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成串的棉花糖,是昔日我對你的愛意,如今你的追尋,早已成為逝去的記憶,像棉花糖般,化在嘴裡,找不到一點蛛絲馬跡。

『紫芃,妳可不可以不要那麼像男生啊?』頁銘用不耐煩的口吻,再一次的叨唸了紫芃。

『你不喜歡嗎?可是人家今天已經很收斂平常的穿著了,你看,我沒有穿大T恤、寬寬的牛仔褲了啊!不要生氣了啦!』紫芃用一種近似嬌滴的聲音,依附在頁銘的耳邊,這是男人婆的她,不太平常的舉止。

『那……妳為什麼不把頭髮留長啊?』頁銘沒有因為紫芃的撒嬌而減少他的不滿,反而更加要求紫芃的外在打扮。

『你……你不要得寸進尺喔!我平常哪會這樣子穿啊!還不都是為了你,才這身打扮,你就不能體諒我一點嗎?二十幾年來,我都是這樣子穿,怎麼可能因為你的幾句話,讓我在一夕間變成溫柔嫻淑的小女人啊!你看,我留長頭髮一定很像木村拓哉或是江口洋介,那人家不以為你是同性戀喔!喜歡上一個那麼美的男人。』紫芃沒好氣的向頁銘解釋了一遍,其實自己也很不喜歡拘束的穿上裙子,或者是跟流行去剪個『妹妹頭』,忠於原味,才是她最自然的表現。

兩人靜靜的走著,一直走到夜市賣棉花糖的攤位上,紫芃才拉拉頁銘的衣角說:『我要吃棉花糖啦!你停下來啦!』紫芃左挑右挑,挑了一支淺藍色的棉花糖,正準備轉過頭去給頁銘一個微笑,頁銘先開口了:『妳為什麼連買個棉花糖吃,都要選那麼男生的顏色?』

『男生的顏色?』紫芃不可思議的問,深吸了一口氣說:『如果你那麼在意我的外表像男孩子,那麼在意我喜歡男生喜歡的顏色,那你可以去找一個溫柔可人的女孩。你難道都沒有看到我很努力在做改變,你難道不知道二十幾年的習慣不是一下子就可以改得過來的嗎?你只有想過自己要的是什麼樣的女孩,你有沒有想過我的心裡是什麼感覺?我也很想靠在你的肩上,你知道嗎?』紫芃語帶哽咽,把這些日子的委曲一傾而出,不知道究竟要怎麼做,才可以讓頁銘滿意,讓頁銘真正把自己放在『女朋友』的位置上。

她含著淚水,語帶堅定的問:『你有沒有喜歡過我?』

頁銘沒有回答,向前走了幾步路才轉過頭來『沒有!從來沒有。』

紫芃的眼淚,終於忍不住的滑落,手裡的棉花糖也因為接觸了空氣慢慢的──消失。

『親愛的頁銘:
謝謝你陪我這一段。謝謝!
像男生的紫芃』

紫芃用手機傳簡訊給頁銘,她知道,從今以後,她又是一個人了。一個人上街、一個人騎車、一個人看電影,一個人……

* * * * *

『紫芃,手機響了啦!』才剛離開座位一下下,宇多田的『FIRST LOVE』 ,從手機傳出,『頁銘』!螢幕上顯示出的名字,才剛要準備按下通話鍵,電話卻斷了。

紫芃按下『回覆』,撥通了她與頁銘的熱線,『喂!你找我幹嘛?怎麼才響幾聲就掛掉了?』她不改個性裡像男孩的基因,仍舊大剌剌的,就像哥兒們的對話一般。

『沒……沒有,我按錯了,不是要打給妳的。』電話那頭的頁銘支唔的說著,紫芃的話,一語道中頁銘的心,沒有了紫芃,就好像失去了什麼,不感到痛楚,也不覺得有什麼不同,就是有一種失落的心情。

『想我就說啊!幹嘛要說什麼打錯了?不是說好還是朋友的嗎?』對紫芃來說,頁銘和她那短暫的友好,不論是愛情或是友情,她從來沒有想過要與這個人斷了連繫,或者這是一種順其自然,連絡與否,並不是那麼重要。

『我畢業了,妳呢?還好嗎?找到男朋友了嗎?過一陣子,我就要入伍了。』頁銘知道,紫芃向來不會再意是不是情人這回事,至少在彼此溝通過後,紫芃仍舊把自己視為好友一般,雙方不會有一些尷尬的感覺。

『還沒,怎麼找,就是找不到像你一樣的,總要找個比你好的吧!』

『妳找不到比我好的啦!呵呵!』頁銘乾笑了幾聲,其實他也挺喜歡紫芃的,只可惜紫芃太像男孩了,不論她怎麼努力的像一個小女孩,在頁銘眼裡,紫芃只能算是一個很要好的『女』朋友而已。

『唉……誰叫你不喜歡我像男生呢!我都那麼喜歡你,是你不要啦!』紫芃調皮的捉弄頁銘,反正不當情人了嘛!就不用假裝淑女,也不用太嬌羞,那樣太辛苦了。

『怎麼樣?什麼時候出來聚聚?』頁銘說。

『再說囉!過一陣子看看,這陣子我好忙呢!再不好好做報告,都畢不了業了啦!』紫芃心裡其實還沒對頁銘死心,害怕跟頁銘一出去,那樣的思念和愛戀,會再一次吞噬自己的心,像空氣瞬間摧毀棉花糖一樣,只好找理由搪塞。匆匆掛上電話後,紫芃不由的在回家的路上,繞回從前她和頁銘經過的那條擺滿小吃的街道。

* * * * *

『嘟……』,紫芃的手機在深夜裡又響起,一樣是頁銘,不一樣的是,這通電話已經是距離上次一年之久了。

『妳……妳還好嗎?』電話那頭的頁銘,完全不知道在這一年之中,紫芃已經經歷一場情感上的戰爭,紫芃把事情的原委跟頁銘說了一遍。原來紫芃後來交了一個還不錯的男友,後來因為工作的忙碌,關心少了、脾氣也變了,男友移情別戀,這一陣子,都是在大吵狀態下度過。

『頁銘,你這個星期軍營有放假嗎?可不可以陪我?』一個人的深夜,紫芃原以為這通電話是男友軒文打來的,沒想到是好久沒見的頁銘。反正軒文正和新女友纏綿嘛!就算還沒正式分手,他可以出軌,又有什麼權利阻擋紫芃的一舉一動呢?

『頁銘,你的小光頭好好笑喔!』才一見面,紫芃就指著頁銘的頭髮嘲笑一番。

『喂!妳不是說心情不好,才要我出來陪妳的嗎?』頁銘沒好氣的說,實在不明白,一個號稱心情低落的女生,怎麼這個時候還是大剌剌的,還有心情開別人的玩笑。

兩人並肩而行,像是回到最初的那一刻,『其實,我不是不喜歡妳。只是……』頁銘先是打破沈默的說。

『只是我太像男生了,對不對?』紫芃繼續說:『沒有關係啦!都是這個樣子的,你不喜歡我,總會有人喜歡吧!我們現在這樣不是很好嗎?偶爾還可以出來聚聚,也不錯啊!不用像一些男女朋友,一旦不愛了就什麼都沒有了。』

或許是因為頁銘和紫芃之間,愛情尚未滋長,才讓彼此可以如此自在的相處,說愛太強求,倒不如說這只是一種界於愛情和友情之間的感情吧!

* * * * *

再通電話,已是三個月後,頁銘從軍中偷偷撥電話給紫芃。

『妳現在好嗎?妳和他復合了嗎?』頁銘的聲音很模糊,聽得出來是故意壓低音量說話。

『不就是這樣囉!算是復合了吧!只是彼此之間的感覺,不太像先前一樣了。』紫芃一副無所謂的口吻。『你怎麼可以打電話?不是在軍營裡嗎?』

『想妳囉!所以才打電話給妳啊!』

『頁銘,你要快去交個女朋友啦!每次都覺得你好像有氣無力一樣。』不知道是當兵磨人意志,還是因為沒有另一半而感到寂寞,頁銘的語氣一次比一次還要來的消沈。有人陪伴,或許真的會讓心勇敢一點,會讓人不那麼孤單一些。

『紫芃,妳別笑我了,妳有男朋友,不是一樣感覺寂寞嗎?』頁銘的話,一語道破紫芃的心。是啊!紫芃有軒文陪伴著,但是心的距離,讓彼此有了間隙,沒有最初的愛意,沒有最初的誓言,剩下的,好像也只有『相互陪伴』了。

這就是愛情吧!像棉花糖般的愛情,有人可以保存很久,有人一下子殆盡,入口即化,讓人措手不及,當你想要保存的時候,它已消失在空氣裡,毫無痕跡,唯一可以再將彼此繫在一起的,大概只剩下那一支細細長長的竹籤吧!

P.S
週末的時候,去深坑玩,吃了棉花糖,很興奮,雖然吃的很像小孩子,可是還是很滿足。
紫『芃』,這個字怎麼唸?不是『凡』喔!是朋友的『朋』。

換日線的話:棉花糖的滋味,會不會讓你覺得,甜蜜真的是──稍縱即逝。
Share
Share

一個人遊戲 好像特別寂寞 沒有人陪 只有自己保持沈默
一個人歌唱 好像特別愁悵 沒有聽眾 只有歌聲在空氣中迴盪
一個人哭泣 好像特別感傷 沒有安慰 只有淚水從眼角滑落
一個人的時候 享受安靜的時空 不想讓人打擾我的生活
一個人的時候 也許會很放縱 沒有人會干涉我的自由
一個人的時候 是否有人會注意我 還是只有我一個人過

一九九六‧七‧十七‧炎夏。

一個人的日子,時間在很瞬間中消逝,悶在教室內,我知道,心在眼前的這張紙上,還有……筆!夏天過了一半,距離聯考只剩下三百六十五加N天,我身邊有很多人在為大考奮戰,而我卻時常將眼光放在窗外的白雲上,或者,那可以釋放一點對生活的壓力。

在破曉的那一刻,睡眠的心漸漸清醒,走到窗前迎接第一道晨光,跨上單車,帶上耳機,出門。沿途經過A早餐店、B超商、C學校……啊!今天多了D快餐店,我想,是新加入的吧!好似也為這條街添了一點新的色彩。我努力踩踏著,跟隨耳機中的節拍,忽快忽慢,這是一天的開端,也是一個人的自在。

莽撞急速通過學校的警衛室,是暑期嘛!不用再掏出証件,証明自己學生的身分。彎過第一棟大樓,再轉個彎,絲毫不差的停在第二個籃球架旁,時間──六點三十分,好像只有這個時候,可以採集一點朝氣,讓朝露洗淨疲憊的身心。

午后,太陽染紅了天空,柔柔的南風,徐徐吹著窗外的天空,雲在變動,我心躁動,乘著風在雲裡穿梭,越過一個山峰,跨過一道彩虹,字裡行間,寫下心中一個人的時候。

P.S
以前的我,很喜歡一個人的時候,是不是長大了,不堪寂寞了,忘記一個人的時候,其實也是一種不錯的生活?各位同學、朋友,若有事找我,也可以留言給我,我一定會看,寫信來,也會回!只是換一種型式互相聯絡。

換日線的話:有沒有過,你一個人的時候?
Share
Share

洗你的白襯衫 漂白水的刺鼻味
夏日午后 想你的滋味
你愛穿的T恤 晾在陽台外面
湛藍的天 烈日是你燦爛的笑臉

光合作用 我的依戀
貼在你的胸膛 聞著日曬過後的氣味
光合作用 我的想念
穿在你的身上 變成幸福的感覺

P.S
救命啊!我好久沒有寫這種小小的、短短的東西啦!
寫得不好,各位同學、朋友多包涵啦!
昨天放假,在家裡洗了半天的衣服,天氣很好,
曬過太陽的衣服,都有陽光的氣味,我很喜歡,你們呢?

換日線的話:你喜歡衣服曬過太陽的味道嗎?
Share
Share

 

很小的時候,我家的ㄅㄚˇㄅㄚˇ都會拿一本小小的筆記本,寫下我們的身高、體重的資料,暑假開學量一次,寒假開學再量一次,沒有很精準的電子儀器,只有那直立在洗手間和房間的那一小面牆,畫上不同的線條,下回再量,就會再突破原來的那一道線。

是因為遺傳的關係,還是因為營養太好,小學的我,固定的排在隊伍的排頭,坐在教室的最後一排座位。一直到小學畢業,身高的增長還是持繼不斷,看著姊姊的身高衝破一百七十的時候,媽媽信誓旦旦的說:『阮這個細漢的,不會再高下去了。』是這樣沒錯,養分全都到老大姊身上,我應該不會再異軍突起,超越姊姊了吧!

國一升國二的暑假,有一天媽媽問我:『你是擱大漢了喔!你的衣服怎麼縮那麼多?』我不以為然的回答她:『嗯!應該是啦!』然後轉身跑向那一小面標滿大大小小筆跡的牆,拿起一枝筆,整個人挺直直的緊貼在牆上,深怕自己畫歪了,小心翼翼的將筆靠在頭上,向牆上畫去。『一百七十公分!』不過一年的時間,竟然長高了八公分,我興高采烈的看著牆上最新的筆跡,這是一種虛榮,覺得自己比別人高,如此而已!

因為打籃球,專科畢業的時候,身高從一百七十公分又長高了八公分,那時的我還不滿足,希望可以再長高些,也許這樣可以離籃框近一點,或者那樣就可以灌籃了,還好這樣的希望並沒有實現,一百七十八公分的女生,已經很高了,再多長幾公分,可能連我都要求天不要再讓我長高了。

長這樣高,其實有滿多困擾的,除了褲子難買,制服的裙子太短會被教官唸之外,撞到別人家的牆也是常有的事,最大的困擾是很多人會問『你為什麼長那麼高?』、『你家的人都很高嗎?』,高中新入學的時候,曾經還想用錄音帶錄一段話,請播音室為我播出,內容是:『我爸爸一百七十三公分、我媽媽一百六十五公分、我姊姊一百七十五公分,可能是遺傳的原因,所以我才會長那麼高,我沒有特別吃什麼,隨便吃,隨便長高啦!』最後還得加上一個附註『不要再問我啦!』

其實要長得高,除了本身家族的遺傳之外,最重要的就是在成長的階段裡,多補充鈣質、多運動,很謝謝父母給我那麼優越的身材,因為這樣可以在球場上不用跳就贏很多人了!嘻~~

註一:ㄅㄚˇㄅㄚˇ那本筆記本,被我一直留著,壓在房裡的抽屜裡。
註二:跟媽媽都是講台語。
註三:姊姊國小畢業的時候,就是一百七十公分的巨人了!
註四:不是長高就會撞到別人家的牆,那是我太愛跑跑跳跳,所以才會撞到(難怪會那麼笨!)
註五:ㄅㄚˇㄅㄚˇ在我們小時候,都會強逼我們喝牛奶,然後一起出門運動。

2001.08.24 黃昏 台北

P.S
小七,你到底看出我是男的還是女的了沒?我可是從來就沒有羨慕過高個子的人啊!(我一直都是那個高的),還有,我在學校還真的是那種帶頭的人,再者為什麼跟你說第一篇你就會明白,因為我想第一篇就寫身高的問題,男生一七八沒什麼嘛!女生一七八,在我這個年紀,還算少的咧!不過,現在小孩的營養越來越好,一百八的女生,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啦!
親愛的報友:情人節到了,希望有情人沒情人都快樂喲!

換日線的話:你想長多高?
Share
Share

『長廊』,我想了好久的一個詞兒。
一直想寫一些關於我生命前二十年的一些小事紀,那些曾經的點點滴滴,只要還記在腦中的,都想全部傾瀉出來。

記得成年的那天,也就是二十歲的生日,一早驅車北上,沒有為了什麼,因為台中的一個朋友,喜悅的邀我到台中一遊,也順便在台中過這一個人生中最重要的生日,也許是因為從小到大的生日,全都卡在暑假期間,再加上家人並不會有什麼太多的祝慶活動,一聽到有人要幫自己過生日,心中雀躍不已。

八點鐘的BUS,希望可以在時間上搶得一個最好的時機,北上時候,剛好可以避開尖峰時刻,在兩個小時內抵達目的地。夏天的陽光很刺眼,那一天早上,拉起BUS上的窗簾,陽光還是毫不留情的穿透薄薄的白紗,照映在臉上,沒有急著擋住陽光,心想如果這一刻被我擋住了,下一刻,我要追也追不回了。

面對二十歲,其實是一種害怕的心理。
要像個大人了,很多事不能再像從前一樣,有父母兄姊在撐腰,面對接踵而來的責任,壓得胸口透不過氣,卻不能躲開,也不能逃避!

結束二十歲的第一天,回到南方土地的BUS上,陽光換成了路燈,一盞盞的打在我臉龐,沒有刺眼的感覺,卻有著一絲的沈重,陽光是二十歲之前,路燈是二十歲之後,回憶被我鎖在厚重的那一扇門之後,這一次再也不能回頭,該是勇敢面對!

於是我不斷不斷的向前,偶一回頭一看,終於決定開啟那一扇門,再看看那一條我走過的時間長廊,用文字寫下無悔的陽光歲月。

『長廊』──謝謝曾經的陪伴。

P.S
我想這樣子寫東西已經想了一個多星期,就是不知道怎麼開頭,這幾天思緒亂得要命,知道不能再這樣下去,否則記憶會淹沒我的腦袋,於是想到要以長廊來寫我所記得的事情。以後,生活上有什麼新點子,還是會發一些不同的電子報,至於長廊,就為長廊記事囉!
丫姊,妳要乖喔!我放假就會回家,我也想妳。

換日線的話:時間,像一條長長的走廊,走廊的盡頭有一扇門,打開門時,你希望看見什麼?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