情。不過無所謂,我只是想將當年的影片分享給其他人。文字跟影像的差異,就看大家自行決定喜歡哪個囉!

奇妙的是,現在的我也告別了台北,也告別了一段戀情,但卻沒有像當時那樣一直無法釋懷。六年的時間果然可以讓心境上多點轉變,那倒也不是最近告別的戀情不 深刻,也曾經死去活來的,但就是學著去認知這是生命的過程,沒有什麼是永恆的,唯有當下那刻將戀人擺在心上的情感是真的。

清晨時分,頂著未乾的頭髮,聽著麥斯米蘭,這個片刻,兩個戀人的樣子,都在我的腦海裡,而終究,也會成為記憶,然後慢慢淡忘,只剩下好像跟誰談過戀愛這件事!

導演:@shang
演員:劉品言、胡堂智

P.S
本來要在休假才要發的文章,反正還醒著,頭髮也沒乾,就發了。
高雄啊!溫暖得要命!別羨慕啊!因為這是南方應享的權利。

換日線的話:麥斯米蘭一整個適合天未亮的時候聽!

《小女孩與香煙》的文案上是這樣寫的:

再也沒有比這件事更荒謬的了!
一根煙居然……

這可不是什麼生命的重大抉擇,
但他們絕對沒想到,
同樣是抽一根煙,
卻讓自己走向截然不同的命運……

這是在讀完試讀本後,才看到的文案。果真如同文案寫的一般荒謬,或者可以說是已經到達荒謬的頂點。

一個死刑犯為了讓獄方完成他死前抽一根菸的權利,所以搞到最後讓他在那場抽菸儀式裡,得到了特赦;一個中年男人為了在辦公場所抽一根菸,憤而對發現 他抽菸的女童大吼,換來女童反控他的性侵。故事看來真的非常荒謬,卻總讓我聯想到一些真實發生的案子。特別是媒體在這個故事裡扮演的角色,將死刑犯以英雄 式的方式呈現,將一個偷抽菸的男人變成可惡至極的大壞蛋,都跟我們現在看到的不謀而合。

該慶幸它只是一個故事,還是該悲哀這荒謬的戲碼其實每天都在上演?我只知道新聞少看點,多看點書好了。可是看這本書的時候,又覺得自己好像是在看新聞連續劇一樣的傻蛋,明明知道很荒謬,就硬是要把它看完。然後就像關上電視機一樣,還會搖搖頭說:「靠,這什麼鬼東西啊!」

偏偏本書和新聞,像整個社會的縮影,有怎樣荒謬的人,造就了什麼樣的新聞,有怎樣的新聞就造就怎樣的社會,到底是社會影響新聞的走向,還是新聞影響社會的 變動,怎麼樣看都像個無解之謎。就像這本書的最後,沒有人知道死刑犯究竟有沒有罪,而中年男子到底有沒有猥褻女孩,都變成不是重點,反而週邊的渲染變成主 軸,等到故事終止的時候,另一個荒謬的戲碼,再重新來過。

還好我不是為了要抽菸而躲在廁所的人,也還好我從沒大聲嚷嚷我害怕小孩這件事,更好我還沒遇見那麼荒謬的人、事、物!

這是一本很簡單易讀的小說。不過因為讀的是試讀本,一直讓我很懷疑它完整的厚度是不是就只有這樣而已!等書出來再看看吧!


《小女孩與香煙》
2008.03.17/皇冠/ISBN:9789573323945
作者:比諾.杜特荷特Benoit Duteurtre/譯者:張穎綺

P.S
我很喜歡本書的封面。
高雄很熱。寫文章的今天的前一天。

換日線的話:好吧!我承認中年男人有時也是一種弱勢!

四年級那一年,我撞斷了一顆門牙。午後放學後,鄰居的玩伴與我和姊姊,在家玩警察抓小偷的遊戲。我是小偷,雙手被像犯人一樣綑綁在身後。遊戲,原本應該是 快樂的,但是就在我一個不小心往前傾倒的同時,門牙摔斷,全部的人看著我,不知所措。我忘記我哭了沒有,只記得我火速的扭動身體,站了起來。

那天,母親交代我們,下了課要擦地板。就在我們慌亂不知道該怎麼跟大人解釋那顆斷掉的門牙時,我跟姊姊說:「我們騙爸媽是擦地滑倒撞斷的。」於是,父母聽 到的版本,便是一個謊言。我是怕姊姊挨罵或是挨爸爸的打,因為綁上我的手的人正是她與年紀與她相同的鄰居,所以捏造了這個看似完美的謊言。(哪個笨蛋會在 往前摔時,不用手撐著?一定是手不方便撐才會讓頭直直的對地撞去!)

牙斷了,其實很痛。父母沒有多說什麼,也沒有安慰,更沒有責備姊姊。我的心裡其實委曲的很,尤其是隔天上學,要面對同學一個一個的嘲笑,更加難過。斷牙的事實,一直至今,沒有人去証實它,從小留下來的委曲,一樣也沒有人關注過它。

斷牙一直陪著我,經歷了父母的離異,一直到國中那個每個人都在變漂亮、變帥的年紀,原本只斷三分之一的牙,因為時間的關係,慢慢的變成只剩二分之一。同學 嘲笑的叫我「斷牙仔」,我始終不知道何時才能補上漂亮的牙齒,脫離笑起來給人感覺輕蔑的印象,我也不清楚什麼時候我才能不害怕張開口會有斷牙的醜態。擁有 過多的自卑,或許也是那個時候留下來的病態。

國一的下學期,我終於像得到赦免一樣,花掉母親不少的銀兩,讓醫生補上我的門牙。但自信,卻沒有因為斷牙的補全而出現,反而仍舊帶著過去那種開口的自卑去面對很多事情。我甚至覺得很不應該花費這筆開銷,讓家裡成了負擔。

我耿耿於懷當年捏造的那個謊言,我耿耿於懷多年來沒人理會的委曲。就算事情已經過了好久好久,現在的我仍舊會在夢裡夢見,假牙因為時間過久,鬆脫了、掉 了、不見了,門牙前空著的位置,彷彿一再提醒我孩童時候的同學的嘲笑,以及久久不被關心的委曲。我不斷不斷的從惡夢中驚醒,不斷的用舌頭抵抵門前的牙,看 它還在不在。

P.S
用的照片,忘了啥子時拍的了。在永和四號公園拍的。
故意用成黑白的,看起來好像憂鬱一點。XD
高雄。熱。

換日線的話:牙醫說我的假牙再撐個十年沒問題呢!

許久之前,我翻過村上春樹的書,沒有兩頁,我就舉手投降,那個時候不喜歡緩慢,害怕細鎖的文字。那天也不知怎麼著,就站定在村上春樹的一排書前,不挑兩冊 的《海邊的卡夫卡》以及《挪威的森林》,順手的挑起這本《黑夜之後》,約莫也是跟我現在的生活型態有關,看著主角瑪麗在夜裡的故事,就想著,若是心裡沒有 不安及焦慮的時候,其實我還滿喜歡黑夜之後,清晨之前的這段時間。

有人說,這本書算是村上春樹的書裡,快版的。我是不是應該要慶幸自己挑到這本,否則大概一輩子不會看村上春樹的書,應該也會徹底不跟他的書打交道。

主角瑪麗在夜裡,遇見了高橋,因為高橋,她又遇到了薰,和那個被打得半死的中國女孩。中間不時的穿插著瑪麗姊姊睡覺的片段,老是提醒著我,瑪麗醒著的那個 黑夜,應該是要去睡覺的。就好像看書的我,也應該去睡覺一樣!很多人不太明白惠麗睡覺那段,究竟幹什麼用的,我也沒多做留意,只是很享受瑪麗在黑夜裡遇見 的那些人、那些事,或者其實只是靜靜的閱讀,等待時間過去。

這本書裡的夜的靜謐,讓人萬分珍惜起可以擁有黑夜的日子。夜裡的閱讀、夜裡的音樂、夜裡的街上的空盪、夜裡的人與人的對話,似乎都比白晝裡來得清晰,且深 刻。尤其是深夜的行動,總是沒有白晝裡來得迫切,讓人可以享受將思緒步調,慢慢的,慢慢的,等到慢到停下來的時候,就該睡了。

有段時間,我跟瑪麗一樣,是無法入眠的,在家裡的個各角落晃盪,偶爾出門買個食物,偶爾看著已經玩累的貓兒睡癱在固定的位置上,再不然就像現在這樣,關掉 已經大半聯絡人都離線的MSN,聽著音樂,寫著文章,常常就這樣直到夜色慢慢轉白,然後走到麥當勞買早餐,或是等著早餐店的門拉起,當那一天中第一個客 人。

脫離了夜的安靜,人也倦了,就縮到被窩裡去,養足一天的體力。有好一陣子,必須早起,一旦遇到必須早起的前晚,我便會慌亂不安,甚至一夜不眠到天亮。好像錯過了早起的那一刻,是件罪惡一樣。於是黑夜之後的這段時間,變成我一天中最依賴的一段時光。

高橋後來知道瑪麗要離開日本讀書,便一再的告訴瑪麗,自己將會寫信給她,像小說裡的那樣。我看到這裡,笑了。覺得這個男孩真可愛,如果沒有這樣的一個黑夜,瑪麗也不會遇到這個男孩。我自私的認為,只有夜裡的力量,能夠簡單的帶來人與人的信賴!


 《黑夜之後》
2005.01.21/時報/ISBN:9789571342474
作者:村上春樹/譯者:賴明珠

P.S
高雄也變冷了,今天很早就累了。該睡了。
對了,我很喜歡這個書封,小賴做的!

換日線的話:再選一本村上春樹吧!
秋天是不是個分手的季節啊?幾個朋友,陸續的在秋天(或秋天後)出現失戀的問題,不是突然被告知「不愛了」,就是像我這樣突然在一夕之間戀情告吹。還好,沒有遇到劈腿的那種,否則就真的很傷。只不過,面對失戀,人人個自有自己療傷的方式,不過不曉得為什麼,我身邊的人,都是屬於那種無法邁開大步接受失戀事實的傢伙,老是沈溺在過去美好的戀情裡,然後遇到一樣失戀的人,還會大嘆一句「同是天涯淪落人」。

失戀並不可怕,可怕的是那些跟戀人組合而成的習慣,像是一起上街、一起吃飯、一起看電影、一起討論誰跟誰,或者一起睡覺、做愛。單身,就成了一件會被恥笑的事情。於是身邊的失戀人,總是三不五時的聊到,前女友、前男友,同性戀就稱前伴。然後每聊一次,就好像少痛一次。

騙人的。不管聊幾次,失戀期的人們,總是非要讓心狠狠的痛過,才知道不要輕易的提起方為上上策。只是人的習慣就是這樣,等著對方MSN上線、看著手機裡有沒有對方的未接來電、讀著對方BLOG那些與自己已不相關的支字片語。然後,再在MSN上跟友人嚷嚷著:「我今天心情很不好喔!」

有個朋友很猛,他說他每次失戀,就換一次MSN帳號,撤底的絕斷,老死不相往來。而我明明也失戀,但總是成為失戀人的開導者,問我怎麼樣才不會痛,才不會難過。我老說寫東西啊!拚命的寫就對了。只是身邊的人,沒幾個愛寫東西,所以還是會一直問一直問,彷彿我是個愛情專家似的。

到現在,我覺得失戀其實還滿有趣的。那些黏膩的日子,總是沒有一個人的時間和空間,腦袋裡想的,總是對方的一切,思考分為二半,一半是自己,一半是別人,於是腦袋裡的故事、文字也就少了。一個人的時候,難免多想,也難免出現難得的「生活無聊」的念頭,但是轉化成文字的,也就多了。

不寫東西的失戀人很可憐。常寫東西的失戀人也好不到哪裡去,寫來寫去全是情人的故事,只不過寫東西的人幸運一點,寫完了、抒發了,也就好了些,失戀總會過去,戀情總會再來。等到哪天戀愛的機會出現了,說不定反而拋不掉一個人的自在心情。

給我身邊的失戀人。試著封鎖掉那些讓人難過的人,學著看著他們的暱稱沒有反應。如果他還跟你在同一個工作或是同一個環境,那麼就裝作不認識這個人。老陷在過去的戀情的人,新戀情會無法展開啊!

戀愛,是人無法缺乏的啊!失戀是必經的啊!別說我看得坦然,我應該只是已經過了失戀期,一個人,快樂的狠!

送給大家草蜢的《失戀陣線聯盟》,昨晚看到這個MV時,還一整個覺得有趣哩!俗到極點!失戀的人們笑笑唄!

P.S
台北的雨不要來!討厭下雨。
特別拍了尼克‧宏比的《失戀排行榜》當今個兒的圖~

換日線的話:失戀就代表即將要有新戀情啦!

老實說,我從之前幾集就不想看了。但是已經看了一大半的戲,也不想半途而廢,就好好看完它,再說,其實也不難看,只是我犯龜毛的對劇情挑東撿西,老覺得東不合理、西串不上,看的時候就興味全失,最後就只剩下「我看你怎麼收尾」的心態了。

有人會說,看戲就看戲,本身就不真實啊!幹嘛那麼嚴肅。我必須說,我確實嚴肅了一點,而且不只一點,而是很多,面對一部以生態環保、療癒、人的互動的戲劇,我無法不用嚴肅的態度看它。我當然也想像看其他偶像劇一樣,簡單的看過就算了,可是對於自己已經期待的導演、編劇來說,有了期待,就會希望看到些什麼不一樣的,一旦期待了,相對的期待不符預期,就一定會有失望的感覺。

也有人問啦!很簡單啊,怎麼會看不懂。那我們就一一的來看,哪裡不懂,為什麼不懂。

●楚大哥
前面一直舖陳楚大哥有多麼神化到一種境界,約莫到了剩下最後兩集,才一反常態的,讓全球金控的案子出現危機,讓楚大哥身陷泥濘。請問,還有兩集它要怎麼舖陳?(這還不包括亮亮跟阿南、天氣晴跟雨不停都還在不明朗的狀態之下。)當然,如果讓全球金控的案子,如楚大哥預期的順利,又好像太順利了一點,好吧,那就來個楚大哥失蹤,來個沒有人處理,最後再一起緬懷楚大哥,咱們說這樣好不好?

一點都不好。這比順利的處理全球金控的案子還要爛上一百倍。尤其是當Anko對著紅孩兒們講著那段:「以後當你們回想自己十幾歲的時候,還有楚大哥這麼一個人物……」我差點沒有砸了電視。丫不然我們現在在看立志片嗎?現在還是那種莊敬自強、處變不驚的年代嗎?不是了嘛,是不是?有必要因為劇情太短結不了尾,就把一個人搞失蹤,然後再來這麼一招追憶一個神化的人嗎?

著實的浪費了楚大哥這個角色,從前面舖的都浪費了,但如果不要一開始就神化他成那樣,後面也不會那麼難收尾,你說這療癒系的偶像劇,搞了一個長期吃百憂解的人真的去尋死,到底是療癒了什麼?是用楚大哥來療癒了其他人,還是連墾丁這樣一個風光明媚的地方都無法讓楚大哥有正向的思考呢?

如果說到療癒,那麼,我們還有兩個角色可以討論,一個是雨不停,一個是阿南。

●雨不停
有一段戲,根本就是廢戲。就是後來劉建章因為資金周轉不靈,想要安排雨不停做個噱頭,試圖扭轉自己資金周轉的問題。問題來了,這段為什麼存在?是為了讓雨不停在最後逃開墾丁後,還跟劉建章能夠再重逢,然後再來一個阿南苦口婆心的勸說,雨不停終於放棄劉建章,回到了漢文的身邊,然後讓墾丁治癒她的憂鬱?看起來一切是合理的。但是我會試著以抽掉那段戲為原則,看看是否還能接續下去,如果可以,那麼那段就是多的。那既然是多的,它存在又是為什麼?

我們再回頭看雨不停回台北處理她與出版社的合約問題,其中冒出了另一間出版社,告知雨不停只要合約問題解決了,他們願意與雨不停合作。後來官司解決了嗎?解決了。但是雨不停真的有再起爐灶嗎?沒有。反而入住精神科治療,然後成了一個過氣作家,好像集其一身就是要讓她一定得回墾丁事情才能解決一樣。這樣矛不矛盾?我認為,是矛盾的。要嘛,你不要讓雨不停還有機會跟別人合作,要嘛你可以讓她跟其他出版社合作了,回墾丁也可以寫作,沒有什麼不行的啊!哪有人舖了一個橋段,又不用它,那幹嘛花時間去舖陳?

●阿南
阿南這段是舖得最好的。但是是基於「療癒」這件事。他是唯一一個在靠墾丁找到自己的人。知道自己可以做什麼,能做到什麼呈度,開始有了夢想,開始去實踐夢想,那都是墾丁帶給他最正向的結果。在這個點上,我就可以稍微不去懷疑「開店真的有那麼容易嗎?」、「生意真的會好到讓他們維持生計嗎?」這些,我覺得是不需要太過去思考的問題,還有一個樂天派的漢文擋在後面,阿南在這個點上也就沒有需要去質疑了。

倒是阿南與他父親的合解,因為是最後一集了,你不這樣演,後面也沒時間演了,所以就來個父子大團圓的戲碼。這根本就是不用看到最後就知道它怎麼演的。但是你如果要問我:「丫不然怎麼樣比較好?」我會告訴你,它都最後一集了,不然還能怎樣,再拖下去,哪來的End?

最後,做個總結。不懂的部分,不是對劇情的不懂,而是對整個舖陳的比重,以及許多橋段為什麼出現感到困惑。劇情我當然嘛有看懂,但就是一整個虎頭蛇尾的感覺。就前面還滿精采的,後面就一直趕呀趕的,那個這個都交代不清楚,還來個楚大哥失蹤這種爛戲碼。雖然我明白憂鬱症的人可能會對這整個世界感到沮喪,丫可是再去回想一下,這齣戲打著的是什麼名義,是「療癒」耶!

好啦!或許會有人說,總不會每個人都那麼順利的被療癒了嘛!至少阿南和雨不停都有被療癒到啊。那麼,楚大哥就是沒有被療癒成功的那個是吧,一定要來搞個對照組才會讓這整齣不那麼像立志片就對了。也大概只能這麼想了吧!我猜。

加註:
請問一下,阿南和劉建章在醫院之前什麼時候碰過面了?怎麼在醫院會像是之前碰過面一樣熟絡?


導演:鈕承澤、林清振 編劇:王小棣、溫郁芳、黃瓊慧、張可欣、柯雁心
演員:李康宜、彭于晏、阮經天、李紹祥、張鈞甯……

P.S
我還是會去看豆導的《情非得已之生存之道》啦!

換日線的話:最好是每次都這樣草草收尾啦!

女孩躺在病床上,醫院的白牆被陽光照得更白晰了一點,女孩不動,任憑身旁的聲音吵雜,她仍舊一動也不動的躺著。她的手上黏貼接著點滴的針頭,黃色的藥劑一滴一滴順著流進她的體內,陽光也把她的臉照得更白了一些,沒有人知道她什麼時候會醒,只是不斷的有人陪坐在病床旁,等待她的醒來。

女孩的母親來了、父親來了,她的哥哥、姊姊也陸續的來了,偶爾,還會來幾個她的親戚,像是阿姨、表哥、表姊這類,比較常見著的親戚,也有時候,來了她的同學、好朋友,或是她交往很久的男孩(或女孩)。每個人都等著她醒來,等著看她睜開雙眼,跟她講上幾句話,好確定她有康復一點。只是女孩醒來的時候不一定,沒有人知道她什麼時候醒來,就連她到底生什麼病,也都沒有人真正清楚。

醫生來了。來看了一下,跟親人朋友們聊了一下病情,看了一下女孩的狀況,又走了。醫生一樣沒有交代什麼,留下了在女孩病房人的一夥人,走了。女孩這時動了身子,頭也微微的向左右動了一下,大夥剛目送醫生離開,沒有人發現。女孩緩慢的睜開雙眼,因為陽光刺眼,她又閉上了眼,才睜開。她舔舔嘴唇,輕輕的發出聲音問:「我怎麼在這裡?你們怎麼也都在這裡?」

一切,很不真實。對女孩來說,很不真實,這樣的情節似乎只有在連續劇裡,才看得見。彷彿自己是被捧在懷裡的小公主,父母疼愛有加,兄姊呵護備至,親朋好友都不忍這小女孩受苦一般,殷切的期待她睜開雙眼。圍在病床旁的一大群人,爭先恐後的問她:「感覺怎麼樣?」、「有沒有哪裡不舒服?」、「肚子餓不餓?」等等之類的話。女孩輕輕的搖搖頭,用微笑回報那些關心的話語,還有一雙雙溫暖的眼神。

女孩的父親,走上前,摸了摸女孩的額頭:「要不要爸爸叫醫生來看看妳啊?」女孩看著父親,好不習慣的父愛啊!父親幾時變得如此溫柔和善,躺在病床上的她,半信半疑的,即使如此,她還是笑著搖頭,拉了爸爸的手說:「我還想在睡一下。」母親在旁,拉開了父親,一樣摸摸女孩的頭,拉拉女孩的被子,跟女孩說:「妳睡,媽媽等一下再跟醫生說妳有醒過來了。妳先睡!」

沒等旁人多說,女孩便又陷入長長的睡眠中。這回她跟剛剛睡醒前不同,還帶著一點點笑意,進入夢鄉。在滿滿的愛裡,入夢!

這是女孩每夜睡前的習慣。只要是睡不著的時候,害怕的時候,夜裡,她總會這樣子假裝自己是個病人,在滿是親朋好友擠滿的病房裡,從沈睡中醒來,再在父母的關愛中睡去。只有這樣,她才能安穩的入睡,假裝自己沒有嚴厲的父親、冷酷的母親,以及那些孤立她的朋友們。她假裝自己在滿是愛的環境裡,所有的人都會因為她躺在病床上焦急、憂心。她甚至恨不得自己就這樣死在病床上,想像這樣就可以得到一些關愛,想像那些親朋好友會嚎濤大哭,為她的離開感到遺憾。

女孩從來不知道自己活著究竟有沒有人期待,她總是試圖在睡前製造這些被關愛的假象,好讓自己不去思考自己有沒有人愛,是不是死了也沒有人惋惜。有時,她也會想像自己躺在棺木裡,周遭盡是不捨及淚水,自己微笑的被葬到地底,墳上插上一朵朵的鮮花,偶爾還會有人來墳前陪自己說話。

女孩始終活得好好的。既不曾住院,更不曾死掉。她始終不知道有沒有人愛她,始終不曾感覺有人愛她,她只能一再一再一再的在夜裡,演著自己為自己精心舖陳好的劇情,一再一再的當那個劇本裡的女主角。直到有一天,有一個人,真心的,愛她!

P.S
本來標題叫《死亡的渴望》,寫到最後,好像更渴望愛。就改了。
本來要分到「小說」後來,又不想分了。
高雄熱!白天。

換日線的話:傻女孩,自己愛自己多一點吧!

親愛的安德烈:

我在兩個夜晚,將你和MM的通信看完了。坐在床上看書的我,突然在想,你之所以是安德烈,是因為你的母親是MM,而我們,沒有MM那樣的母親,會是誰的安德烈?我的姊姊問我:「你會希望我們的媽媽是龍應台嗎?」我想了良久,點了頭,但心裡又不是那麼踏實的點了那個頭。我很清楚,像我的母親那一輩的人,能夠變成像你MM那樣的母親,是需要很多條件的,這是我們央求不來,也無法改變的。
 
就像你問MM她十八歲的時候在做什麼,我的母親應該會回答我:「我十六歲就出社會賺錢,二十幾歲就已經是一家女工廠的廠長,要帶二百多個員工。」所以,通常我都會在我母親這樣回答我的時候,終止了對話。她不明白,她那代跟我們這代的差別在哪裡,就好像我已年近三十,我還不知道自己的未來到底要做什麼,我的母親就會回答我:「我在你這個年紀,早就要養你們兩個了!」
 
我真心的期待我的母親如同你的MM嗎?我真心的想要自己也是安德烈嗎?當我想到我的母親因為只有小學畢業,現在還會自卑,我就不敢強求。我小的時候,我母親不曾帶我去看過蟋蟀,不曾讓我聽什麼古典樂,我印象中我的童年是在戲棚下玩耍,在母親的工廠裡睡著等著母親下班。
 
我們不會討論國家的問題,不會討論人民的問題,更不會討論貧富不均以及MM隨手關燈的環保問題。我們更不可能去討論這座城市有沒有咖啡館,能不能逗留,能不能有文化,我們與母親的對話,或許更接近MM與她的母親的年代。
 
可是我們的年紀,是離你更為接近,緃使我們還相距了約莫十年的光陰,但是在你我的立足在資訊充沛,沒有什麼可反叛的年代,我說實話,我會想要有一個像MM一樣的母親。我可以跟她談自由獨立,可以告訴她為什麼我一再的換工作,可以希望她跟MM一樣,只希望我不要變成工作的奴隸,至少要有自己生活的品質。
 
可是安德烈,在一個從小貧困,成人之後又要背負丈夫留下來的債的母親,她清楚的信念是工作能賺多少錢,就工作多久。所以,對於我一直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這件事,在她心中是莫大的疑問。她希望我能多賺點錢,至少不要為錢愁,可是我喜歡的行業又是讓我窮到發慌的行業。我也怕我在母親的心裡,是一個沒有用的年輕人,我也擔心自己的平庸無法滿足母親的期待。
 
MM是一個很不亞洲的母親,這點是無庸置疑的,即使她會一再的打電話給你,嘮叨你東,叮嚀你西的,但她總是不會因為你的反抗,就變成不理你。在我的家裡,母親是一切的權威,就跟威權的父親一樣,縱使我不理她的囉嗦,反抗她的威權,但是我仍舊無法在她心裡成為一個成人,她也會經常因為我的反抗,認為我不愛她。就好像如果我哪天在我母親(或我姊姊)面前叨根菸,我就會被冠上「壞孩子」的名字,甚至母親會認為你大逆不道之類的!
 
安德烈,我喜歡你跟MM的通信,也想要有人跟我聊那些我不知道的事情,但MM跟你說的事,我只能去找書,去看她到底某些時候跟你說的是什麼,至於我的母親,我不打算也不覺得能夠改變,但我希望,如果有一天,我面對我的孩子輩,我可以跳脫現在的狀況,就算我不是安德烈,我也會將他們視為自己最親愛的安德烈!
 

《親愛的安德烈:兩代共讀的36封家書》
2007.10.23/天下雜誌/ISBN:9789866759253
作者:龍應台、安德烈
 
P.S
很好看的一本書!
 
換日線的話:龍應台也是一本字典、大資料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