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能不能將悲傷收拾打包,就像搬家一樣,那麼簡單,能不能在封住一口紙箱的瞬間,就將悲傷也封在裡面。

無法忘記 我深愛過你 越來越冷的冬季 回憶是我禦寒毛衣
無法忘記 我太想要你 睜眼閉眼都是你 笑或哭泣的表情
破碎成碎片的記憶 像星星閃爍在夜裡 把我忘記 的你……

房間裡傳來一首很久之前的流行歌『無法忘記』,吳箏總是不經意的從歌裡感覺一些試圖遺忘的記憶。從之前的小雅房搬到現在二房一廳的大樓,傍著山的樓層,有陽光、有新鮮的空氣,還有滿天的星星,卻少了相互陪伴的聲音,隔著一座山,廣播的收訊不好,他的收音機已經好一陣子沒有播到『ON』的位置,『鐘聿』,好久不見了!那個曾經陪著他在凌晨時分落淚的DJ。現在,他只能透著音響,聽一些從前留下的CD,至於那段心的交會,隨著鐘聿離開清晨的廣播主持後,也消聲暱跡。

夜,很深了!吳箏翻來覆去,還是睡不著,不知道是因為咖啡喝太多還是因為那一箱東西一直在腳邊擋著自己身體躺平的空間。伸伸腳踢了踢那個擺在床沿的箱子,他狠狠的在心裡罵了一句:『SHIT!沒事把它搬出來幹什麼?難睡死了!』他緩緩的坐起身,想要移開腳邊那個因為工作忙碌,一直沒有整理的箱子,本來睡覺前要好好整理的,沒想到才撕開封在箱子上的膠帶,一張和鐘聿的合照,硬生生的滑了出來,眼淚也很不爭氣的充斥在眼眶裡,於是作罷不再收拾,又將它擺到一邊去了。

會遇見鐘聿,完全是因為廣播的關係,那一年他剛退伍,邁入職場一切都還很生澀,人事應對進退的部分,讓吳箏吃了不少悶虧,工作上的不順心,加上一個人隻身在外,他更是鬱鬱寡歡,什麼事都悶在心裡,而鐘聿深夜的節目,是吳箏最真心的相伴。

『你好,我是台北的箏。』那是他第一次CALL IN進電台,因為緊張,連說話也都嚴肅了起來。

『「箏」好特別的名字,是風箏的「箏」嗎?這是你的筆名嗎?』鐘聿把現場的氣氛拉回了輕鬆的狀態。

『哈哈哈,你的聲音就像收音機聽到的,一模一樣,我姓「吳」,單名一個「箏」字,一直很喜歡你的聲音,還有你說話的方式,第一次CALL IN,所以有些緊張,請你原諒。』剛才緊張又嚴肅的他,一下子就把本性透露在這個鐘聿的面前了。像是碰到老朋友一樣,兩人在空中聊了一會兒,在播歌的時候,交換了彼此的電話。

『今天很高興可以跟你在空中相會,就像你現在播的這首歌一樣「深藏不露」,在夜的那一端,總可以給我帶一點溫暖的感覺。』吳箏藉著歌聲,不隱藏的,用最直接的方式告訴鐘聿心裡的感受。

『我看以後就叫你「箏」吧!一直覺得,「深藏不露」這首歌,就像是對聽眾的心情,你們看不到我,我也看不到你們,這算不算是一種「深藏不露」的感覺?』鐘聿一直是電台情人排行榜的前幾名,除了聲音之外,鐘聿的幽默中帶點感性的言語,也是讓他不掉出榜外的原因。吳箏也是因為鐘聿,才懂得那種心與心的交會,即使不用見面、不用言談,都可以深刻的留在心中。

掛上電話後,吳箏躺在床上,不斷的回想跟鐘聿的對話,他知道,那樣直擊他心中的感覺,就只有鐘聿了!雖然第一次通電話,第一次那麼靠近鐘聿……但是那一種深藏在心裡的感覺,只有遇上同樣的人,才會有最心動的感受。關上收音機,正準備入睡,看到方才留下鐘聿電話的紙條,他將鐘聿的電話輸入手機內才關上燈,準備睡覺。這一夜,吳箏將手機放在枕頭旁,離他最近的地方!

『鐘聿,你想……我們可不可能一直在一起?』他拉著鐘聿的手,望著鐘聿的雙眼。

『箏,你說這什麼傻話,我們當然會在一起,沒有什麼可以阻擋我們的愛情,知道嗎?即使再大的困難,我們都可以衝破的。』鐘聿將吳箏緊緊的摟在懷裡,他看見吳箏眼裡的焦慮,他知道他在擔心什麼,於是,雙手的力道又大了些,像是要將他摟進自己的胸膛裡。

『鐘聿,你不可以離開我,不可以,答應我………』鐘聿突然鬆開緊緊摟住吳箏的雙手,越來越遠。

“嗶嗶嗶……”,鬧鐘鈴聲大作,『鐘聿,鐘聿,不要離開我……』吳箏摟著被子,嘴裡還喃喃的喚著鐘聿的名字。睡夢中,又夢見鐘聿當時給他的承諾,不禁心痛了起來,望著雙人床的另一邊,少了一個人,二房一廳的樓層裡,少了另一個人的氣味,也少了一些活力,他跟鐘聿一起搬進這棟大樓時,兩人還快快樂樂的計劃了未來,才一年的時間,一切就已經人事全非了。

兩人在一起沒多久後,吳箏為了配合鐘聿的節目時段,換掉剛找到高薪的工作,找了一個從下午兼職的差事,回到家後可以等著聽鐘聿的節目,在節目裡扮演一個忠實聽眾,偶爾CALL IN進現場,跟鐘聿分享一天的心情,電台的同事常笑說:『這個節目好像少了吳箏都不行!』,是的,這個清晨的節目裡,連鐘聿都明白,少了吳箏會少了點樂趣和感覺,就像兩個人開始的戀情,少了一方都會像是生命裡有個缺口一般。

『嘿!嘿!鐘聿,你發什麼呆?』鐘聿剛掛上吳箏的電話,若有所思的帶著一抹微笑,差點忘了廣告播完了,必須進現場了。

『謝謝箏今天又CALL IN進來,每天這個時候,不知道是不是也有像吳箏這樣的人,守著收音機,聽著鐘聿的節目,今天節目最後,祝福各位有個好夢,吳箏也是!』下了節目後,鐘聿收拾起背包,拿著籃球,往附近的球場走去,吳箏正等著他呢!這是他們在每一個早晨的運動,吳箏在他節目結束後,就到這個球場上等他,兩人打場一對一的鬥牛,回家沖個澡,再入睡。

像強烈的電流,直竄入我心頭,在最初見你那一刻,是灼熱的感受,非筆墨能形容,你的蹤影左右我眼眸……』透著水聲,鐘聿在浴室裡哼著『深藏不露』,吳箏坐在浴室的門口把玩手上的籃球,接著唱下去,『從此空白的生活,你是全部內容,夢裡畫面都是你顏容,心無底的陷落,明知無條件妄求,無權利去擁有,不曾有過魯莽的舉動,我不能不願把你心驚動……』鐘聿突然把門打開,光溜溜的身體,引得吳箏慾火焚身,脫下混身是汗的球衣,光溜溜的進入了浴室。

『SHIT!今天打球怎麼老投不進啊!』吳箏暗暗的罵了一句,手風不順,乾脆回家算了,『丫德,我先走了!今天一直不順手,拜!』拎起包包,他離開了常和鐘聿打球的球場,一個人回到了山上的房子,以往有鐘聿陪著,他都可以很安穩的在回家的路上,小睡片刻,鐘聿離開後,夜裡太寂寞,換了一個夜班的工作,讓忙碌忘記鐘聿曾經存在過,打球的時間也變成每一天的下午,因為害怕,害怕一個人到球場、一個人回家的時候,想起那些跟鐘聿的記憶。

只是,記憶這種東西,是要忘也忘不了的,就像鐘聿那天開口說出的話一樣。

『箏,在一起那麼久了,你應該知道我們不會有結果的,』那天鐘聿下了節目,說是累了,兩人沒到球場,就直接回家了,回程的車上,他突然開口這樣說。

本來習慣在車上小睡的吳箏,聽到鐘聿這樣說,僵直著身體,睜大雙眼看著鐘聿。

『箏,我不知道該怎麼說,我只是覺得,我們夠了,該結束了,我有我的苦衷。』鐘聿急欲表達自己的想法,卻又欲言又止,害怕自己的直接傷害到吳箏。

吳箏沒有開口,空氣整個凝結,只能微微嗅到一點點淚水的味道。

回到房裡,鐘聿拿出了一張喜帖給吳箏,他起先以為,體貼的鐘聿為了給自己一個驚喜,印了一張結婚喜帖,在打開喜帖看到『新郎「葉鐘聿」,新娘「王先文」』之後,再也忍不住車上那欲淚的衝動。

『鐘聿,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一連三個為什麼,吳箏帶著淚水,雙眼帶著憎恨,『你不是說你喜歡的是男人,你不能跟女人在一起嗎?』

他推了鐘聿一把,繼續說:『什麼要跟我一輩子,都是騙人的嗎?』

『你不是說你喜歡跟我做愛的感覺嗎?現在呢?』鐘聿沒有說話,望向了遠方。他已經激動到瘋狂,狠狠的握緊拳頭朝向鐘聿的臉揮過去,鐘聿沒有閃躲,而他的拳頭是打在鐘聿身旁的鏡子上。

血,汩汩的流滿吳箏的手。

『箏,不要這樣,我們要好聚好散的,不是嗎?你要我,我現在給你,只是我必須結婚,很久以前,我就知道自己的性向,家人也都清楚,只是當初我答應過我父親,要為他傳宗接代,三十歲以前,他隨便我怎麼搞,三十歲後,我就必須照他的意思去做,結婚,也是當年他放我自由的一個條件之一。婚後,我會忠心的愛我的老婆的。』他抱著吳箏,淚水從吳箏的耳後滑落。

『鐘聿,你這又是何苦?明明知道自己愛的是男人,為什麼要結婚?又為什麼要帶給我希望,又帶給我失望?』

鐘聿沒說話,吻住了吳箏的口,在他的身上來來回回的觸摸,想在三十歲之前,把這份感覺,深深的藏在心裡面,吳箏也沒開口,淚水隨著身體的晃動從眼中滑落。不久之後鐘聿離開了他和吳箏的小窩,只留下一箱給他的東西,記念這段男人的愛情。

婚後的鐘聿,為了陪陪家人,不再主持清晨的節目,而夜晚工作、白天睡覺的吳箏也沒有再聽見過鐘聿的聲音,兩人之間的一切,就像是不曾發生過一樣。

深藏不露,愛從不肯說,我站在離你遠遠的角落,深藏不露,繼續著沉默,這永遠不能繪成形的夢……』電腦喇叭傳出『深藏不露』,吳箏在一次上網搜尋『鐘聿』時,看到鐘聿現在的新動向,還有主持的節目內容,當他把滑鼠移到『DJ最愛的歌』時,清楚的聽到那一首他和鐘聿最喜歡的歌曲──『深藏不露』。

吳箏又著手開始整理鐘聿留下來的東西,他知道這一開始整理,是會流下更多的眼淚,但是箱子裡的情感,是不能抹滅的,就像他跟鐘聿的故事雖然結束了,但是不會因為結束就否定當初相愛的心!

《無法忘記》 詞/許常德 曲‧演唱/山風點伙
《深藏不露》 詞/黃桂蘭 曲/吳旭文 演唱/山風點伙

P.S
呼~~很難寫的一篇小說,不知道寫得好不好哩!前陣子剛看過《藍宇》,希望這篇不要太像《藍宇》才好,同志的愛其實很簡單,因為跟異性之間的愛情一樣,沒什麼不同!原本要寫得很煽情,又怕尺度的問題,只好做罷,草草帶過。
《深藏不露》這首歌,滿早之前的歌曲了,那時候很喜歡,最近在聽以前的舊歌,發現這首歌滿不錯的,就拿來當小說的內容了。會去寫到『箱子』全部源起我那搬家半年多還沒整理的箱子,從裡面翻到不少東西,有的讓我哭,有的讓我笑,有的讓人心痛,心痛的時候,就會很恨自己幹嘛把它翻出來!
熬了兩天的夜寫的故事,靈感嘛!不用的時候還挺多的,一坐在電腦前又都不見了,只好坐久一點,熬熬夜,寫寫故事囉!(丫姐別罵我,我只有這兩天晚睡!)
快要過年啦!祝大家新年快樂、恭喜發財啊!

換日線的話:只要兩個人相愛,全世界都去他媽的!
Share
Share

愛情的旅程中,
願你我都能找到一起乘車的人。
記得!過期後,愛情也就宣告無效了!

P.S
跟大家道歉,那麼久沒發報了!元旦那個凌晨寄出的『新年快樂』竟然還把日期寫成二○○一年,原諒我吧!
第一次在西門町發現捷運卡也可以那麼漂亮,真的很感動!所以,多買了一張。這樣的捷運卡讓人擁有好心情。
願 新的一年裡,愛情列車上,有另一個人與你共乘!

換日線的話:愛情,是一場單程旅行,你會選擇加入或是中途離開,或者根本不願參與。
Share
Share

突然,鬆開了雙手,
放開,曾經的擁有,
其實,那不算什麼,
只是離開一片不屬於我的彩虹!

胸口,加速的跳動,
以為,你還在身後,
轉身,消失人群中,
走出寂寞的身影,我的失落!

放開,是記憶的手,
鬆開,是過去的愁,
離開,是曾有的痛,
風在歌頌,你空洞的眼神,沒有我!

P.S
夜好深了!剩我一個人醒著嗎?這是我的一點小小的感觸,只是感觸而已!不知道為什麼,回一趟南部都會有很深刻的感覺,時間在變、人在變,我!也在變。只是在變化莫測的人與人之間,每一種相處的形式、態度的改變,都會讓別人有一種很深刻的感覺!而「放手」正是我的感受!
天氣,還好!只是沒有什麼冬天的感覺,但是日夜的溫差太大,大家要注意身體。(嘿~~我喜歡這樣的暖冬)

換日線的話:什麼狀態下,會讓你選擇「放手」?
Share
Share

落了葉後,轉眼間冬季就到了,行人緊緊的抓著自己的衣領,深怕冷風吹襲,冷了一身,大城市的街頭,本來就讓人感到冷漠的氣息,一入冬,這樣的感覺更深了,彷彿每個人的腳步都加快了,大家都想快點回到家吧!畢竟只有家才是最溫暖的地方。

思祺一個人在街上來來回回的走了好幾趟,風直直的吹,除了一件高領T-Shirt,就只剩一件薄薄的外套可以禦寒,他將手插在口袋裡,鬍渣已經爬滿整個臉龐,路人經過他的身邊,還以為他是那裡冒出來的流浪漢,只是,他一點也不介意旁人的眼光,只有不停的走、走、走!

「思祺,那麼晚了你怎麼還在外面?」手機那頭傳來思祺的哥哥,思謙的聲音,思祺沒有回應,將手機又塞回口袋,呆呆的靠在騎樓旁的水泥柱上。
 
「思祺,外面很冷,媽說你今天出門沒有穿什麼衣服,她很擔心你,你到底怎麼搞的,跟敏兒吵架了?還是……」思謙話還沒說完,思祺按下結束鍵,關上了手機,他不想再接電話,不想再跟這世上的人再有交集,他真的該靜下心來,好好想想他和敏兒間出了什麼問題。

敏兒,是思祺在網路上認識的女孩,兩人很談得來,E-MAIL裡有兩人的濃情蜜意,通信通了好一陣子,思祺才鼓起勇氣向敏兒提出交往的要求,一開始,敏兒有點慌了,因為她從來沒有想過虛幻的一個人,要跳脫電腦來到真實生活裡,在經過一番的掙扎過後,敏兒主動的說出「我愛你」三個字,思祺和敏兒也就開心的成為男女朋友。

只是不知道是網路和真實的距離太遠,還是因為現實生活的相處本來就比較不容易,思祺的愛,讓敏兒不能呼吸,讓敏兒覺得思祺太過依賴;思祺的占有和猜忌,讓敏兒無法忍受,終於在那天清晨的爭吵中,敏兒冷冷的對思祺說:「你是真的愛我嗎?你只是害怕一個人,怕一個人孤單寂寞的感覺吧!如果你愛我,你會知道什麼樣的方式讓我自在的愛你,而不是像現在……」

思祺傻了,他從來不知道自己的愛那麼咄咄逼人,那麼讓別人無法接受,望著敏兒的背影,「我愛妳,不是因為妳可以陪我,不是因為我不敢一個人,我只是想,如果妳出去的時候,可以想到我一個人在等妳,妳不會一通電話都不打給我,如果妳可以想到那麼晚了,我也擔心妳,妳不會那麼晚了還不回家,我只是擔心。」

「我只是跟大家出去玩,不行嗎?我長那麼大了,我會照顧自己的,你這樣讓我很為難,你知不知道?」敏兒聽了思祺的話,隨即又做了回應,只是這樣的回應讓思祺難以接受,他狠狠的說了一句:「對,妳會自己照顧自己,那我呢?妳都沒有想過我會著急嗎?如果妳覺得這樣好,那妳就一個人啊!幹嘛還要我這個男朋友?妳就跟妳的朋友一起鬼混好了!」

敏兒頭也不回的甩上門,離開了思祺的住處。從那次之後,兩人就常常為了一些小事起爭執,敏兒不能忍受思祺要她打電話回家報平安的要求,思祺受不了敏兒只要一玩起來都要到清晨才肯回家。

*  *  *

經過那次猛烈的爭吵後,思祺和敏兒間就像隔了一層紗,隔開了兩人的世界,雖然透著紗可以看到對方,卻看不清楚也摸不著了!聖誕節的晚上,兩人相約要出門吃飯感受一下節日的氣氛,卻沒想到這樣的假期裡,所有的飯館都已擠滿了人,連路邊攤都排隊排到馬路邊。

敏兒不耐煩的開了口:「跟你說不要出來擠,你就要,現在好了,我們要吃什麼?到處都是人。」

「我只是想要讓妳感受一下聖誕節的氣氛,本來沒有訂位,後來想跟妳一起過節,才帶妳出來!妳不要生氣了,我們找一家有位置坐的店,貴一點沒有關係,好不好?」兩人走進一家不算便宜的餐館,還沒坐下來,敏兒的手機就響了。

「嗯!我在外面,你呢?」敏兒接起電話後,一掃之前的不愉快,開始跟電話那頭的人聊了起來,一點也不顧身旁呆坐的思祺。思祺看到敏兒好像沒有要停止講電話的意思,看著菜單,也豎起耳朵聆聽敏兒對話的內容。

「好啦!他在等我了,晚點再打給你。」掛掉電話的敏兒,若無其事的看著思祺,好像先前的不愉快也都不見了。

「敏兒,妳的眼睛在告訴我,有事發生,那個人是誰?」思祺的疑心病,又開始了。

「他,誰啊?我小學同學啊!我跟你講過的,上次你不是有問過了嗎?」敏兒依舊自在的回答。

「上次?那個在E-MAIL裡稱妳『親愛的』那個人嗎?」思祺想起那個在信裡稱敏兒「親愛的」人,心裡就有氣,沒想到他們在電話裡還那麼親親密密的。

「『親愛的』,妳跟人家什麼關係啊!隨隨便便就讓人家稱『親愛的』那我算什麼?」思祺越講,一肚子火也衝上了頭。

「鍾思祺,你到底什麼意思?你不要那麼咄咄逼人好不好?」

「我沒有咄咄逼人,如果真有什麼事,妳就跟我講,不要讓我最後一個才知道,那很難受的。」思祺的語氣緩和了些,雖然有氣在心,卻不想猜測敏兒變心的結果。

「我跟他只是普通朋友,你別這樣!」敏兒的解釋有點多餘,因為連她都不知道究竟自己跟那個稱她「親愛的」人,到底是什麼關係。

「敏兒,算了!反正,我相信妳,只是如果有事情,請妳不要讓我最後一個才知道。」

*  *  *

隨著聖誕節離去,元旦就到了,本來說好要一起跨年的,思祺臨時有事必須出差。

「敏兒,對不起,我不能陪妳一起跨年了,但是妳要相信我,我的心一定有妳,如果妳一個人很寂寞,找朋友來陪妳好了!」

敏兒毫不猶豫的笑了出來,開心的回答:「沒關係,你去好了,我去心慧家過,反正好久沒有跟她碰面了!別擔心我。」

這樣的反應,讓思祺一時之間感到錯愕,以前,只要思祺要放敏兒一個人,敏兒一定會很失落,可是這一次,這樣的反應,讓思祺的疑心病更加嚴重。

「敏兒,快要倒數了,妳在幹嘛!我好想妳!」就在倒數的前幾分鐘,思祺撥了一通電話給敏兒,這是十一點半後,思祺打來的第三通電話了!

「妳是不是在外面啊?為什麼旁邊那麼吵?」

「沒……沒有啦!心慧在跟她老公吵架。」

「不是很冷嗎?妳會不會冷?敏兒,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放妳一個人的。」想到敏兒一個人獨自在朋友家跨年,思祺心裡百般的心疼和內疚,但是又開始懷疑起敏兒是不是真的在心慧家?掛上電話後,思祺一個人跑到網咖去,開始一項連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的動作。

他開啟了網頁,在WEB MAIL上,輸入敏兒的帳號和密碼,他盯著螢幕看,希望看到的不是如他所想的;他又不敢看,怕看到一字一句,會讓自己的心徹底崩潰。心跳的節奏越來越快,他將游標移到視窗右上角的「X」,乾脆關掉算了,不要去窺探敏兒的隱私,當他決定要關閉視窗的那一刻,他已經看到一封名為「親愛的」的信,大剌剌的映入眼簾,思祺鼓起勇氣,按下連結。

信裡的一字一句,全都像刀一般狠狠的刺著思祺的心,他二話不說,發了狂似的,拿起手機,撥電話給敏兒:「為什麼騙我?」

「騙你,我騙你什麼?」敏兒被思祺夜半的電話搞得莫名其妙,語氣上出現了不悅。

「妳……妳……妳的信我看過了!」思祺顫抖著,連話都講不清楚了。

「鍾思祺,你太過分了,為什麼偷看我的信?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

思祺雖然知道自己的行為很小人,卻又不想忍這口氣,「不是普通朋友嗎?還叫『親愛的』?那麼親密啊?這不是騙我,那是什麼?」思祺越講越氣憤,「我看妳的信那又怎樣?妳背叛我,妳還說沒有,我不是跟妳說過,要妳不要騙我了嗎?」

「我沒有騙你,我真的跟他只是普通朋友,你要我承認什麼嘛!」敏兒的語氣已經沒有之前的強硬,只是試著表達讓思祺知道。

「我不相信!」思祺大吼了一聲,就把電話掛上,離開了網咖。

接連幾天,思祺藉由工作的繁忙來沖刷自己對敏兒的不諒解,他告訴自己,敏兒還愛自己,就像敏兒自己所說的一樣,只不過是普通朋友而已,直到他再次的用敏兒的帳號登入WEB MAIL,清楚的看到「很高興跟你一起跨年」的信件,思祺的心徹底的破碎,原來那一天,敏兒真的和那個人在一起。

「妳告訴我,那天妳到底在誰家過夜?」思祺在手機接通的那一刻,單刀直入的提出這個問題。

「你又偷看我的信?我知道是我不對,所以我沒有追究你,你怎麼可以一看再看?」敏兒在電話那頭,對思祺又多了更深的不諒解。

「我不看,我不看要被妳騙到什麼時候?妳說啊!要不妳選擇他啊!妳到底愛我還是愛他,我要知道一個答案,我不要妳一直對我說謊。」電話這頭的思祺,對著電話那頭的敏兒大吼一陣,敏兒停頓了許久,最後才慢慢的說出「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愛你,還是愛他,我們是不是該先分開一陣子?」話一說完,手機就斷了訊號,思祺再撥敏兒家裡的電話,也只剩下冷冷的答錄機回應了。

從那天起,思祺就很難找到敏兒,只有幾通零星的電話是敏兒打給來的,除了幾句寒暄的話語之外,通常都是匆匆的掛上電話,思祺知道自己偷看了敏兒的信很不應該,卻又不想失掉這個他最心愛的人。就這樣,他每天下班後都在街上走,希望可以藉著行人的往來,帶走一些他心中寂寞的感受,他以為這樣子,他就可以不去想起敏兒,以為這樣就可以忘掉那些刺痛他的字字句句!

今天,他還是一個人走在街上,只是他沒有重覆日前的路線,反而徒步走了一兩個鐘頭,來到敏兒家門口,他沒有按門鈴,只留下一張小卡片。

親愛的:
當我看到別人這樣稱妳的時候,妳知道我的心有多痛嗎?
我知道我不該偷看妳的信,
但我真的沒有辦法知道妳在想什麼、在做什麼,
希望妳能原諒我的錯誤。
妳曾說過,我因為害怕寂寞才跟妳在一起;
我是因為依賴妳,我才害怕妳離開,
只是妳不知道,不知道我真正寂寞的時候,
只有在這個時候,想著妳,卻離妳的心好遠好遠,這是100%的寂寞!

「我一個人的時候,想著妳也想著我,這是0%的寂寞。
我一個人的時候,想著妳,卻不知道妳有沒有想著我,這是30%的寂寞。
有朋友陪在身旁的時候,想著妳也想著我,這是50%的寂寞。
我和妳在一起的時候,妳卻想著別人,這是70%的寂寞。
我一個人的時候,走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上,不去想妳卻拚命想起妳,
而妳卻想著別人,這是──100%的寂寞。」

寂寞,不是可以靠著另一個人的陪伴就少一點,更不是在熱鬧的街上就可以沖淡,而是因為有妳,我就不寂寞。

想妳的思祺

離開了敏兒家,思祺又回到人來人往的街頭,寂寞依舊,心痛依舊,想一個人、愛一個人的心情,也是依舊!

P.S
好長的一篇小說,那種感覺挺真實的,那種一個人的時候,寂寞的感覺也很真實,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最最最寂寞的時候,即使身在人群裡,沒有他(她)陪在身邊,都會是一種很深沈寂寞感吧!
我老姊當選康樂,呵~~老實說我們家姊妹倆,平常耍寶很行,卻不希望被強押著上台,那種很不自在的感覺,我也知道,玩嘛!幹嘛一定要很刻意,隨性一點又何妨,又有誰規定一定要上台玩呢?(老實說,要我當康樂,打死不幹!)不過話說回來,就選上了,反正就去當了咩!快樂一點囉!也許可以發現更多讓生活更美好的事!
對了,要幫我姊澄清一件事,呃~~她的車沒怎樣啦!只是車前的保險桿撞壞了,因為那是她的寶貝車啦!她很心疼啦!花了快一萬塊就是,心疼錢也心疼車啦!
有一件很高興的事要說喔!十二月的「皇冠雜誌」,換日線有一頁小小的圖文會刊出喔!呵~~記得去買回來看喔!謝謝各位捧場啦!這幾天台北的天氣怪怪的,什麼低溫特報,熱死人了!台灣的氣象台不知道怎麼搞的,不管啦!還是冬天嘛!大家要注意保暖喔!

換日線的話:你曾經一個人在街頭,被寂寞襲上心頭嗎?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