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我是一個非常懶散的人,我不喜歡整理、不喜歡倒垃圾,特別是我不喜歡花時間等垃圾車,也不喜歡被垃圾車的時間綁住。所以我盡可能的,減少製造垃圾,以減少我倒垃圾的次數。

忘記何時開始不喜歡拿袋子。我買東西總是喜歡抱在手上,連籃子都不拿,因為很高大,所以雙手能夠環抱的東西就比較多,我會用盡我全身上下可以利用的地方,把買來的東西帶回家。例如:腋下、手肘、手腕……也有好一陣子我很喜歡穿口袋褲,買飲料的時候,我會把飲料就插在我大腿旁的口袋褲裡。 Read More →

Share
Share

植劇場剛播出的時候,因為吳慷仁所以看了《戀愛沙塵暴》,因為小棣老師看了《荼蘼》,也就這樣每週等著看。最期待的《花甲男孩》改編,果然沒有讓人失望,是精采誠摯的,比鄉土劇更鄉土的貼近許多台灣人的生活。

楊富閔的《花甲男孩》時,被楊富閔的故事深深吸引,看完還不時地想買書送給人。如果沒記錯,當年買這本書的時候只是恰好它被擺在書店的平台上。

看完《花甲男孩》的書已經過了七年,差不多都忘記究竟書的內容在講些什麼,回頭看自己寫過的文章,才能拼湊起一些記憶。改編成為電視劇已經不是書本裡那短篇的形式,電視劇將其合併為一個故事再串連起旁枝。基本上書和電視劇同步看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影響才對。 Read More →

Share
Share

看完電視影集《漢娜的遺言》我整晚睡不著覺。它又讓我陷入回想那段纒繞心頭揮之不去的惡夢。我的國中時期就是我人生最大的惡夢,以致於我後來都以這段日子做為自我鼓舞時可以拿來提醒自己:「那些日子都過了,沒什麼好怕的。」

比起國中時期,我的高中歲月好多了。即使一樣有著被排擠、霸凌的事出現,無論怎麼樣都比十二到十五歲那段日子輕鬆自在一些。

其中一個因素,是打籃球。 Read More →

Share
Share

(此篇應該會摻雜很多語助詞,不用它們對不起這片)

每週固定看院線的習慣,已經維持好幾年。每次踩到雷看爛片都會讓人想把錢拿去買鹹酥雞吃,寧可胖死,也不要看爛電影覺得浪費錢的好。

就在五月月初,看了某部絕對是我今年倒數第一的台灣電影,就很怕踩到雷。前幾週不知道要看什麼的時候,瞄見《台北物語》的場次,沒敢嚐試,便看著它在網路刮起一陣旋風而感到扼腕的大叫:「幹,沒看到。不爽。」終於在這個週末有幸能在高雄看到,並且明明就是補班,為什麼電影院早上九點人那麼多,害我以為我買不到票了,還好大部分人是看神力女超人來著~

看「台灣電影」彷彿在大眾眼裡是件「文青才會幹的事」,再另一種說法是「有錢寧可看好萊塢,誰想看台灣那些呢呢喃喃,深沉陰鬱的電影?」甚或有些人會說:「到底在演什麼,是有誰看得懂?」總之,花錢在台灣電影,像是拿包子丟那隻大麥町一樣會有去無回似的! Read More →

Share
Share

有很長的時間,我是聽著《康熙來了》的節目睡著的。我需要有聲音相伴,好像有人陪著的感覺。那是二十多歲一個人住在三重套房的幾個月,吃晚餐的時間,再在夜裡,聽著小S和蔡康永的聲音,進入夢中。

有一段時間,我也就這麼讀著蔡康永跟小S的書,還去了在忠孝東路金石堂的蔡康永的簽書會。直至我與電視道別以後、直到陳漢典成為一株草、一棵樹在節目裡不斷地被開著那些低級的玩笑,我就離這個節目越來越遠。

也當然,後來小S和佼佼的世紀大和解,或者這個節目的最後一集,我還是沒有錯過。小S和這個節目,等於是我進入第四台的時代一直到跟電視說再見、從青春到而立之年一起走過的記憶。

但有趣的是,我並不是因為小S而去看《吃吃的愛》,最主要的是讀蔡康永的書的那些年,我讀著一篇他的報導,內容大概是講述他在美國求學時的細節。知道他不主持《康熙來了》,就等著哪一天他的電影作品。 Read More →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