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本來以為這一系列的改編偏向科幻,會無法呈現吳曉樂原著裡那種令人焦躁、不安的情緒,沒想到〈媽媽的遙控器〉,改得如此美妙,將生命裡一再的一再,與世界(父母)的對抗,寫得如此澈底,讓絕望成為妥協的理由,將希望變成永遠無法抵達的想像。

跳脫原來從家教角度的描寫,〈媽媽的遙控器〉成為全新的故事。你很難不跟著紀培偉的情境裡去感受那一再重複的日子。我想起初我們都有一種「啊這剛不是演過?」摸不著頭緒的感覺,隨著每一天跟著紀培偉的重來,終於搞清楚那是媽媽手上的搖控器作祟,讓你重複寫著同一份試題、聽著老師、同學說著同一句話,直到你向媽媽妥協,重複說著那句:「會考上好大學。」的句子,媽媽終於才放過你。 Read More →

Share
Share

早些年。劉若英結婚那時,嚇壞了我。我總覺得這女神唱著:

後來 我總算學會如何去愛
可惜你 早已遠去消失在人海
後來 終於在眼淚中明白 有些人
一旦錯過就不再
(歌詞憑記憶背出來的,有錯就將錯吧!)

應該她會一輩子就跟小曉一樣,一直唱下去,唱著那些成全別人的歌,或者〈後來〉這不就,不就是《後來的我們》的故事嗎?有意思的是。到底,後來女神結婚那時,好像有那麼一時間,我們都相信:後來,我們終有一天會像女神一樣,不會孤獨地唱著歌,總會有人陪伴著。

然後,她還是拍了這個遺遺憾憾的故事。 Read More →

Share
Share

作為一個曾經透過影像延伸各式各樣創作試驗的觀影者來說,《最酷的旅伴》這部由JR和安妮·華達共同執導的法國紀錄片,連結法國各地的不同人群,以拼貼的方式,將「攝影」和「藝術」先是回到生活,再成為作品,不僅完成一部精采的紀錄片,還呈現當今攝影器材隨手可得,卻越來越難聚焦在人與人之間往來、互動的情誼。

「攝影」原來是透過「觀察」框住按下快門瞬間想留下的畫面,應該是相對貼近生活、需要仔細硺磨的,直至今日的「攝影」,變成很快速的反射動作,可能連「創作」的思考都沒有,甚或連從觀景窗那小小畫面裡仔細觀看都來不及。(現在都用螢幕吧!!!)就別說要像JR和安妮·華達在片子裡藏了大量可以延伸思考的事。 Read More →

Share
Share

讀這本書的時候,不能一口氣讀,要一個故事、一個故事慢慢讀。等到前面那個消化完以後,再讀下一個。就像十多年前看電視劇《危險心靈》的時候,有些地方我必須用四倍以上的速度快轉(當時有下載下來,不太敢看。後來快轉)才能把電劇看到結束。(書是更早之前讀完的。)一直到很後來的很後來,年過三十五之後,我才敢一集一集地重新看這部電視劇。

讀《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的時候,就像看著《危險心靈》一樣,讓人窒息,逼近一種換氣過度的境界。前者發生在家庭,後者於校園。兩者對我而言,都是無法直視的痛苦。於青少年時期的痛苦。一直到現在的現在,我才可以暫時地在「讓我去死吧!」的聲音出現時,不停地告訴自己:「嘿!你長大了。不要怕。你總還是好好的長大了。那些醜陋的壓迫、期待、霸凌,都放在過去吧!」 Read More →

Share
Share

《海闊天空》這部記錄片上院線時,我大概還是挑選了其他院線片觀看,所以略過了它。直到線上平台剛新上線,便也點開來看。突然想起為什麼當時沒有選擇在院線看,大概是因為主角之一提起「學歷」這件事,才讓我暫且擱下。

若回推回去,這部1996年開始紀錄的影片,這幾個主角,就是在我之後開始大變動的教改世代。也是我年少時,曾與我一起在球場打球、比我稍小幾歲的孩子們的年歲。 Read More →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