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一年前的暑假,我是一個剛從校園畢業的大學新生,投入大量時間在大學生活上,生活上的壓力加上一個人離鄉背景的,孤獨和寂寞,總在夜裡不段的侵襲自己,特別是在冬夜裡,心的冷冽更是加倍,也因為如此,對她的依戀早已拋在遠遠的腦後,不再觸碰。 

『幼』,我一直是這樣稱呼她的,在背地裡!因為沒敢在眾人面前這樣直呼她的名字。

為了念書,一個人到異鄉,重新開始屬於自己的生活,原以為這樣真的可以把她從生活裡抹去,從記憶裡褪去,午夜時分,她依舊在我的心上不停的敲啊敲,提醒自己她還在我心裡,我知道對於她,只是一種依戀,說不上愛,只是一種淡淡的依靠罷了。

『小力,你不要再送我東西了,你好好唸你的書就好了,好不好?』那一次她約我散步校園中,只為了日前我送她的一束花。

『可是,我喜歡妳啊!連花都不能送喔?』我一臉理所當然的表情,不過送一束花,有那麼不能接受嗎?

『小力,你真的不要想太多,不要給自己太大的壓力,相對的,也不要給我壓力,好嗎?』她的雙眼,望穿了我的心思,彷彿知道我又開始鑽牛角尖了。

『我……我……我沒有想太多啊!』看著她的為難,我默默的低下了頭。和她一起走到校門口,目送她離去。

*  *  *

『小力,小力,我……我……你……你……』

『什麼事?你慢慢說啊!』阿冰上氣不接下氣的從走廊那一端叫著我。

『幼……幼她住院了,聽說要請一段長假,不知道是怎樣了?我問過老師,好像是幼交代不要讓我們知道。』

『不可能,昨天她才跟我聊天而已,怎麼可能今天就住院了?不可能!小冰,幫我一個忙,問問她住那個醫院。』

這突來的消息,讓我的魂魄像是跟我的身體分離了,雖然踏在校園的土地上,我卻覺得自己看著自己的身體往前走去。

『小力,你看車啦!』阿冰猛力的拉了我一把,校車從身邊擦過,我差點也要住進醫院裡了。

『小力,你先回教室,我去幫你問問看,明天我再陪你去看她,好不好?』我點點頭,帶著恍惚的腦袋走回教室。

『阿冰,你幫我問到了沒?我等不到明天了,我今天就要看到她,我要知道她是平安的。』

中午時分,我越過一個大操場,走到阿冰的教室,希望可以得到她的消息,還有她是否平安。

『小力,你不要急,不要急好不好?我一定幫你問到,不然這樣,你下午的輔導課不要上了,跟老師請假,到車庫等我。』

阿冰一直是我最好的同學,我是A段班,一定要上輔導課,他不打算升學,所以可以早早就放學。雖然不同班,只要我有難,他一定力挺我到底,甚至包括對『幼』的事,他也熱心的幫忙。

『那你要快一點喔!我真的沒辦法等到放學,我一整個早上都在想她到底發生什麼事,非得住院不可。』

『小力,你快回去休息,我聽說幼沒事,不過身體檢查時發現身上有一點小毛病,所以要住院,你自己要好好的,不然幼看到你這樣,不就要她更好不起來了嗎?』

『請問一下,我們要探病,但是不知道在那裡,可以幫我們查一下嗎?』到了醫院,阿冰不慌不忙的帶著我到服務台尋問著幼的病房號碼。

『辛幼,在七○六號房。』我拉著阿冰,連電梯都不搭,匆匆忙忙的飛奔到七○六號房門外。才到門口,我卻退縮了,『阿冰,你幫我看看,幼有沒有在裡面?』阿冰走到門邊探探房裡面的情形。

『小力,你都來了,就進去看,讓她知道你很關心她,別怕!』阿冰把我推向房門,幼卻在此時開了門。

『進來吧!我知道你來了。』幼的笑容投向了我,只是換上醫院裡病人服的她,看起來真的很虛弱。

『妳……妳還好吧!』我勉強的擠出笑容,希望可以幫她減去身體上的痛苦。

『還好,你呢?怎麼沒有上課,跑出來了?』

『我……我……我……』我再也說不出話來,壓抑了一整天,淚水好像要決堤一樣,泛溼了眼眶。

幼向窗外望去,淡淡的對我說:『小力,要大家別來看我了,你回去跟他們說我很好,好嗎?』

『幼,我知道,我會告訴他們,你一定要好好照顧好自己,我在學校等你,好嗎?』

在交換眼神之後,我和小冰離開了病房。走到醫院的門口,我回頭向窗邊的幼揮手。我知道,她不願意讓大家看到我看見的她,那般憔悴。

*  *  *

『小力,小力,我跟你說……』阿冰在遠處叫我,他就是喜歡這樣,邊跑邊說話,又是上氣不接下氣的,聽不清楚他在說什麼。

『你不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喔?』

『我知道啊!幼今天要回學校了,不是嗎?』

『你怎麼知道?我好不容易問出來的耶!』阿冰很失望沒有從我臉上看到一點興奮的表情。

『嘿嘿……因為我身邊很多人在討論啊!我偷聽到的啦!』我竊竊的笑,也是一種快樂的笑容吧!幼住院二十六天半,終於可以讓我鬆了一口氣,也讓我可以在校園裡看到她──『幼』。

【親愛的幼:
很高興妳回來了!住院的日子不好受吧!
希望往後,妳都是健健康康的,不再有病痛喔!
我一直在這裡等妳,沒有為什麼,只是關心。
小力】

經過幼的身邊,我悄悄的把這張紙條塞在她的手裡。我們很有默契的交會了眼神,她的眼睛對我說:『謝謝你,小力』,而我給回給了她一個眼神『幼,不客氣,只要妳是平安的,就夠了。』

教室的黑板上寫著『離聯考剩40天』,幼的歸來,也等於是為我的考試打了一劑強心針,剩下這四十天,好好加油吧!

校園旁鳳凰花的盛開,是提醒我該離開了,就在幼回來後沒多久,我從導師手中接過了畢業証書,在繞校園的同時,幼在我的前方,對我說:『小力,恭禧喔!畢業了,要加油喔!』,忍住離別的淚水,隊伍突然停在幼的身邊,彷彿是天注定一般,我對她說:『謝謝妳,老師!我會努力的,還有……我會想妳。』

我以為我不會哭,這樣的場合,其實沒有什麼,然而當我真正踏出校園的那一刻,淚水終於潰堤。是對幼的不捨,也是對於這三年的種種依戀,整整哭了一天一夜。有人說,我愛上她了;有人說,我不該再想她;有人說她是有丈夫的人,要我不可以再纏著她;有人說……

我離開了校園,也離開她,我清楚的知道自己對她的情感是什麼,那不是愛情,那只是一種淡淡的,淡淡的情感,只要我鬆開手,這一切就會不存在。我試著拋開對她的情愫,開始追求其他的女孩,可是,我還是想念她,就算是我有一個和我陷入熱戀的女孩,我還是很想念她。

*  *  *

『老師,我回來了!』開啟辦公室的門,我走到幼的身邊……

『小力,你現在不是在上課,怎麼有空回來?』大學的課,本來就沒有很多,加上幾天的連續假期,當然還有強烈的『思念』驅使著我,當幼看著我的時候,依舊是那張甜甜的臉。

『我……我……我很想妳,所以回來看妳。』

『小力,越來越帥喔!』

『我本來就很帥,妳現在才發現啊?』幼知道我的緊張,隨口調侃了我,也讓我緊張的情緒緩和下來。

『幼,我給妳看一樣東西。』我從褲子裡掏出了一個符,上面繡著『幸福』,那是我身旁那個女孩給我的,她曾告訴過我:『幸福,不一定是要天天在一起,而是想起一個人的時候,可以自在的和那個人聊聊天,或者見上一面。』剎那間,我終於明白,可以看到自己想念的人,真的是一種幸福啊!

P.S
大家都還好嗎?因為GIGA在納莉風災受創,加上我返家的原因,好一陣子沒發報了!『幸福』真的很難得到,像這樣想念一個人的時候,有些人沒有辦法看到自己想念的人,所以,我很慶幸,我可以見到我想念的人,想念我的人也見得到我,這真的是一種幸福,你們也有這樣的心情嗎?希望大家都幸福喔!

換日線的話:想一個人,不要懷疑,告訴他,你的想念。
Share
Share

他坐在畫線的另一邊,不准超線,否則…… 

『喂!你不要超線啦!』我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丫智手上,警告他不准越雷池一步,否則我一定會要他好看。從小,一定有很多人有這樣的經驗,不管是男生、女生,桌上的那一道線,就像彼此固守的城池一樣,誰敢越線,鐵定會引爆戰火。『妳恰查某啦!』丫智總是這樣說我。

他是我小學三年級的同學,我呢!則是從幼稚園時,就很喜歡扁男生的女生,誰叫我個頭高呢!成天帶頭欺負人的小孩,當然我也不會隨隨便便的欺負別人,那是叫做『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吧!每次同學只要看到我領軍率領這批娘子軍的時候,就明白八成是那一個臭男生沒事惹到這群不該惹的女生了。

而丫智,他不同,至少在我小小年紀的心裡,他和別的臭男生是不一樣的,他有一對濃眉大眼,深邃的眼睛、黝黑的皮膚,十足運動員的架勢,是不少小女生暗戀的對象,我們兩個一直比鄰而『坐』,每次排座位時,都會期待跟他坐在一起。

有一次,因為上課跟他在桌下打鬧,還被老師叫起來罰站。『你們兩個在下面做什麼?上課不專心,站起來罰站。』我們當然很不爽被老師當場『抓包』,想到快下課了,兩人還是高高興興的起立,笑眯眯的對望了一眼,期待下課的來臨。

『你們兩個把「家庭聯絡簿」拿過來,老師把今天上課不專心的情形跟你們的爸爸媽媽說,回去要記得拿給他們簽名,知不知道?』我和丫智低頭不語,只能任由老師在『家庭聯絡簿』裡記上一筆,拿著家庭聯絡薄,我們只能竊竊的偷罵老師『虎姑婆』,然後快步的溜出教室,把握被老師消磨掉的下課時間,再來一場躲避球賽。

『喂!妳不要哭啦!再哭我們下次不跟妳玩了!』隔壁班一起玩躲避球的女生,不過是被球輕輕擦過臂膀,竟然蹲在地上號啕大哭了起來。我們一群人為了這個女生,也耗盡了這段下課時間,以後的躲避球賽,不知為何,只剩下我和班上另一個女生,也許是我們比較不怕痛吧!

升上小學四年級,我們並沒有因為導師換了一位,座位有所改變,只是我跟丫智的衝突變多了,特別嚴重的一次,是兩個人扭打在地上,糾結在一塊,最神奇的是竟然沒有一個人來拉開我們,任憑我們在教室中互毆。

『丫智,你幹嘛罵我姊姊啊?你是討打喔!』一開始我還興師問罪的執問丫智,怎麼可以跑到鄰近姊姊外面打打鬧鬧的。

『不行喔!不能罵妳姊姊喔!』丫智理所當然的回答我。

『你再給我說一次,看我敢不敢……』話還沒說完,丫智先開口:『怎樣?妳想打我喔?』沒讓他說完話,我們就扭打了起來,只是,這場戰爭,只維持了一節課的時間,下課後,我們又相繼跑到操場上,玩我們的遊戲。

小學五年級後,因為分班,再也沒和丫智坐同一張桌子,偶爾看見他在操場上打球,跑去加入他們的戰局,像沒分班一樣。一直到後來,我才從丫智的同學得知,原來他已經搬到台東,隔著海岸開始他全新的旅程。

他黝黑的膚色,和藍天、白雲、大海相映,一定是一幅美麗的畫面。

P.S
丫智好像是原住民,輪廓挺像的,升上國中,就再也沒有消息了!我和他那場扭打,其實也只是一種小孩子玩小孩子的遊戲,說穿了,我就是不喜歡他們到我姊班上去胡鬧而已。另外一個女生,在小學五年級的時候轉學了,我早就忘了她的姓名,不過她也是一個很NICE的同學,如果各位有認識,可以幫忙問問,有沒有認識這樣子的朋友喲!
我們是民國八十年(西元一九九一年)進入國中的,小學三年級是三年二班,(四年級也是二班),五年級,那個女生好像轉學了(個子小小的,白白的)丫智是六年二十班(小學畢業時,我比他高,後來,我就不知道了!)
快一個星期沒發報,今天收到台長『阿山哥』的通知,說會加入『自薦區』耶!很高興,謝謝阿山哥喲!(當然也謝謝報友們!)

換日線的話:你有沒有被一個女生痛扁過,或是痛扁過男生?
Share
Share
 

成串的棉花糖,是昔日我對你的愛意,如今你的追尋,早已成為逝去的記憶,像棉花糖般,化在嘴裡,找不到一點蛛絲馬跡。

『紫芃,妳可不可以不要那麼像男生啊?』頁銘用不耐煩的口吻,再一次的叨唸了紫芃。

『你不喜歡嗎?可是人家今天已經很收斂平常的穿著了,你看,我沒有穿大T恤、寬寬的牛仔褲了啊!不要生氣了啦!』紫芃用一種近似嬌滴的聲音,依附在頁銘的耳邊,這是男人婆的她,不太平常的舉止。

『那……妳為什麼不把頭髮留長啊?』頁銘沒有因為紫芃的撒嬌而減少他的不滿,反而更加要求紫芃的外在打扮。

『你……你不要得寸進尺喔!我平常哪會這樣子穿啊!還不都是為了你,才這身打扮,你就不能體諒我一點嗎?二十幾年來,我都是這樣子穿,怎麼可能因為你的幾句話,讓我在一夕間變成溫柔嫻淑的小女人啊!你看,我留長頭髮一定很像木村拓哉或是江口洋介,那人家不以為你是同性戀喔!喜歡上一個那麼美的男人。』紫芃沒好氣的向頁銘解釋了一遍,其實自己也很不喜歡拘束的穿上裙子,或者是跟流行去剪個『妹妹頭』,忠於原味,才是她最自然的表現。

兩人靜靜的走著,一直走到夜市賣棉花糖的攤位上,紫芃才拉拉頁銘的衣角說:『我要吃棉花糖啦!你停下來啦!』紫芃左挑右挑,挑了一支淺藍色的棉花糖,正準備轉過頭去給頁銘一個微笑,頁銘先開口了:『妳為什麼連買個棉花糖吃,都要選那麼男生的顏色?』

『男生的顏色?』紫芃不可思議的問,深吸了一口氣說:『如果你那麼在意我的外表像男孩子,那麼在意我喜歡男生喜歡的顏色,那你可以去找一個溫柔可人的女孩。你難道都沒有看到我很努力在做改變,你難道不知道二十幾年的習慣不是一下子就可以改得過來的嗎?你只有想過自己要的是什麼樣的女孩,你有沒有想過我的心裡是什麼感覺?我也很想靠在你的肩上,你知道嗎?』紫芃語帶哽咽,把這些日子的委曲一傾而出,不知道究竟要怎麼做,才可以讓頁銘滿意,讓頁銘真正把自己放在『女朋友』的位置上。

她含著淚水,語帶堅定的問:『你有沒有喜歡過我?』

頁銘沒有回答,向前走了幾步路才轉過頭來『沒有!從來沒有。』

紫芃的眼淚,終於忍不住的滑落,手裡的棉花糖也因為接觸了空氣慢慢的──消失。

『親愛的頁銘:
謝謝你陪我這一段。謝謝!
像男生的紫芃』

紫芃用手機傳簡訊給頁銘,她知道,從今以後,她又是一個人了。一個人上街、一個人騎車、一個人看電影,一個人……

* * * * *

『紫芃,手機響了啦!』才剛離開座位一下下,宇多田的『FIRST LOVE』 ,從手機傳出,『頁銘』!螢幕上顯示出的名字,才剛要準備按下通話鍵,電話卻斷了。

紫芃按下『回覆』,撥通了她與頁銘的熱線,『喂!你找我幹嘛?怎麼才響幾聲就掛掉了?』她不改個性裡像男孩的基因,仍舊大剌剌的,就像哥兒們的對話一般。

『沒……沒有,我按錯了,不是要打給妳的。』電話那頭的頁銘支唔的說著,紫芃的話,一語道中頁銘的心,沒有了紫芃,就好像失去了什麼,不感到痛楚,也不覺得有什麼不同,就是有一種失落的心情。

『想我就說啊!幹嘛要說什麼打錯了?不是說好還是朋友的嗎?』對紫芃來說,頁銘和她那短暫的友好,不論是愛情或是友情,她從來沒有想過要與這個人斷了連繫,或者這是一種順其自然,連絡與否,並不是那麼重要。

『我畢業了,妳呢?還好嗎?找到男朋友了嗎?過一陣子,我就要入伍了。』頁銘知道,紫芃向來不會再意是不是情人這回事,至少在彼此溝通過後,紫芃仍舊把自己視為好友一般,雙方不會有一些尷尬的感覺。

『還沒,怎麼找,就是找不到像你一樣的,總要找個比你好的吧!』

『妳找不到比我好的啦!呵呵!』頁銘乾笑了幾聲,其實他也挺喜歡紫芃的,只可惜紫芃太像男孩了,不論她怎麼努力的像一個小女孩,在頁銘眼裡,紫芃只能算是一個很要好的『女』朋友而已。

『唉……誰叫你不喜歡我像男生呢!我都那麼喜歡你,是你不要啦!』紫芃調皮的捉弄頁銘,反正不當情人了嘛!就不用假裝淑女,也不用太嬌羞,那樣太辛苦了。

『怎麼樣?什麼時候出來聚聚?』頁銘說。

『再說囉!過一陣子看看,這陣子我好忙呢!再不好好做報告,都畢不了業了啦!』紫芃心裡其實還沒對頁銘死心,害怕跟頁銘一出去,那樣的思念和愛戀,會再一次吞噬自己的心,像空氣瞬間摧毀棉花糖一樣,只好找理由搪塞。匆匆掛上電話後,紫芃不由的在回家的路上,繞回從前她和頁銘經過的那條擺滿小吃的街道。

* * * * *

『嘟……』,紫芃的手機在深夜裡又響起,一樣是頁銘,不一樣的是,這通電話已經是距離上次一年之久了。

『妳……妳還好嗎?』電話那頭的頁銘,完全不知道在這一年之中,紫芃已經經歷一場情感上的戰爭,紫芃把事情的原委跟頁銘說了一遍。原來紫芃後來交了一個還不錯的男友,後來因為工作的忙碌,關心少了、脾氣也變了,男友移情別戀,這一陣子,都是在大吵狀態下度過。

『頁銘,你這個星期軍營有放假嗎?可不可以陪我?』一個人的深夜,紫芃原以為這通電話是男友軒文打來的,沒想到是好久沒見的頁銘。反正軒文正和新女友纏綿嘛!就算還沒正式分手,他可以出軌,又有什麼權利阻擋紫芃的一舉一動呢?

『頁銘,你的小光頭好好笑喔!』才一見面,紫芃就指著頁銘的頭髮嘲笑一番。

『喂!妳不是說心情不好,才要我出來陪妳的嗎?』頁銘沒好氣的說,實在不明白,一個號稱心情低落的女生,怎麼這個時候還是大剌剌的,還有心情開別人的玩笑。

兩人並肩而行,像是回到最初的那一刻,『其實,我不是不喜歡妳。只是……』頁銘先是打破沈默的說。

『只是我太像男生了,對不對?』紫芃繼續說:『沒有關係啦!都是這個樣子的,你不喜歡我,總會有人喜歡吧!我們現在這樣不是很好嗎?偶爾還可以出來聚聚,也不錯啊!不用像一些男女朋友,一旦不愛了就什麼都沒有了。』

或許是因為頁銘和紫芃之間,愛情尚未滋長,才讓彼此可以如此自在的相處,說愛太強求,倒不如說這只是一種界於愛情和友情之間的感情吧!

* * * * *

再通電話,已是三個月後,頁銘從軍中偷偷撥電話給紫芃。

『妳現在好嗎?妳和他復合了嗎?』頁銘的聲音很模糊,聽得出來是故意壓低音量說話。

『不就是這樣囉!算是復合了吧!只是彼此之間的感覺,不太像先前一樣了。』紫芃一副無所謂的口吻。『你怎麼可以打電話?不是在軍營裡嗎?』

『想妳囉!所以才打電話給妳啊!』

『頁銘,你要快去交個女朋友啦!每次都覺得你好像有氣無力一樣。』不知道是當兵磨人意志,還是因為沒有另一半而感到寂寞,頁銘的語氣一次比一次還要來的消沈。有人陪伴,或許真的會讓心勇敢一點,會讓人不那麼孤單一些。

『紫芃,妳別笑我了,妳有男朋友,不是一樣感覺寂寞嗎?』頁銘的話,一語道破紫芃的心。是啊!紫芃有軒文陪伴著,但是心的距離,讓彼此有了間隙,沒有最初的愛意,沒有最初的誓言,剩下的,好像也只有『相互陪伴』了。

這就是愛情吧!像棉花糖般的愛情,有人可以保存很久,有人一下子殆盡,入口即化,讓人措手不及,當你想要保存的時候,它已消失在空氣裡,毫無痕跡,唯一可以再將彼此繫在一起的,大概只剩下那一支細細長長的竹籤吧!

P.S
週末的時候,去深坑玩,吃了棉花糖,很興奮,雖然吃的很像小孩子,可是還是很滿足。
紫『芃』,這個字怎麼唸?不是『凡』喔!是朋友的『朋』。

換日線的話:棉花糖的滋味,會不會讓你覺得,甜蜜真的是──稍縱即逝。
Share
Share

一個人遊戲 好像特別寂寞 沒有人陪 只有自己保持沈默
一個人歌唱 好像特別愁悵 沒有聽眾 只有歌聲在空氣中迴盪
一個人哭泣 好像特別感傷 沒有安慰 只有淚水從眼角滑落
一個人的時候 享受安靜的時空 不想讓人打擾我的生活
一個人的時候 也許會很放縱 沒有人會干涉我的自由
一個人的時候 是否有人會注意我 還是只有我一個人過

一九九六‧七‧十七‧炎夏。

一個人的日子,時間在很瞬間中消逝,悶在教室內,我知道,心在眼前的這張紙上,還有……筆!夏天過了一半,距離聯考只剩下三百六十五加N天,我身邊有很多人在為大考奮戰,而我卻時常將眼光放在窗外的白雲上,或者,那可以釋放一點對生活的壓力。

在破曉的那一刻,睡眠的心漸漸清醒,走到窗前迎接第一道晨光,跨上單車,帶上耳機,出門。沿途經過A早餐店、B超商、C學校……啊!今天多了D快餐店,我想,是新加入的吧!好似也為這條街添了一點新的色彩。我努力踩踏著,跟隨耳機中的節拍,忽快忽慢,這是一天的開端,也是一個人的自在。

莽撞急速通過學校的警衛室,是暑期嘛!不用再掏出証件,証明自己學生的身分。彎過第一棟大樓,再轉個彎,絲毫不差的停在第二個籃球架旁,時間──六點三十分,好像只有這個時候,可以採集一點朝氣,讓朝露洗淨疲憊的身心。

午后,太陽染紅了天空,柔柔的南風,徐徐吹著窗外的天空,雲在變動,我心躁動,乘著風在雲裡穿梭,越過一個山峰,跨過一道彩虹,字裡行間,寫下心中一個人的時候。

P.S
以前的我,很喜歡一個人的時候,是不是長大了,不堪寂寞了,忘記一個人的時候,其實也是一種不錯的生活?各位同學、朋友,若有事找我,也可以留言給我,我一定會看,寫信來,也會回!只是換一種型式互相聯絡。

換日線的話:有沒有過,你一個人的時候?
Share
Share

洗你的白襯衫 漂白水的刺鼻味
夏日午后 想你的滋味
你愛穿的T恤 晾在陽台外面
湛藍的天 烈日是你燦爛的笑臉

光合作用 我的依戀
貼在你的胸膛 聞著日曬過後的氣味
光合作用 我的想念
穿在你的身上 變成幸福的感覺

P.S
救命啊!我好久沒有寫這種小小的、短短的東西啦!
寫得不好,各位同學、朋友多包涵啦!
昨天放假,在家裡洗了半天的衣服,天氣很好,
曬過太陽的衣服,都有陽光的氣味,我很喜歡,你們呢?

換日線的話:你喜歡衣服曬過太陽的味道嗎?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