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有很長的時間,我是聽著《康熙來了》的節目睡著的。我需要有聲音相伴,好像有人陪著的感覺。那是二十多歲一個人住在三重套房的幾個月,吃晚餐的時間,再在夜裡,聽著小S和蔡康永的聲音,進入夢中。

有一段時間,我也就這麼讀著蔡康永跟小S的書,還去了在忠孝東路金石堂的蔡康永的簽書會。直至我與電視道別以後、直到陳漢典成為一株草、一棵樹在節目裡不斷地被開著那些低級的玩笑,我就離這個節目越來越遠。

也當然,後來小S和佼佼的世紀大和解,或者這個節目的最後一集,我還是沒有錯過。小S和這個節目,等於是我進入第四台的時代一直到跟電視說再見、從青春到而立之年一起走過的記憶。

但有趣的是,我並不是因為小S而去看《吃吃的愛》,最主要的是讀蔡康永的書的那些年,我讀著一篇他的報導,內容大概是講述他在美國求學時的細節。知道他不主持《康熙來了》,就等著哪一天他的電影作品。 Read More →

Share
Share

上網實在找不太到這類的文章,來寫一下早上的經驗好了。

樓下的貓媽媽,是我們都認識的貓媽,認我媽媽的車聲,會在門口等飯吃。生了三隻小貓,大概全世界都會來找我媽問貓的事,最後當然變成我的事。 Read More →

Share
Share

母親與姊姊昨天一直跟我說有小貓叫。因為沒聽到,我誤以為是地下室暫住的三隻有貓媽顧的小貓,所以也沒認真去找那聲音。(他時而叫時而不叫)

我便跟我媽說,小貓有貓媽顧,不用管牠啊。一直到我準備出門吃飯看電影,看到有兩個小孩(鄰居一個國中一個國小,我不認識,以制服辨識。)圍在我的機車旁的水溝一直看一直看。 Read More →

Share
Share

大概是我跟人的關係不夠緊密,這是我人生第十場,在喜帖上以我之名的喜宴,也是我第二次替朋友製作喜帖。剩餘的那些男男女女的同志友人們,希望總有一天,能迎接你們的婚禮到來(正式的、法定的)。

「結婚」這件事,怎麼樣在我看來都是麻煩的。不是兩個人的事,是兩大家族的事,又不只是兩大家族的事,還有的更有朋友間的詢問、意見,不是像我這種我行我素的人,可以有耐心處理的事。

Read More →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