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宿」的主人(以下簡稱S)跟兔兔說要在門口等我們,我們進入阿美族的部落「真柄部落」,因為路太黑,差點撞到貓貓,貓媽和貓爸還惡狠狠的瞪著我們。我發現這個部落的標示很有趣,都有漢字和拼音字,但雨實在打得我很痛,便快速的來到「光宿」門口,看到S正在等待我們。

S小小的,很可愛,有一台大大的車,自己一個人住在「光宿」裡,平日在學校教書,「光宿」只有週六、日和寒暑假開放。我忙著停下車,想脫去身上溼去的衣服,差點把摩托車靠在S的車上。

兔兔問S:「這裡可以吃飯的地方會有很遠嗎?」S說再往南走,會有7-11,那附近有賣吃的,但S很好心看我們被雨淋得很慘,說她正好也要去7-11,可以戴我們一起過去。我和兔兔便跟著S一起進門將溼去的衣服換下。

「光宿」很漂亮的地方,好像一路打在身上的雨,都是為了一睹「光宿」的美麗一樣。S開始為我們介紹房間、客廳、浴室、客廳和餐廳。這裡沒有冷氣、房間沒有電視、客廳的電視只能用DVD PLAYER看影片,確實是一個度假的地方,是應該要隔絕一切的塵囂,認真的休息。帶我們介紹「光宿」時,S說天氣不好,否則是滿天的星星呢!雖然可惜,但這個夜,讓我和兔兔睡得很安穩。

我們的房間是位在一樓的房間,擺著兩張大大的雙人床,一大面的落地窗,望出去是一大片的山和草,還有S自己弄的花圃。床邊有書櫃,裡面有書有漫畫,正好符合兔兔的需求。而客廳電視下的VCD、DVD,也滿足了我的喜愛。

等兔兔和我都洗好澡換好衣服後,S開著她那輛大車載我們一起去7-11,我笑說東部和南部的7-11對當地人來說,好像多少都有「逛街」的意味,不像北部的7-11真的就是商店而已。

我跟兔兔說,我不管,我要吃很多,因為我快要累爆了,於是我的晚餐,就拿了一個便當、鮮奶酪、點心麵和便當加購的飲料,兔兔則是買了碗滿漢大餐的泡麵,其餘的跟我吃的差不多,而S則是買了報紙、CD和牛奶。

雖然是7-11,但在「光宿」那樣寬敞和美麗的地方,又有晚餐吃,也還真是滿足。我和兔兔認真的吃著晚餐,S則是認真作她的晚餐,拌麵和南瓜湯。她說她剛從新疆回來,很想念那裡現拉的麵。我們對她剛從新疆旅行回來的事情,羨慕不已!

吃完晚餐後,兔兔看著漫畫,S一個字一個字閱讀著她的報紙,我則研究她整排的VCD及DVD後,拿出《黑暗之光》來看。直到電影播放完前,我們都坐在客廳,一直到電影結束,S上樓睡覺,我和兔兔也回房睡覺。

隔天早上,S請來部落的阿公來幫她割草,我和兔兔各醒來幾次,但又很快的再沈沈的睡去,時間還早,兩人都很貪睡。等到兔兔起床後不久,我被惡夢驚醒,才起身整理行李,準備摩托車之行的回程。

我跟兔兔說:「我作惡夢。」
兔兔問我:「什麼樣的惡夢?」
我說:「我夢見我們兩個睡過頭,起來時已經下午了,來不及騎車回花蓮。」
兔兔說:「這確實是個惡夢」

在吃早餐前,我拿著相機將「光宿」的內外拍了一圈,還拍了一些S的自製品,S的手很巧,廚房牆上的一排一排的陶杯是她作的,流理台上那些盤子也是她自己捏出來的,就連早餐的麵包、優格也都是她弄出來的。我還一直問她那些東西的作法,希望自己也可以弄出好吃的優格。(麵包我不特愛,就沒特別研究!)

跟S道別前,彼此交換了一些資料,S說天氣很好,應該要防曬一下,因為海風吹著,我不以為意,便開始上路。我答應兔兔,讓她騎回石梯就換我騎,S說:「哇!你要讓她騎喔?」我們有聊到誰騎車的事,S說,通常騎那麼遠的路,都是推說不要騎,沒有人像我這樣不給人騎。

兔兔騎平的路是還滿穩的,我可以一邊照相,一邊還跟她說話。等到騎到台東和花蓮的標示時,兔兔停下來讓我拍照,我說這樣才能証明我們到過花蓮,還跨進台東,得留下証據騎這一趟才值得。

騎到北迴歸線的時候,還有一堆遊覽車載人停在那裡拍照,我和兔兔,就坐在摩托車上把它照下來後,再往花蓮的方向走。

這天,天氣很好,海和天,連在一塊兒,我回想第一次看到這個景像的感動,仍舊清晰,不斷的要求兔兔放慢速度,讓我可以拍照,不管是海天一色、海在路的盡頭、海跟著我們向前,以及清澈海水的畫面,我都不斷的按下快門,希望留給這個夏天,美麗的記憶。

身後的車子一直經過,有人搖下車窗,拿著相機拍照;有人停下車子,靠在路邊拍照,我和兔兔一直說騎車還是有騎車的好,可以自由的看這景象,不用待在玻璃窗裡面。兔兔看到腳踏車車道時,還跟我說下一次,她想騎腳踏車來。我說我沒辦法,那太累了,騎摩托車是我的極限。只是,我也不知道,下一次,我是不是也會跟著兔兔真的幹起騎腳踏車環繞東部海岸的事情。

到了豐濱之後,車子換我騎,兔兔也開始觀賞風景,老實說,我很怕那麼高的山,天知道它會不會突然滑下來,壓到我和兔兔,但是從山邊望下海的時候,那海還真是美麗。我和兔兔總是會因為這樣的美景把車子停下來拍照,之間還遇到一個可愛的原住民,說他剛從海邊上來,「很累的啦!」我學他的講話方式,跟他閒聊了一下,他才開著車離開。

回程,我們的速度快多了,熟悉了路段,也知道還剩多少路程,心裡也就踏實許多,沿路上,還有賽車手騎著賽車從我們身邊飆過,經過「海洋公園」時,兔兔還是不明白的問我:「為什麼他們要被車來車去的?一點也不好玩!」我說我也不知道,反正我也沒那麼多錢可以去「海洋公園」玩。

回到花蓮市後,我和兔兔選了一間還不錯吃的店吃飯,我和兔兔的臉、腳、手,都因為太陽太大微微的發痛中,雖然我一直不覺得熱,但還是被曬得片片火紅。兔兔打了通電話給S,跟她說我們已經平安回到花蓮市。

由於離我們回程的火車還有一段時間,加上我看錯時刻表,我們還有一兩個小時,能再玩一個離市區近的景點,兔兔選了「七星潭」,我和她又拿起了地圖開始往「七星潭」的方向去,只是花蓮的地圖實在讓我看不懂,繞了好一下,才找到去「七星潭」的路,抵達「七星潭」的時候,所剩的時間很少,很多人下海灘去玩,我則和兔兔拿出相機照相,然後好好看這個我們花蓮最後的景點。

到「七星潭」的時候,天也有點灰灰的,不若我們回程看的海那樣美麗,拍一下照,我和兔兔便往車站的方向去。回到車站,兔兔買票,我還車。兔兔說她開始想念海的美麗,我說,我想的是「光宿」的美麗。

這趟旅程,看似簡單,但比起花上890元的門票進「海洋公園」卻值得且豐富許多。這樣騎著摩托車跨越花東,原先沒有想到過,真的要面對它的時候,的確需要不少勇氣!上車前,我拍下花蓮車站的到站牌,兔兔買到一張有位置的票,我們輪流一坐一站,告別花蓮、告別東海岸!

後記:
我也有拍我的腳被曬得紅咚咚的樣子。(痛~~)

下一次,我們,再見花蓮、再見台東、再見美麗的海洋。

光宿網址
2005-08摩托車花東相片日記相簿

P.S
去東部,記得防曬,別像我傻呼呼的。
去東部,記得帶相機,別錯過花東的美景。
去東部,如果有緣,請到「光宿」一宿。
呼~~終於寫完了,累死我了。照片九十幾張我弄了一個晚上,文章也寫了好久,慢慢看吧!

換日線的話:寫日記跟騎摩托車一樣累!

聽了一整年,從秋天到夏天,《No Name同名專輯》讓我怎麼樣也聽不膩。還有那麼一回,MSN的暱稱改成「聽了一年還不膩,No Name還是那麼好聽!」這也讓我為當初以便宜市面上CD大約一百塊的價錢深感值回票價的過癮!若是少了那張白底黑字的貼紙,或許No Name的歌聲就不會陪伴我那麼久。

如果說要以買CD的價錢來算計一張專輯的價值,或許有那麼一點敷淺,但是比起接近四百塊的價錢,這張接近三百塊價錢的CD,確實引起我不少的注意。不知道這與維京的不讓No Name曝光的策略是否有關,它減少了多數的宣傳費用,是不是也使得價格有降低的空間?No Name不曝光,這些年也有不少新人的第一張專輯都以這樣的行銷手法做過,但是維京更猛的,打出低價策略,光是這點,就讓身為消費者的我覺得,就算賭上這張專輯不怎麼樣的結果,也要花那兩百多塊買下這張專輯。

還好的是,這張專輯並沒有讓人失望,No Name的歌聲,以及詞曲的創作,都讓人打從心底聆聽,於是喜愛,然後不斷不斷的重複,值回票價的過癮已經是其次,而那陪伴人的聲音,已經是用最深的方式,植入心坎裡。No Name,是2004一整年最值得收藏的聲音。
 

《愛情帶來的改變》,是最初遇見愛情的感覺。很神奇的,最初聽這首歌和現在聽這首歌的一開始,都有著同樣的感覺,那心跳的節奏,跟著鋼琴的聲音,加上No Name的聲音,就是遇見愛情的一開始,簡單而震憾。然而當歌曲走到第二段時,原本的鋼琴聲又加上鼓聲,區分開遇見愛情的改變。曲調不停的向上升高,也象徵了遇見愛情時的澎湃。

《愛情帶來的改變》 改編詞/姚謙 曲/Arve Furset/V.J.Strem
像 心跳般尋常 呼吸般的自然 淡淡醞釀
伴著我早上刷牙洗臉 晚上祈禱和入眠 都存在
我怕會說不明白 那神秘力量 躲藏在腦海
慢慢的擴張成了一種 下定決心的姿態 不能改
我要戀愛 心中那個女孩 she's the one 給我新的希望
就算 世界同時都傾盆大雨 我只需要一把傘
常 平凡的以為 我只適合在 人海發呆
在這個改變到來以前 我只是上帝遺失 的小孩
我要戀愛 心中那個女孩 she's the one 給我新的希望
就算 世界同時都傾盆大雨 我無所謂 愛情就是一把傘
我以為人生難免孤單 過去我太悲觀

《愈來愈愛》,這首歌很可愛,整個歌的意境讓戀人很陶醉。情歌總是讓人覺得悲,但這張專輯從一開始就告訴我們,愛情可以改變什麼,到了這首歌,就更是明白的唱出了愛情一開始的甜蜜。它的鋼琴聲不像《愛情帶來的改變》,一個音一個音的,像是幾個音混在一起,No Name的聲音時而輕柔,時而堅定,愈來愈愛……

《愈來愈愛》 詞/李格弟 曲/李偉菘
我想輕輕告訴你 我是愈來愈愛你 愈懂愈愛愈來愈愛
不必紅酒混月光 不假借年少輕狂 我想告訴你愈懂愛 愈愛 愈愛
愈遠愈愛愈近愈愛 愈冷愈愛愈熱愈愛 愈快樂悲傷愈是可愛
愈怕愈愛愈難愈愛 愈深愈愛愈淺愈愛 愈清晨愈下午愈要愛
知道了我的愛嗎 你會愛我嗎 會愛我像我愛你嗎
其實不在乎 你知道 我只想去愛 不覺得愛值得愛嗎
愈遠愈愛愈近愈愛 愈冷愈愛愈熱愈愛 愈快樂悲傷愈是可愛
愈怕愈愛愈難愈愛 愈深愈愛愈淺愈愛 愈純粹無效愈是要愛
我想輕輕告訴你 我是愈來愈愛你 嘟~ 嘟~
不必紅酒混月光 不假借年少輕狂 我想輕輕告訴你

《守護天使的告白》,這個世界應該有很多天使才對,No Name聲音裡充滿著溫柔以及心疼,很喜歡最後一句的「希望 我是那一陣風 希望 把妳帶走 不要妳寂寞」。這首歌是很緩慢的開始,緩慢的結束,中間還藏著守護天使的些微激動。No Name的歌聲,讓人深深的落入被天使守護的美好。

《守護天使的告白》 詞/姚謙 曲/Ronald Fu
妳的眼中 帶著驕傲的寂寞 看妳穿越過人群後 停在某個路口
妳的髮梢藏落寞 妳的唇角還是微微抿著 還是一句話不說
如果有 一陣風 帶海洋氣候 趁妳眨眼之間 把妳帶走
妳應該放肆的大聲哭了 妳應該拒絕再忍耐枯燥
妳應該微笑 妳應該唱歌 妳應該跟愛的人擁抱
妳應該把手上的煙丟掉 妳應該不在乎別人的勸告
妳應該是妳 心裡想的世界 美麗的主角
我還記得 妳笑的臉孔 像孩子般的快樂 怎麼都消失了
妳的髮梢有過的溫柔 妳的唇角總是輕輕揚著 已經好久不見了
希望我是那一陣風 立刻就把妳給帶走 不要妳憂愁
希望我是那一陣風 立刻把妳帶走 不要妳寂寞
希望 我是那一陣風 希望 把妳帶走 不要妳寂寞

《我會等妳》,這是第一次聽見一首歌,整個歌曲是用畫面,在腦海裡用影像排演一番,好像連眼淚滑落的聲音都聽得見。這是這張專輯我最喜歡的歌,也是最有感覺的一首歌。也或許是明白那種等待的感覺,但又或許是明白那種掛斷一秒鐘的痛哭。對照著前面那首《守護天使的告白》我不禁在心裡想著,或許這個《我會等妳》那個等待的角色,有一天會唱《守護天使的告白》給那個他等待的人聽。(笑,這真是張有趣的專輯啊!我就這麼排演起來。)

《我會等妳》改編詞/姚若龍 曲/陳杏圓
我用玫瑰花瓣寫祝妳生日快樂 打開門以後 妳含淚笑著
閉上眼睛正要許願手機卻響了 掛斷一秒鐘 妳就痛哭了
妳說妳才快要好了 他卻又忽然回頭算什麼
我知道妳明白怎麼做才是對的 只是難過
我會等妳有天真的忘了 勉強拔掉想念心會痛的
每次看妳在倔強著 恨不得能為妳多做什麼
我會等妳的心真的愛我 無關寂寞無關報答什麼
有一輩子能夠執著 我不遷移的愛只要妳懂 等待就不算折磨
我努力張開雙手像遼闊的天空 看護妳卻不阻攔妳要往那走
我小心 只給不沉重恰好的溫柔 還有傷的妳不該有太多負荷
我用玫瑰花瓣寫祝妳生日快樂 沉默的我們 眼眶都紅了

這張專輯除了上述幾首歌可以打動人心之外,其他的幾首歌,一樣可以讓人陶醉在No Name沈而不膩、穩且柔軟的聲音裡面。No Name網頁上的文案寫著:「有別於時下青春偶像花梢、出人意表的歌詞訴求,No Name整張專輯的歌詞都更貼近現實,訴說一種成熟、誠懇的愛情觀,細膩動人,恬淡有味。」如果讓我來說,我想光是「誠懇」,就足以打動人心。當你聽見No Name的歌聲的時候,你就知道,有一個人很認真的唱一首歌給你聽;有一群人作好音樂陪伴你,即使整年只有No Name唱歌給你聽,你也願意讓他陪伴一整年。

後來,在便宜的CD後,維京又打了一波新版的No Name,向來堅持不改版的維京,將MV加在新版的《No Name同名專輯》,封面變成金色,價格也調回原來市面上的金額。改版後,我沒有感到懊惱,對我來說,可以聽見好音樂,就是一種滿足,而改版前後的差額,也像彌補了我購買前一版沒有贈送到的MV。除了FANS之外,多數人都不想要聽音樂花太多錢,然後買一堆沒在使用的影音產品吧!

2004.09 維京唱片──No Name《No Name同名專輯》

No name官方網頁

P.S
從網站掛了之後,我就在整理我的電腦,重灌也把一些資料燒出來,就不知不覺過了一個多星期,最近也在啃很多日劇和電影,也看雜誌(就是書看不下去),也處理我那台一直怪怪的PC,差點就產生一股衝動,要去買MAC了。
之前寫的一篇關於電影公園的文章,這星期被刊在聯合電子報的《e世代文學報》當代思潮裡,不過,沒有圖看起來很不漂亮。
祝 好

換日線的話:請問KTV裡可以唱得到No name的歌了嗎?

這個星期一(8/1),我高興的在留言板上看到一個老朋友留的言,才想說「哈!又好久不見了一個老朋友。」回家時,東摸摸西摸摸的,已經十一點多,才發現我的網站上不了,本以為是像之前那樣流量太大,有點塞塞的,於是我打電話給我主機的工程師,他才急忙的告訴我,網站資料全都不見了的事。

我幾乎是快要哭出來的聲音,跟那位先生對話。他說有一位客戶狂發廣告信,美國主機那邊來信告知他們,但他們卻沒看到那封信,直到過了美國主機給他們的二十四小時的處理時間限制後,他們才知道發生這件事,由於美國主機那邊給的時效已過,對方已經將我們存放在主機上的東西全部砍掉。我問他,因為當初他們在主機的介紹裡有說每天都有兩顆硬碟交互備份,那一定還留有另一顆時間比較前的硬碟備份資料。沒想到,他說,那兩顆硬碟在同一個主機上。我聽了心就完全冷掉了,這也代表,兩顆硬碟的資料同時被美國主機那裡全部刪除。

我請求他,希望他能跟美國主機方請求看看是否有舊有資料存在。但就在隔天,他告訴我,美國主機那裡完全沒有資料了。

我辛苦將原先網站的資料貼到部落格上,連同後來增加的文章,總共一百六十幾篇,就因為沒有看到美國主機方寄來的信的疏失下,完全不見。

剎那間,我對於我四年多來的生命,產生了空白的意念。

這個網站,記錄了我四年多來的點點滴滴、我的成長、我邁向成年之後的大半歲月,他問我,你自己應該有備份,不是嗎?我是有備份,舊的東西也全都保存的好好的,但是這些都不足以讓我對於生命突然空白的悲傷減去。

整個存在部落格上的資料庫,我並沒有備份,所以我花了時間重貼的一百六十幾篇文章,也要一篇一篇重來,雖然所有的資料都在,但開啟www.sun-line.idv.tw看不到任何一個字的時候,那流失的,好像不僅僅是電腦上的0與1,而是與我最親密的生命的陪伴。

文字。是我最親密的伙伴。即便擁有家人朋友愛人的相伴,那曾經以文字記錄的每一刻,都是我生命的經歷,或許跟家人,或許跟朋友,或許跟愛人,但只要少掉我自己,這些文章便不成立!

我回想。求學的階段,手寫的文字也曾與我相伴,那一字一字,從雜亂的筆觸到開始用POP字型書寫的習慣,都在在的記錄著我當時的思考及生活。說來也好笑,我的筆記本,一本一本的換,裡面我一篇一篇抄上隨手廣告紙上書寫的詞句,每換一本,我就會再抄一遍,年少,也就這麼度過!

而現今,有人問我為何不重新開台,將過去的東西留待過去,一切重新來過?我不知道該怎麼說。我也曾經想過,是不是就放棄這些過去,來建一個全新不一樣的網站,但後來沒有這樣做的原因,應該是我想到生命會就此空白的恐懼!

星期二(8/2)中午,我換了主機商,晚上回到家便開始一一將我的資料上傳到主機,但對於原來的網頁空間的凌亂,我還是做了最後的整理,今後,我將只留部落格的部分,所有的舊資料還是會全部重新貼上,而部落格的備份,也請教過其他網友,也確實學會了。希望,以後不要再發生如此欲哭無淚的事件。

重貼的時候,我發現一件有趣的事,那就是Google實在太厲害了,原本以為改成部落格後的回應全都會不見,後來都被我用Google找回,當然還是有幾篇文章,像是在孤戀花的討論區討論到沸沸揚揚的那篇《孤戀花‧孽子原班人馬》的回應就少了兩篇,還有ppaper那篇文章的回應以及留言板的東西都無法保存外,其餘的,都靠Google的搜尋,給一一補上了。

在網站掛掉的這幾天,我也一一的將電腦內的資料,用光碟片燒出。深怕哪天死掉的是我自己的主機,而不是網站上的!

這幾天,我也陸續的在將文章補回,希望早日可以補完完整的內容。

八月,真是詭異的月份,除了網站掛掉之外,就連期待已久從七月中因為海棠颱延期至這星期的福隆海洋音樂祭,又因為馬莎颱風再往後延一個星期。雖然撿到一天的颱風假,但還是很可惜去不成海洋音樂祭!

P.S
前幾天,我畫好了一個專門作為日記的圖^^

在看這本書之前,並不明瞭「裝幀」的意思,後來才知道「裝幀」原來就是每一本書的包裝及設計。它是一個很有趣的東西,也是一個我很熟悉的東西。有關於一本書的銷售,內容是主要的因素,但也不盡然所有的書都是以內容取勝。倘若書的標題不夠好,包裝好一點,可以替書加分;倘若寫書的人,還不是個什麼太有名的作家,那麼,封面也可以替書給人第一印象。當然,不見得每個人都會因為書封而挑選書,有些可能是因為文案,有些是因為議題書,但我應該就是一個對書的設計萬分挑剔的人。(或許,那是萬分龜毛。)

從出社會開始做的工作,幾乎都與「設計」沾上一點邊,不是一個全然的設計者,也沒有具備太多設計的功力,但是沾上還是沾上了,以致於到現在,會對書的設計,內容的排版挑剔連連。在我買書前,除非是內容有口碑保証的,下手買下的書,不管是顏色、設計、文字的大小以及這本書看起來「舒不舒服」都有可能列入考量,有時,我也會想,為什麼設計的人要如此包裝這本書?

這本「書‧裝幀」,就由日本的裝幀大師南伸坊來說說他在設計一本書的概念,從封面、封底、書衣到書腰,每一本書,南伸坊都詳細的說明,為什麼他要這樣包裝?而書裡也一一將他的設計,以圖說明之,讓平常只看書的讀者,可以清楚的知道書的設計源由,也是一件有趣的事。

像是有一篇〈利用作者妻子搶拍的照片作封面〉,南伸坊為《從聲帶通往極樂》這本書作裝幀時,就利用了作者卷上先生(HIKASYU團體的團長)的老婆在家附近的公園幫卷上先生拍的照片,卷上先生的表情,像是在對遠方說話的樣子,而書名就從卷上先生的嘴巴發射般的往遠方散去,對照著書名《從聲帶通往極樂》,還真是一絕,而且十分巧妙。

另外,像是《鈴木之人》本由塔島先生針對「鈴木」這個姓氏細細思量,做田野調查後整理出的研究成果。於是南伸坊請編輯收集所有劇有「鈴木」這個姓氏的印章,他把印章當人頭,利用它們在封面、書頁和內頁上畫插畫。雖然南伸坊有點擔心這個設計會影響這本書的銷售,但我卻覺得,這個設計非常的有趣,一堆頂著「鈴木」人頭的人,放在封面上,說什麼也要拿起來翻翻吧!

這本《書‧裝幀》中,還有像是利用水泥豆腐(將水泥灌入豆腐的盒子使它產生凝固的硬塊),來替「赤瀨川原平」的《常識論》做裝幀,那大大的豆腐與「常識論」放在一起,就是理所當然的樣子!而在武藤康史《Quiz新明解國語辭典》的書腰上,南伸坊將廣告詞以「燙金」處理,我想買這本書的人,可能不會像一般的時候,將書腰隨手一扔吧!其他許多有趣及靈機一現的點子,在看書的時候,還不時對南伸坊的創意佩服不已。(我手上還有一本日本雜誌《Pen》,裡面也有許多書本的設計,每一本被他們挑選出來刊在雜誌上的書,看起來都很有質感,看不懂日文的我,只能看看圖片欣賞,有點可惜呢!這本雜誌也是日劇《東京灣景》女主角「美香」上班的出版社喔!^^)

最後不得不說這說這本《書‧裝幀》是最初版本的設計,它是一本設計不良品,雖然整體的「包裝」看起來還不賴(書封是可以再打開的,書底是包住整本書)但是若說設計,好像也沒有花太多功夫的樣子,甚至覺得有點粗糙、隨便的感覺。尤其是那可以包住整本書的書底,一直干擾閱讀的流暢感。相較於南伸坊的創意,這本書的裝幀實在不是很優質,倒是內容的排版,讓閱讀比較舒服。

有興趣的人,去買一本回來看看吧!

2004.12.03 高談文化/ISBN:9867542649

P.S
我好像在大出清一樣。最近寫的東西,多半都是冬天看的東西,還笑說每年要來定一段時間來發懶,不寫文章哩!
接下來還會有「高木直子」的書喲!^^

換日線的話:我說那個設計,麻煩一下,考慮一下閱讀者的心唄!

9:00pm,南方,炎夏,屋內的溫度燒烤著遠方的思念,電話不停地重撥同一個手機號碼,也不斷地聽見電話那端重複說著:「您所撥的電話目前沒有回應,請稍後再撥。」無法留言,思念在生硬的語音裡,不斷燃燒。

找阿菁已經找一整晚,離上一通跟她的電話,已經是一天前的晚上,她說幾個五專同學難得上台北玩,要跟朋友出去聚聚,要我有事打電話給她。南北的相隔讓我跟阿菁,只能藉著電話傳遞彼此的思念。

3:00am
,凌晨夜半。夢裡阿菁坐在碎爛的駕駛坐上慘死的面容,讓我驚醒在冷氣機轟轟運轉的夏夜。我伸手抓起手機,撥了她的電話。清晨到天明,阿菁的電話從沒有人接到沒有回應,菸灰缸堆滿一根一根抽了又熄的菸。

12:00pm,南方,正午,一包黑大衛已經抽得精光,手中的打火機點了又熄、熄了又點,我的心情從最初的著急,到完全不知道該做些什麼去撫平心裡不斷閃過夢裡阿菁死白的臉。我摸著頸上阿菁北上前送我的心型項鍊,想著那通最後的對話,或許會成為我與她抉別的電話。

痛苦逐漸侵蝕我的腦袋。氣悶,我狠狠地打開窗,望向頭頂的太陽,它燒灼著我的瞳眸,眼前變得模糊、空白……

6:00pm,黃昏,手機響起,號碼顯示「菁」。

她著急的問:「怎麼了?」
我說:「我夢到妳死了,而且我怎麼都救不了妳。」

她說,兩三年沒見,大家太盡興了,沒有聽到手機聲,好不容易假日,想說讓我多睡點,晚一點再打給我,剛才看見手機裡三十幾通的未接電話,急忙的打電話給我。我強忍著焦慮痛楚,安撫她說:「沒關係,這輩子,我要妳記得不要讓我找不到妳,記得我的擔心!」

4:00pm,瘋狂,等待,絕望。我拿起打火機,將頸上心型項鍊烤得火紅,不顧從小害怕的灼痛感,在左手掌的虎口附近,烙上一個心印。刺鼻的燒焦味提醒我身上的痛,著急的情緒瞬間化成痛楚,我不敢叫出聲,淚水無可抑止的滑下。這一夜的疲憊,和腦海裡不斷浮現夢裡我無能為力救阿菁的痛苦,終於得到停止的理由。我緩緩的在汗水、淚水和刺痛中睡去,直到手機響起……

2004.07.22,小咕看著我手上的烙印,左手抓著我,用右手的食指尖指著它問我:「這是什麼?」那天,我們初次見面,小咕突來的問題,讓我杵在麵攤前面,才想著該怎麼開口回答她,她就抓起我的手仔細端看那個不太完整的烙印,她說:「你喜歡貓喔?」

無奈的,我笑了笑。那烙下的痛,我還銘記在心,甚至連當時刺鼻的焦味,也都還依稀懸浮在空中,久久不能散去。「沒有,我不喜歡貓。」我看著小咕說。然後跟麵攤老闆娘要了一碗大滷麵,再看著小咕:「一個答案,五百!」

2004.07.24,我拿起原子筆,在烙印上畫了眼睛和鬍子,左看右看,當年心型項鍊烙下的痕跡,已經被無數的人詢問過:「那是不是貓?」也因為如此,那「說來話長」的過往,也被悄悄掩蓋。小咕從MSN上傳來訊息:「你真的不喜歡貓喔?」

我回答:「是滴~~怕貓。」

2004.07.28,小咕MSN上的暱稱改成「誰要陪我去看加菲貓?」她不斷的上線、離線、上線、離線。我受不了上線的訊息在電腦螢幕的右下角上上下下,我開啟與她的對話視窗,「妳為什麼一直上線下線的?」

她說:「就是你了。」我還沒來得及反應,她又傳來:「你是第一個對我上線下線有反應的人,所以,你得陪我去看電影。」

於是,我和她,約週末的傍晚在西門町的捷運出口,陪她去看「加菲貓」。

2004.07.31,「大貓,我沒抄你的手機,請你打電話給我。」凌晨兩點,小咕在MSN的暱稱變成這樣,我從皮包裡掏出她留給我的名片,撥電話給她。

沒等小咕開口,我問她:「請問,妳是找我嗎?」她恍惚的問:「你怎麼那麼快就打來了?」為了証實她沒認錯人,所以又問了她:「妳知道我是誰嗎?」

她說:「知道啊!大貓。你要陪我去看加菲貓的,不是?」

2004.08.01,我們沒有去看「加菲貓」,小咕突然跟我說她想看《靈魂的重量》,說是她很喜歡的導演拍的片。於是,我們捨棄了西門町的首輪戲院,坐車到景美的二輪電影院看這部電影。

電影院裡,小咕很專注的看著螢幕。我問她冷不冷,她說自己有帶外套,冷了再拿出來穿;我又問她包包要不要我幫她拿,她說不用了;當我又再次想到什麼要問她時,她微笑的看著我說:「大貓。不要一直看著我啦!看電影。」

螢幕上,前科犯傑克用被火烤熱的刀子在自己滿是刺青的手臂上,企圖割下那些刺青,想要洗去從前自己所犯下的罪。我微微發抖著。

小咕的手,牽住了我的左手,不斷不停的,摸著她口中說的那個貓頭的烙印。我發抖的身體,才緩緩,緩緩的,恢復平靜。

2004.08.03,下班前,小咕MSN的暱稱改成「大貓。要不要來我家看貓貓?」我撥了分機給她,「妳確定貓不會很可怕?」她問我:「那你會覺得我很可怕嗎?」我在電話那頭呆住了。

不會啊!我想。妳是一個可愛的女生呢!小咕。

當我跟小咕回到她那養過N隻貓的家裡。那隻她口中的公關貓,在我身旁來來去去,試圖要引起我的注意,而我的眼光,是落在小咕拿著原子筆,在我手上那個烙印,畫上的貓眼睛、貓鼻子、貓鬍子和貓嘴巴。

她說:「從今天開始,這個烙印,是貓頭,而不是讓你心碎的心。」

2004.08,夏天。我開始喜歡貓,開始喜歡那隻叫小咕的貓。

P.S
這篇文章前半段是去投那個什麼「傷痕文學」的稿,沒中。後來我覺得那八百字實在太少了,又加了後半段。《美麗時光》那本書,是前幾天在唐山書店買的,只要149元^^。
我家的小巷口出現一隻可愛的兔子。每天我也看著一個可愛的人去看兔子。^^
大家不要看新聞了啦!爛新聞報的簽賭案,令人抓狂!

換日線的話: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可毀傷!

已經不想算上一次我是什麼時候放棄職棒,默默看著從少棒、青少棒、青棒、成棒的中華棒球隊與世界各國的棒球賽;已經不想去想,我為什麼離開球場,為什麼又重回球場;已經不想知道,什麼時候,我才不用再看著「職棒簽賭」四個大字,再出現在各大報的頭版、各節新聞的頭條……

我是棒球球迷,從小就是;我是棒球球迷,而今而後也是。

今天(2005/07/26),距離上次時報鷹的球員涉賭至今,已經過了好幾個年頭,職棒從陷入低潮至2001年的世界盃風雲再起,就在中華職棒十六年的上半季季冠軍確定由誠泰COBRAS獲得後第五天,La New 熊的球員「陳昭穎」及其他兩名球團教練和三位涉案的組頭,在晚間確定被收押,另外四名組頭被交保後傳。消息傳來,我在電視機前,想著我在台北八度的氣溫裡,前去天母看時報鷹隊的球員,再度聚首的畫面,在聽到年僅二十二歲的陳昭穎坦承放水後,不禁破口大罵。就這樣,一個年輕的球員,再一次的,斷送自己的寶貴前程。

※既然知道放水不對,為什麼還要放水?

有部分球迷,對於這一點,都覺得不能原諒。又有些人在我看職棒時,會在旁邊告訴我,那是放水的。坦白講,我離開球場及不再看職棒,為的都不是「放水」這件事。甚至連簽賭,我都不覺得那有什麼了不起的,主要在意的是「為什麼這世界上有那麼壞的人,自己簽輸了,就要球員負責?」

我始終相信,每一個球員,都是有榮譽感的,雖然不是百分之百,但是起碼我相信,每一個人都想贏。還記得前兄弟象球員陳義信還在打球時,爆發遭恐嚇威脅的事件,我思考的不是放水跟不放水這件事。而是,今天有一個兩個敢出來說話,不代表其他人都敢站出來,只是,他站出來後,我並沒有看到檢警調有什麼太大的進展,除了抓球員之外,其他到底抓到了什麼?我不知道。(或誰有記憶的,可以幫我補回來)。

倘若有一顆子彈,在某一個球員的背後威脅著他,那麼真的有那麼容易,其他人背後都沒有?我知道放水不對,可是對於球員的處境,說實話,我萬分心疼。如果他們可以在一個身家安全的環境裡打球;如果他們可以不用怕子彈有一天掃到他們;如果他們可以擁有一片乾淨的天,那麼,我才願意很嚴厲的問:「為什麼你們要放水?」

※出走,不是不相信球員

我必須非常嚴正的對媒體及我們的政府部門說:「不要以為我不看棒球,是因為假球!」

不看,是因為我覺得,政府根本沒有能力,也沒有魄力,去解決這件事情。據媒體猜測,職棒簽賭可能有幕後黑手,可能是黑道,可能是民代。時報鷹被抓那幾年,是這麼說,今天,新聞上還是這麼說。那麼,我想請問,為什麼從一開始的偵辦到現在,除了球員之外,怎麼什麼黑道、民代,我半個也沒看過?最多最多也只有看到「組頭」犯案。

那再講直接一點。要押一個球員去恐嚇、去交易難道是一個人就可以辦成的?要幕後操盤、相約喝花酒、設宴甚至是性交易,豈止是一個人的事情?

如果,要用高標準的規定看球員,那麼,我想問的是:「我們的法律在哪裡?」

出走,是因為我認定,我們的政府,我們的國家,不能給我們一個完整而正確的答案,不能給我們一個清楚而公開的偵辦,更不能給我們最明確的交代!

※返回,是一種支持

沒有棒球的日子,那種吶喊,那種激情,很少出現在生活中;那種萬心一條的感動也未曾出現過,而今,再度爆發職棒簽賭案,我憶起的,始終是每一個球員的表情,是敵方的也好,我方的也罷,我相信在職棒沒人關心的那幾年,有絕部分的球員,是很努力要我們再看見他們的認真和打拚。就這樣,我不再去想,司法的公正及公義、簽賭案的判決,我一心只想支持我最愛的運動,支持那些一直努力認真的球員!

只求,在球員認真努力、球迷加油吶喊的同時,我們也能夠擁有一片屬於棒球的天。(乾淨的天)

今後,不論職棒的生死存亡,我依然相信,認真打球的球員會一直存在,而我,也將一直堅持我的熱情,一直繼續下去!

球員們,請加油!

檢警調,請努力!

黑道大哥及組頭,請高抬貴手。謝謝你!

P.S
寫完了,也比較不那麼生氣了。生氣會讓我衝動又不看棒球,寫一寫,是好的。
本來今天是要放一篇小說。這篇文章是有時效性的,所以先放。新增一個選項,叫「棒球」。

換日線的話:就是愛棒球啦!

看第二集的《海豚愛上貓》已經是離播出後的兩個星期了,在這之間也聽見了它的原聲帶,聽了很多遍,是一張不錯的原聲帶,加上我很喜歡彭干晏唱的《大海愛藍天》,有海有天也有夏天的感覺,很符合這個季節,簡單而熱情,有一段RAP的部分,隱約聽著,還有周杰倫的味道,挺好的!

第二集的戲,緊湊許多,不像第一集零零散散的,角色間該發生的事情,也慢慢的展開,不過可惜了徐蔚和李念英和英子那段,張韶涵簡直就是虛設的一樣,咻的一下就不見了,英英的存在,實在一點也不可愛,不知道是編劇故意寫的,還是角色的表演不討喜,感覺是個不體貼又呱噪的女孩子,比起英英,SKY這個女生就可愛許多,跟徐蔚的對話,也顯得多幾分貼心。

精采的部分還是在魏少朋、蘇婷、唐中嶽的身上。柯宇綸把魏少朋羞澀的樣子表現得徹底,樸實可愛及真誠。陸明君的空降部隊也演得很不錯,大家都怕他,但在工作之外,她又期待平凡。比較奇怪的是戲末出現的那個「奧蘭多(郭世倫 飾)」,看了差點摸不著頭緒,想說為什麼會冒出這傢伙?很怪。而且又多了奧蘭多與阿文(李沛旭 飾)衝突的支線出來,好像每一個點上,都非常雜亂。(之前就很喜歡李沛旭這個演員,最近也演了不少戲!)

另外,有一個地方不能連貫,英英手上的鍊子依照第一集來看是唐唐送的,怎麼後來她摸著的手鍊又說她為了要找媽媽?其實英英這個角色,像是硬塞的,為了某些的存在硬塞的,目前為止抽掉英英的角色,好像也無妨,徐蔚不喜歡她,雖說唐唐喜歡英英,但是唐唐的焦點又一直擺在去當糕餅師傅上,英英的存在便顯得薄弱許多!

第二集,我很喜歡的一個畫面,徐蔚被揍入池子裡的畫面,一片蔚藍,頗不賴!

第三集,英英和徐蔚之間,終於有一點戲是看得下去的,那個曖昧悄悄的散開,只可惜英英在昏倒那一段還是讓人捏了一把冷汗,但比前兩集好多了!其他的部分,包括蘇婷和魏少朋之間、徐蔚的過往、英英的病、唐中嶽的蛋糕師傅夢,都進行著,也讓人很期待接續發生的事,尤其是看預告,還滿想看看第四集會發生的事。

不得不說一下張志堯實在是把唐中嶽那富家子弟演得太活了一點吧!真是痞到不行。其他幾個細節的部分:英英在車上向徐蔚說著曼波魚的事,接到魏少朋在辦公室跟蘇婷也在說著同一件事,這個部分處理的手法日劇也經常出現,接得還不賴。而最令人受不了的是不斷有流星一直劃過天空,真不知道那是真的還是假的,還是刻意弄的?

總之,二、三集過後,這部偶像劇還讓人有期待感,感覺上應該就很不錯了吧!繼續看下去囉!

※後記:終於知道導演是誰了!


導演:張中一 編劇:劉瑋慈(編劇組)
演員:彭于晏、張智堯、柯宇綸、張韶涵、陸明君、那維勳、董莉敏

海豚愛上貓官方網站

P.S
海洋音樂祭確定延到八月三日開始囉!八月份應該會到花蓮去感受感受《海豚愛上貓》的好山好水吧!
首頁改了上一頁下一頁是標題的部分。有些功能不見了,會再補修!留言版看到很久不見的朋友,挺好的!最近盡是寫一寫音樂或電視或電影的東西,要看其他東西的人,請再等等,感謝!^___^

換日線的話:那道光之外,又多了奇怪到不行的流星!

花了幾天的時間,把《海灘男孩》看完,有一種很想要度假的心情,好像夏天必定要有海,海邊就是要拿來渡假的感覺。

在網路搜尋了一下對《海灘男孩》的劇評,多數都圍繞在反町隆史跟竹野內豐身上,而我覺得《海灘男孩》跟《長假》有著異曲同工之妙,都是經過一段時間的沈澱去思考人生的方向,當然《海灘男孩》沒有《長假》裡把生命的沈澱寫得那樣徹底,而是用很輕鬆的方式,去表現「長假」在生命中的必定存在。

有人說《海灘男孩》跟《夢想加州》感覺有幾分相似,那倒也是。同樣是岡田惠和編劇的兩齣戲,對於愛情以外的情感,都有十分精采的呈現,但《夢想加州》還帶著更深沈的絕望,而剛畢業出社會的不知所措及奮力向前卻不斷受挫的心情,又與《海灘男孩》那種面對生活的疲憊感區隔開來。

如果看過《長假》必定不會忘記竹野內豐在戲裡那痞樣,還彈著一手好琴;在看《海灘男孩》時,簡直被他飾演的鈴木海都給嚇了一跳。雖然不是第一次看到竹野內豐那樣正經的樣子,但是對於編劇賜給他的那句「我是客人!」的對白,讓人不僅對他的拘束感覺到不耐煩,甚至會覺得竹野內豐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當然,戲裡他是鈴木海都,而不是竹野內豐,那句「我是客人!」的對白,在第一集的劇情裡用的恰當好處,也突顯了之後海都的轉變。

而櫻井廣海由反町隆史來演,是十分合適的選擇。雖然反町隆史的表演方式,老會讓人想到《GTO》裡的樣子,但好像也只有他可以表現出那樣陽光男的樣子。

看起來《海灘男孩》主線都是放在海都和廣海,但是其中還藏著他們兩到海邊民宿落角之處認識的人所發生的事,焦點自然也不只是在他們身上。包括民宿老板泉勝(マイク真木 飾)的過去、泉勝的孫子真琴(廣末涼子 飾)與母親(田中好子 飾)之間從排斥到接受、春子(稻森泉 飾)等待的那封信、海都課長(平成泉 飾)的夢想、寺尾はづき(原沙知繪 飾)與廣海類似的過往……這些都替《海灘男孩》增添了不少的精采度。

我最喜歡的部分,是編劇從一開始讓春子等信到最後揭開信之後的秘密。這之中幾度讓人誤以為春子等待的是男朋友的信,到戲中,隱約知道是在等自己孩子的戲,直至尾聲春子與孩子見面,沒有太刻意的讓事件發生,也沒有很亂七八糟的結束這個點,不得不佩服編劇很自然的舖這條線。

故事的最後,泉勝的死,表現出生命的驟變,也同時再召喚廣海和海都,要他們找到屬於自己的一片海。那個驟變來得很急,不得不讓廣海和海都立即行動,但卻也讓坐在電視機前的我一陣錯愕!編劇用這樣的方式結束這齣戲,是不是也在提醒觀眾,必須起行動了呢?

是吧!我想。


導演:石阪理江子、澤田鎌作 編劇:岡田惠和
演員:反町隆史、竹野內豐、廣末涼子、マイク真木、稻森泉

相關資料來源:日本偶像劇場

P.S
海棠颱風撿到一天假,不過原來預計要在這個週末(7/23)要到福隆去參加一年一度的「海洋音樂祭」卻因海棠順延了。正想說要去感受一下海灘的感覺,度個兩天假也不賴,希望不要順延太久才是哩!
又猛K了幾部片,反正寫的速度跟看的速度不成正比,我有很努力就是。版面右手邊新增了一個聲援晶晶的圖、中時部落格的推薦圖和這個部落格原創的圖。另,《臨暗》那篇,在PTT的BBS上的樂評版,入選七月徵文。
祝 夏天快樂 ^____________^

換日線的話:如果可以,希望每天都是晴朗的夏天!

二○○四年,入冬的十一月。台大活動中心的禮堂,我坐在台前聆聽《臨暗》這張專輯的校園巡迴演唱。我從未發現,這個我以往抗拒接受、未曾想要了解的歌聲,讓人頭皮發麻的感動,是如此動人。那夜,屋外的雨下著,《臨暗》的歌聲響起,我聽見「生祥與瓦窯坑3」……

歌前,生祥開始說著這張專輯的故事,說著都市底層那些被掩蓋在繁華之下的故事;說著收工之後,那種思鄉以及一個人的心情;還有來來往往的孤單。雖然這張專輯是以「工人」為主題,但是聽著生祥說著的故事,卻是如此貼切的描述在異鄉工作眾多人的感受!

 《臨暗》這首歌的步調很慢,月琴聲先起,口琴就像日落一樣緩緩的,緩緩的,貝斯的低沈,更是帶出傍晚回家的心情。聽的時候,並不知道歌裡的內容,但是在生祥的歌聲裡,好像可以聽見,都市裡,從來沒有人聽得見的內心。那一刻,是打從心裡悲傷出來,是那種終於有人知道,原來在這華麗的都市裡,嚮往的,其實是最簡單的幸福,屬於家的!小彭的口琴很有味道,吹奏出對「家」的想像。

《臨暗》(客語) 演唱‧曲/林生祥 詞/鍾永豐
臨暗,收工 一個人行,佇都市
捱目珠吊吊頭臚冇冇 蓋像自家已經 灰飛腦散
三不時捱失神走志 浪浪蕩蕩穿弄過巷
盡想聽一聲 阿姆籲細人仔洗身
盡想鼻一下 灶下裏煎魚炒菜介味氣
臨暗,愐起 阿公講介家族史 捱等這房歷代犁耙碌碡(註)
今捱都市打拚 愛學開基祖
暮麻,一個人 行中山路 輐中正路
論萬盞火照毋光 腳下介路
人來人去算毋利 冇人好問 食飽喂冇
註:「犁」、「耙」、「碌」、「碡」皆為傳統農具;「歷代犁耙碌碡」意謂歷代皆務農。

《臨暗》(國語)
傍晚,收工 一個人走,在都市
我眼珠吊垂頭顱虛脹 好像自已已經 魂飛魄散
三不時我失神走志 浪浪蕩蕩穿弄過巷
直想聽一聲 母親喚孩子洗澡
直想聞一下 廚房裏煎魚炒菜的味道
傍晚,想起 阿公講的家族史
我們這房歷代犁耙碌碡 今我都市打拚 要學開基祖
夜暗,一個人 行中山路 轉中正路
上萬盞燈照不亮 腳下的路
人來人去算不盡 無人可問 吃飽了沒

無琴格電貝斯/陸家駿 口琴/彭家熙 月琴/鍾玉鳳

我從來沒有想過,那我幾乎陌生的三弦,可以讓一首歌那樣子輕快。這首《頭路》是這張專輯我覺得最可愛的歌,除了它是那種帶動氣氛的歌曲之外,就是生祥的曲將永豐詞裡換工作的這件事情變得輕快,以乎「頭路」這事應該輕鬆看待。

金曲獎後瓦窯坑前的慶功宴,生祥站在台上說:「有沒有人要點歌?」我點了這首《頭路》,當全場跟著唱著「頭路!頭路!」的時候,現場好不熱鬧,讓我想起從剛出社會時對換工作的害怕,到現在覺得換「頭路」這件事的有趣!就像這首歌,即使它的詞寫得那麼的無奈,也得開開心心的唱著、生活也得愉快的過著。這首歌裡,小彭的口琴聲跟《臨暗》裡就又不一樣了,是很高昂的感覺。加上他和小六還有玉鳳的合聲,聽起來真的很快樂!

《頭路》(客語) 演唱‧曲/林生祥 詞/鍾永豐
作業送貨換到營業員 換去換轉像粒人肉圓
真裝上夜想到千條路 天光吭床本本磨豆腐 頭路頭路(重複)
初先浪想人生像回事 就算做工麻愛有樣勢
盲知硬分頭路趜到狂 跍歇工廠又來掌賣場
頭路頭路 上夜千條路 頭路頭路 天光本本磨豆腐
作業送貨換到營業員 換去換轉像粒人肉圓
浪過做過頭路論半打 亦賴頭家面勢有恁差 頭路頭路(重複)
加薪就罵業績毋多罅 公司毋係行善來渡化
加班就講景氣一等差 冇就關廠大家試看嘛
頭路頭路 景氣一等差 頭路頭路 冇就關廠試看嘛

《頭路》(國語)
作業送貨換到營業員 換去換回像顆人肉圓
真是上夜想到千條路 天亮起床同樣磨豆腐 頭路頭路(重複)
起先逍想人生像回事 就算做工也要有樣子
誰知硬給頭路逼到狂 蹲完工廠又來顧賣場
頭路頭路 上夜千條路 頭路頭路 天亮同樣磨豆腐
作業送貨換到營業員 換去換回像顆人肉圓
混過做過頭路半打計 到處頭家臉色都很差 頭路頭路(重複)
加薪就罵業績不太夠 公司不是行善來渡化
加班就講景氣非常差 不然關廠大家試看看
頭路頭路 景氣非常差 頭路頭路 不然關廠試看看

無琴格電貝斯/陸家駿 口琴/彭家熙 三弦/鍾玉鳳

很喜歡像《古錐仔》這種兩種東方語言合併的歌曲。以往,只要聽到國台語合併的歌曲時,我總會特別欣喜,雖然客語是我不會說而且聽不懂的語言,但是聽起來就跟台語一樣親切。這首《古錐仔》加入了很小很小的時候,聽的那首《港都夜雨》,一直以來很多人重唱這首歌,但都沒有在《古錐仔》裡面短短幾句那麼有味道,加上玉鳳的三弦,讓它整個東方味更為濃郁,好像只有「生祥與瓦窯坑3」可以表達出《港都夜雨》的心情,正巧,台大巡迴那場,屋外的雨,就是那樣風雨微微!

(很幸運的,聽見永豐的歌聲,在慶功宴上他也上台跟著大家唱著這首《古錐仔》,而台下的人也一一跟著唱著「古錐仔,汝算吶佇佗位漂泊」。)

《古錐仔》(客語) 演唱‧曲/林生祥 詞/鍾永豐
今夜又是風雨微微異鄉ㄟ都市 路燈青青照著水滴引阮ㄟ悲意
青春男兒不知自己欲行叨位去 啊 茫茫前程
港都夜雨落袜停(詞/呂傳梓 曲/楊三郎)
只要暗晡起風 風帶出雨,落寞
捱就會愐起適暗晡 古錐仔汝唱這條歌
汝就半癲半醉 反出氣魄悲哀
古錐仔亦下風夾雨 汝算吶(客)佇佗位漂泊(閩)
古錐仔,汝算吶佇佗位漂泊(重複)
適彼暗晡下班 騎著五十引擎
汝載捱籲過適繁華路 古錐仔捱記得汝講
暗時若冇起痚(閩) 日時是會掠狂(閩)
捱感覺捱兩 像癲牛 日時頭認做夜起狂
古錐仔,汝算吶佇佗位漂泊(重複)
適彼暗晡落雨 雨潑著面解酒
催汝唱港都夜雨 古錐仔捱記得汝講
兄弟今夜咱是(閩) 咱是社會問題(閩)
若是逼啦走闖無門(閩)冇定會創一條(閩)頭條新聞(國)
古錐仔,汝算吶佇佗位漂泊(重複)
今夜又是風雨微微異鄉ㄟ都市(重複)
(客語的部分有些字打不出來,請參見正版歌詞!)

《古錐仔》(國語)
今夜又是風雨微微異鄉的都市 路燈青青照著水滴引我的悲意
青春男兒不知自己要往哪裡去 啊 茫茫前程
港都夜雨下不停(詞/呂傳梓 曲/楊三郎)
只要夜裡起風 風帶出雨,落寞
我就會想起那夜 古錐仔你唱這首歌
你就半癲半醉 吐出氣魄悲哀
古錐仔現下風夾雨 你到底在哪裡漂泊
古錐仔,你到底在哪裡漂泊(重複)
那天晚上下班 騎著五十機車
你載我嘯過繁華路 古錐仔我記得你說
晚上若不瘋狂 白天真會抓狂
我感覺我倆像癲牛 日裡認做夜起狂
古錐仔,你到底在哪裡漂泊(重複)
那天晚上下雨 雨潑著面解酒
催你唱港都夜雨 古錐仔我記得你說
兄弟今夜我們是 我們是社會問題
若是逼到走頭無路 說不定會搞一條頭條新聞
古錐仔,你到底在哪裡漂泊(重複)
今夜又是風雨微微異鄉的都市(重複)

無琴格電貝斯/陸家駿 口琴/彭家熙 三弦/鍾玉鳳

這張專輯,除了我很喜愛的這三首歌之外,還有甜蜜幸福卻又突顯都市裡的不安穩的《大水樵》、說著未來渺茫無望而且徬徨的《冇頭冇路》和貝斯十分好聽的《三班制》等等歌曲。而口琴、月琴、三弦、琵琶、空心吉他、無琴格電貝斯的東西樂器合併出來的音樂,更是流行歌曲裡難得一見的特別。貝斯低沈的聲音融入口琴和生祥的聲音,再加入古典的樂曲,讓這樣東西合璧、新舊合鳴的組合多了更多的契合。

一直以來對這些獨立製作的唱片向來沒有好感的我,終於在接觸幾張獨立製作的專輯之後聽見《臨暗》,才真正的接受這些被流行文化所排擠在外的音樂。我想,是媒體的效應也好,或是因為沒有花大錢在宣傳也好,獨立製作的唱片,在我心裡已經不再是所謂的「毒藥」,而那原來媒體所塑造出獨立製作的唱片比流行音樂清高的高調,也在遇見《臨暗》相遇後瓦解!

第十六屆的金曲獎,《臨暗》這張專輯,再次打敗流行音樂的競爭對手,獲得「最佳樂團獎」、「最佳客語流行音樂演唱專輯獎」、「最佳作詞人獎:鍾永豐/臨暗」。有些流行樂迷對這樣的結局深深的不滿,但我想,從「生祥與瓦窯坑3」的《臨暗》,聽得見最用心的製作,也用這樣的組合方式,給人最別出心裁的創意。之於流行樂而言,《臨暗》這張專輯,不用大手筆的花錢打造出「流行」的假象,也不用大肆的宣傳,營造「大家都知道」的表象。

我期待聽見的,一直都是像這樣認真的音樂!《臨暗》正是如此。

大大樹音樂網站
生祥與瓦窯坑3《臨暗》網站

 2004 大大樹音樂──生祥與瓦窯坑3《臨暗》

P.S
大大樹的網站真是大方,擺上了許多珍貴的照片。《臨暗》已經反覆聽過N百回。「生祥與瓦窯坑3」目前應該在國外巡迴。
接著下去,還有很多精采的好音樂^___^

換日線的話:夠酷的,原來音樂可以醬子玩!

以往我在新聞台也好、報台也好,甚至是自己弄的網站也好,都只會放固定的一張圖!這對我來說,是個很嚴厲的作法,特別是在選圖的部分。新聞台和報台,因為圖片的大小限制,總是要把圖弄得很小很小,要不然就是得壓縮圖檔,效果不彰,想在網站上多擺幾張,也害怕不同步的狀況。

現在可以放多一點圖,也滿足自己在版面編排上的想像。只是,網頁編排,不能像做書一樣,可以用一些更精采的方式來呈現,雖說並不困難,但得考量到整體頁面的規畫。

就好像我現在其實滿掙扎,要不要把首頁文章的顯示給改成多篇或是只留一篇的方式。網頁的整體性真的是一件令人頭大的問題。不過,現階段來說,還是以原狀為主。

文章的新增及圖片的挑選,已經成為我最近生活最大的樂趣。尤其是想到可以多挑幾張照片,就覺得新增內容是一件很開心的事。

希望夏日的活力,能夠一直延續下去。

前幾天還想,若是我每年都只在夏天活起來,那是不是冬天的時候,要來做一個冬眠的圖?(哈)

週末沒有新增的文章。但正在書寫一些該寫的,圖片,也整理好了!倒是孤戀花那篇好像有幾篇回應。希望大家也都活起來,討論討論。

(害羞的)不然,也留個言嘛!^^

週末愉快。

夏天。真是一個快樂的季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