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情:這應該是我第二次寫韓劇,前有稍微提過《夫妻的世界》和《魷魚遊戲》以及看過N次但整合不出來的《鬼怪》(總有一天寫出來。)關於韓劇,早年那些千篇一律的愛情故事:高富帥、千金女配窮小子、穿越來穿越去⋯⋯我幾乎都沒有看過,拜OTT平台所賜,我不用在電視上看女主角都是奇奇怪怪的國語配音或是穿插太多廣告的韓劇(每次換檔我如果不專心看,都會覺得上一齣主角怎麼又跑到這一齣~~)

《我親愛的朋友們》說的是一群朋友的老後,從婚姻到子女,從友情到親情,把人生的五味雜陳全都攪拌在一起,以多數女性回看青春年少到老年,女性與社會、家庭、自己的關係。這部影集的寫實度,上了年紀的老年人看了應該多有感觸,而剛好跨進中年的我,看著則是常常不由自主的想:怎麼可以把媽媽討人厭的樣子演得那樣生動,像在看自己的媽媽一樣,有時還從為人子女的主角精準又犀利的頂狀中從發現:「跟母親這樣吵鬧其實也挺親暱的」而笑了出來。

Read More →

對一個手工達人來說,除了美工刀是必備的之外,最重要的就是剪刀了,尤其是對裁縫師傅級的,好用的剪刀可能比穿起來好看又合身的衣服更難尋覓。

母親是個裁縫師,從小除了幫忙她做些我能分擔的那些小部件,需要拿裁縫的小剪刀,剪去布頭上的線,或是車過布邊後的像是毛毛蟲的線段連結外,我與「剪刀」最大的連結是:幫媽媽拿裁縫剪刀去磨刀店磨利,好讓母親裁剪時更利落些。

Read More →

我好像生來就注定要與我的生理性別劃清界線,彷彿我錯生在這個身體上,所有人都急著幫我貼上標籤;我降生在父親那個重男輕女嚴重的家族;還在母親身體裡時,就帶著「這胎應該是個男生」的期待來到這個世上。

那些關於我「如果是一個男生就好了」的碎語,從我聽得懂人話的年紀開始,總是在我被展示於長輩前,不斷地支解我的靈魂:「這麼好動,怎麼不是一個查甫?」「啊!一定是投胎時跑太快,把懶叫漏掉了。」「伊若係查甫,他爸就不會想要娶細姨。」「伊就嘸係查甫,不然伊爸母就不會離婚了。」⋯⋯長輩們總是邊說邊笑,我幾乎快要被他們的訕笑給吞掉了。

台語解釋:這麼好動怎麼不是一個男生。一定是投胎時跑太快,把老二漏掉了(老一輩的人總是沒有太含蓄的把懶叫或懶趴放在嘴上,但它的確是男性生殖器在台語通俗的語詞。)她如果是男生,她爸爸就不會想要討小老婆。他就不是男的,不然他父母就不會離婚了⋯⋯

Read More →

一直覺得「筆者」是一個超級疏離的詞。

內容世代,所有的文字平台都需要無限的文字篇幅來充實自己的網站,好像誰都可以寫專欄,誰只要能上某些平台就算是「自己文字有價值」(其實沒稿費!)是不是因為沒稿費就可以不用太糾結去修飾自己的文字?隨心所欲?反正別人巴望著要你的文字、你的內容,所以你愛怎麼寫就怎麼寫?連用詞都不用自我挑剔一下?

Read More →

我應該是少數沒有想過要「退休」的人,在當上班族的時候應該也是很少覺得「上班很煩」的人。「工作」對我來說比「上學」好玩多了,可以做自己喜歡也擅長的事,也可以在之中得到「我做好了」的成就感,又有錢可以領,多好!上學多無聊,成天只能必修一堆讀八百萬遍都讀不好的科目,上班有趣多了!

我喜歡我每一個去公司上班的工作,除了該死的加班加到死沒有自己的生活外,剩下來令人著實想從「上班」逃跑的,大概就是討人厭、找麻煩、不做事的同事和下班才交辦公作的老闆了吧!

Read More →

國中的時候,我好像曾經想過要當一個學者、教授,可以上台分享許多知識?我不記得了,因為後來沒有好好讀書,也沒個好文憑,怎麼可能當講師?

有回,朋友問我:「你既然會架部落格,要不要來教別人弄部落格?」

前陣子我突然想起這事,除了手作外,我的確當過「跟電腦有關」的講師,這算是我工作歷程中,極少數的學以致用了。但「部落格」這玩意兒,明明就在我離開學校五六年後才開始有的東西,而且「搞個部落格需要教嗎?」

就像大部分在數位時代成長的年輕人,常常會很受不了父母、長輩一支手機什麼都不會弄一樣,冒出那個問題:「what the fuck!講了八百萬遍還不會。」(好的,我也是那個有這種疑問的人。)

我部落格課中的同學們,全部都是年長我二十歲以上的中年人,別說「上網」他們連「開關機」都惶恐的要命,我上課的口頭禪是:「不要怕按下去會壞掉,那又不是引爆炸彈。」

大不了當機,大不了重開機,大不了上一步,大不了就重來嘛!

Read More →

從永靖到員林,我跳過了佛羅里達。

讀著陳思宏筆下的台灣小鄉鎮,聞到了這座島過於一致的味道,尤其是繁華的市中心外,那些長得一模一樣的透天厝,那些被田僑仔蠻橫地在田中央築起一座突兀的別墅(田僑仔。台語。擁有許多田地,靠地價暴漲而致富的土財主。)那些相仿沒什麼特色的老街,那些被拉皮修補沒有年代感的老建築,還有放眼望去的鐵皮屋頂,以及屋主死後沒有價值的房產,沒有人想占有,任其受時間侵擾等著崩塌的那一日⋯⋯

仿佛每個北漂去城裡、他鄉、異國的孩子心裡,都有那麼一個家鄉,只有回到那裡才會想起「我曾是這個鄉下小鎮的孩子」其他的時候,誰不是用力地想擺脫那個不是戲劇節目中那種精心被建造出的純白的簡約,雜亂地像塞進了從小到大每個角落都提醒自己曾經的經過;誰都想有間像小弟在德國那裡像是家具型錄裡的房子,好讓自己不要想起這島上、那家鄉、那個颱風夜的爛事!

誰心裡沒有一點「關於家」的爛事!

Read More →

這幾年線上看劇,總是把國語或台語發音的電視劇當廣播劇聽,偶爾會拿出那些年少曾經將自己完全投射進劇情、想「被懂得」般的尋找的電視劇來看。

走進偶像劇的戀情,幻想著人生能不能有個誰將那般難以下嚥的劇情改寫,而那些叫好不叫座精心製作與現實太相近的劇情,則是不斷地將自己拉近那個名為人生的黑色漩渦裡,有時讓人感覺心像是被懂得似的擁抱著,有時教人直視現實連逃跑都沒有力氣,有時在下一場戲又給人另一個希望轉折,在快溺死的人生深海中,就著海面上的微光伸出了手,大吸了幾口氣⋯⋯

《逆女》原著出版的時候,我還在女校看著那些下課倚在教室走廊上探索彼此身體的同學、學姊、學妹們,有的大膽地親吻,有的隱密小心地從裙底探進;那些大方親吻的,引來下課的人群圍觀、起鬨,女孩們的打鬧、手帕交的情誼,在上課鐘響後,師長驅趕回教室,一切似乎順其自然:告白、被告白、相互擁抱,青春的荷爾蒙被點燃誰也澆不熄。

Read More →

從有BBS開始寫些影劇心得,成為我「寫字」的「開端」。老三台年代,家裡還沒第四台,能看的就是那些很熱門的電視劇,加上家裡經濟不允許,也不太可能把看電影當作娛樂,所以能寫的東西也不多,也寫不出什麼所以然來。

到底是誰按下了我大量看電視劇或電影的開關?並且敢寫下那些亂七八糟的心得給別人看?我想還是青春年少太孤單了吧?恰好在網上認識了喜歡同一部電視劇的人,寫下來討論、交流,成為了生命裡短暫的朋友!(並且談了戀愛,還因為這些文章得到了一份工作。)

Read More →

上一篇〈拍出一張快速能製成社群圖的拍照構圖法!〉說到「怎麼利用構圖在版面上留白」好拿來運用在社群用圖(或長輩圖),但如果「真的已經拍了,又無法重拍」版面就是亂亂的一定需要用這張圖來做怎麼辦?

首先,我們必須先思考一件事:

你在圖上放的字是「裝飾」還是「給人讀的」?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