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李宗盛上一次的〈山丘〉,大概還有太多部分,不是我的心情,畢竟年紀還不到(XDDD),還一直在往上爬,還沒越過山丘,有些歌詞就是聽著聽著,有著小小的共鳴,一些些還摸不著頭緒地觀望、想像。五年過去了。再聽這首〈新寫的舊歌〉,共鳴度更高了。單曲一上架,又在我的iTunes不斷地重複播放著。 Read More →

Share
Share

一直到很後來的後來,我們才發現,愛一個人不只是一場與「麵包」的角力,還有更多的是,不想留下遺憾的珍惜和努力!

每次看《荼蘼》的時候,總是要跟劇中的鄭如薇說:「快離開湯有彥!」在《荼蘼》裡的Plan A和Plan B,來到《我的男孩》時,男孩和阿姨姊姊試過Plan A後不如所願,於是走到Plan B,轉個彎再重逢,還會有什麼樣的發展?故事總要往前的。 Read More →

Share
Share

從四月到五月。總共看了五次《一級玩家》。大概除了第一次以外,每一次我都睡著了,都安心地睡在不同的段落。

我是個腦子速度轉得特別快的人。(就腦神經內科的醫生說:「你只是太敏感了,你的神經太敏感了。)跟人太長時間、太頻密接觸的時候,對我來說是一件很大的負擔。大概只有在看電影的時候,我可以比較專注地,讓腦子緩慢下來,跟著劇情走,所以我也很討厭看電影被干擾(看手機跟講話)那會讓我整個人躁動起來。

Read More →

Share
Share

十五歲那年,父親和母親給我一個選擇,要我放棄美工科夜間部,選擇離家比較近的私校就讀。父親知道,不給我一點利誘,我是不會甘心放棄自己早已填下的志願。他跟我說:「你填資料處理科,我給你電腦。」我眼睛一亮,便答應了。

在那個還是DOS、上網剛要用撥接的年代,才十五歲就有自己的電腦,在家能上網、登入BBS,交個幾個網友,就酷炫得不得了。就別說像現在,有很大一部分的人,仰賴網路、生在網路世代、活在網路上。

很難形容看完《一級玩家》的興奮感。就像我深信不疑的:如果我晚個二十年出生,我會告訴父母,我要活在網路上,我不要受體制內的教育,並且一再地在網路上覓得自己想要的、喜歡的、需要的答案,次次都是興奮不已! Read More →

Share
Share

人死之後,會到哪裡去呢?

猶記得童年時期,元宵總會去廟裡看花燈,廟裡會有地獄的圖,我也總愛讀這樣的故事,想著「人死後,會到哪裡去呢?」看著《與神同行》把那些圖片、故事,變成了影像,那些曾經想像過的畫面,完整呈現出來,看來有著莫名興奮感,像是進入了童年時期的天馬行空。

韓國電影拍大場面,真是好看。沒有彆扭的特效,也不會要真不真要假不假的。飛行、瞬間移動,和那些地獄裡奇怪的生物、流砂,以及彷若「地獄樂園」的機關,雖覺得故事在特效裡繞太多時間了,但還是看得過癮。 Read More →

Share