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所以,我們懶得抗爭;
所以,我們不再發聲;
所以,走過之後,沒人再想該怎麼改變;
所以,當我們頭也不回的往前,沒有掉下離別的淚;
所以,我很慶幸,我離開那些醜陋的是非。

可是,我發現更醜陋的一切才正要開始,但我已經有了經驗和自主權,面對那些關於醜陋的一切。

斷斷續續看完《危險心靈》,詹老師化身為《GTO》裡的反町隆史,站在學生的前面,然後在七年後帶著彭老師回到台灣。我想著小傑說的:「一切就被遺忘了。」於是我開始將我的記憶從離開學校後慢慢拼湊,直到我現在受專業課程訓練的課堂,我突然明白,這一切,始終不會改變。

坦白說,當我看著詹老師抱著那個每個人離職都會拿的紙箱,用帽子蓋著臉走出校門,很想知道他在想什麼?是在想著原來最後自己也被犠牲了,還是?

這樣的狀態很有趣,誰也摸不著,下一個被這個社會惡搞的人會是誰。

校園的一切,真的離開校園就會被改變嗎?老師換成上司,同學換成同事,所有的事情重新輪迴,唯一能改變的只有一件事,就是人們變成大人之後,可以選擇自己的方式,去面對這些在《危險心靈》裡,人類的無知。

還記得小學的時候曾經想要在校園裡工作,剛開始這件事不被我放在心上的原因是還有另一個夢想出現。幾年前差那麼一點,我可以回到校園做一些關於我曾經想望的生活。我在上班的當天脫逃,因為我不斷回想著還在學校的時候,那些老師的嘴臉,不斷在彼此面前虛偽的裝熟絡,不斷在學生面前以為學生不知道的互相利用。我很害怕,有一天我成為那樣的人,於是,我脫離了。

我其實沒有一定想要回學校工作,也其實沒有一定要什麼樣的工作,或許純粹的覺得,至少校園裡的一切,可以喚著我保有一定的真。

看完《危險心靈》覺得很悲傷。因為「遺忘」。

每個人其實在學校裡,多多少少都有著那些被老師打壓的記憶,再可憐一點的,應該還有被同學排擠的過去。可是當人們在社會裡遇到同樣的情形,多數的人一樣會選擇對自己有利的,站在目前處於優勢狀態下的團體。某些曾經因為被排擠的心情,並不會在別人被排擠時出現一點憐憫,所以被排擠的人一樣可憐,不被排擠的人只能當作慶幸,排擠別人的人只能祈禱自己哪天不要被排擠。

國中生很可憐嗎?其實不然。最可憐的其實是已經長大成年(成人)我們。我們努力的想要跟著社會規範走,卻又想要掙脫,離開校園的我們,不斷不斷的在心裡掙扎該是要成為社會規範下應該成為的人,還是做我們自己?因為從小到大,沒有人告訴我們,其實每一個個體都很不一樣,其實我們都會成為不一樣的人,而且我們必須接受跟我們不一樣的人。

關掉電源鍵的那一刻,我思考著,即使《危險心靈》結束了,它究竟能改變什麼?抗掙過後,留下的會是什麼?很多很多年以後,這個社會還是充斥著那些我們在校園裡被迫面對的一切,我不知道,除了悲傷,我們還擁有什麼?


導演:易智言 編劇:易智言(及編劇小組) 原著:侯文詠
演員:黃河、關勇、李烈、高捷、蔡燦得、溫昇豪

公共電視《危險心靈》官方網站
易智言導演的《危險心靈》網站(強力推薦)

延伸閱讀:
《危險心靈》誰的心靈充滿危險?
閱讀──危險心靈‧侯文詠

P.S
去公視寫徵文,希望得到DVD:P
(這篇又重PO了,因為不見了!)

換日線的話:結局我還能接受啦!
Share

2 Thoughts on “悲傷的《危險心靈》

  1. Pingback: 我們都應該成為我們自己《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 – 文字邊境‧換日線

  2. SOP on 2007/12/13 at 22:07:56 said:

    三立電視要播出危險心靈了!!
    而且昨天我有看到預告12/19

    金鐘最佳戲劇節目
    金鐘最佳男主角

    一點都不沉悶
    好看到爆
    看完會深深受到感動

    請大家一定要準時收看
    19號晚上八點喔
    加油~!!加油~!!

    [回應]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