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伴著金曲獎在youtube的首頁上,還有一個連結,大概已經在Facebook上一再的被分享、分享、再分享。我想大多分享的人都有被這首《山丘》的歌詞震到,像是前些年在聽《給自己的歌》那樣。

說聽李宗盛,我大概聽的,以不是他自己唱的為主要。直到縱貫線時《給自己的歌》。

要跟四、五十歲的人一樣,聽著《山丘》有那麼強烈的撞擊,好像也沒有那麼哀愁,更不是那種「還沒能曉得 就已經老了」(還停留在「心裡活著的依然是個年輕人」)只是這首歌,也跟許多人一樣一直在我的手機、電腦上重播再重播。

也許是我太信奉流動的時間帶來的改變。有很多寫書的、寫歌的、做廣播的,數千日如一日的,寫著(說著、唱著)情啊、愛啊,呢呢喃喃的,彷彿人生從青春的花樣年華,經過十幾、二十年後,我都長成跟我剛與他們交會的時候一樣年紀時,他們依然情啊愛啊,依舊呢呢喃喃。

這種感覺令人害怕。到底是我乘著時光機越過一段時空,還是他(她)們仍然停留在同一個時間點?就像是我還年少、還是十七八歲那樣?

人總會眷著某一段時間、某一段年歲、某一個人、某一種關係。也或許是有些太不快樂的記憶,讓人更大步的往前邁,而邁開向前的時候,又不知道真正的快樂是什麼,人也就越來越眷著過去。

李宗盛的歌,很有時間的氣味,歌詞寫得翻攪夜深人靜的情緒(這是一首千萬不要自己一個人在午夜聽的歌)。說到底也不是每個人都正好在歌裡的狀態,就是這麼恰好有幾句、有幾段正好是那些以為埋起來就不見的自己,那樣赤裸。

創作,能夠加入任何時間裡的樣子,即使是赤裸,那些終究是每個自己,很真實,也很深刻,這也許正是我如此信奉流動的時間的理由。

最近把玩平板畫貓,今天動手抄抄歌詞,挺好。也很久沒寫字囉!(手寫,跟寫文章的寫)

20130708

M說:「你更新一下部落格,發到Facebook上,tag一下李宗盛。」噗,為什麼要tag李宗盛呢?是跟他說我很喜歡這首歌嗎?應該有更多人比我更喜歡吧!我啊!很單純地,只是聽膩了「愛你愛我愛不到我愛不到你」這種歌啊!(大笑)

山丘
詞曲:李宗盛

想說卻還沒說的 還很多 攢着是因為想寫成歌
讓人輕輕地唱著 淡淡地記著 就算終於忘了 也值了
說不定我一生涓滴意念 僥倖匯成河 然後我倆各自一端
望著大河彎彎 終於敢放膽 嘻皮笑臉 面對 人生的難

也許我們從未成熟 還沒能曉得 就快要老了
盡管心裡活著的還是那個年輕人
因為不安而頻頻回首 無知地索求 羞恥于求救
不知疲倦地翻越 每一個山丘

越過山丘 雖然已白了頭 喋喋不休 時不我予的哀愁
還未如願見著不朽 就把自己先搞丟
越過山丘 才發現無人等候 喋喋不休 再也喚不回溫柔
為何記不得上一次是誰給的擁抱 在什麼時候

我沒有刻意隱藏 也無意讓你感傷 多少次我們無醉不歡
咒罵人生太短 唏噓相見恨晚 讓女人把妝哭花了 也不管
遺憾我們從未成熟 還沒能曉得 就已經老了
盡力卻仍不明白 身邊的年輕人

給自己隨邊找個理由 向情愛的挑逗 命運的左右
不自量力地還手 直至死方休

越過山丘 雖然已白了頭  喋喋不休 時不我予的哀愁
還未如願見著不朽 就把自己先搞丟
越過山丘 才發現無人等候 喋喋不休 再也喚不回了溫柔
為何記不得上一次是誰給的擁抱 在什麼時候

喋喋不休 時不我予的哀愁 向情愛的挑逗 命運的左右
不自量力地還手 直至死方休

P.S
高雄今天熱耶。
最近很喜歡亂畫畫。

換日線的話:其實無法把自己完全融入歌詞,因為前面還有老人在,就繼續當年輕人吧~~

Share

One Thought on “李宗盛的《山丘》沾上時間的醬料,竄上腦門的,酸麻!

  1. Pingback: 〈新寫的舊歌〉/母親的憂心忡忡,刻意拘謹旁觀的父親 – 文字邊境‧換日線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